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天賦差距導致教學效果兩極化

 

由於體育是我的最弱項(負分的群育不算的話),不管多好的老師都不可能把我送進職業籃球隊或棒球隊,在我的經驗裡,這是最能表現「混才施教」是如何有問題的項目。

我對體育的印象跟分班方式是完全相符的。以籃球為主表現演變。

國小,國民義務教育:上體育課的目的在於讓同學用籃球砸我。

這是事實,曾經全班排成一列輪流投同一個籃框,我投球之後,球沒進,我到籃下撿球,兩位同學立刻連續朝我的頭投了兩顆球,都中了以後還哈哈大笑。

國中,同上:上體育課的目的在於在場邊看別人打球。

也是事實。老師上課時是親自示範一次,然後就跟會打球的同學一起打球,精進他們的球技。我在旁邊也不忍心剝奪那些人進體育系的機會。雖然這樣我沒事幹,但是叫他們等一個根本不想打籃球的人學會打球,實在太不公平了。

高中,用考的進去:因為經過一次挑選,所有人都至少有一部分心思放在課業上。程度有相近一些些,此時上體育的目的在於全程防止手受傷(也就是我還是有打一點球)。如果碰到羽毛球我就可以打得滿開心。

大學,不但用考的進去,該進體育系的人也都已經進了: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學體育」了。人生中首次學會如何「命中率超過七成的三步上籃」。

超有成就感!(雖然我還是沒愛上打籃球。)

因為大學時全班都是坐電腦的(都同系啊),老師可以從肌肉運用方式開始從頭教。

運動神經好的人,和運動神經不好的人,學習體育的方式天差地別。根本不應該混著教。

 

本來只想寫幾千字,結果字數已經破萬了,還有一半。

 

政策推行者以為對小孩好的,不是真正好的。

 

我這個人就是有那麼點根深柢固的不合時宜,國中時期我偏偏跑去跟班上成績吊車尾的同學混在一起。

我很普通的跟他們像普通同學一樣廝混,成績差距在我們之中絲毫不成問題,他們身上都沒有某些人說的「因為被放棄,心理受創所以轉而霸凌人」之類的情況,都是善良,德育可以拿高分(十二年國教施行以後就難說了)的學生。

深刻體會到身為後段學生對他們的影響的,是在學校開新課程之後。學校決定開辦「點心製作班」(實際的名字我忘了,反正內容是教成為吳寶春第二所需的技能)。專門給成績落後的同學上。

我成績算好的,所以我沒有去上(沒上那堂課的同學好像留在教室考試還幹嘛吧,不記得了),但是我的兩個朋友去了。

她們開始上那個班以後,眼神和氣質都不一樣了。目光變得有神。那是連一介國中生都能看出來的重大改變。

之前我根本沒注意到,她們身處於以她們辦不到,差非常之多的標準為主的環境裡,沒有辦法建立起像有能耐參與競爭者那樣的自信心。她們身上有種自覺格格不入造成的陰影。

我那時候就感覺到,那堂我沒有去上的課,在她們心裡點起了驅散陰影的火炬。第一次聽到她們談論夢想,也是在那之後的事。

她們根本不該上高中,應該立刻去追求她們的夢想,朝糕點烘培之路前進,把火炬變成太陽。要是十二年國教施行,她們很可能會被父母硬塞進高中(她們體育比我好,而且可能到時就有烹飪執照加分,但這兩點都無法扭轉她們成績落後造成的陰影),繼續在格格不入的陰影下多撐三年,再失去三年的青春,忍受三年的自我厭惡。

 

先說不管是教育部還是人本教育基金會,都有一種嚴重的誤解:「把比較好的東西給孩子,孩子就會高興。」

在這個理論之下誕生的,就是給孩子比較高的學歷、比較前段的學校,孩子就會高興。

這只是一廂情願。

假設把籃球界頂點的資格:上場打NBA的權利塞給我,我也只會在場上崩潰大哭。

為什麼我這個連運球都運不好的人,必須站在那裡讓他們不斷拿走球投籃,為什麼我必須不停被甩開,必須不停被守死(或許不用守我我自己就跑到累死了),為什麼我偶爾摸到球的時候,是那些高手用同情的目光,憐憫的停手,讓隊友毫無阻礙的,小心仔細的定點把球扔到我手中(即使如此我還是很可能變成用頭接球)?

上場打NBA的權利是林書豪才會喜歡,我不是他。

被強迫升學的人,他們的感覺就像我上面說的那樣。一點機會都沒有,偶爾有的機會是來自於憐憫,還要拖累我自己都很敬佩的人停下來等我。

我要享受打籃球,必須跟一群和我一樣,投籃最高點只能進國小用籃框,運球會運到球飛掉的人在一起,才能享受到樂趣。我不想也不要去NBA

這叫「因材施教」,但教育部和人本教育基金會都不重視這個問題,只覺得「每個孩子有機會進NBA都會樂不可支,因為那是比較好的地方!」

教育部和人本教育基金會似乎覺得,認清孩子的能力有所限制,是對孩子潛能的侮辱,不可以提及孩子現在無法跟上困難的學業、不可以說孩子永遠無法在這項競爭中獲勝、不可以說給更多的表現機會孩子也沒辦法利用。但是一口咬定我絕對有(不可以沒有,否則違反教育原則)打籃球的潛能和獲勝的可能,然後讓我被職業球員上演「單方面虐殺」,我才會感到自尊受創。

能力沒到就是沒到,硬塞進那個地方去然後就趕上了,這種事情只會出現在漫畫小說裡。

為什麼我不可以滿足於在國小規格球場上為林書豪加油?

 

十二年國教不可能消除名校迷思,家長還是會設法往名校擠。這件事已經很多人在講了,我就直接講我本身的經驗,我讀的小學(注意,我是九年義務教育!國中不用考,但小學卻還是有名校迷思)是該區域的「升學小學」。我媽曾經很得意的跟我說,因為四周的人都想擠進來,都把戶籍遷到這邊,所以「要在本地住三年以上才能入學」。(2012年補充:後來查資料,人人都想擠進去的小學應該是附近的另一所小學。不知是我記錯,還是當時我媽搞錯了。但這不會影響的確有間小學大家都想進去,以至於必須篩選的事實。)

延長免試入學年數,對家長的行動是沒有絲毫舒緩效果的。

教育部在那邊:「你們看,升學門更寬了,每個都進得來。」

家長是:「給我往前擠,只要進得去就給我往前擠!」

那麼孩子的情況,以一個常見的詞形容,叫作:夾心餅乾。

以前可以:「門太窄了,進不去。再怎樣都只能放棄。」然後順理成章的換跑道。現在不行了。因為每個人都有機會,每個人都有潛能,每個人都該上NBA被林書豪那等高手單方面虐殺。教育部跟人本教育基金會也順從這樣的妄想,跟家長有志一同的把孩子夾扁。孩子就算被虐殺到站都站不起來了,也必須在場上繼續出糗到比賽時間結束。

同時會被夾殺的還有好老師(爛老師肯定會適應得無比良好),前面提及每個跟老師水準有關的問題,都同時意味著那個位置上可能會出現能被家長用權力和金錢影響的收賄者。

這即是最初說的「察舉」的弊端。說真的,如果十二年國教跟聯考一樣有入闈、彌封等等嚴格的防弊手段,很多爭議都會消失。但是十二年國教完全沒有防止權力和金錢介入的方法,也無法統一各校的評量水準,無法避免教師自己的偏頗、或者只是不周延導致的評量失準。

十二年國教以現在的面貌上路,雖然它的手段和理想都與察舉類似,但是它的環境卻是像「末期的察舉」。充滿了各種紕漏、各種讓髒手作用的地方。因此它一上路,不會像初期的察舉那樣成功推出各種不同的人才,只會直接以末期垂死面貌登場,不必慢慢等腐敗。

「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雞。」

「舉美育皆匠氣,察德育多霸凌;群育領袖沒主見……」十二年國教要是真照這樣實行,以後一定可以找到實例把最後一句也對上。

 

碎禦劍獅(待續)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bighth17751
  • 咪!跟吊車尾混在一起+1~
    咱們班導還挺高興的,畢竟以老師的身分跟他們說話有點難以讓他們接受吧?w(平時被家長罵煩了不管好老師壞老師都會畫進「很煩」的區域裡?)
    只是自閉或害怕或討厭學校還好...傲嬌的確實很難處理啊-3-
    不過老媽不滿咱每次帶回家的同學基本都吊車尾(雖然那些同學的家長很開心),但是老爸從前也是個吊車尾所以還是比較支持咱的w
    老實說咱現在也是個吊車尾...文科都考過班第一但是數學及格次數少的可憐...(大考的話基本都是58分w)
  • 只要能邏輯化的科目我就不怕O_O+

    笑獅拔劍 於 2012/08/04 17: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