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_墜落的入侵者
 
 
 
璽克從廚房拿到他的食物山。吃飽以後他想到,應該把他的發現跟瓦魯說,同時他也想知道利諾大小姐後來的情況。
 
他跑去問女僕。女僕說瓦魯今天休假,在哪他們也不知道。璽克不想去找吉諾,於是回到閣樓去,把正圓形鋼面鏡拿出來。
 
他再次窺看放了毛絮的地方。過了這麼久,大部分毛絮都被辛勤的僕人掃掉了,畫面一片黑,隱約可以看到垃圾的形狀。還有一些離開鏡子太遠,失去效果。一個躺在三樓角落沒被發現,但正看著看著就被掃進了畚箕。
 
二樓宴會會場的毛絮一根不留,這樣的結果璽克可以想像,那種地方一定打掃得特別乾淨。一樓還有些殘留的,一個沾在窗簾上,一個卡在掃把上,視野都很差。璽克又看哈娜的休息室,發現她還是在看小說,這次喝的還是燃脂飲料。
 
璽克轉到緊靠後院的走廊,透過大窗戶看到後院有入侵者。
 
在圍住後院的密實磚牆上浮出兩個人影,穿牆進入後院。璽克之前拿熱水噴水池的水洗臉時有看到他們,他認識這兩個人。
 
走在前頭的男人比璽克大兩歲,身材削瘦,但肉比璽克多一些,整個人看起來就是比璽克像活人。璽克像是會走路的骷顱,他則像是一棵柳樹。
 
他戴著一頂非常不適合用於潛入活動,造型誇張的紅底金邊船形帽,大小比普通的船形帽更大三分一,插著鴕鳥羽毛。他有一頭棕色及肩,很直的長髮,精心修剪帶出飄逸感。瀏海下有一雙奇異而細長的眉毛,眼睛形狀也是長長的,像狐狸似的。他穿著用光滑閃亮的布料製成的法師袍,袖口和胸前都有一層又一層的蕾絲,頸部還綁上絲帶。外加一件長可即踝的刺繡大披風,這副裝扮顯眼到不能更顯眼了。
 
跟在他旁邊的少女外表年齡大約十六歲,上身穿著蓬鬆的羽絨短外套,下身穿著紅色熱褲、雪靴,雙腿包裹在用印花偽裝成吊帶襪的絲襪裡,顯得更加纖細。她有一頭烏黑的長髮,長長的波浪起伏一直到腰間。一雙深紫色大眼像是可以映出月亮的深潭,還有天生的、又長又翹的眼睫毛,紅潤的櫻桃小嘴帶著若有似無的笑,使她的臉孔在精緻中又帶有華麗感。從短褲後面的小洞裡伸出一根長長的尾巴,長度比她的腿更長,上面長滿了光澤亮麗的黑色細毛,粗細用一手就能握住。
 
男人名叫奈莫,少女則是他的使魔莉絲娜。
 
奈莫是璽克在黑暗學院裡的室友,兩人取得良民身分以後,他沒有像璽克這樣走上距離理想很遠的良民道路,而是往犯罪邊緣發展去了。他在法術黑市裡打滾,買賣正常管道買不到、或是很難申請到許可的魔法相關商品。
 
莉絲娜的品種是媚魔,惡魔的一種。惡魔能夠適應任何溫度,所以她身上的外套只是裝飾,腿不層層包裹也不會失溫。
 
璽克收起鏡子,直奔後院。
 
 
 
 
 
似乎璽克在屋裡的形象就是詭異,詭異就是舉止多怪都不奇怪,所以他在屋內狂奔也沒人在意。他一路跑到通往後院的門前面,正要開門時,門鎖自動解除,門把「喀拉」一聲轉動,奈莫從外面打開了門。
 
兩人面對面,相距不到一公尺。奈莫反射性的抬起右手就放出一團能量。他右手拿著他的祭刀,那把刀的刀柄是整群惡魔互相踩踏的雕刻,刀刃呈波浪狀,造型誇張。能量讓光線稍微扭曲,從他的刀尖劈向璽克。
 
璽克在門鎖發出聲音的時候,手就摸到祭刀上了,他拔出祭刀,由下往上斬,直接把能量斬開。臨時製造的能量球本來就不堅固,崩潰的能量隨即在空氣中散去。
 
兩個人各拿著祭刀對峙,莉絲娜躲在奈莫後面,探頭出來看。
 
過了五秒,奈莫緊繃的眉毛放鬆,挑起:「是本人啊?」
 
「不然是什麼?」璽克壓低眉毛問。
 
「我本來以為是這間屋子的防禦魔法,從我的記憶裡抽取你的影像來嚇我。」奈莫聳聳肩,往前跨步要繞過璽克:「借過啦。」
 
「停。」璽克往旁邊跨一步,擋住奈莫:「你來幹什麼?」
 
「為什麼要擋我?啊,難道你是這裡的家庭法師?」奈莫的眼睛瞪得很大,頭往後仰,脖子縮起,吸氣挺胸,用非常誇張的驚訝語氣說。
 
璽克完全明白他為什麼驚訝。璽克把祭刀入鞘,兩手叉胸,冷冷的回答:「不是。」
 
「對嘛,那些防護魔法那麼鱉腳,又那麼多漏洞,不像你的作風。」奈莫咧嘴一笑,又邁步往前。
璽克在原地站著不動,無意讓開:「你先告訴我,你來這裡作什麼?你不是來敘舊的吧?那不像你的作風。」
 
「唉,這是商業機密。除非你要跟我合作,不然保密。你缺錢嗎?」奈莫裝作很誠懇的皺眉,眼睛卻眨個不停,盯著璽克破爛的法師袍看。
 
璽克也知道自己窮酸氣外洩,他略收下巴,說:「對你的邀約我敬謝不敏。」
 
這時候有女僕走了過來,奈莫如此誇張的打扮,她當然是立刻看到奈莫,而且張著嘴巴盯著他看。奈莫瞄了她的位置一眼,扔出一道催眠術。
 
璽克趕緊跑過去,在女僕倒下前扶住她。他把女僕好好的放在牆邊,這時候奈莫已經走進屋裡了。
 
「你想偷什麼東西走?」璽克問:「再怎麼說我也是這裡的雇員,你在這裡鬧事,我也會有麻煩。」
 
「唉,反正很快什麼都沒了啦,不需要擔心那麼多。」奈莫擺擺手,長長的袖子跟著甩動,他因此擺得更起勁了:「我要的東西技術上根本『不存在』,就算少了,也不會報警、不會有事!」
 
如果是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持有的東西,失去了當然不會報警。璽克閉上嘴,從鼻子吸氣,然後說:「如果你要散播爆炸的話,我不能允許。」
 
「欸?你知道啊?」奈莫的眼睛一亮。
 
奈莫想要那個讓這塊土地爆炸過的法術。光明之杖想要沒關係,他們會控管,不會用那份資料把自己給炸了,流到黑市去就不同了!
 
「還真的啊!」璽克低吼起來。他從蹲姿站起,往奈莫跨了一大步。奈莫警戒的舉起祭刀。
 
莉絲娜趴在奈莫背上,用手指鉤著他的頭髮,臉頰磨蹭他的背,說:「主人,不想被打成豬頭的話,要快點逃喔。」
 
「可是這傢伙有線索——」奈莫發出哀鳴。
 
「主人不經打,被璽克大人抓住,會是個完美的沙包喔。」莉絲娜的臉貼近奈莫的臉,在他耳邊輕聲說。
 
「我還不一定會——」奈莫話還沒說完,璽克撲向奈莫。本來這一下突擊一定可以抓住奈莫,奪下他的祭刀,但是莉絲娜當機立斷的,朝奈莫膝蓋後面一腳踹下去。奈莫膝蓋一彎,往下一跪,璽克的手就落空了。
 
幾乎是在莉絲娜那一踢同時,他們兩人開始往地板裡陷了下去。地板看起來沒有任何異狀,但他們卻把地板當成水體一樣的潛入。在璽克抓住奈莫以前,兩人就消失了。
 
「嘖。」璽克在堅固的地板上跺腳。
 
地板下傳來奈莫和莉絲娜悶悶的聲音:「你抓不到本大爺——哈哈嗚啊——為什麼這種地方會有洞——」奈莫的聲音慢慢遠離,最後一刻還傳上來莉絲娜甜美的嗓音,用歡樂高昂的語調說:「主人是笨蛋——」
 
璽克在原地站了一陣子,一直盯著地板看。奈莫的下場讓璽克想到,當初這裡炸出的那個大洞,後來怎麼了?他沒有看到往地下室的樓梯,這表示是填平了嗎?還是還留著?以現在的建築技術水準,要在一個大洞上面蓋房子並非不可能,只是要灑錢而已,這對這戶人家來說並不成問題。
 
璽克又回頭去找瓦魯,但他不在房子裡。璽克想想,難得放假,是他也不想待在這間見鬼的屋子裡,他可以理解瓦魯為什麼跑得不見蹤影。
 
璽克沒有錢出遊,也沒有朋友能拜訪,沒有地方能讓他暫時逃離這棟屋子和裡頭的秘密。他只好繼續想這件事。
 
屋子底下有大洞,導致使用穿牆術穿透地板的奈莫掉了下去。
 
之前那個害璽克被當成變態的狄庫草球莖只是收藏在暗門裡,並沒有使用空間折疊法術。璽克既不覺得哈娜能使用空間摺疊這種精密的法術,也不覺得在這種汙染過的土地上,能正常使用空間摺疊法術。沒提早爆炸就不錯了。
 
從哈娜假日也沒出門訪友這點看來,這個人也沒有別的避難所,所以應該就在附近有個夠大的空間可以放些器材。
 
可能就是地底下。這樣一來,璽克的第三隻眼看不到地底下也就可以解釋了。
 
這間屋子裡有小叭,小叭嚴格說起來不算是哈娜的鷹犬。他跟哈娜拿薪水,但私底下又跟吉諾二小姐有來往。哈娜大概在地下室認真的加了防窺探法術,來防小叭和吉諾的聯軍。
 
璽克覺得,應該會有用物理條件判讀的方法,可以開啟往地下室的門。雖然傳送門很方便又很炫,但是就像有魔梯的大樓也會有普通階梯構成的樓梯一樣,一定有一扇正常的物理門。只有巫妖和幽靈才不需要普通的通行方法。
 
璽克蹲在走廊上一面思考,一面曬下午的太陽。在他能看到的範圍內,一樓每根蠟燭都點著。
 
璽克把女僕叫醒,確認沒什麼後遺症,只是腦袋會迷糊一陣子。睡眠術會使她忘記昏睡前一小段時間的事情,因此不記得奈莫。醒來以後除非受到很大的刺激,不然記憶也會自然的漏上一段。璽克在她完全清醒以前跑掉,以免被記住了還要解釋。
 
璽克離開屋子,上街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