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表示採計體適能項目,其中方法是「肌耐力、柔軟度、瞬發力、心肺耐力四項中,有兩項達門檻就計分。」

我四項都不可能達到門檻,除非那個門檻是「只要活著就過關」。

先說心肺,這個完全是看天生的。因為我有二尖瓣脫垂的毛病,簡單說就是「心臟上有個洞」,這個洞也會導致血液含氧量降低。

柔軟度。還是天生的。我以前國中時學過兩年舞蹈,也拉了兩年筋,在殘酷到會哭出來的「夾漢堡」式拉筋訓練下,筋骨有拉開一點,但是顯然是不及格。

因為我坐姿體前彎即使在最柔軟的情況,成績下也不曾比「匕」字型更好。站著彎腰,指尖更是從未碰到地板過。

相對的,在舞蹈班我看到了,天生身體柔軟的同學,一次拉筋也不用做,天生就是劈腿劈到平還毫無感覺。

教育部可能覺得只要把標準降低就算公平,問題是差距天差地別的這種情況下,只要有採計我就一定吃虧。我這種筋骨硬到不行的人,拉筋真的很痛耶!而且痛到要哭出來那麼多次,還是差標準一大截!(匕字型不可能過的吧)

兩年拉筋還是沒能超越匕字型,這意味著我如果想過這一關,惟一方法是從國小甚至幼稚園就開始拉筋。但是舞蹈班團長有跟我說過了:她不會給小孩子拉筋,這樣傷筋骨。應該等長好再來拉。(有些舞蹈班那樣做,「好讓家長覺得孩子學到很多」,她不能認同。她自己是專業人士,她最知道拉筋的危險性。)

把柔軟度算進去,是想上演古代纏足場面的現代版嗎?一個還不懂事的小孩子在那邊大哭特哭的被大人壓著,把腿扳開、或是把腳綁成很痛的樣子固定起來,教育部覺得這種場面很好看、很正常嗎?

我還剩肌耐力跟瞬發力,「一項都不能不過」。可是以我任何體育項目都吊車尾的「成果」來看,更有可能的結果是「一項都過不了」。

不管是一分鐘仰臥起坐還是跑操場,我體適能測驗的結果向來是墊底的,除非標準是「一分鐘過去人還活著」、「有活著跑完全程」就過關,否則我不可能過。

我還記得,在沒有偷懶的情況下,我一分鐘仰臥起坐作完,一定是呈現頭暈目眩的狀態,疑似腦部缺血。

跑操場如果不調節步調故意放慢,跑完時就是嚴重胸痛,連呼吸都痛,好像整個肺都在痛,快炸掉的感覺。

對我來說,任何一個允許我用自己步調活動身體的體育老師都是恩人,因為我在操場上的痛苦記憶實在太多了。

教育部的目的是,透過採計,讓我這種人會花時間去訓練體能,以便過關。

但是我的體能,在我的人生中已經數度證明,我這人在體育方面是基因就差(要不是教育部打算給體適能設標準,逼得我必須把基因分出優劣,我以前從未用過「差」這個負面字眼形容我的基因,都用「不適合」),就算訓練了也改善不了多少。

舉一個最近的例子,我住在一個必須爬五層樓才能到家的地方,沒有電梯。每天出去買便當或去圖書館都要爬五層樓。每天肯定都有得爬,有時一天甚至會爬上三趟。這樣算有訓練了吧。

我第一次爬這個五層樓時,是在四樓半的地方爬不動。腿舉不起來了,不得不停下來喘幾口氣再繼續。

然後,我在這個地方住上一年,經過上面說的那番訓練後,我還是天天在四樓半的地方爬不動,一階也沒進步。

老實說,這個爬樓梯對我是有幫助的。我可以感覺到一些關於健康的改變,身材也變好了。

但是就「體適能成績」來說,我絲毫沒有進步。

我的基因就是這樣不擅長運動,它不會改變的。我可以使它在健康上進步(其中一個重點是我必須在運動中適度「偷懶」,避免胸痛和肺痛的場面,只要出現這個現象,我心肺就受傷了),但我無法使它在成績上進步。

只要採計體適能,我要嘛是在痛苦的回憶中,年紀輕輕就弄壞身體的去符合標準,要嘛就是被刷掉。

另外,我想教育部從沒考慮過一個重大的可能性。由於存在著我這種靠著正規訓練不可能符合標準的人,所以勢必會有家長,甚至是學生自己跑去尋求錯誤的道路。

「利他能」(Ritalin)原本是治療過動症用的藥物,服用它之後,過動症的孩子成績有明顯的進步。但是後來研究發現「就算不是過動症的孩子,吃了利他能成績一樣會進步。」

於是它又獲得「聰明藥」的別名,美國有學生會刻意裝出過動症狀以服用利他能提升成績,它在美國的菁英高中裡也出現黑市。

但它卻是一個有不良副作用的藥物,可能導致精神疾病,甚至具有成癮性。在台灣被列為三級管制藥品。

倫敦奧運正在辦,不知可有人注意那如影隨形的「藥檢」?提升體能的禁藥,類固醇、荷爾蒙、興奮劑等等,提升體能的藥物多不勝數。

在教育部把過去只發生在智育領域的慘狀延伸到體適能上之前,可有考慮過這些東西出現的可能性?

這種不以健康為目的,而以成績(通過體能測驗標準)為導向的體育教育,根本本末倒置!

 

我再說一次,十二年國教的問題在於,它的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就像言情小說與真實婚姻的差距那麼大。

而誤以言情小說作為標準去經營婚姻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明明一堆人在說十二年國教有這裡那裡一大堆的問題(我所提出的每個問題,都不是只有我有提出),教育部跟人本教育基金會卻從不考慮。只是像唱片跳針一樣的宣傳他們的理想是多麼接近天堂。

就像誤把言情小說當成現實的人常說「就算我沒說,他(指另一半)也應該要知道我在想什麼!」多麼理想的情境——於是就認為沒有溝通和費心暸解對方的必要。

婚姻是夫妻共同經營的,教改裡不是只有一個教育部在參與。還有學生、有教師、有家長、有補習班、有企業選才方法、有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影響力。

不重視另外幾方的實際問題,教改怎麼可能有好結果?

我知道很多學者都不只住在象牙塔裡,所以我不喜歡這麼形容,但是教育部真的是住在象牙塔裡作決策。

那座精美的塔裡有十二年國教支持者對他們的讚美,有國外的成功案例,有作夢般的美好景色,有滿腔熱情,惟一沒有的——

——就是要承擔政策後果的孩子們。

 

 

碎禦劍獅20120802

本篇下方開放登入留言。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王淳逸
  • 喔喔 體適能啊!
    這對我而言也是永遠的痛
    好好的體育課每次要跑步之類就很煩
    不得不說 運動是好事
    但體適能...哀~
    要考慮現實再行決策 而非一味把國外政策原封不動的搬來用
    現在那些學者真的要慎重啊!
  • 十二年國教支持者給自己用的那本字典裡大概沒有"慎重"兩個字.
    倒是把"作夢"解釋成"成功惟一而且保證可行的方法".

    笑獅拔劍 於 2012/08/03 00:28 回覆

  • 悄悄話
  • bighth17751
  • 話說居然是二尖瓣脫垂...超恐怖,心臟血液逆流什麼的依直覺得很痛苦...
    難怪不能喝茶...(是這樣咩?印象中咖啡因這種刺激心臟的都不行@@)
  • 不能喝茶大概是體質問題,倒不是心臟,我茶的提神效果退得很慢。喝一杯茶提神效果可以持續二十九小時,實在太長啦!

    二尖瓣脫垂聽說其實很常見,好像高達三分之一的人都或多或少有,我是稍微嚴重點的。因為其實很常見,所以很難拿到特殊待遇。

    笑獅拔劍 於 2012/08/04 21:02 回覆

  • 吾塵
  • 敬愛的碎禦劍獅:
    您好,我是這個月才成為璽克粉絲的讀者。
    剛好要準備與教育相關的議題,如十二年國教,發覺您有撰文批評,便欣然點進來看看您的見解(你寫在小說裡對“魔法社會”的觀感一針見血,讓我大呼過癮(≧∀≦))。
    看完後我覺得你的學生生活真的挺悽苦的…我那個時候應該是有好些(至少我沒遇過那麼過分的事)
    後來我去找尋有關十二年國教的資訊,看了遠見雜誌出版的《30分鐘看懂12年國教》(2011/9/3出版,當然看了不只30分鐘…)和牧語軒出版的《十二年國教,孩子這樣提升多元學力》還有上教育部的網站查詢升學的評分標準,發現有一些跟你抱怨的不太一樣耶……以下是我查到的資訊,希望您有耐心看看:

    高中免學費,非強迫入學,以免試升學為主,特色招生為輔。
    升學標準並不採計在校成績。「超額比序」採取積分評比方式,全國以直轄市或縣市為範圍劃分15個學區,而各學區會自訂辦法(比序項目順序不一定相同,每年也可能不同):也就是要不要採計“這個”、要佔多少比例之類的。“這個”有均衡學習、日常生活表現、服務學習、健康體適能…等。
    「均衡學習」:包含健體、藝文、綜合活動等非學科的三領域,比序規則是「只要及格,就可以得滿分」相當於只要不遲到、曠課,學習態度正常及按時繳交作業幾乎所有學生都可取得及格以上的分數。
    「日常生活表現」:含獎懲,只要不被記過、多些嘉獎就容易滿分。
    「服務學習」:擔任幹部、志工、參與社團……等,都列入比序積分。
    「健康體適能」:柔軟度(坐姿體前彎)、肌肉適能(一分鐘仰臥起坐)、瞬發力(立定跳遠)、心肺適能(女八百男一千六)。如未達標準可補測;如有特殊情況(二尖瓣脫垂應該算吧),只要提出申請老師會特殊處理。

    志願序指的是「按照選填學校的順序算分」,如第一志願30分,每往下就降3分……(11~20得二分,21~30得一分)

    會考的考試成績分三等級(精熟、基礎、待加強),每級皆沒有人數限制。(按等級加分,如精熟+6、基礎+4、待加強+2)


    反正最後的篩選結果就是按照上述的得分累計起來,分數最高的前?名(看招多少人)就可進入該高中讀書。由於時間所限,我無法打得更詳盡,希望這些資訊能對你有所助益。(我在看完這些資訊後,覺得這樣改也挺好的,只是不知道真正實行起來會怎麼樣?我們等時間來顯示吧!)

    註:在遠見雜誌裡提到,其實從民國72年就開始研議12年國教,至2011年耗時28年、經歷12任教育部長,到2011年馬英九才於元旦文告宣示:預定103年………。
  • 十二年國教在各界痛罵的過程裡有出現過多次修改,我的文章沒有跟著修改。這是跟現行版本不一樣的原因。有一些我罵翻的東西因為太多人罵翻了,撐沒多久就改掉了。
    要再改這篇文的話我要回頭再研究最新的十二年國教資料了。
    有你幫忙補充最新情況在文章底下挺好的:D

    二尖瓣脫垂的人其實不少,老實說我不覺得我有機會得到特殊待遇。我的體能問題點恐怕沒這麼單純。在發這篇文以後又過了這麼久,我還是老樣子樓梯到同一格就不行了。

    志工服務的部分已經開始出現為了分數而做,不是"列入志工服務認證的單位"就不做的情況了。

    其實比起全面的入學制度大改革,我覺得台灣教育更需要第一線的眾多小改革。

    笑獅拔劍 於 2014/04/10 22:21 回覆

  • 吾塵
  • 謝謝您的回覆:)
    大改革以後要動小的也比較容易,至少基體會轉變

    我的未來目標是編輯出優質教科書(會參考國外的範本)
    慢慢得充實教育內涵 ^___^
  • 有些改革是不需要大改革也能做的,我覺得最需要的是這些.例如之前的偏鄉英語教學進度放緩,是極微小的改革,幫助卻非常大.不過也不是不能在大改革同時做這些小改革就是了.
    而比方說霸凌問題,我不認為大改革對處理這個問題有幫助.不管大改革不大改革,霸凌問題都一樣難處理.

    喔喔,教科書很重要呢O_O

    笑獅拔劍 於 2014/04/11 21:09 回覆

  • 吾塵
  • 我覺得霸凌很難改善(這大多發生在國中小)
    搞不好是我們生物的本能/基因所致,就像幼犬在長大前都會撕咬一番(似乎是他們的休閒活動?)一時看不過去把他們分開,後來也還是會打架。他們是借此訓練撕鬥能力,也有可能趁此確立尊卑(有時的確只是一隻狗挑起的打架,另一隻狗無意戀戰或是早被打怕了)

    我覺得挺多事情似乎都可用生物學來個解釋,已上只是我個人推論
    不過西方國家也有霸凌啊,還附加種族歧視,有時比我們嚴重得多(聽說之前有件是兩位公認的天才學生受不了霸凌相約拿槍掃射校園然後自殺的事...)

    可是如果撐過去,對心靈的歷練有很大的幫助.
  • 你那是正常的"玩耍"問題,嚴重一點時稱作欺負。不過現在特別定義出來的"霸凌"行為,是比那更加嚴重,才導致需要ㄧ個新詞去稱呼的。霸凌比起幼犬的互咬,更接近"像大人一樣練習如何把別人當成渣滓,利用,奴役甚至是排除(殺害)"。霸凌是會演變成殺害事件的。很多攻擊行為也都把逼對方去死設定為最佳目標。我家從小養狗,我自己都跟幼犬打架打到大,我很清楚這其中的不同。
    如果要以生物學去解釋的話,我認為這是這些孩子在練習如何像祖宗一樣發明奴隸制度。
    分辨是否是霸凌的一個重要依據是:權力不對等。
    在幼犬互咬活動裡,雙方都有權對對方咬來咬去,但是在霸凌裡,只有一方有權咬另一方。
    舉一個國外很著名的案例,一個女生被學校球隊的明星球員強暴,她告發對方之後,對方被判禁止出賽,從此這個女生陷入長期被全校聯合霸凌的境地,沒有人認為那個球員活該,她的信箱還一直有人指責她:都是妳害我們的XX(忘了什麼辭彙,反正類似英雄之類讚美詞)不能比賽!
    幾年以後她就自殺了。
    霸凌經常帶有師長對加害方的偏頗袒護,也就是不適任教師的存在,這種事情顯然不是孩子該靠自己去面對的。
    參加幼犬互咬活動是成長必須的,我也覺得這對幼犬的各方面發展都有好處,但是霸凌導致的是精神疾病,對社會人群的敵意,交際障礙,甚至是整個工作婚姻都被此毀掉。你應該覺得我算是很堅強的了,事實上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如果我沒有碰到過霸凌,我這個人會發展得更好。
    說到這個,我推薦史蒂芬金的成名作"魔女嘉莉",跟霸凌有關。

    笑獅拔劍 於 2014/04/12 10:23 回覆

  • 吾塵
  • 謝謝你的解釋,我想得太單純了。

    我認識個朋友他曾以悲憫的情懷說出"我相信人性本善"的言論,說不論多麼罪大惡極的人心中一定還存著一份良知之類的...我反駁他無效
    我想他或許是不清楚黑暗下的污穢,也或許是不願面對人性的黑暗。

    人性沒有絕對,但教育可以使之有規則概念。但是要怎樣才能使教育最有效的達成這個目標就是一大難題了(腦細胞奔逃
  • 這真的很殺腦細胞,國外專家現在也為霸凌問題焦頭爛額,需要更多人關注這一塊.

    笑獅拔劍 於 2014/04/12 13:58 回覆

  • 柏瑋 郭
  • 看起來就像是政府過度介入市場會產生的詭異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