趁著還沒出書,我還沒有機會被銷量擊沉之前,來寫一點目前為止的心情。

SICKTRICK還在等候審稿的期間,我家媽媽問過我:寫小說會不會餓死?

我的回答是:我只能老實的告訴妳,會。

是的,靠寫小說生活,有相當大的機率會餓死,機率高到我在回答時不需要考慮沒餓死的可能性。

就算我是一個悲觀又忘恩負義的傢伙,現在也不得不承認,要不是家裡給我一年時間離家闖闖看有沒有名堂,願意養我這一年,我在出書之前就餓死了,就算已經簽約了也一樣。你們愛我的證明我收到了,也感覺到了。

在台灣,小說家是一個「兼職工作」,跟家庭代工一樣不能當主業,只能當補貼。

理由有很多很多很多,總之現況就是如此。

這裡要稍微講一點久遠的過去。

我從沒拿過任何小說或畫圖相關獎項,我投稿校刊輸給一篇姊弟互換身體亂倫文,我被揉過稿紙,老師把我的作品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扔在地上踩。

小學畢業時我的美術成績全班第一,不過美育獎是給班上智育第五名的同學拿的,所以我什麼也沒有。

我從來沒受過任何一丁點專業訓練。小說營、漫畫班與我絲毫沾不上邊——雖然我曾經說我想去。

光是以上這些就可以看出來,我在創作方面絲毫沒有受過鼓勵。

父母對我的打壓尤其猛烈,還差一點就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但是因為那些事有道歉過了,所以這裡就不提了。

即使我很努力的想去擠出來一點受到鼓勵的記憶,卻只能擠出底下幾個:

某次月考作文考短篇小說,國文老師說我寫故事會慢慢鋪陳,不像其他同學那樣著急。

阿媽對著朋友說:移究搞尾ㄟ捏!(她很會畫喔!)

有一次美術課,代課老師問了我一句:妳有學過畫畫嗎?然後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走開。

想不出來了。

創作相關獎狀或獎杯數目:零。

為此上台領獎接受表揚的紀錄:當然是沒有。

我的作品獲得刊登的剪報:投稿如果被發現會被打死,所以根本沒有投稿過。

因為持續創作被當眾羞辱的次數:數不出來了,可以跳過這一項嗎?

還有作品被戳洞,被扔在走廊上泡水,參展後被整捲偷走等等。這些事情每次發生都會讓我心淌血很久。

我在離家上大學後才有舞台,不過那些舞台只是學生的舞台,出了校門就跟沒有差不多。而且過去那些陰影對我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導致我的畢業製作期間變成一場與自我進行的慘烈大戰。

可以說我是花了七年(您沒看錯,我大學讀了七年!)時間,在大學裡舔傷口。

一個人,好端端一個愛畫圖、愛幻想的人,被逼到拿起筆就心跳劇烈、胸悶難受、呼吸困難,幾乎沒辦法好好坐在圖紙面前。

我是在這種情況下畫完「風行見面圖」的。參展後這個我耗費大量心血做出來的作品,它的下場還帶給我致命一擊。導致我之後長達十個月的時間根本沒辦法創作,好像血液被抽乾了一樣。那件事一年多之後,如今在寫這一段的時候,眼眶又濕潤起來。

在這個國家裡喜愛創作的人,靈魂到底要被踐踏到什麼地步才夠看?才夠血腥夠刺激?足夠讓觀眾回頭一眼?

大學畢業,結束了父母一直以來堅持的取得學歷之獄,我終於可以開始投稿小說了。

此時正值創作界的重創期(現在也還沒結束吧)。

九把刀與某陳姓學生間的抄襲糾紛,宣告了編故事者的權益不值得守護。捷運新文化運動比賽結果,告知大眾就連放棄自尊做討好評審的作品也沒有用,評審根本不在乎參賽者交出什麼。

我連抱持希望都不敢的在小說界裡搜集資料,尋找一條或許可行的路。

結果,我卻發現所有的小說徵文比賽,都不值得參加。

為什麼?因為每一個徵文比賽,毫無例外都是買斷約。也就是說,作品標價售出後,不管後續賣得多好,作者都不會再收到任何費用。

若是再搭配各種義務(只有義務沒有權利)、綁約、綁名字之類種種有利於出版社的條款,那根本不叫合約,那是賣身契。徵文比賽是奴隸賣場,大家拼命表現,好讓奴隸主買下自己。

要賣身我去做正常工作至少還有勞保!作家寫到死沒錢拿的!

一個恐怖的現實是,創作者在這個社會上是消耗品,用完即丟。即使做出值得高價收購的作品,但是沒有人出那個價

我認同市場機制,所以我接受了硬式奇幻在台灣沒得出版這件事。我不能接受的是,即使市場機制釋出利潤,小說家也沾不到邊。

我絕望到想去做神棍算了。開神壇超好賺的。

因為已經簽約了,所以現在可以說了。SICK.TRICK(投稿作品名「魔道聖諭」)這部作品本來是為了參加另一個出版社的奇幻文學競賽才寫的。可是由於如上所述的理由,仔細看過比賽規則後我發現那是一場奴隸拍賣會,才轉而投到冒險者天堂。

(順帶一提,當出版社說第一名有X萬元的高額獎金,而你看到其他參賽者都不如你時,不要高興的太早。他們可以把第一二名都從缺,然後只給你第三名,買斷金少到你寧可去端盤子。到這時候才退出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參賽規則裡有說,被選上以後就要履行合約,不然必須賠償出版社損失,空白支票隨他填啊!)

為啥選擇投到冒險者天堂?因為他們在徵稿公告裡強調:尚未簽約前,作品都是作者的。作者要一稿多投或是在簽約前夕反悔,他們都無話可說。

這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在一片奴隸拍賣會的風氣裡,有人肯跟作家平等談合約,讓我十分安心的投了。

如果我發現價碼不合理,簽約前趕快改行去端盤子還來得及。

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我收到審稿回覆信時,心裡的第一個念頭是:「退稿通知終於來了嗎?」

結果它居然給我過稿了。這是它的第一次投稿(我還是沒有一稿多投),笑獅拔劍人生中的第四次投稿。

而且之後直到現在都一切順利。

就此開啟了我往第一個正式舞台前進的道路。

我跟朋友說:「小說家這一行就像是翻車魚,魚卵有兩億個,能長大的只有兩個,但是長大以後幾乎沒有天敵。」

寫小說,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的人多不勝數,絕大部分都會半途沈船翻車。就算出了書,一本作家仍然十分普遍。但是小說家這一行,如果可以爬到頂尖,地位難以搖撼。

在沒有簽賣身契的前提下,小說家可以非常富有、非常具影響力。

小作家的銷售量就算賣了半年,還是在腰斬邊緣徘徊,台灣的頂尖作家一周就可以突破那個數字。

放眼國際,若能成功衝上國際舞台,成為翻車魚中的最大尾(那種書腰上寫著:翻譯成26國語言的傢伙),就算即刻封筆也終身不愁吃穿。

這是一個出頭機率極低,但值得一拼的工作。

是的,我野心很大。雖然不久之前,我和他人的對話還是:

我:其實我希望,如果可能的話,有那麼點機會啦,我應該是想當小說家。

他人:喔,那你有投稿嗎?

我:沒有。

(眾人靜默)

但是我現在非常認真的希望可以當成職業小說家,而且很馬後砲的說,我本來就如此希望,不是因為現在一切順利才這麼說。

只是因為現在一切順利,所以我才敢說出口。

我的創作過程從來就不順利。所以我相信:才華是可以抹煞的,機會是可以壟斷的。什麼只要努力燃燒熱血夢想就會實現,那只是已經實現者的馬後砲。

我能理解抱持著同樣的願望,卻中斷寫作人們的心情。我也中斷過。

我不會因為任何人放棄夢想而譴責那人,我明白那種痛苦與不甘。

僅以此文紀錄我此刻的心情,不管這次拼搏後果如何。

我在這條路上走過了,就算結果很丟臉,等我變成一個老太婆,我不會感到遺憾。

 

笑獅拔劍2010/10/19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米蟲哥吉拉
  • 哇,好慘啊(掩面)=_=|||
    希望您的職業道路能持續下去,我也會支持台灣少數的優良奇幻作家的~!(無視背後的書山書海)
  • 我會努力的ODQ

    笑獅拔劍 於 2011/03/02 03:46 回覆

  • wssaca
  • 請堅持下去你的道路~
    我看過不少的奇幻(或者自稱是奇幻的)作品.
    但只有少數的能條理清晰而且讀得令我覺得很舒服沒有疙瘩.
    希望你可以堅持下去.
    因為你的作品真的很棒.
    有令人不住閱讀下去的動力.
    作為一條長年書蟲.
    希望你的作品可以努力不懈的堅持下去.
  • 感謝啊!ODQ
    除了這句話不知道該說什麼,碰到這種時候我就特別會詞窮Orz

    笑獅拔劍 於 2011/07/12 17: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