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過街老鼠
 
 
 
 
 
這些天來警方不顧體力的到處奔波,但還是在地上撿到女孩子的外套、耳環,加上走到一半就斷了的腳印,還是有女孩子被抓走。
 
警方非常著急,幾乎不睡的處理這件事,卻沒有進展。路邊的警察看起來越來越像穿著制服的殭屍,努力用一雙快睜不開來的眼睛,辨認路上的女孩子是真的成年,還是是化了超級濃妝而顯老。怪物似乎有自己的辦認方法,從來不會誤抓成年人。
 
瑟連的感覺比較敏銳。他昨天跟警察分頭夜巡的時候,感覺到頭上有東西掠過。他往那個方向追過去,還聽到怪物的叫聲,但沒有看到怪物。他趕到時只發現一座倒下的路燈,幾個怪物的腳印,還有一排穿著鞋子的足跡一路延伸到璽克工作的那間屋子。瑟連覺得留下足跡的人似乎跟璽克差不多身高體重,但他不覺得璽克會是犯人。總之有某人在這裡碰到了怪物,而怪物居然沒有殺害那個人,那個人還走到了璽克工作的地方。可以合理推斷那間屋子和這件事有關係。於是瑟連跟當地管理部門通報修理路燈,然後請警方過來採證,並派人監視璽克工作的屋子。
 
明天是假日,今天夜裡街頭亂跑的女孩子特別多,警力根本不夠。這天晚上瑟連也加入警察的巡邏隊裡。
 
他又發現一個女孩子躲在招牌後面偷看他們,於是追了過去,而女孩子拔腿就跑。
 
瑟連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可以穿著那種應該連走路都很困難的鞋子在雪地裡狂奔。他也不懂自己為什麼要三更半夜在這裡追逐女孩子。明明有公告,性命威脅也是真實的,為什麼還是有人會認為自己不會碰到,或是根本不考慮碰到的可能性,依舊是想哪時出門就出門?瑟連一面在巷道裡追逐女孩子,一面思考這些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前面的女孩子突然停下腳步,因此猛然滑倒,她對著天空發出尖叫。瑟連想都不想,就揮出一劍,砍向從天上撲下來的黑影。
 
黑影一手抓住牆壁,把身體往牆壁拉,躲過瑟連這一劍,然後就爬上屋頂逃走了。黑影的手中本來抓著一個物體,因為急著躲避,勉強改變行進方向的關係,東西抓不住就掉到了地上,陷入雪裡。
 
瑟連本來在追的女孩子顫抖著,往那東西墜落造成的雪洞裡看了一眼,雙眼一瞪隨即昏倒。
 
瑟連走上前,看到在雪洞裡躺著一個少女。她的背朝天,臉卻也朝天。半閉的雙眼裡沒有一絲生氣,兩個瞳孔對著不同的方向。
 
大約四十分鐘後,警長通知所有人,在璽克工作地點外面埋伏的警察,目擊魔獸躲進那間屋子裡。
 
 
 
 
 
因為昨晚晚睡的關係,璽克睡到該吃中餐了才起床。
 
他下樓來,發現屋內的氣氛跟平常不一樣。平常這個時間有些人會先去吃中餐,有些人則等一下再吃,他們負責給早上的工作收尾。不管怎麼樣,雖然會看到有的人露出休息時的表情,有的人還嚴肅的走來走去,但整體來說都很有秩序,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現在該去做什麼事。今天璽克看到很多人把工作扔下,也不像是在休息中的樣子,緊張的交頭接耳,一問之下才知道,警察找上門了。
 
僕人說本地的警察局長在哈娜的對外辦公室裡問話,一整群僕人把耳朵貼在門上卻什麼都聽不到。璽克想了想,他們大概是走過對外辦公室,進到了哈娜的私人休息室去。
 
因為好奇的關係,璽克進到工作室,發現每一樣東西都被警察動過了,架子上的罐子標籤不再對著外面,抽屜裡本來排列整齊的工具也變得凌亂了一點。試紙跟分裝袋的包裝被拆開了。璽克整理了一部分,又留了一部分沒整理,然後把耳朵貼到門上偷聽對話。
 
他聽到哈娜和警察局長的對話,他們果然是在哈娜的私人休息室裡。璽克偷聽得正是時候,門另一邊的對話達到高潮。警察局長高聲質問哈娜晚上都在作什麼,哈娜則哭哭啼啼的說她和怪物沒有任何關係。
 
「從去年到現在已經有十六個人失蹤了,光昨晚就有四個人失蹤,還有一具屍體,妳到現在還在迴避問題,不會覺得愧疚嗎?」
 
璽克嘴巴微張。失蹤人數比他所知的更加嚴重,而且昨晚居然高達四人,那隻怪物昨晚是抓太多人了,才會失手讓獵物尖叫出聲?
 
哈娜的哭聲一直不停。她完全不回答警方的任何問題,包括她的法術材料狀況、這附近的法術能量問題。因為奈莫的情報,警長已經逮到她購買大型器材的事情,但她徹底的拒絕配合辦案,她只是用難聽的聲音和含混不清的口齒,像豬叫一樣的說:「苟嗚!倫嘎沒午沙崙!你彎陽我!苟咿!嘔躲載行已歲腳,嘔捨母都鋪吱套!」
 
「怪物進到這間屋子裡了,除了妳還有誰能弄出那種東西?」
 
哈娜繼續口齒不清的撇清關係:「有!我有兩個助理,一定是他們弄的!我又不可能整天盯著他們,防止他們使用邪惡的法術,天知道他們背著我在作些什麼事?」
 
「他們不過是助理,哪懂這麼高深的法術!」警察局長不接受哈娜的說法:「我知道這種法術很困難,區區一個助理不可能創造出魔獸!」
 
璽克認同「這種法術很困難」這句話,不認同「區區一個助理」後面那一段。不過現在警察局長能保持這種不食法師界煙火的狀態是最好的。
 
哈娜繼續哭說:「我只是個安分守己的小法師,靠賺一點小錢討生活,我求的也不過就是個別餓死。警察不是應該保護小老百姓嗎?為什麼你不保護我?我也很害怕啊!那個怪物都抓女人,我也是女人啊!我也很危險,每天每天我都吃不下東西,就害怕那個怪物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破門進來抓我——」
 
雖然不知道是否是用濃妝偽造成的,但是那些被抓的女孩子都具有相當好的姿色,這點顯而易見。璽克很想看看警察局長聽到哈娜這麼說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哈娜繼續哭叫說:「那兩個助理都是男的!他們看我的樣子就好像我沒穿衣服一樣,他們那噁心的眼神內心在想什麼,你不覺得恐怖嗎?我是女人耶,女人在犯罪行為裡都是弱勢的一方,你自己去看專家怎麼說的,這種暴力犯罪當然只有男人會作啊,我怎麼可能會有關!」
 
幸好警察局長並不認同哈娜這種性別歧視的言論:「妳錯了,我看過比男人更惡毒的女人,而且樂於幫著別人傷害自己的同性。更何況妳是法師,女性對妳來說有研究材料的價值!」
 
「這樣指控無辜的小民實在太過分了!」
 
「妳最好合作,否則——」警察局長壓低聲音說。
 
這時候璽克聽到開門聲,還有吉諾二小姐的聲音:「局長,您好。」
 
警察局長說:「妳好,我還要借妳家家庭法師一段時間。」
 
「愛借多久借多久。我是要找她的助理。」吉諾說。
 
璽克趕緊離開門邊,跑去整理東西。
 
吉諾打開工作室和休息室相連的門。她穿著一身白色的狐毛皮草外套,化了會使眼神變得銳利的眼妝,看起來尊貴又強勢。她看了一遍房內,最後才把目光定在璽克身上,說:「母親需要你幫忙。把藥材包帶上,跟我來。」她擺了一下頭,示意璽克跟上。
 
璽克縮著脖子跟在她後面,走過休息室。在強壯如牛的警局局長,和說話聲音像豬的哈娜兩人眼前,璽克跟著像老虎一樣威風的吉諾走了出去。璽克想著自己又算是什麼,他最初想到狗,但是走了幾步後,他恍然大悟,想到了正確答案。
 
他是過街老鼠。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