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_地下室開門
 
 
 
 
 
璽克在黑暗中往下墜落了幾秒才碰到地面。他用了一些減緩衝力的法術,不過似乎是多慮了。他著地時並沒有感覺到應有的衝擊。他一落地馬上往旁邊閃。奈莫跟著落地,最後是莉絲娜。
 
他們落在潮濕鬆軟的土壤上,往前一步,可以踩到腐爛木板鋪成的地面。璽克在黑暗中摸索,牆壁是磚造的,上面滿是水珠。再走上一小段路,突然很多人造鬼火在四周亮起。
 
地底下陰冷的空氣混合髒水和黴菌的臭氣。鬼火的光亮不足以照亮整個房間,只在黑暗中產生一塊一塊反射青光的地面。
 
三人循著亮光往前走,進入一個開闊明亮的空間。這裡四周牆上都裝設有魔燈。璽克看了一下,沒有看到明顯的能量產生裝置。
 
到處都是巨大的亮晶晶儀器。足夠放整條牛進去的藍色直筒狀玻璃瓶,是生命模擬器。像是星系模型一樣的,各種大珠子和圓環構成的儀器,是魔力分流器。各種昂貴的儀器放在這個潮濕、對儀器不好的地方。
 
奈莫忍不住開口罵:「這是怎麼搞的?花錢買了卻不好好維護!真浪費!」
 
「真受不了這些有錢人。」璽克搖搖頭。
 
奈莫走到儀器前面檢查儀器狀況。除了毫不意外的鏽斑外,還發現很多使用後沒清理的殘渣,甚至在盒子和凹槽裡出現整片沉澱物。烤焦的乾草塊卡在隙縫裡,面板上濺到奇怪的泥狀物。讓璽克想到他動手清潔以前哈娜工作檯的樣子。
 
「都不能賣了。」奈莫說。這些賣給收破爛的可能還會被倒扣清潔費。
 
他們繼續前進,另一個空間裡堆放著法術材料。璽克又看到熟悉的餅乾罐們,還有很多裝在麻袋裡的材料直接扔在地上,把地上的髒水都吸了進去。這些東西肯定都不能用了。
 
璽克看到甜蕊草、劣喉花,還有他切好的金線蛙肉。他應該作出了一整罐,但現在罐子裡蛙肉只剩一點點了。之前作的那些傷藥應該都不需要蛙肉才對。
 
他們轉過一個彎,前方傳來強烈的防腐劑氣味。璽克終於知道那些失蹤的人發生了什麼事。
 
奈莫輕輕的發出「哇」一聲。
 
青色的鬼火光照亮玻璃水槽的邊緣,一道道線狀反光畫出室內兩排水槽的形狀。水槽設在地上,高到人的腰部。水槽裡注滿防腐劑,隱約可以看見裡頭浸泡的物體有著人體的輪廓。
 
璽克走近水槽,看到那些女孩們殘缺的屍體。有些泡在液體裡很久了,顯出一種蒼白浮腫的質感。有些最近才被扔進去,皮膚似乎還有彈性。導致這些人死亡的人,有種極端性格禁忌法術犯罪者的習性。就像謠傳某些大廚會在整隻雞上只取一小塊上肉來用一樣,這個人也只取了他們身上他感到最為滿意的部分。有的人只有鼻子不見,有的人缺了一顆眼珠,有人頭髮被剃光,有人指頭的最前端被截掉,有人大腿只剩一邊的肉,有人胸前整片被剝走,直接露出肋骨。還有肚子打開的,骨頭抽掉的,各種殘缺不全。
 
連那些需要一再使用的儀器維護狀況都那麼糟了,這些「用剩的材料」狀況就更糟了。水槽連蓋子也沒有,防腐液表面浮著一些泡出來的脂肪,還有昆蟲的屍體在裡面載浮載沉。因為屍體太多,水槽塞不下,有些屍體被折彎成不正常的形狀硬塞進去,還有部分暴露在空氣中,那些部位狀況更是慘不忍睹。
 
剛剛璽克在宴會上看到那兩個少女也躺在這裡,已經沒了氣息。他們沒有被放在水槽裡,而是隨便扔在中間地上。這證實了璽克的感覺:法術已經在進行,他們不怕屍體腐壞汙染工作室了,所以才亂扔。
 
「真浪費。」奈莫又說了一次這句話:「這裡要是被死靈法師們看到,肯定會抓狂。」他拿出沾過藥的手帕遮住口鼻,也遞了一條給莉絲娜。
 
璽克點點頭,他看過真正邪惡的法師,見過很多可怕的儀式。那種人是邪惡的專家。而此刻他看到邪惡的外行人所作所為時,他對這裡這些事更多了一份厭惡感。
 
邪惡的專家知道自己在作什麼,知道要怎樣有效率的達成。他們對自己的瘋狂行為帶著敬意,那是正常人所不能理解的虔誠,另一種標準的神聖。
 
邪惡的外行人不一樣,他們徒勞無功的造成各種傷害,又為了自己的失誤而遷怒他人。他們心裡沒有一把尺,行為也沒有規範,他們所作之事是純然的褻瀆。
 
璽克算了一下人數,還有他們失去多少部位。這裡有由二十具屍體切開成的多個屍塊。如果是邪惡的專家,應該三個人就足夠了。加上小叭和屍體掉落在現場的那個人,為了這個法術,一共犧牲了二十二條人命。天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
 
繼續前進的路上鬼火大增,亮到幾乎有點刺眼。下一個房間牆壁沒有鋪上磚塊,地上也沒有木板。只有木頭支架撐著洞頂,聊勝於無的防止崩塌。房間中間地上插著一把鏟子。
 
奈莫走上前,檢視堆在房間角落,插著文件的陶罐和文件夾:「就是這裡了,考古現場!」
 
這裡應該就是之前那個引起大爆炸的法師,他的工作室原址。很多法師都會把重要的資料備份再加上防護法術,避免失手時不小心燒個精光。也有很多市售的防炸櫃可以用,品質最好的那些甚至聲稱就算捲入兩個大法師間的決鬥也炸不爛。所以在大爆炸之後,那些資料仍然有很高的機率完好,優蘭夫人和哈娜就是在這裡挖掘那些東西。
 
璽克不覺得優蘭夫人會做這麼不夢幻的工作,大概都是哈娜一個人在挖的。鏟子也只有一把。璽克想像哈娜揮汗如雨挖土的樣子,跟他自己在工作室裡辛苦忙碌有些相似。
 
奈莫和莉絲娜忙著把東西打包,璽克一個人往前走。
 
在最後一個房間,他終於看到他的目標了。
 
 
 
 
 
最後一個房間也是最大的房間,一個發出螢光綠色的法陣幾乎佔滿了地面,發出渲染整個房間的強烈光芒。璽克判斷這個法陣三分之一是有效的。他看到轉換術的架構,從開始到完成的符號。三分之一是無用的,他看到那些哈娜畫在衣服上的裝飾用符號。拿來放在漫畫裡增強氣勢倒是不錯。剩下三分之一簡直不知所云,除了擾亂法力流動之外沒有別的功能。
 
璽克往前一步,看到用來畫法陣的昆蟲粉末研磨得不夠徹底,還有完整的蟲腳跟蟲翅膀在裡頭。
 
這個房間和考古房一樣,牆壁和地板都是裸露的泥土,這可能是為了容易汲取上次爆炸殘留的能量,用來驅動法陣。璽克並沒有看到任何提供驅動能量的裝置,哈娜應該是認為用殘留能量就夠了,就像前面那些魔燈一樣。
 
璽克還看到牆壁上的土層不連貫,有個地方埋了東西。
 
跟他計算的結果一樣,用那麼多具屍體縫合出來的女性屍體一共三具。他們被放在椅子上,每個距離相等,面朝內圍著法陣。他們坐著,低垂著頭,手交疊放在腹部,擺出一個刻板印象中女人乖乖聽話時的姿勢。這些女屍縫合的方式極度粗糙,每個部位根本就沒對齊,四肢微妙的扭轉。縫線間隔不一,縫合的兩邊長度也不相等,全身皮膚都像壓在箱底很久的衣服,充滿了皺摺。還有幾乎要撐破皮膚,沒有跟肌肉固定好的骨頭。破損處用以吸水的黑色粉末結成難看的硬塊。
 
哈娜小姐站在法陣外頭,正忘情的唱誦咒語。優蘭夫人則站在法陣最中心,張開雙手,她抬頭向上,而目光似乎穿透洞頂,也穿過在這之上的房子,看到了遙遠天空之上,宇宙邊際之外的某種天堂。她發現璽克進來了,低頭看向璽克,微笑說:「我要反抗我的命運,你就在那裡看著吧,男人!」
 
法陣發出強光,璽克不得不用袖子遮住眼睛,等光減弱再放下。優蘭夫人不見了,只有她的衣服掉在那裡。在法陣兩端的圓圈裡出現了兩個人。
 
一個是那個在夜裡綁架少女的怪物。另一個是戴著絲質禮帽的男人。兩個人璽克都看過。一個是在街上,想攻擊他卻反被打跑。一個是從正圓形鋼面鏡裡看到他的背影,他曾經在哈娜的辦公室裡和哈娜說話。
這是璽克第一次看到絲質禮帽男的正面。他滿高的,幾乎跟瑟連差不多。肩膀很窄,脖子很長,長到有點嚇人。他站著時雙腿夾緊,走路時也沒放鬆多少,就用這樣的動作朝璽克靠近。他夾著手臂,稍微低著頭看璽克,一手兩指捏住帽沿,璽克可以靠地上法陣的光芒看清他的長相。
 
那張臉是優蘭夫人的男性版本。輪廓硬直許多,下巴變寬,還有濃而粗硬的眉毛,眉骨和顴骨都比較突出。但是那張臉卻有女性的神情。一種女性特有的,會希望對方得知,卻又不是威嚇的敵意目光,還有矜持的笑,讓璽克感覺非常不舒服。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