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結束後,這天晚上璽克把工作室整理完畢後沒多久,哈娜小姐進來,要調製優蘭夫人的傷藥。
 
哈娜對她煥然一新的工作室沒有任何評語,她踏進工作室時所說的話是:「我知道你能力很差,不要妨礙我!」
 
璽克識相的點頭退到一邊。哈娜走到紅磚牆邊,用手掌在磚塊上拍來拍去。璽克不知道她在幹嘛,於是更加認真的盯著看。哈娜又拍了一遍,這次第五掌拍在不同的地方。她踹了牆一腳,然後因為腳痛而原地跳了一陣,再次拍牆,第五掌又換了個地方拍。
 
磚塊緩緩移動,露出牆後的小空間,哈娜從裡面拿出一本厚重的書。原來那是開啟暗門的動作。
璽克看向那本書,書名是花體字的《大法師秘傳之祕密配方》,書皮相當破舊,看似上百年的古書。不過當哈娜把書拿到工作檯上打開時,璽克看到書裡的排版非常熟悉,他立刻想起,那是法師補校採用的魔藥學教科書《家用魔藥大全》。裡面一樣,外皮不一樣。璽克有一種很糟糕的聯想,就是哈娜故意把這本非常基本的書當成超級秘方一樣藏在牆壁裡,必要時可以在老闆面前把書拿出來,騙他說自己很厲害。
 
璽克不怎麼想承認這件事,但這個聯想很合理,也合理解釋了為什麼不信任他的哈娜竟然會在他面前表演如何打開暗門,因為暗門和裡面的東西都不過是演戲道具罷了。
 
哈娜注意到璽克在看她,就對他說:「你那什麼眼神啊!這麼簡單的配方我隨便搞搞就可以作好了!」
 
那麼簡單的配方,璽克早就背起來了,根本不用查書。
 
哈娜把一大堆工具拿出來放在工作台上,整個台面上都被擺滿了。裡頭很多東西璽克都認不得。
 
哈娜邊放邊唸著小叭都不來上工,璽克不抱希望的說:「他死了。」
 
「我知道,他老是裝死逃避工作!」哈娜頭也沒回,繼續把一大串不同長度的鋸子排上桌,彷彿不把所有鋸子都拿出來,她就連根小樹枝都弄不斷。
 
魔藥的製作,第一步、最基本、最重要的,就是淨水。璽克把(他好不容易才洗乾淨的)大鍋裡裝滿水,哈娜開始在四周畫法陣。
 
在法術補校裡教魔藥學的老師是一個非常非常老的先生,他好像還是什麼魔藥學學會的重要會員,總之是本國魔藥界很重要的人士。
 
那位先生在課堂上除了傳授技術,也常跟他們說一些人生的道理。他曾經說過,他之所以捨棄大學不教,跑來教補校,是因為那些法師大學生都只想上現在流行的課程,對「過時」的魔藥學沒有興趣,學習態度很糟糕。補校學生平均年齡比較大,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會把握每個學習機會,所以他寧可過來教補校。
 
他說看一個法師練魔藥,就可以知道他的全部能力。魔藥需要用到法師最重要的能力:專注、觀察、嚴謹。
 
很久以前,法術曾經只有少部分人能靠著天賦施展,現代人之所以能夠透過學習使用法術,是靠著前人研究那些人的施法方式,加以系統化的成果。魔藥學是那段過渡時期的先鋒,是所有法術學科裡最古老的一門。專注、觀察、嚴謹是作研究必需的能力。
 
璽克仔細看哈娜怎麼練魔藥。她用法陣淨水,這樣看起來是比較炫沒錯,但是她畫的法陣形狀歪歪的就算了,還有很多地方寫錯符號,使用的粉末有大量灑到不該出現的地方。她沒有把法陣背熟,也沒有每寫一段就對照書中圖片檢查一次。
 
讓璽克相當吃驚的是,這個法陣還真的啟動成功了。水不斷冒出本來不該有的泡泡,讓璽克十分害怕。
 
然後哈娜開始找材料。多虧璽克把標籤朝外放的關係,她一眼就能看到要的材料放在哪裡。她拿起那罐裝著舵比鳥羽毛的「茶比鳥羽毛」,取出兩根磨碎扔進鍋裡。在這個配方裡,這兩種材料是可以互相取代沒錯,只是效果比較差而已。
 
她又拿起裝著蒜頭的「培吉球莖」罐子。這兩個完全不一樣,她打開來兩秒後,似乎想起了這罐是假貨,放下罐子,先瞪了璽克一眼,再拿起下層有取代功能的「暗恩果」,倒出一把扔進鍋裡。
 
又拿了幾種材料後,哈娜很明顯的開始恍神了,這種不斷觀察材料狀態、嚴謹對照配方的作業對她來說實在太費神了。她拿起寫著「疏疏蛾鱗粉」的罐子,打開來直接倒進鍋裡,房間裡頓時飄著巧克力飲品的香氣。
 
哈娜倒下去才發現這個罐子裡也是假貨,她張大了嘴,驚慌了三秒鐘,隨即恢復鎮定,當成她剛剛放的的確是疏疏蛾鱗粉,繼續扔其他材料。
 
眼看著那鍋東西慢慢發出奇怪的藍紫色螢光,還不時噴出一點火花,璽克相當不安。等一下這間工作室會不會被炸翻啊?
 
璽克想到一個辦法,他對哈娜說:「哈娜小姐,這麼簡單的東西我來弄就好。這樣我也能得到練習的機會,只是我沒有您那麼熟練,要花比較多的時間,您可以先去休息室等待,等我作好您再來驗收,如何?」
 
哈娜用如釋重負的表情瞪璽克:「不要搞砸了,會丟我的臉!」
 
璽克本來想非常敷衍的回答「是是是」,還是忍住了,點頭說:「我會努力的。」
 
然後哈娜就快步逃出了工作室,回到螺旋尖塔的言情世界裡。
 
璽克把那鍋東西倒掉,重新開始。
 
他仔細審視哈娜的工具堆,發現竟然沒有基本工具,全是些花巧無用的東西。他只好從自己的藥材包裡拿線尺出來,一端固定,一端綁上粉筆,在桌面上作出正圓形記號。法術符號有些工作量大的工作室會用壓克力板挖出字形,直接在上面灑粉形成字樣,哈娜這裡沒有那種好用的東西。璽克翻遍工具櫃總算在底層找到一包沒開封的承粉紙。他把紙對摺,把粉放在裡頭,慢慢一點一點倒出圖樣。
 
他又把藥材倒在紙上,仔細檢視,挑能用的部分出來,並且根據工作室裡有的真貨,將配方修改過。
 
這樣忙了很久,等他把法術施完,大鍋煮沸,放進磚造保溫櫃裡的時候,他已經該下班了。於是他把哈娜拿出來那一大堆工具(通通沒用上)放回原位,離開工作室。哈娜小姐不在休息室裡,他找不到哈娜,就自己下班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