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_無聊無用的小說
 
 
 
 
隔天璽克在天亮前就起床了,他在天花板底下掛了一顆光球,打開窗戶,架起火盆,開始烤他之前掛在窗外儲備起來的宴會剩菜。
 
他一面吃掉烤熱的剩菜,一面看小叭的書。小叭收藏的藏書內容滿紮實的,跨過好幾個領域。有些書璽克已經看過了,但他還是再看一遍,看會不會發現小叭死亡的線索。他本來打算快速翻過,卻發現自己三番兩次的不小心陷入書中,忍不住開始仔細看,還往前翻去找相關段落。小叭選書的眼光很好,這些書中都有系統性整理的知識,對於關鍵之處必定解釋清楚,不會賣弄一下術語就潦草帶過,顯示作者並非不懂裝懂。
 
璽克狠下心,要求自己不准注意看內容。他一本一本的翻,在這堆好書裡,突然出現了一本沒營養的小說。這種毫無價值的虛構故事,璽克本來想跳過去,但是他擔心會漏了線索,還是翻開來看了。
 
這本書寫得也不怎麼樣。故事主角是一個處於社會金字塔底層的法師,嘴賤、外表枯瘦、神情猥瑣,整天都處於飢餓之中。除了努力填飽肚子之外,他生活裡好像沒有其他重要的事了。
 
璽克光看這個設定就知道這本書一定賣不好。璽克對哈娜架子上那堆書腰上寫著某某日報銷售排行榜榜首的小說,內容還算有點了解。他知道所謂的主角,就是一群俊男美女,外加先天跟努力無關的各種作弊能力加持。
 
他們如果作研究,一定只用別人十分之一以下的時間就發現了超前整個世界的新技術。這個十分之一的時間,還是別人從博士畢業開始算,而他們從學會寫第一個方程式的時候開始算。
 
他們如果作生意,一定不用像別人那樣想方設法籌到最初的開業資金,而是一出生就有大筆金錢,或是家中有早就稱霸世界的企業在等著他們繼承。因此他們也不必放低姿態到處拉客戶,或是跟其他廠商搶奪大訂單。
 
諸如此類的事情,對暢銷書的主角來說是基本配備。相較之下這本書、這個主角根本就是個路人甲!
 
除此之外,主角總算是會一套別人不會的法術,但是好像也沒比較好用多少。至少要比故事背景裡別人都在學的法術強上五十倍,能用最低階法術打飛當代最偉大的法師,才能吸引讀者嘛。
 
最讓璽克難以置信的是,整本書所有女角,居然沒有任何人愛上主角!這違背了作為小說最基本的鐵則:「必須每個異性都愛上主角」,作者根本就是故意把印書錢扔進水溝裡。
 
璽克一頁一頁的看下去,各種巧合不斷發生,導致這個對吃以外事情都沒興趣的主角被捲進了事件的最中心,這種故事進行方式堪稱是老梗中的老梗,毫無新意。璽克真不懂這種沒創意的東西為什麼也能出書。
 
璽克看到故事快結束的時候,發現這本書可能就是關鍵。
 
在結局裡,有個法師把自己家炸成了一個大坑。
 
璽克翻到最後的版權頁看出版日:差不多三年前。正是這個家的上一批僕人全被解雇的時候。有沒有可能是其中一個沒了工作的人,找不到別的頭路,才把真實事件改編成故事拿出去兜售?
 
璽克越想越覺得可能。
 
璽克把書又翻了一遍,複習裡面的情節。
 
這個故事圍繞著一個神秘的男法師運轉,那個法師說他要進行一項非常複雜的研究,於是雇用窮困的主角為他蒐集材料。故事裡有許多施法場面。書中寫的咒語都只是聽起來很炫,法陣跟法術材料的設定也太過誇張,作者本身應該不會法術。
 
在一串小說必備的攻擊事件、救援活動、深陷險境之後,那個法師終於把他要施展的法術真面目嶄露在眾人面前。
 
那是性別轉換法術。他因為愛上同性,想要改變自己的性別而研究這個法術,最後法術失控引發爆炸,他也葬身其中。
 
這部分的設定符合現實。性別轉換法術非常危險,進行相關實驗必須要有光明之杖的核准,那個審核要求非常強大的場地安全防護措施,個人工作室幾乎不可能通過。性別轉換法術是轉換類法術的尖端結晶。轉換類法術是將物質重組的法術,最經典、而且列入法師訓練基礎教材的案例,就是從空氣裡製作出純水。這個案例符合物理與化學定律,因此是「安全」的轉換法術。「不安全」的轉換法術,很容易引發基底物質質量急遽轉為法術能量的事故——簡而言之,就是爆炸。
 
性別轉換法術是危險度最高的幾個轉換術之一。因為它在轉換時是以去氧核醣核酸為單位,在進行這麼小的改造時,人體整體結構也要一起變化。同時有兩個極不安全的轉換法術在同一個生命體上作用,已經夠危險了,如果希望效果持久,連靈魂藍圖都要修改,這又是一個難以穩定的法術。
 
由於性別轉換法術風險太高,失控時災害又太大,光明之杖很罕見的公告表示民眾如果有相關需求,千萬不要尋求法術協助,應該由合格醫生進行科學的變性手術和荷爾蒙治療。
 
如果這就是現在房子裡逐漸成形的未爆彈,恐怕沒幾個人能活下來。
 
璽克把小說翻過第二遍,確定沒有漏掉什麼重要的東西,然後又繼續看其他嚴肅的知識書。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跌入求知慾的深淵,差點就忘了自己今天看書的目的是什麼。
 
在房子跟這些書一起炸掉之前,他一定要找個安全的地方放這些書,小說除外。
 
璽克一本接一本的看,突然他拿起一個空殼子,裡面的書頁不知道上哪去了。璽克把空書殼拿起來看,上面的書名是《轉換術實驗安全守則》。書頁被粗暴的扯下,甚至還連著書殼內面一起撕下來。書殼內面有巨大的刮痕,像是用幾根並排的銳利物體劃過。
 
導致小叭死亡的人可能以為這個才是關鍵。不知道是不是腦筋有問題,竟然不是把整本拿走,而只取走書頁。這個空書殼正好證明了那本小說真的是關鍵。
 
小叭是因為碰觸到這個地方的秘密,才被滅口,並布置成自殺的樣子。
 
接著璽克拿出他在哈娜辦公室找到的惟一一本非小說類書籍來翻。當哈娜把他趕到工作室去時,他順手就把書帶走了。
 
那本書書名是《裙子的枷鎖》。那是一本翻譯書,是遙遠的異國談論女性受迫害與性別不平等問題的書。雖然不是璽克感興趣的範圍,不過他就是看了。他注意到書中有很多眉批。那些歪歪扭扭的字是哈娜的字沒錯,他在收據上看過。但那些眉批並不是單純的讀書心得,而是寫給某個「將要看這本書」的人看的。那個眉批在每個寫有關於女人如何由於天生性別而被社會限制的地方都寫了「女人無法超越的限制,是一種種族的天賦。」當裡頭寫到男人同樣由於性別歧視,而被強加了要比女人更堅強的社會責任時,眉批卻說「這是男人應該有的權利。」當作者(女)寫到他的老公是如何協助她幫助別的女人時,眉批不把這詮釋為因為愛,以及對作者心中公平正義的認同,而是把這寫成:「這只是男人心血來潮的恩惠。」
 
那些眉批非常強烈的把這本訴求男女平等的書,扭曲成了一本關於女性該如何敵視男性的書。似乎哈娜是有意這樣扭曲作者的原意,好讓她用本書讓某人產生錯誤思維。因為一般人都覺得出版品和外國作者就等於很厲害,這樣作會比哈娜直接說出那些錯誤思維,更容易被人接受。
 
璽克還發現有幾頁被黏在一起,打不開。他用藥水浸一下再拍乾,把書頁分開。他發現那幾頁是作者在描述女性主義者團體間的內鬥行為。關於「女性主義者攻擊、抹黑其他女性主義者」的事情,說那些人「只是希望如果這個世上沒有男人,他們的生活就會更好。」這幾頁說到了女性主義不可無限上綱,以及女人能如何一面堅持女性主義,同時又能與男性一起獲得幸福(以及生一堆孩子)的故事。這幾頁清楚說明了,女性主義者應該和男性合作,而非對立。由於說得太清楚了,不可能用眉批扭曲作者原意。
 
璽克不知道把這幾頁黏在一起的人是安著什麼心。
 
璽克把書貼在臉上,聞到一股並非哈娜使用的香水味。
 
之後璽克就開開心心的墜入知識之海,埋首看書直到該吃中餐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