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_瓦魯與利諾
 
 
 
 
 
兩人到了老爺的辦公室門口。瓦魯先敲了門,報上名字,然後推門進去。看瓦魯推門的樣子,整個人重心都往前移,這扇深黑色的鐵門重量不輕。平常是裡面的人允許以後,有機關會自動打開,但是瓦魯不等允許,所以必須靠自己打開門。
 
門內的裝潢是黃褐色調,有些地方是咖啡色,整體給人相當穩重的感覺。兩邊都是書架,大部分放書,某幾個格子裡放著酒和獎牌。老爺坐在原木製成的巨大辦公桌後面,在堆疊成山的資料夾和水晶製的文具後面看著瓦魯。
 
他對瓦魯的冒犯行為似乎沒有怒氣,相反的,看著瓦魯的目光極為冷峻。璽克站在門邊,急得咬起指甲來。瓦魯會不會被剁成肉醬啊?
 
老爺從文件中抬起頭,背靠向椅背,兩手交疊放在桌上,問瓦魯:「什麼事?」
 
瓦魯一直走到辦公桌前面五步的地方,說:「我要你放過大小姐!」
 
老爺看著瓦魯的眼睛微微睜大,慢慢的問了三個字:「憑——什——麼?」
 
在這短暫的對話裡,老爺的氣勢已經壓過了瓦魯,瓦魯說話開始結巴,但還是堅持到底:「我、我把你作過的事都記下來了,如果你不放她走,我就告發你!」
 
老爺一邊的眼睛稍微瞇起,瓦魯在他眼裡看來有點意思了:「你為什麼要這麼作?我知道你家只是個鄉下農戶,該不會在城市裡工作過,就以為自己可以對抗整個世界了吧?你可知這個世界沒那麼好混,不是憑著一時衝動就什麼都能成事,貿然出頭的結果除了把自己也賠上,什麼好處都沒有。你不過是作著不成熟的美夢,想要以卑下的身分得到高貴的公主。」
 
「這不是作夢。」瓦魯說。由於這段交談讓他想起了那位,他現在必須以行動保護的人,他的聲音又恢復鎮定:「我愛她,她也選擇了我。」
 
此時瓦魯的背影,竟然比瑟連還像個騎士。
 
老爺對祕書下令:「把利諾帶來。」
 
秘書走了出去,璽克咬著指甲等待。
 
老爺沉著一張臉繼續說,身體有些前傾:「所以你想要保護心愛的人,呃?你一個人能作什麼?她離開這裡又能作什麼?」
 
「我家有田地,她不會餓到的。」瓦魯說:「雖然不能讓她過得像在這裡那麼優渥,但我會盡力,我的兄弟和親戚都會幫忙!她會成為我們的家人,我們會保護她一輩子!」瓦魯的聲音激昂而渾厚,像是戰士對敵人的怒吼。這樣的勇氣並出自於必勝的自信,而是因為他一定要迎戰。他看起來就像是只有一面盾和一把劍,就挑戰惡龍的勇者。這就是最根本的騎士精神,不因弱小而放棄,在必須迎戰的時刻絕不退縮。
 
璽克摸摸腰間,他的祭刀好好的躺在水壺袋裡。如果老爺要殺瓦魯,他就是犯法攻擊老爺也要救出瓦魯。璽克稍微有點期待哈娜為老爺助拳,他可是很想好好痛宰哈娜一頓。
 
老爺瞪著瓦魯,冷峻的目光似乎結成了尖銳的冰柱,彷彿可以刺傷瓦魯。而瓦魯站著承受。
 
秘書扶著利諾回來了。她還沒有從傷害中恢復過來,走路搖搖晃晃的,臉色蒼白中透著一點青色。她還穿著連身睡衣和室內拖鞋,外面套上一件輕軟的外套。她看到瓦魯的時候眼睛瞪大,同時流露出擔憂的神色,看到老爺時則恐懼的吸氣。她已經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她和璽克一樣擔心瓦魯的安危。
 
「利諾。」老爺的聲音變得很低很低,充滿威脅性:「這個窮小子說妳愛他,是真的嗎?」
 
璽克立刻想到宴會上,老爺逼優蘭夫人說他沒有傷害她的那一幕。
 
利諾渾身發抖,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看起來像是隨時會倒下。璽克開始覺得她沒有能力反抗老爺。璽克本來就覺得利諾沒什麼自我意志,像傀儡一樣,要她當面對抗壓迫她的人,是不可能的事。
 
璽克看看瓦魯,又看看利諾。利諾沒有看瓦魯,她直視著她的恐懼,而瓦魯看她的眼神裡只有信賴。
 
利諾的嘴唇在顫抖,她不斷的吸氣又吐氣,像是要發出一個很艱難的音,而需要準備。璽克以為從她嘴裡吐出的會是違心之論,但兩行眼淚滑過她的臉頰,從她嘴裡吐出的答案是:「我愛他勝過一切。」
 
璽克的嘴張大,久久不能闔上。他見識到女人為了愛,能夠比一個人的時候堅強百倍。
 
利諾的眼淚一直流,弄濕了她的外套。而她抬頭挺胸,用堅定嘹亮的聲音說:「我在這裡的日子生不如死。每次每次,總是突然醒來,就有人在我身上——我以為這就是我的世界,我的生命,我已經放棄自己了,但他沒有放棄我。就算你要我的命,我還是愛這個人,他就是我選擇的人!」
 
老爺的臉繃緊,彷彿鐵板一樣,乍看之下會以為他非常憤怒,但是璽克總覺得他是用誇張的表情去掩飾情緒。老爺大吼:「你們兩個都給我滾出去!一個是我養大的,一個拿我的錢,竟然這麼不知羞恥!以後就當我沒有妳這個女兒,也不曾見過你這傢伙,家產你們一毛錢都分不到,現在就滾出我的屋子!」
 
秘書大步走向瞬間獃住的兩人,急匆匆的把他們推出門外,然後關上門,對他們說:「你們有交通工具嗎?你老家現在可以接她嗎?」
 
瓦魯點了一下頭:「都準備好了,我哥在外面等。」
 
秘書讚許的點頭,像是在說:「不愧是瓦魯。作事周到。」秘書說:「你們快走。大小姐行李我會再幫你們寄過去。」然後秘書自己回到房內去安撫老爺。從這一連串舉動裡,璽克發現,秘書也站在瓦魯和利諾這一邊。
 
利諾腳步踉蹌,於是瓦魯直接把她橫抱起來,快步往樓下走。璽克跟在他們後面。瓦魯抱著一個人,還能毫不費力的和璽克說話,他說:「謝謝你。」
 
「我什麼都沒作啊。」璽克睜大眼睛說。
 
「如果他動手,你會站在我這邊吧?我本來很害怕,你讓我有勇氣堅持到底。」
 
「的確是。就算是哈娜我也會替你打倒她。」
 
「這個就不必替我作了。沒打到她就離開真是有點遺憾。」瓦魯笑說:「你還有機會。」
 
「我也要謝謝你。」利諾說。她露出璽克之前從未看過的笑臉,就像是身處在灰暗的谷底,突然四周都開滿了發亮的花朵。在這一瞬間,璽克明白了瓦魯為什麼會愛上她。
 
而她能露出笑容是瓦魯的關係。璽克也明白了為什麼她會愛上瓦魯。
 
 
 
 
 
他們下到一樓。吉諾二小姐和優蘭夫人已經聽到消息了,在一樓的樓梯處等著。吉諾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鞋襪也脫下來給利諾,把一條看起來要價不斐的項鍊戴在利諾脖子上,又把同樣不便宜的耳環塞到利諾外套口袋裡:「外面冷,保重身體。」
 
瓦魯把利諾放下來,利諾和吉諾互相擁抱,優蘭抓住了利諾的手,一臉憂傷的問:「妳要離開了嗎?」
 
「是的,母親大人。」
 
「妳非要現在走嗎?這個時候外面都是雪——」
 
「我一定要走,這裡對我來說——」利諾正要解釋,優蘭抓住利諾的手猛然使力,手指深深的陷進肉裡,利諾也痛到張開了嘴。
 
優蘭的眼裡湧出淚水:「妳要拋下我嗎?我這麼愛妳還不夠嗎?」
 
「母親大人!」吉諾驚呼,她用力扳開優蘭的手。優蘭的指甲在利諾手上留下紅色抓痕。
 
「快走吧。」璽克說。
 
吉諾和僕人合力攔住優蘭,她不停的哭叫著:「我的心肝啊——」想要掙脫開來衝向利諾,她全力掙扎,對僕人又推又打,弄到披頭散髮,衣服也被扯亂,眼睛瞪得超大,淚流滿面,看起來完全不像貴婦人,而像是瘋子。
 
瓦魯扶著利諾,小跑步到了門外,守衛為他們開門,還指引馬車停到門口,讓利諾方便上車。
 
璽克慢慢走,在他走出門外時,馬車正在起步。兩人從馬車窗戶,透過玻璃朝璽克揮手。駕駛似乎聽瓦魯說了些什麼,回頭拿起帽子朝璽克揮了揮,然後馬車就走遠了。璽克一直站在門口,等到馬車消失在雪裡,他的肩膀上也堆了一層雪,他才進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