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_追查秘密
 
 
 
 
 
太陽完全升起後,璽克好整以暇的到工作崗位報到。他沒在休息室找到哈娜,而是一群五個僕人拿著掃除用具在裡頭忙進忙出。看他們翻箱倒櫃的樣子,璽克還以為哈娜浮報費用的事情被老爺發現了,他們藉口打掃,來搜查證據,但是看他們翻完還照原樣放回去的樣子,又好像不是。
 
璽克發現指揮的人是瓦魯,他正站在牆邊指示其他人「任何小東西都不能放過」,於是上前攀談。
 
璽克問:「哈娜呢?」
 
瓦魯本來手上拿著一個金屬盤,很專心的觀看,看到璽克過來,他就裝作那只盤子不重要,隨手放下:「她沒告訴你嗎?她出差,今天一整天都不會回來。」瓦魯挑起一邊眉毛看璽克。璽克一眼就看出那個盤子是很陽春的感應盤,外行人找東西用的魔法道具。
 
所以璽克今天沒事幹,可以直接當成有給假嗎?要是哈娜回來以後說不發今天的薪水怎麼辦?他去工作室繞了一圈,發現他作的魔藥已經消失了,哈娜大概作完最後幾個步驟,然後拿去用了。希望那鍋藥沒有被她毀掉。
 
璽克回到休息室,在哈娜的躺椅上坐下,大聲說:「注意那本書、小心那個瓶子,法師的東西不能亂碰,上面很多都有法術,可能會爆炸!」
 
經璽克這麼一說,僕人們都嚇得縮手,不敢再碰。
 
璽克這時才笑笑的問:「需要我幫忙嗎?」
 
瓦魯咬牙切齒的樣子,讓璽克覺得他跑休息室這一趟雖然沒工作到,但很值得。
 
「這裡明明就只有言情小說!」瓦魯低吼。
 
「你怎麼這麼清楚?常來嗎?」璽克笑問。
 
瓦魯雙手握拳,微微顫抖。璽克看得很開心,還翹起了二郎腿。
 
大約過了十多秒,瓦魯上前一步,抓住璽克的寬袖。璽克警戒起來,還以為瓦魯要找他打架,但瓦魯只是掏出一張紙給璽克看。
 
「這上面的東西你有在工作室看過嗎?」瓦魯問。
 
璽克定睛一看,那是他很熟悉的收據。上面列的東西跟璽克找到的那張不一樣,但是同樣都浮報價格,而且還有很多他沒看過的昂貴器材。哈娜做事真不小心,犯罪證據到處亂扔。
 
璽克一面把上面的項目記在心裡,一面說:「不告訴你。」
 
「你——」這次瓦魯可能真的要揍璽克了,拳頭都舉了起來。但是瓦魯成功把怒氣壓了下來,跟之前璽克輕易把他制伏住或許有點關係。
 
瓦魯壓低聲音說:「你可能以為我是忌妒哈娜的地位,想要取代她才搞這些小動作,但我不是。」瓦魯說到這裡,就住口了,似乎在猶豫要不要把關鍵情報告訴璽克。
 
璽克絕對沒有那麼以為。他很清楚,任何人想把哈娜從這個地方趕出去必定有非常正當的理由。他注意到收據上有甜蕊草,進貨量還不少,當然價格是浮報的。
 
璽克搖頭晃腦的說:「哈娜畢竟是我的上司,你如果要我協助整她,當然要給我個好理由。」
 
瓦魯還是沉默,眉毛垂了下來。
 
璽克說:「我還以為你應該很清楚哈娜多惹人厭。你真的認為她有可能得到任何人的忠誠嗎?所有認識她的人都會下定決心背叛她。」
 
瓦魯沒說話,顯然是在考慮璽克說的話值不值得信任。璽克很不想那麼覺得,不過他看起來可能真的挺像哈娜的同類。
 
過了一陣子,瓦魯開口說:「如果哈娜有這些東西,這個地方就會有危險。」
 
「那很好啊。」璽克一不小心就說出了真心話。
 
瓦魯瞪了璽克一眼:「這間屋子可能會炸掉。」
 
「我不在乎。」璽克又不小心把真心話講出來了。
 
這次瓦魯連瞪璽克都懶,因為瓦魯也一樣:「我也不在乎這間屋子要不要炸掉,這種地方毀了也好。我在乎的是小姐會有危險。」瓦魯的態度和緩下來,開始有點把璽克當夥伴,釋出善意:「小姐說可以信任小叭,我希望你也是這樣。」
 
「某人說我還是有點正義感的。這張單子上的東西,材料跟器材我都沒看過。」璽克拿出他在工作室找到的收據:「我還有這張,這張上面的器材我也沒看到。哈娜雖然技術很差,但是我知道她有能力設暗門。可能藏在別的地方。」哈娜設在工作室的暗門,璽克在打掃時並沒有發現,表示那上面至少有一般水準的隱藏法術。
 
瓦魯看過璽克的收據,嘆了口氣:「謝謝。」他要其他人把所有東西復原,然後就領著僕人離開了。
 
璽克坐在躺椅上看著整個過程。等他們離開以後,璽克把躺椅上的凹陷處拍平,衝出休息室,直接上街找魔話亭。
 
 
 
 
 
璽克衝進魔話亭,撥魔話到法師執業管理局。
 
魔話剛接通,璽克才開口說:「我是璽——」魔話另一端的人就發出高頻尖叫。璽克稍微後退,遠離鈴鐺聽她叫。尖叫聲整整持續了三十秒,完全沒有氣不足或聲帶疲乏的現象,從頭到尾一個音。
 
尖叫聲在局長大人接過魔話的同時停止:「你怎麼這麼閒?連續兩天打魔話騷擾我們的職員?」局長大人的說話聲伴隨著嘖嘖聲,似乎正在吃麵條。
 
「今天上司不在家。」璽克說完,開始咆哮:「局長大人!現在就解釋清楚,這個工作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會淪落到任你們分配?」
 
「哪有什麼問題啊——就是現在年輕人愛面子,都不想當助理,想當開發人員而已。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啦。」
 
從局長大人這麼努力安撫璽克看來,這個工作真的非常有問題。
 
「你最好把真話說出來,不然我找瑟連投訴你!」
 
本國的公家機關以精湛的踢皮球功力聞名,不管被什麼樣的對象投訴,他們都可以一面掏耳朵一面踢皮球,只有碰到騎士團的時候不行。騎士對於任務目標非常的堅持,又喜歡呼叫支援。騎士投訴如果不理會,他們不但會排出班表輪流無休無止的打魔話,重複投訴癱瘓該單位業務,嚴重時還可能把整隊騎士開到目標單位樓下,邊踢正步邊排出「投訴」的字樣。
 
璽克的威脅奏效了,鈴鐺對面傳來小小的「坑」一聲,局長大人放下了麵碗,說:「好好,你冷靜點。我告訴你是怎麼回事。那個地方紀錄有問題,以前有過一場大爆炸,法術失敗造成的。」
 
「那有什麼稀奇的?」璽克說。法師這種族類,一生至少會有一次把自家炸到晚上可以看星星的經驗。大爆炸對法師來說是生活的一部分。
 
「被炸過是不稀奇。我國被法師炸翻的土地面積,大概比農夫每年翻土的農地面積還大。不過在單次爆炸裡造成五百公尺寬,一百二十公尺深的洞,屋子裡的東西還飛到幾公里外,這就少見了。」
 
璽克聽了說不出話來。這樣巨大的爆炸肯定含有很大的能量。那些能量可能永久的改變了這塊土地的原始能量。像這種被「法術汙染」過的場地,會導致在那裏施展的法術出現無法預測的變化,是現代法術的忌諱,一般都會避開。
 
「是實驗什麼法術才會變成這樣?」璽克忍不住問。要炸成這樣,一般研究人員還辦不到。
 
「光明之杖也想知道這個答案。現在的土地持有人不合作,好像找了騎士團幫忙吧,不過沒有新消息。現在你知道那裡為什麼不受歡迎了?」
 
「嗯。」璽克愣愣的應了一聲。
 
「就這樣啦。祝早日升遷啊。」局長大人說完就把魔話掛斷了。
 
璽克甚至沒有多餘心思能針對那句「早日升遷」發表意見。他腦袋一片空白。那是塊被汙染的土地,所以法術能量才會一直有異常擾動,但是半夜那一次大散發又是怎麼回事?人頭狄庫草是這個原因,那小叭又為什麼會死?瓦魯和吉諾二小姐對這些事知道多少?他們打算做什麼?
 
現在深藏在屋內的未爆彈是什麼?
 
璽克怎麼也想不出答案,線索太少了。他走出魔話亭,到熱水噴水池邊,非常像遊民的用噴水池的水洗臉。他用袖子把臉擦乾,袖子一下子就結冰了,他邊思考邊把冰捏碎。
 
他還是想不到答案。透過噴水池的水和熱氣,他看到在街道的另一頭,有一對他很熟悉的人影走過,他們都穿著花俏顯眼的服裝,因此璽克隔這麼遠仍然能看到他們。那兩個人一下子就不見了。璽克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震驚過度,產生幻覺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