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_能用則用
 
瑟連帶璽克到了無人的陽台。
 
外面在飄雪,天色陰暗。陽台使用了先進的保暖護壁,所以還不到天寒地凍的程度,但是跟屋子裡比起來還是很冷。
 
璽克搓著自己的手臂說:「幹嘛到外面來,要說的話不能讓別人聽到?」
 
「是有一點。」
 
璽克聽了挑起眉毛,拔出祭刀往四面揮舞,偵測確定沒有竊聽法術,也沒有隱藏起來的人,才說:「說吧。」
 
瑟連的眉毛也挑起來了,璽克這種戒心很不像身處和平中的人。
 
瑟連說:「我不曉得你知不知道,這塊土地有問題。」
 
這是一塊能把狄庫草變成人頭草的土地。璽克說:「我知道,我還看過。」
 
「你有聽到內幕消息嗎?」
 
「非常多。」
 
「那你知道光明之杖想要這塊土地嗎?」
 
「欸?為什麼?」該不會是想大量培育變種狄庫草吧?
 
「不清楚。光明之杖和這家人溝通很久了,都沒有用。現在他們請求聖潔之盾幫忙,所以我才會來這裡。」
 
「我看你根本幫不上忙。」璽克直言。
 
瑟連苦笑了一下:「的確是。我正在煩惱。」
 
光明之杖和聖潔之盾這兩個單位長期以來一直是戰友關係,對對方的請求總是能幫就幫,不能幫就打官腔,幫到一半想逃就裝病。瑟連正處於是要回去打官腔還是就在這裡裝病的抉擇中。
 
璽克似乎是第三個選擇。
 
瑟連非常認真的對著璽克說:「你知道查稅是個很好的手段嗎?」
 
「啊?」璽克不解怎麼會突然提到這個。
 
瑟連的表情非常認真:「只要能抓到主事者的把柄,什麼都好談。」
 
璽克眼睛一下子瞪大,代表正義的騎士在說什麼啊!
 
「要是正當手段不奏效,那麼只好使用其他不犯法的手段了。如果你知道什麼內幕消息,請務必告訴我。比方說——」瑟連抿了抿嘴,要說出接下來這個詞,對他來說似乎是很困難的事:「亂倫。」
 
那對姊妹?璽克猛搖頭:「不,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有風聲在外面傳。」瑟連換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這種事情本來應該是警方負責,不過能利用的就該利用。」
 
「你那麼肯定我會幫你忙?」刺探老闆的老闆的醜聞,肯定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我覺得你多少還是有點正義感的——」
 
瑟連話還沒說完,兩人聽到會場裡傳來女人的慘叫。
 
璽克和瑟連立刻轉身衝進會場裡。
 
 
 
 
 
會場現在一片寂靜,許多人的假笑還僵在臉上,來不及卸下。有些女人驚恐的別過頭,臉上有著不想承認自己看到什麼的歉疚。男人則繃緊臉部肌肉,力圖阻止自己露出譴責的表情。
 
在人群的中心,是老爺一家人。優蘭夫人倒在地上,項鍊斷裂,珠子散了一地。幾滴鮮血落在光滑明亮的地板上,被她掙扎的動作抹開來。
 
兩位雙胞胎中,姊姊的嘴唇緊抿,露出一種難以理解的,雕像似的堅毅神情。妹妹的眼睛瞪大,眉毛下壓,她是在場惟一一個敢表現出不滿的人,但是幹出這件事的人並不在乎。
 
「什麼時候輪到妳開口了?我有允許妳開口嗎?讓人以為我連個女人都管不住?」老爺站在優蘭夫人旁邊,就在全場賓客面前,狠狠的對著優蘭夫人踹了一腳。璽克可以聽到沉重的「碰」一聲,音頻非常的低,感受到的幾乎是種震動,讓瑟連和璽克都明白老爺用了全力。
 
瑟連像戰車一樣排開人群,直接推擠到最前面,伸出腳擋住老爺的下一踢。從瑟連臉上表情微妙的變化,璽克知道那一腳非常的痛。
 
「住手!你犯了傷害罪!」瑟連對老爺說。他像是一堵厚實的牆壁一樣,隔開老爺和優蘭夫人。
 
老爺卻絲毫不覺得瑟連具有威脅性,他抬了一下下巴,加大音量問優蘭夫人:「優蘭,妳說,我有傷害妳嗎?」
 
「沒、沒有,老爺,都是我自找的,我活該。」優蘭夫人一面按著臉,一面顫抖著坐起。她的臉正在慢慢變成紫色。
 
「你聽到了,讓開!」老爺對著瑟連大吼。
 
傷害罪是告訴乃論,只要優蘭不提告,瑟連就不能把老爺法辦。瑟連沒有因此放棄,他可是騎士。
 
「如果你執意繼續,我將向你提出決鬥。」瑟連瞪著老爺說:「槍、劍、巨斧,武器隨你挑!」
 
老爺防衛性的收起下巴。他不是習武的人,不會蠢到跟騎士決鬥,也不想被騎士要求決鬥而他竟然拒絕,這樣傳出去很難聽。他的眼珠轉個不停,在腦海裡尋找能下的台階。
 
台階只要找一定有,這件事已經結束了,至少現在是。
 
璽克轉身進廚房,拿起涼掉的餡餅用力咬,把怒氣都發洩在上頭。一家之主是那個樣子,這個家沒救了。
 
他重複換氣好幾次,好不容易才讓自己恢復工作用的表情,回到再次響起笑語聲的會場裡,幫忙倒水、送餐、收盤子。地上的血跡已經清乾淨了,每個人的表情都回到事情不曾發生的樣子,仍舊是無盡而毫無理由的快樂。
 
璽克曾經以為再也不用看到這種事了。
 
碎禦劍獅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