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育:發揮社會性偏見的絕佳項目,特立獨行者沒有生存機會

 

我群育可以直接零分。

因為我本性是標準內向害羞怕人說話小聲喜歡跟著隊伍走的類型。社團領導我從來不會主動爭取,幹部也是。我喜歡窩在自己的角落,一個人。所以我活該這邊沒分數,看起來也挺公平?

不過就算是這樣的我,一不小心卻也當過幾次幹部跟領導。像是在那個垃圾小學老師當政的時候,揪集班上被霸凌的一方形成對抗小團體,完全是逼不得已被迫上陣(那兩年奠定了我一生吵架功力的基礎,因為我老是要代表弱勢方跟那些人大吵大鬧,為了保護我們的書包不被破壞、保護我們合理使用桌球桌的權力、保護我們安坐在座位上不被趕來趕去、保護我們的美勞作品和私人帶來學校的羽毛球、關注被霸凌到自殘,老師不在乎的同學……)。

還有像是在漫畫社團選社長的時候拿著沾水筆在台下描線,看起來太像樣了,導致被所有人陷害當上社長這類情況。

這些經歷不代表我支持群育列入超額比序。反霸凌小團體領導人對當時的班上風氣影響不小,如果說那些霸凌者在那段日子裡有什麼事情不能趁心如意,我可以得意的說:都是我搞出來的!

但是這個不可能列入評分內,尤其是在老師根本不喜歡我的時候,我有「手下」(實際上更像是庇護對象)在他看起來只像是流氓。

至於後面那個,能因為「看起來比較會畫畫」就成為漫畫社社長,只限於「沒有人爭奪社長位子」的時候,如果列入評分,大家就會搶,那就輪不到我了。

所以我依然會零分。

惟一一個可以列入評分的,是我有一次被老師指派當風紀,不過我只當了一學期就被同學投票換掉了。因為我沒有像國小那位亂記遲到的同學一樣,濫記班上的邊緣人,放過風雲人物。

所謂群育,不過如此。

 

為什麼要保留相當的聯考名額?為什麼不全部採面試?

 

插進來說擔任志工的問題。這個很多人在吵。我支持李家同先生的說法。志工時數列入超額比序,只會導致人為了成績當志工,而且無形中懲罰不願意宣揚自己志工善行、選擇為善不欲人知的人。

另外有另一位大學教授說,因為她知道這種現象,所以她看到有短期志工證明,就當成那是在宣傳「我這個人很自私,我當志工純粹是因為我希望推甄能夠加分」,大扣分!扣分扣分扣分!(這個字串是她自己寫的,不是我掰出來表達她的意思的。)

我想問,她知道什麼叫「上下交相賊」嗎?

雖然也要感謝她把真相說出來,但惟獨這件事我實在無法苟同。

如果是裝作沒看到,那是合宜的。但是大扣分就太過火了。

在討論十二年國教的時候會發現,支持方通常只談學生,只有反對方會提及家長。十二年國教的適用對象是十五歲的國中畢業生,連在考大學的學生都無法反抗家長了(曾聽聞有父母因為孩子不肯照他們說的填志願,把大學的志願卡給撕了),國中生更不可能辦到。

不管學生本人想不想當志工,決定他們該不該當志工,要不要放上證明的,根本就不是他們本人。

是家長主導這一切。

以我自己的家庭作假想的話,我家正是那種會聽別人說「這樣比較容易上」就逼孩子去作的的升學主義家庭,所以要是他們當年有聽過這個謠言,我一定會被逼去當志工,而且一定會被迫把證明放進去。與我個人意願、性格無關。

但是我是只要事情到我頭上,我就很認真的類型。學校曾經規定每個人都要做八小時義工,我體力不好,曾在圖書館一不小心就太認真沒休息,體力耗過頭作到頭昏眼花。

因為我很不會說話,我不可能把這種小事拿出來對面試官炫耀。

照教授的邏輯,這段經歷該大扣分,是嗎?這樣算下來,我的群育是負分呢。

如果是把短期進修證明當成沒看到,那不會怎麼樣。是「扣分」的話,那就成了另一種「推甄一定要注意的事項了」。

我相信新版「推甄聖經」會紀錄著「為了避免被當成自私的人,短期志工證明不要放。」或是「要從國一就開始定期蒐集志工時數。」這就是所謂的「上下交相賊」。什麼意思課本有教,我就不解釋了。

對「父母的」錯誤升學命令,建議面試官還是無視就行了。

 

以往多元入學的面試部分,就已經有人說了「家境好的孩子比較有利」。我以自己上大學的經驗來說好了,面試師長協助的差距可大了。

我自己有抓住媽媽練習過面試說話,說真的,不管他們現場出什麼刁鑽的題目,有練習過跟沒練習過就是差很多。

那種會說得太誇張或是結結巴巴看起來很沒誠意的,肯定都沒練習過,也沒有「專家」指導,有專家指導,他練習時就被糾正過了,不可能犯這種基礎錯誤。

不要以為誠意訓練不出來,進過社會就知道,至少「不要看起來沒誠意」是訓練得出來的。像是「不要說自己非這間不進」(雖然我真的聽過有人太堅持這件事,搞到高分落榜),非常容易提示一下就學會。

面試就是一個有壓力的情況,就像上台演說,就算是同樣的稿子,老手新手表現天差地別(不然朗讀比賽是幹嘛的?)。新手光怯場就夠他受了。

還沒找媽媽練習之前,我本來想要就學校的成立過程說段話,腦中所想都沒問題,一實際開口就察覺我沒辦法,因此到現場我才沒犯這個錯。

至於我為什麼會想就人家的成立過程說段話,是因為「有人說這樣比較好」。面試這種事,誰都逃不過蒐集情報。

並非只有高中老師可以插手推甄。事實上資源差距是從家庭開始的,不是等到學校才出現。如果有家長正是個負責甄試的教授,表現肯定超漂亮。

我這麼說好了,前面提過那位教授本人的小孩如果要上大學,就肯定不會犯她說的每一個錯,原因就是有她在。她生活中會提到、親身會示範,除非她棄養,否則不可能學不到。

而高學歷家庭不是只有她家。那些父母曾經在碩博士班面試過的,或是在大企業面試過的,都會經驗傳承。

教授在文章後面強調的「不要把坊間高中老師出的甄試書籍當成聖經拜,他們不知道幕後內辛。」會作出這種不利判斷的,就是那些資源較少,較沒機會接受面試訓練的人家,拿不到直接從大學裡出來的第一手消息,只好依賴那種書。面試資源真正多的人家應該早就知道放短期進修證明是扣分了。

所謂家境造成的資源差距,本來就包含了情報差距,情報差距就包含了情報準確度差距。

假如面試官不懂這件事,就不會把這種可能性納入判斷。刷掉沒有面試資源的人才、偏好錄取出身較好之人。就是因為會有這樣的人,所以才有人堅持,好學校一定要留相當名額給聯考生。

否則就算不動用關係,仍然是獨厚父母當教授的小孩。

(註:也有人說智育成績單才是面試時的主要影響力,我只能把這個當成支持恢復全部聯考制的證明。如果面試和各種證明書根本沒有影響,改回聯考還比較省事。我想真相應該是兩種情況,看面試或看成績都有,全看面試官的喜好。畢竟在社會上,也存在著偏向看性格或看事績,甚至是看外表的公司面試人員。)

 

最後再補充說明一點我在現場觀察霸凌現象的感覺:霸凌別人的小孩,因為提出的要求都會得到滿足,所以相較於另一方會較擅長表達意見,而且對面對觀眾開口充滿自信。

自信心可以透過成功培養,而霸凌者的生活裡充滿了成功:成功搶到好座位、成功佔用桌球桌、成功破壞同學剛畫好的圖……這種自信並不會使他們智育上升,但是會使他們在人前毫無愧意。看在不知道有這種事的人眼裡,就好像他們聰敏熱情的樣子。

被霸凌的一方因為長期說話沒人理(我小學一到三年級根本沒有人跟我交談,全班都拒絕和我作朋友。相較之下其他人整天都在嘰嘰喳喳的「練習說話」。所以我那三年智能發展完全停滯),還一開口就招來大量羞辱,往往會養成閉嘴不語的習慣。就算真的想開口了,也會因為過去的恐懼記憶,話講不好(會因為恐懼的關係腦袋一片空白)或是語調聽起來像慘叫。

缺乏這種自信並不會使智育下降,但是會使他們明明沒犯錯,卻看起來畏畏縮縮的,看在不知道有這種事的人眼裡,就好像他們遲鈍冷漠,甚至是滿肚子壞水的樣子。

我自己就曾經有一段時間說話聲音像慘叫,也曾經害怕跟人說話,花了好幾年時間,好不容易才擺脫。

至於真正口才好有魅力,而且不是霸凌者的人,我後來也有看過,他們跟我觀察到的這個現象沒有任何關係。

我很肯定:「霸凌他人有助於讓本來沒那麼會說話的人,變得說話流利。遭受霸凌則會讓本來只會適度發言的人,變得害怕開口。」

尤其是常見的人格判斷項目:「看著對方眼睛說話。」對霸凌別人的人來說輕而易舉。

對長期被霸凌的人來說,沒經歷過的人,絕對不知道那有多難。舉個養成這種性格過程的例子:我被賞過的那一巴掌,就是在我看著老師眼睛說話的時候發生的。

哪一方對面試有利,我想再清楚不過了。


碎禦劍獅(待續)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米諾斯
  • 俺也不知道在這插話會不會......太不合時宜(扶額
    只是以前也被...被欺負捉弄過?(不想直接說被霸凌
    之後慢慢重新培養自信心途中,我擺脫了口吃、手抖、同手同腳走路、在人群內就想吐的一些「別人一看就會皺眉」的症狀(別問我經歷了什麼樣的對待我不太想回憶
    只是說話口齒不清太小聲還是有一點......

    不過現在只要我微笑起來,和別人說話措詞注意一點就會被認為是有良好家教的孩子,長大的環境一定是良好無邪的才會誕生出我這種.........像是有學鋼琴阿繪畫阿什麼鬼的女孩子
    以上為某陌生學姊說法


    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只是有些事情在經歷過之後就會知道該擺出怎樣的姿態才不會被人看輕、不尊重、又可以及時得到他人援助
    但離不卑不亢我想我還差的遠了呢


    至於思考模式?對不起,我改不了。我不是反社會者,但看到一些東西我還是會想冷笑想說出一番和他們觀點完全不同的言論

    例如輔導室發的一則小故事
    以前有位記者訪問美國總統的母親是否為有個優秀的兒子而驕傲
    她笑著說:「我有兩個兒子,你問哪一個?」
    記者問:「難道你還有個兒子也在當總統?」
    她說:「不,另一個是農夫,我同樣為他們兩個驕傲。」

    當時上台發言的同學講出一番番的正面言論時,我就在台下想,不對阿,這明顯有弔詭之處!

    之後我終於把自己的想法整理好了。
    在此先將年代拉到近代的美國……
    首先,美國農業是什麼農業?是商業性農業!可以賺到翻的商業性農業!
    政治和商人扯在一起會發生什麼?講好聽一點是互利,講難聽點就是官商勾結!
    可以勾結到一個成了總統的地步,想必另一個「農夫兒子」也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那位母親怎麼不驕傲?他當然驕傲!

    噢,這番言論當然沒人想聽,連教導我們批判性思考的師長們也不想聽,於是我乖乖閉上了嘴微笑看著台上同學繼續講他們所看到的東西而不去思考背後的涵義


    對於十二年國教?
    我連現在的學生都無法指望,對於我們下批將遭受的悲慘現實......
    我只想到以後我的履歷可以將我和那群傢伙隔開來,證明我是九年國教憑自己考上大學而不是用這套被人罵到翻的十二年國教制度混上大學的。






    作者大人如果覺得太偏激可以把這發言給刪了沒關係,只是有些東西積在心裡不說出來會有毛病Q_Q
  • 安啦,這一大篇論說還沒貼出來的部分越後面越(消音)。而且我不合時宜的毛病看來是一輩子也改不了,我是連課本內容都會像你那樣吐槽的人。
    被霸凌過真的要好多年才能「恢復正常」,我還連觀念都扭曲了(看那個美育獎的事),靠著在大學交不同成長經歷的朋友才調整回來,不然那副樣子真的沒辦法融入社會>_<

    我也同手同腳過!

    笑獅拔劍 於 2012/07/02 23:15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