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_最終爆破逼近
 
 
 
 
璽克忙著向四面八方回禮,等到掌聲終於小了點的時候,他抬起頭,看到優蘭夫人跟一個少女在角落說話。他第一次看到優蘭夫人如此正常的神情,她眼裡那充分的關懷,還有正在仔細聽對方說話,隨著對方情緒而點頭的肢體語言,完全像是一個正在開導後輩的長輩。但是其中又有一點怪怪的。她的肢體語言是女性,但是偶爾出現打量對方身材的眼神,卻像是男性。
 
璽克認為優蘭夫人是個很糟糕的聊天對象,但現在那個少女笑個不行。從兩人在說話間隙微微抿嘴的樣子,優蘭夫人可能在說一個跟情色有關的笑話。
 
然後優蘭夫人和那個少女一起走到布幕後面,大約兩分鐘後,只有優蘭夫人走出來,少女沒有出來。優蘭夫人馬上又去跟下一名少女攀談。
 
璽克突然有種非常恐怖的想法浮上心頭。他趕緊走向吉諾,推開追求者人牆,對她說:「我需要和您談談。」
 
吉諾看了璽克的表情,轉了轉眼珠,隨即用燦爛的笑容對追求者們說:「魔術師要跟我談報酬了。你們先離開一會兒,讓我跟他單獨談談好嗎?」她又補充說:「要是讓你們知道價碼,會不會加倍跟我搶人呢?你們不會這樣的吧?別讓我擔這個心吧。」
 
追求者們雖然不願意,但照吉諾的態度,不走就是他們沒風度了,只好乖乖離開。
 
吉諾拉著璽克到角落去,她還沒把布簾拉上,璽克就急著問:「侵犯利諾小姐的人不是老爺,是優蘭夫人吧?」
 
「噓。」吉諾把布簾徹底闔上,把手指放在唇前說:「這件事不能聲張。」
 
「我本來以為是老爺。」璽克顫聲說。
 
「『上流社會』是個是非不分的地方,重視的只有表面上看起來文不文明而已。亂倫和強暴他們根本不在乎,同性戀對他們來說才糟糕。」吉諾說:「如果被外界知道他老婆搞上自己的女兒,爸爸的威望會整個掃地。」
 
在對吉諾的齷齪措詞感到震驚的同時,璽克腦中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這就是老爺對優蘭夫人暴力相向的原因。因為這個老婆太不襯職,還會拖跨他的形象,連帶摧毀他的事業,這是他這種人絕對無法原諒的。
 
所以老爺才放過瓦魯,還用「掃地出門」當藉口,把利諾交給瓦魯的同時,也斷絕了所有利諾再重返這裡的理由,讓她永遠不會再和優蘭碰面。如果利諾是他的禁臠,他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放手。但因為那些事根本就是優蘭作的,只要瓦魯是真心想帶著利諾遠走,對他來說就是求之不得的良機。
 
是優蘭夫人想要重現導致大爆炸的性別轉換術,為了得到自己的女兒。
 
是她殺了小叭。
 
璽克拉開簾子,目光快速在會場中掃視。他找不到優蘭夫人,連哈娜也不見了。優蘭剛剛攀談的那個少女同樣不在會場裡。
 
警方已經盯上這裡了,優蘭和哈娜可能正在「趕進度」,才會一天抓上那麼多人,也許他們已經蒐集了足夠的法術材料,準備正式開工了。
 
「快點疏散所有人。」璽克用低沉而鄭重的聲音對吉諾說:「恐怕這裡要爆炸了,所有人都要離開!」
 
「跟以前一樣的爆炸?」吉諾皺眉問。
 
「對!快點!」璽克說著,身體重心就往移,準備開始快跑。
 
「等一下!」吉諾在璽克起跑瞬間,從後面一把抓住璽克的領子,害他瞬間吸不到空氣。
 
「賓客和僕人我來疏散,你去叫小叭快逃!我不知道哈娜把他派去哪了。」吉諾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璽克,非常認真,甚至可以說是如果璽克不幫這個忙,她將會對璽克非常失望。她認為璽克和小叭是同事,璽克應該會知道小叭的下落。
 
璽克愣了一下,才說:「好,我會找到他。」
 
璽克衝出宴會廳,途中還不忘抓了一隻烤鴿子邊跑邊吃,骨頭收好當法術材料。他在一樓套回自己的衣服,邊整理衣服邊往閣樓衝。
 
他衝進閣樓一看,小叭不見了。
 
璽克把小叭所有的書都扔出窗外,還有自己的行李也扔出去。通通加上法術讓他們飛得很遠,遠離可能的爆炸範圍。然後他下到一樓。
 
走廊上滿滿的都是吵嚷的賓客,一臉疑惑的聽從指揮,往大門走去。僕人們也拿著自己的貴重物品往門外走去。
 
璽克不知道吉諾站在這片人海的哪裡,但他能聽到她的聲音,凌駕在所有私語之上,讓每個人都能聽到:「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快點拿!準備晚餐?那個不用管了!別管地毯會髒掉,快點走!所有人都撤出屋子,領班出去後點名,貓狗記得帶,金魚也帶走!」
 
願老天保佑吉諾,這個在乎僕人性命的好主人能長命百歲。
 
 
 
 
 
璽克在一樓的迷宮中轉來轉去,所有的蠟燭都熄了。璽克不知道他上次在鏡子裡看到的蠟燭是在一樓的哪個角落。他到處摸蠟淚,希望能摸到一根還是暖的,但是每個都是冰冷的。
 
正當璽克考慮乾脆放棄,就這樣逃出屋子時,一頂花俏的鴕鳥毛帽上下顛倒的出現在他面前。奈莫從天花板頭下腳上的穿了出來。
 
奈莫說:「屋子裡像逃難似的,你怎麼沒逃?」奈莫整個人脫離天花板,在空中翻了個身,穩穩的落在地上,莉絲娜隨後落地。
 
「你知道地下室的門在哪裡嗎?」璽克兩手抓住奈莫的肩膀問。
 
「討厭啦,這麼認真的問人家,你好歹也先捧塊金磚上來——」
 
奈莫話還沒說完,璽克手往下滑,抓住奈莫的手臂,直接把他過肩摔。
 
莉絲娜雙手掩嘴,笑說:「我說過主人是好沙包吧!」
 
「快說。」璽克仍舊抓著奈莫的手臂,寒著臉說。
 
「好啦好啦,跟我來。你知道怎麼打開嗎?」奈莫拍開璽克的手,站起來並把衣服整理好。
 
「知道。」
 
「早說嘛!裡面東西我要一半!」
 
奈莫領著璽克在迷宮裡繞來繞去,拐過七個轉角。迷宮裡每個地方看起來都差不多,但奈莫非常篤定的知道自己正往哪邊走。他們來到一個死角,這個地方不管是要去哪間房間都不會路過。璽克摸了一下蠟燭,跟其他蠟燭相比,這個的蠟淚還是軟的。璽克拿出打火石點燃蠟燭,旁邊的地上就出現一團黑色的漩渦。那一區的地毯出現一個圓形斷口,像是用利刃割開一樣,然後那塊切下來的圓形地毯從中間被往下吸了進去,露出一個坑。洞口大小足以讓那隻怪物通過。
 
「酷喔。」奈莫睜大眼說。
 
「下去以前先警告你,『那個法術』很可能已經在進行了。怕爆炸的話,勸你先逃命要緊。」璽克瞪著黑暗的洞口說。
 
奈莫偏了一下頭:「你要下去吧?」
 
璽克的臉緊繃,重重的說:「我必須找到一個人,還要幫他報仇。我可不允許那些傢伙有自己炸死自己,這種得嘗所願的死法。」
 
「那我也去。你忙報仇,我忙打劫,不衝突!」
 
「走!」璽克說。他率先跳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