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_重新考慮考慮吧
 
 
 
 
 
瑟連今天又去拜訪老奶奶,順便幫她採購了一大袋日用品。他把東西扛去她家,又一一放到指定位置去。期間老奶奶就泡茶等他弄好。
 
這天老奶奶有後輩的朋友來訪,她朋友又說了不少話,瑟連還用了點話術引導對話方向,因此更貼近核心一點。
 
「那個哈娜啊,我第一次看到她就覺得不是什麼好東西。優蘭本來就只是比較不開心,她丈夫很疼她的,日子還過得下去。自從哈娜來了以後啊,她整天摔盤子、摔椅子的跟丈夫吵,整個家都不像話了。後來她丈夫忍不住就打她了。都說哈娜跟她的態度沒有關係,我看就是哈娜挑撥的!
「有一次吵到警察上門,親戚也都勸他們離婚算了,協議書都拿了,結果她被哈娜一勸又算了。我看哈娜根本就是怕她離婚了,她就沒錢能給她騙了!」
 
瑟連默默的點頭。
 
 
 
 
 
璽克找到街上的魔話亭,第三次打魔話去法師執業管理局。魔話接通後,璽克才張嘴發出第一個音:「我——」就從對面傳來淒厲的哭嚎。
 
「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才會惹到你?你為什麼要一直找我麻煩,我就不能安安靜靜的過日子嗎?嗚哇——」她把所有璽克想說的話都說完了,還沒完沒了的用不同的詞組跳針,當她開始懷疑自己曾經誤食璽克的寵物雞時,局長大人過來接手了。璽克整整聽了兩分多鐘的哭嚎。
 
「你又打來啦?我在走廊上就聽見她在尖叫。」局長大人說。璽克還聽到咬餅乾的啵吱啵吱聲。
 
「我建議你讓她改當文書,別再讓她接魔話了。」璽克說。
 
「我試過,結果她控訴我在文件裡隱藏具性騷擾意味的暗語。與其讓她破壞內部和諧,不如讓她尖叫給外人聽。這件事就算了,你有什麼事?」
 
「你知道哈娜小姐的背景嗎?你把我賣給她以前,不會什麼都沒調查吧?」
 
局長大人沉默了一下,才說:「璽克啊,作為公家機關,我們不能透漏民眾的個人資料。」局長大人打了個嗝:「你為什麼不直接問她?」
 
「我不想讓她誤會,以為我要追她。」
 
「這理由很充分。」局長大人完全沒有否認這種事發生的可能性,他又沉默了一下,也許是想到聖潔之盾,他說:「這樣說吧,雖然我們不能透露民眾個資,但法律沒有規定公務員不得說八卦,也沒有規定我們不得散播個人看法。所以我不能告訴你哈娜的背景,但是我可以跟你漫無邊際的聊天,聊天的內容可以是非常個人觀點的八卦,而我可以對哈娜有我的個人觀點。」
 
這有點複雜,總之璽克聽懂了,就是可以用踢皮球的方式告訴璽克。
 
於是璽克捏起喉嚨,翹起小指,模仿他在宴會上聽到那些華服婦女們說話的語氣,先發出一個表達情緒的單音,然後開始抱怨:「厚!哈娜她每天都在看小說,也沒看過她的辦公室裡有魔法期刊。她到底是怎麼拿到法師執照的啊?」
 
局長大人也捏著喉嚨說:「唉,有些人哪,在學校裡有老師盯,還會努力唸點書,出了校門發現墨水一瓶二十元,就開始發展別的花樣,把書都忘了。」
 
「別的花樣啊?怎樣的花樣?」
 
「一些會讓人累積前科的花樣。跳過努力直接拿錢的辦法。比方說詐欺啦、偽造文書啦。」
 
「哈娜喜歡那種花樣啊?」
 
「當然啦,不然你以為她哪來的錢作全身美容?聽說她有一櫃子名牌包,加上一櫃子洋牌子香水,還有一櫃子的高跟鞋。」
 
「蛤?我沒看過她穿高跟鞋啊。」
 
「因為她穿了以後沒有注意步伐,走路方式不對弄到腳骨變形,已經不能穿了。穿低跟鞋可以亂下腳,高跟鞋不行啊。就算不穿也要買,沒有自制力的人就會這樣,這樣子過日子,錢坑永遠也填不滿的。」
 
「所以她非常的需要錢,什麼都幹啊?那她現在的位子正適合她。聽說她現在的老闆也算不上好人,他們一拍即合啊。」
 
「就是啊。要不是現在這個老闆沒人敢動,條杯杯早就不知道抓她幾次了。除非有直接證據,不然她還可以繼續囂張下去。」
 
「好可怕喔——你能不能給我別的工作啊?」
 
局長大人的語調立刻回復正常,魔話裡傳來撕開零食包裝的聲音,還有嚴肅的拒絕:「不行。」
 
「呿,沒事了,再見。」
 
「好好,祝你長命百歲啊。」說完一個不知道是祝福,還是刻意說反的詛咒,之後局長大人就切斷通話了。
 
 
 
 
 
璽克慢慢的走回去。他在豪宅門口駐足,沒有立刻進去。今天是他來這裡的第六天。六天前,他搭火車來到這個社區,滿懷著對和平生活的期待。在腦中摹畫著一個不必受寒、能夠吃飽,無需擔憂大難臨頭的生活。想不到走進了這個家,他也走進了一座戰場,還是一座隨時會出現巨崩滅術,直接全場夷平的戰場。如今他時時刻刻都要為自己的生命努力,一旦大意就有可能跟小叭一樣。
 
璽克把手插在口袋裡,深深的嘆氣。
 
這時候有人從後面拍了一下璽克的肩膀。他養在銀匣裡的東西沒有警告他。璽克驚訝的回頭看,發現是瓦魯,是他認為這屋子裡少數可以信任的人之一。
 
瓦魯身穿便服,他沒有像路人那樣包得很厚,只是穿著較厚的衣物,圍上一條深褐色毛巾。似乎這樣的天候對他沒什麼影響。他的眼神堅定,帶著一種彷彿要上戰場的決心。
 
在瓦魯後面一點的地方,道路上停著一台馬車。那顯然不是本地有錢人的車。外型簡單,根本就是結構等於造型,上面還沾著一些刷不掉的泥,平常行駛的地方應該不是這裡的柏油路,而是鄉間泥土路。駕車的人骨架和瓦魯相似,眼神也有些相似。
 
「你怎麼——站在這裡?」瓦魯眉毛揚起,笑說。
 
「我在想,裡面好像比較不安全。」
 
「哈。」瓦魯乾笑一下,轉身對駕車的人說:「你先去躲起來等我。如果我沒去找你,你就自己回去吧。」
 
「我就在這裡等。你沒回來我不走。」駕車的人說。
 
「不要冒險。我進去了。」瓦魯說。兩個人臉上都沒了笑容。
 
瓦魯踏上門前台階,守衛都認得他,他們恭敬的讓開。璽克也跟在瓦魯後面進到屋內。
 
「你要作什麼?」璽克問。他感覺瓦魯這一趟不是回來工作的。相反的,他是作好了離開這裡的準備,才回來的。在他離開這裡之前,他有事情必須完成。
 
瓦魯用一定的速度往前走,在每個轉角處沒有猶豫,也沒有停頓。他循最短路徑直上三樓:「我要和老爺談判,要他放過利諾。」
 
璽克愕然:「你瘋啦?」
 
「我是瘋了,要陪瘋子一起嗎?」瓦魯說,眼裡彷彿可以噴出火來。
 
「不能讓你自己去!」璽克說。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