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_爺孫般的交談
 
 
 
 
 
璽克本來還在擔心會不會進不去屋子裡,但他回到豪宅門口時,看到門是開的。瓦魯跟吉諾二小姐站在門內暖氣包覆的範圍裡,哈娜站在他們後面。門邊兩人焦急的看向道路。瓦魯看到璽克出現,快步跑下台階,用眼睛上下檢查璽克有沒有缺了什麼身體部位。
 
「沒事吧?有碰到怪物嗎?我聽到怪物在叫!」瓦魯急問。
 
「沒事。那個怪物只會抓美女,我又不是美女。」璽克說完,故意看向哈娜。在他還沒進入屋子的燈光範圍,亮處的哈娜還看不到他,而他已經看到哈娜的時候,哈娜的表情是很輕鬆的。眼睛微瞇,像是她剛剛塗好指甲油,或是塗好唇膏時那種輕鬆,一種她的事情已經作完了的神態。璽克出現之後,她的臉一下子繃緊,眼睛瞪大,不斷抿嘴。顯然璽克能夠回到這裡,是她預料之外的事。
 
瓦魯鬆了一口氣,而吉諾轉向哈娜,厲聲說:「妳不應該讓璽克半夜還在街上走。就算不是現在這種危險的時候,沒有怪物的時候也不行!天氣這麼糟,妳竟然也沒給他保暖的東西!璽克也算是我家的雇員,妳這樣對待他,別人會怎麼說我們,妳能負責嗎?」
 
吉諾在罵哈娜的時候,是為了讓哈娜感受到問題嚴重性,才用哈娜會在意的「別人會怎麼說」威脅哈娜,並不是吉諾自己在意這種事。吉諾特別挑的責備台詞滿有效的,哈娜身體微微發抖,急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璽克在這一刻明白到,自己在屋子裡的地位已經改變了,至少沒有以前那麼悲慘了。
 
「進來吧,外面冷。」瓦魯親切的說。璽克樂於遵從。
 
「哈娜小姐,這些東西要放哪裡?」璽克拿出他買回來,裝在牛皮紙袋裡的法術材料說。
 
「跟我來。」哈娜小姐想要厲聲怒喝璽克,但又不能在吉諾面前這麼作,於是變成僵硬的語氣。
璽克開心的向吉諾和瓦魯揮揮手,用小跳步跟著哈娜離開。
 
吉諾和瓦魯把門關上鎖好,不明白璽克是在高興些什麼。
 
 
 
 
 
璽克跟著哈娜進到工作室裡,哈娜竟然請璽克坐下,她自己把紙袋拿過去,分裝歸位。璽克難得看到她作事。
 
璽克整理工作室的時候,每樣東西都放在原本位置,沒有擅自挪動,哈娜卻完全找不到她要的東西。還要璽克告訴她:「潔淨包裝紙在架子最上層,切指草的罐子在第二層,左邊、左邊。下面抽屜打開有分裝絲袋。」
 
哈娜在助理璽克的指揮下把東西一一歸位,同時用非常甜膩的聲音,少女般的口氣問璽克:「你真的沒有碰上怪物喔?」
 
她這種說話方式讓璽克聯想到,在路邊逮住人強迫推銷保養品的那些傢伙。
 
璽克也用甜膩的,像孫子糾纏祖父母要玩具那種語氣回答:「其實有碰到啦,我不想讓瓦魯他們擔心,所以不告訴他們。」
 
哈娜肩膀夾緊,明顯倒抽一口氣。她用哄挑食小孩吃茄子的語氣說:「所以你溜走了,對不對?」
 
「沒有,我痛打了牠一頓。牠溜走了。牠很弱,要是又碰到,我一定可以解決牠。」璽克笑說:「如果妳允許的話。我想明天開始半夜在街上埋伏堵牠,如果我可以為地方除害,我們家的形象應該會大大提升。妳可以說是妳指導我的。」
 
「千萬不行!」哈娜尖叫出聲。她趕緊又換成柔和的語氣說:「我怕你受傷啊。這麼危險的事情還是別作了。小叭現在都不上班了,我只剩你一個助理而已,不能讓你冒任何一丁點的風險。」
 
「好吧。」璽克說。他懶得再裝可愛了,恢復正經,還不小心把他對哈娜的鄙夷流露一些了出來:「已經很晚了,我要下班了。還有,因為我今天加班,明天下午我要補休,晚上我才會過來。」
 
「好,沒問題。晚安,好好休息呦。」哈娜用笑臉允許了。她雙手夾緊在身側,只擺動手臂,對璽克揮手。
 
「晚安。」璽克說。離開工作室後,璽克按著胸口吐舌頭,真是太噁心了。
 
 
 
 
 
璽克洗過澡,回到閣樓房間。他先檢查確定他的行李沒有被人碰過,然後坐在床上,抱著棉被思考。
 
璽克幾乎百分之百肯定,小叭的死跟哈娜有關,那頭怪物跟哈娜也有關。但是哈娜看起來像是不知道小叭死了。今天怪物攔到璽克這件事,哈娜有幫上一把,而背後主使者,就是在哈娜辦公室密會的那個大禮帽男。
 
璽克跳下床,使出渾身解數,對房內的每個地方、每個角落施展防護法術。這時候如果外面有人的話,應該會看到他房間亮到像失火了一樣,還會猛然變暗,又射出強光。
 
現在這不只是防盜而已了,璽克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把這裡當成戰場上的堡壘在布置。他算準房間動線,噴酸液、異界吞噬口、烈焰領域等等傷害法術全都用上,設置成等待觸發的狀態。誰要是偷偷跑進來,可能會瞬間沒命。雖然說因為他從來沒有鎖過門,這麼作對跑進來的人不怎麼厚道,不過璽克顧不得那麼多了。
 
全部設完之後,屋內看起來和之前一樣,沒有顯露出任何施過法術的痕跡。璽克看著灰暗的房間,長長的嘆了口氣。
 
璽克想過安穩、平凡的人生,所以在特赦之後,選擇往守法良民生活的路線努力。結果卻要把房間當戰地布置才能睡覺。他真的應該快點辭職才對。
 
璽克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叭。他們一起共度這麼多個夜晚,璽克每次進出都要跨過他,每天都不停的阻止自己跟小叭說話。他睡的、穿的、用的,甚至還有一點點吃的,都是來自小叭。小叭存在於他在這裡生活的每個角落。他和小叭之間已經產生了一種革命情感,他沒辦法把小叭扔在這個冰冷(心和氣溫都是)的地方,自己一走了之。
 
璽克掙扎了一會兒,最後決定睡覺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