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_高塔快倒了
 
 
 
 
 

兩人到了往閣樓的樓梯底下,哈娜和璽克一前一後的上樓梯。當璽克企圖走第一個時,哈娜大吼:「站住,你這小賊!你想幹嘛我可是清楚得很!下來,我走前面!」她用得意的笑容對璽克說:「這樣你們才沒機會湮滅證據!」

在她以勝利者姿態打開木門後,看見小叭屍體躺在跟前的時候,她的臉整個扭曲,肌肉一下子向中心猛然繃緊,又朝外拉。她的臉一下子看起來不再像是一張臉,而像是柿子和鳳梨的綜合體。璽克覺得這一瞬間哈娜至少增加了八條皺紋。她的臉色迅速變換,一下像是甘蔗皮的顏色,一下又像是荔枝殼,最後變成已剝皮的荔枝,白到有點半透明。

大約過了三十秒,哈娜轉頭,驚魂未定的對璽克說:「你怎麼不早說!」

璽克還站在樓梯上,稍微抬頭看她,手叉胸口冷聲說:「我不但早說了,還唱給妳聽過。」

「你那樣說我哪可能懂,你又沒有強調!」哈娜皺眉說。

璽克不知道到底要強調到什麼程度才夠。

「總之啊——」哈娜左手和右手的食指互相繞著轉。

看哈娜的怒火突然消滅,語氣甚至還溫柔了起來,璽克有種不祥的預感。這比哈娜派他去給怪物襲擊時更讓他不安,這不是他將遭遇危機的感覺,是一種他知道自己將要目擊邪惡的預感。

「這件事我們不要說出去!」哈娜歡聲說,她整個人往上彈了一下,表露出慶祝般的肢體語言:「只要老闆以為他還活著,我就有助理津貼可以拿,又不用發給他薪水。加上協助就業方案。每周可以多賺好多錢啊!你這麼能幹,他們不會發現我只有一個助理的!」

璽克微收下巴,重心也往腳跟移,顯現出防衛性的肢體語言。這是哈娜第一次稱讚他,但他一點也不喜歡這個稱讚:「等等,妳想把屍體藏在哪裡?警方已經盯上這裡了,他們一上閣樓就會看到小叭——」

「放心,我有個地方藏屍體絕對安全。最重要的是他的人頭可以幫我多拿津貼。對了,他的證件呢?證件在不在?證件很好用的——」

璽克打斷哈娜的話,說:「他的家人呢?朋友呢?我們不說出去,不就表示他們都不會知道小叭的消息嗎?」

「那有什麼重要的!」哈娜兩手叉腰,抬頭挺胸,大聲的說。

璽克氣瘋了。哈娜憑什麼這麼作?像小叭這樣一個用功、努力的小法師,為什麼要不明不白的死去,而且所有關心他的人都不知道他的下落?他活著的時候過著咬牙刻苦的生活,死了沒人處理,連死訊都不能傳出去!他活過的證據,他努力過的痕跡,全都要為了哈娜的貪婪而消滅殆盡!

雖然璽克從來沒有和小叭說過話,但是璽克住在小叭的房間裡,被小叭的一切圍繞,被小叭的東西溫暖,小叭無疑是他的室友。

「我再也不能忍耐妳了。」璽克上前一步,他的聲音因為憤怒而發抖:「妳是個無恥,沒有心肝也沒有才能的,全然的垃圾!」璽克往哈娜的臉揮了一拳,哈娜被打得整個人往旁邊撞上牆壁。哈娜看起來就像是難以相信竟然有人會打她,坐在地上愣了一下才大聲哭嚎起來,又因為不能引來別人而趕緊閉嘴。

璽克轉身就走。他不幹了!

 

 

 

離開那棟屋子後,璽克走在乾淨明亮的街道上。今天是假日,街上的遊客比平常更多三倍。每個人穿得光鮮亮麗,炫耀他們美好的人生。這些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有個小法師寂寞的死在閣樓裡,而且死了十一天才有人處理。

璽克從來不曾以這樣的角度看待世界,但是他現在卻無法不這麼感覺。他對這個和平、穩定、充滿幸福的畫面感到憤怒。

璽克踩到一張印刷精美的商業宣傳單。他轉頭,看到有年輕人群聚起來奚落從外地前來打工的窮人,而那人還只能努力擠出笑容,請對方拿一張傳單。

那就是之前的璽克,委曲求全只為了餬口飯吃。忍耐到了無法忍耐的時候,他自己放棄了那口飯。他嚥不下那口氣,也跟著嚥不下那口飯。

他猛然想起奈莫說的話:「你非得鳥這個社會不可嗎?」

他璽克.崔格是什麼人?他是東方學院殺戮之首,他是能從聖潔之盾和光明之杖聯手追殺下生還的前通緝犯,他是黑夜王者的主宰!

他璽克.崔格,從來不知道什麼叫打不還手!

璽克兩腳使力,猛然轉身,把腳下的傳單都扯破了。他要回去那間屋子裡,他絕對不是好惹的人物,誰都不能把他用過即丟!

 

 

 

瑟連和警察們現在租下了隔壁房子偷偷監視,從樓上窗戶就可以直接看到璽克工作那棟屋子的大門。他看到璽克衝了出去,心裡想著:「離開也好,離開這個見鬼的地方。」

一個警察告訴他局裡有人打魔話找他,於是瑟連回警察局接魔話。

到了警局,瑟連靠近室內用的魔話籠,說:「我是騎士瑟連。」

「騎士你個頭!」魔話對面的人這麼說。

「長官,通話費很貴的。今年再用到紅字我們都會被會計們算帳。拿來罵髒話不划算喔。另外,我贊成向光明之杖請求優待費率的提案。」

「費率你個頭!」魔話的對面的人又這麼說:「叫你去處理房子的事情都幾天了,你處理到哪去了?」

「處理到房子隔壁去了,順便逮一隻魔獸。」瑟連坐下來,拿警局桌上的報紙來看,只有語氣保持恭敬。反正魔話看不到畫面。

「哪來的魔獸?叫你去處理房子的事情你還不快去?」

「天上掉下來的魔獸。房子的事情稍微有點眉目了,我還弄到一群警察幫忙。」瑟連稍微扭曲了一下雙方關係,應該是警察弄到他幫忙才對,反正結果都一樣。

「警察你個頭!」

「我的頭很好,它跟之前一樣硬。但是我有點擔心警察。上次不小心撞到一個,我可能要賠他醫藥費。」瑟連邊喝水邊說。

「你用頭去撞魔獸算了!」魔話對面的人大吼。

「遵命,長官。騎士瑟連馬上去辦!」瑟連說完,報紙也看得差不多了。他拉了一下魔話鈴鐺,切斷通話。裝作沒聽到最後嘎然而止的罵聲。他不喜歡現在這個長官,他老是對瑟連的頭有意見,這應該算是歧視身體特徵。

等他找到機會一定要拉這傢伙下台。他要去查清楚這個長官有沒有什麼不法事蹟。

在回監視處的途中,瑟連又拜訪了一次老婆婆,對方說那棟屋子讓她感到厭惡,她希望那個地方可以消失,所以她不會再到這裡來了。也拒絕了今天的宴會。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