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_那是在說我嗎?
 
 
 
 
 
瓦魯的名字非常好用,而且就在他坐在顯眼處吃晚餐時,他救了利諾大小姐的消息傳開了,於是廚師本來已經給他防止再次饑民化的大份量,加上瓦魯吩咐的雙倍,再追加救命獎勵炸豬排,變成一座壯觀的食物之山。璽克吃的非常飽!
 
工作時間,今天哈娜小姐的心情極差,一直躲在《螺旋尖塔之愛》的虛構背景凱爾發市裡。璽克就在工作室掃地擦架子。這些天來工作室已經被他整理到像是完全不同的地方了。現在他正在猶豫要不要替哈娜把一些早就爛掉,從罐子外面都可以看到黴菌的法術材料扔掉。至於那些假貨,他很識相的裝作不知道。
 
到後來,璽克一路整理到哈娜的休息室去。他把哈娜買的小說根據上頭的「甜蜜屋」、「痛愛屋」、「夢幻屋」等書系分類,順便把一直被哈娜夾在書縫裡的書套套上去。璽克難得發現一本正經的書,正在煩惱該如何歸類時,哈娜突然從躺椅上彈了起來,她以璽克從沒見過的高速整理好衣服,下令:「你到工作室裡,我沒說可以不准過來!」
 
璽克乖乖的進到工作室裡,聽哈娜「喀拉」一聲把門鎖上。他把耳朵貼在門上偷聽,但什麼都沒聽到。哈娜應該是到了她的對外辦公室去了。
 
璽克從藥材包裡拿出正圓形鋼面鏡,哈娜小姐的辦公室他當然有放毛絮!
 
璽克蹲在工作檯旁邊,用沾有藥水的布擦拭鋼面鏡,鏡子上的畫面晃了一下,顯示出空無一人的走廊,璽克拍了它一下,它才正確顯示出哈娜對外辦公室裡的影像。
 
璽克看到一個戴著絲質大禮帽,全套禮服的男子背對畫面坐在哈娜桌前,哈娜坐在桌子後面那張大得誇張的辦公椅上,壓低眉毛和嘴角說話。
 
那個人應該是男性沒錯,從骨架的稜角可以看得出來。可是骨架的比例卻像是女性。如果能看到骨盆,璽克的判斷會更準確,不過這人坐著所以看不到。他穿得比昨天宴會上的人還要正式,正式到這種程度的男性禮服,不像只是來談話而已,倒像是去參加什麼重要的儀式。他本來應該是感覺比較柔弱的削肩,被墊上像兩塊磚頭一樣厚的墊肩,太過突出,十分奇怪。
 
璽克把毛絮扔在辦公室入口,所以只能看到那個男子的背影,和哈娜的正面。應該在哈娜背後也扔個毛絮才對。璽克只能讀哈娜的唇語,再反過來猜測禮服男說了什麼。
 
從哈娜頻頻點頭的巴結樣,璽克推測這個人是哈娜的金主,不過這人肯定不是老爺。老爺不需要墊肩。
 
哈娜一開始顯露出非常高興、極為熱情的樣子,璽克幾乎以為她會跳上去擁抱那個禮服男,但是隨著談話進行,哈娜眼裡開始有了驚恐的神色,眼珠不停的轉,不敢看對方。到了後來,那個禮服男手指著哈娜不停顫動,而哈娜把手放在胸口假哭。
 
哈娜說:「不!事情不是那樣,您要相信我對您一片赤誠!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把您放在第一位……
 
「當然了,一切都在最佳狀態,只是有點小小的障礙而已,很快就會排除的!您知道的,那些不瞭解這種事多麼重要的人,就愛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理由阻礙我們……
 
「老爺,我是不可能故意妨礙您的,您說那個助理?璽克他礙到您?不,我沒有,那都是他自己做的!」
 
璽克有不祥的預感。
 
璽克看到那名男子非常激動的站起來揮舞手臂,現在璽克確定他是男性了。哈娜硬是擠出了幾滴眼淚。對話倏然結束,那名男子把手指向天花板,作出非常誇張老套的施法姿勢,一陣紫光壟罩住他,然後他就消失了。
 
是傳送門沒錯!
 
哈娜把眼淚擦掉,又從抽屜裡拿出六種化妝品補妝,接著才起身走向後面的房間。
 
璽克趕緊把鏡子塞回包包裡,裝作在整理工具的樣子。
 
三分鐘後,哈娜打開辦公室的門,不耐煩的剁腳:「璽克!到這上面寫的店去買東西,拿去!」她把一個信封摔在地板上。
 
璽克彎腰把信封撿起來,裡面有一家魔法材料行的地址、購物清單跟錢。那些東西都很常見,在附近就買得到了,但是哈娜卻指定璽克去必須搭火車才能到的店家購買。
 
「多的錢賞你買晚餐。」哈娜說完就甩頭離開。
 
走出這間屋子的時候,璽克清點了好幾次,他的銀匣、祭刀、藥草包都在身上。
 
他覺得自己像是要上戰場了。
 
 
 
 
 
等璽克買好東西,坐最後一班火車回到這個社區的時候,已經快到午夜了。買完東西剩下的錢還不少,璽克買了一整隻香草烤雞,好好享受了一番。雖然有「最後的晚餐」的嫌疑,不過那不影響璽克的食慾。
 
街上看不到人,也找不到營業的店家,那隻半夜抓女孩子的怪物對當地經濟活動造成很大的影響。
 
璽克自認為,他跟照片上那些美少女外表毫無相似之處,應該不會牽連到他。
 
璽克回味著烤雞的香味,因為腦袋裡滿是愉快的記憶,連雪地走起來都變輕鬆了。走著走著,璽克發現雪地上還有別的腳印。他可以看到警靴的印子,因為他那些不幸的過去,所以他能辨識。還有一些似乎是高跟鞋飛奔踩出來的鞋印,估計是警察努力抓捕的未成年少女們留下來的。璽克在路上有看到,他們畫著能讓自己老上十五歲的濃妝,以為只要辦到這種人生中枝微末節的小事,自己就算是大人了。
 
另外還有一種腳印,這種很奇怪,看起來像是有人赤腳在雪地上走。但是這個腳掌又比人類大上三倍。腳底還有毛。
 
璽克蹲在地上看,他聽到風聲裡有另一種異樣的聲音,像是吱吱吱的雜訊。法師對這種噪音很敏感,這是法術能量變化的徵兆。他衣服裡的銀匣在跳動,提醒他危險接近。
 
璽克轉頭察看四周,他抬頭,看到在路邊一戶人家的屋脊上,有一隻巨大的生物蹲踞在那裏。
 
那看起來就像是有著人類身體骨架的獅子,不只是頸部,牠胸口、上背全都是濃密的鬃毛,像鐵絲一樣朝四面八方豎立。還有一道細細的毛流一路延伸到下體,底下被毛所覆蓋。
 
牠的臉像是重重壓在玻璃上一樣扁平,鼻子朝天,嘴唇掀開,露出尖銳的牙齒。除了鬃毛覆蓋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的皮膚都光滑無毛,在月光下甚至會反光。上半身的骨頭和肌肉都像男人,寬闊而且肌肉明顯,下半身卻像是女人般纖細圓滑。璽克在祭刀刀尖點亮一團光抬高,牠的瞳孔很快的從圓形變成一條小縫,比貓咪瞳孔縮放的速度更快。
 
這肯定是魔法生物。
 
璽克還在思考這究竟是巧遇,還是某人故意安排的,突然怪物跳了起來,撲向璽克!
 
璽克往旁邊閃,一手從口袋裡掏出香草烤雞的骨頭作為祭品。怪物重重落在璽克原先站的地方。
 
璽克往後跳一步,烤雞骨頭消失,他的祭刀刀鋒發出紅光。怪物轉身,抬起前爪,指甲瞬間暴長十公分,再次朝璽克撲了過來。
 
璽克看準了怪物移動的勢頭,以最小動作,只動了一步,側身閃過攻擊,祭刀順勢切進怪物側腹。璽克雙手加上腰力往前推,刀移動的方向和怪物前進的方向相反。
 
一大片肉從怪物身上飛了出去。
 
攻擊得手,璽克立刻架起護壁,隔開他和怪物。經過這兩下,璽克已經確定了,這隻怪物對獵殺很外行。牠過去對付的,大概都是些光看到牠外貌就腳軟的普通人。所以牠只會直線攻擊,既不會耍花招,也不懂防備反擊。牠根本沒遭遇過反擊。
 
怪物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聽起來像是人類的狂吼,卻異常沙啞。牠側腹被璽克開出一個洞,血滴在雪上竟然冒出白煙。那些血不正常。
 
怪物的衝勁停不下來,一直往前衝。牠想要停止,於是用腳抵著地面,結果邊滑邊往前轉了一百八十度,下半身側面撞上路燈柱。看起來只是輕輕碰了一下,路燈柱卻應聲斷裂,在巨響中倒地。
 
璽克這些天來受了很多氣無處發洩,能有個沙包給他打是最好的。璽克勾起嘴角,一手平舉祭刀,一手朝牠勾了兩下:「來呀!我陪你!」
 
璽克防備著魔獸負傷後常會有的暴怒反擊。但怪物卻沒有攻向璽克,而是用力一跳,跳上屋頂。一下子就和璽克拉開距離。
 
怪物用後腳蹲著,兩隻前爪伸向身上的傷口,卻又沒有摸上去。看起來就像是人受了傷,很痛又不敢去摸的樣子。牠那張扁臉皺成一團,長長的艷紫色舌頭伸出,垂在嘴外。
 
「別跑啊!」璽克大叫。偏偏他投擲法術的準頭不好,要是朝這麼遠的目標扔火球之類的,他可能會損及房舍而被求償。
 
怪物轉身,在不同的房子屋頂上跳躍,一下子就不見了。
 
璽克追不上,只好放棄。他蹲下來看怪物留在地上的肉片。肉片在雪堆中吱吱作響,不斷冒煙。璽克思考著要不要把一個魔藥瓶清空,把肉片放進去。就在他考慮的時候,肉片像是冰塊融化那樣,一下子冒出很大的煙。體積迅速縮小,消失了。
 
璽克開始覺得有點冷了,他拋下斷裂的路燈柱,邊吹口哨邊走回工作地方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