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表示採計體適能項目,其中方法是「肌耐力、柔軟度、瞬發力、心肺耐力四項中,有兩項達門檻就計分。」

我四項都不可能達到門檻,除非那個門檻是「只要活著就過關」。

先說心肺,這個完全是看天生的。因為我有二尖瓣脫垂的毛病,簡單說就是「心臟上有個洞」,這個洞也會導致血液含氧量降低。

柔軟度。還是天生的。我以前國中時學過兩年舞蹈,也拉了兩年筋,在殘酷到會哭出來的「夾漢堡」式拉筋訓練下,筋骨有拉開一點,但是顯然是不及格。

因為我坐姿體前彎即使在最柔軟的情況,成績下也不曾比「匕」字型更好。站著彎腰,指尖更是從未碰到地板過。

相對的,在舞蹈班我看到了,天生身體柔軟的同學,一次拉筋也不用做,天生就是劈腿劈到平還毫無感覺。

教育部可能覺得只要把標準降低就算公平,問題是差距天差地別的這種情況下,只要有採計我就一定吃虧。我這種筋骨硬到不行的人,拉筋真的很痛耶!而且痛到要哭出來那麼多次,還是差標準一大截!(匕字型不可能過的吧)

兩年拉筋還是沒能超越匕字型,這意味著我如果想過這一關,惟一方法是從國小甚至幼稚園就開始拉筋。但是舞蹈班團長有跟我說過了:她不會給小孩子拉筋,這樣傷筋骨。應該等長好再來拉。(有些舞蹈班那樣做,「好讓家長覺得孩子學到很多」,她不能認同。她自己是專業人士,她最知道拉筋的危險性。)

把柔軟度算進去,是想上演古代纏足場面的現代版嗎?一個還不懂事的小孩子在那邊大哭特哭的被大人壓著,把腿扳開、或是把腳綁成很痛的樣子固定起來,教育部覺得這種場面很好看、很正常嗎?

我還剩肌耐力跟瞬發力,「一項都不能不過」。可是以我任何體育項目都吊車尾的「成果」來看,更有可能的結果是「一項都過不了」。

不管是一分鐘仰臥起坐還是跑操場,我體適能測驗的結果向來是墊底的,除非標準是「一分鐘過去人還活著」、「有活著跑完全程」就過關,否則我不可能過。

我還記得,在沒有偷懶的情況下,我一分鐘仰臥起坐作完,一定是呈現頭暈目眩的狀態,疑似腦部缺血。

跑操場如果不調節步調故意放慢,跑完時就是嚴重胸痛,連呼吸都痛,好像整個肺都在痛,快炸掉的感覺。

對我來說,任何一個允許我用自己步調活動身體的體育老師都是恩人,因為我在操場上的痛苦記憶實在太多了。

教育部的目的是,透過採計,讓我這種人會花時間去訓練體能,以便過關。

但是我的體能,在我的人生中已經數度證明,我這人在體育方面是基因就差(要不是教育部打算給體適能設標準,逼得我必須把基因分出優劣,我以前從未用過「差」這個負面字眼形容我的基因,都用「不適合」),就算訓練了也改善不了多少。

舉一個最近的例子,我住在一個必須爬五層樓才能到家的地方,沒有電梯。每天出去買便當或去圖書館都要爬五層樓。每天肯定都有得爬,有時一天甚至會爬上三趟。這樣算有訓練了吧。

我第一次爬這個五層樓時,是在四樓半的地方爬不動。腿舉不起來了,不得不停下來喘幾口氣再繼續。

然後,我在這個地方住上一年,經過上面說的那番訓練後,我還是天天在四樓半的地方爬不動,一階也沒進步。

老實說,這個爬樓梯對我是有幫助的。我可以感覺到一些關於健康的改變,身材也變好了。

但是就「體適能成績」來說,我絲毫沒有進步。

我的基因就是這樣不擅長運動,它不會改變的。我可以使它在健康上進步(其中一個重點是我必須在運動中適度「偷懶」,避免胸痛和肺痛的場面,只要出現這個現象,我心肺就受傷了),但我無法使它在成績上進步。

只要採計體適能,我要嘛是在痛苦的回憶中,年紀輕輕就弄壞身體的去符合標準,要嘛就是被刷掉。

另外,我想教育部從沒考慮過一個重大的可能性。由於存在著我這種靠著正規訓練不可能符合標準的人,所以勢必會有家長,甚至是學生自己跑去尋求錯誤的道路。

「利他能」(Ritalin)原本是治療過動症用的藥物,服用它之後,過動症的孩子成績有明顯的進步。但是後來研究發現「就算不是過動症的孩子,吃了利他能成績一樣會進步。」

於是它又獲得「聰明藥」的別名,美國有學生會刻意裝出過動症狀以服用利他能提升成績,它在美國的菁英高中裡也出現黑市。

但它卻是一個有不良副作用的藥物,可能導致精神疾病,甚至具有成癮性。在台灣被列為三級管制藥品。

倫敦奧運正在辦,不知可有人注意那如影隨形的「藥檢」?提升體能的禁藥,類固醇、荷爾蒙、興奮劑等等,提升體能的藥物多不勝數。

在教育部把過去只發生在智育領域的慘狀延伸到體適能上之前,可有考慮過這些東西出現的可能性?

這種不以健康為目的,而以成績(通過體能測驗標準)為導向的體育教育,根本本末倒置!

 

我再說一次,十二年國教的問題在於,它的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就像言情小說與真實婚姻的差距那麼大。

而誤以言情小說作為標準去經營婚姻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明明一堆人在說十二年國教有這裡那裡一大堆的問題(我所提出的每個問題,都不是只有我有提出),教育部跟人本教育基金會卻從不考慮。只是像唱片跳針一樣的宣傳他們的理想是多麼接近天堂。

就像誤把言情小說當成現實的人常說「就算我沒說,他(指另一半)也應該要知道我在想什麼!」多麼理想的情境——於是就認為沒有溝通和費心暸解對方的必要。

婚姻是夫妻共同經營的,教改裡不是只有一個教育部在參與。還有學生、有教師、有家長、有補習班、有企業選才方法、有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影響力。

不重視另外幾方的實際問題,教改怎麼可能有好結果?

我知道很多學者都不只住在象牙塔裡,所以我不喜歡這麼形容,但是教育部真的是住在象牙塔裡作決策。

那座精美的塔裡有十二年國教支持者對他們的讚美,有國外的成功案例,有作夢般的美好景色,有滿腔熱情,惟一沒有的——

——就是要承擔政策後果的孩子們。

 

 

碎禦劍獅20120802

本篇下方開放登入留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