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恐怖的可愛蘑菇
 
 
 
小碴站到一邊,讓璽克站到他在使用的桌子前面,開始教璽克分解桌的功能:「這邊就是工作用的平台,大部分工作都在這個桌面上進行……按一下底下這個鈕,『爪子』就會自動從佇坑裡抓一個垃圾上來……這些工具通常是按照從大到小的順序使用……魔導線扔這裡、附魔金屬扔這裡,上面都有標示……搞不清楚的話到這邊有說明書可以看……那邊的櫃子是放廠商給的結構圖的,找序號的方法是……拆不開的時候可以參考……」
 
雖然小碴現在教的東西很重要,不過璽克很難不分心去想那個事關人身安全的問題:他到底是要拆什麼會逃亡的東西?
 
小碴講解完畢,說:「我示範一次給你看。」然後按了那個「開始」大紅鈕。
 
璽克提高警覺看會出現什麼東西。天花板上有個暗門打開來,伸出一隻金屬爪抓著一台魔力打字機,放在桌上。小碴從口袋裡拿出螺絲起子,輕輕鬆鬆就拔開面板,整個拆開。沒花多久時間就把各部件分類完畢,分別扔進投入口,踩一下踏板就送出了。
 
「換你。」
 
璽克帶著疑慮和小碴交換位置,按下「開始」鈕。然後他聽到天花板裡傳出淒厲的尖叫,伴隨著連續不規則的敲打聲。那聽起來像有人在天花板裡被抓著頭髮拖行,不斷掙扎踢打發出的聲音。聲音從遠處一路移動到璽克頭上,天花板上的暗門打開,把一個戴著蘑菇傘帽的奇怪頭顱扔進鐵籠裡。
 
「你運氣不好。才第一次就碰到這種的。」小碴說完,掩嘴打了個呵欠,轉身往門口走去。
 
「慢著,這個要怎麼拆啊?」璽克抓住籠門,貼近鐵籠,想看這個東西有沒有接縫或是螺絲孔,那東西居然撲上來咬了他一口。
 
「它的結構圖放在左邊數過來第二個檔案櫃第六層。」然後小碴就走出分解室。外面傳來連續七聲「嘶——碰」上鎖的聲音,璽克又被關了!
 
分解室裡只剩下璽克跟一個不明蘑菇頭對瞪。那顆蘑菇頭尺寸相當可疑的跟人頭差不多大。菇傘的部分大概比斗笠小一些。有眼睛和嘴巴,沒有鼻子跟耳朵。從臉頰位置長出短短的手,下巴長出同樣短小的腳。
 
璽克衝向鐵櫃,找到小碴說的結構圖。那是製作廠商發給焚化爐備查用的詳細說明書副本,裡頭從材料成份到廣告詞都有。上面寫說這個東西叫作「迷你可愛蘑菇精」,封面上還有紅色大字標示著這是「學齡前兒童的最佳玩伴」。
 
璽克翻到下一頁,是大大的商品照片。照片上的蘑菇精有著晶亮水潤的眼睛,彷彿渴望觀者的懷抱;柔軟粉嫩的臉頰有嬰兒皮膚的光輝;小巧的手腳缺乏實用性,可愛性卻無庸置疑;紅色帶白點的傘帽原型應該是含有劇毒的毒蠅傘,不過對缺乏這種知識的孩子和買這東西的大人來說,應該會覺得紅色看起來相當溫暖,小白點更是孩童玩具的最佳花色。
 
但是璽克現在看到的這一隻,眼珠只差一點就不能說是在眼眶裡了。老化的臉部皮膚充滿龜裂和撞裂的傷痕,還有幾個鐵釘造成的洞。小手小腳都有缺指頭,剩下幾根不知怎麼長出了可怕的爪子。褪色傘帽上有一道巨大的裂口,看起來像是用很鈍的剪刀硬剪出來的,用膠帶跟訂書針勉強接起來,隙縫裡填上了過多的強力膠,黃色黏膠沿著邊緣溢出來,好像傷口化膿。這隻根本就是噩夢裡跑出來的妖怪,璽克認為這些差異一定是蘑菇精的玩伴造成的。
 
璽克又往下翻,終於找到類似結構圖的東西。那裡有蘑菇精的簡易構造圖,還有關於當迷你可愛蘑菇精偷吃牛奶時,該如何清洗以免它發臭(把它綁在椅子上帶進浴室,用包裝內附的開嘴器使其保持張嘴狀態,像拷問一樣的灌水灌到溢出來。沒有附註警語說為了避免幼童模仿,執行此步驟時小心不要被看到)、當迷你可愛蘑菇精半夜偷溜去開冰箱,該如何避免它逃出包裝盒(用包裝內附的特殊大鉗子把手腳卸下來,孩子要玩時再裝回去。還是沒有附註警語說絕對不要讓孩子看到這個場面)之類簡易故障排除說明。
 
璽克一直找下去,並沒有任何一章提及該如何拆卸這個東西,以便交給焚化爐處理。當初製造的時候,都沒人想過這東西總有一天會被扔掉嗎?
 
璽克放棄了,回到分解桌前。迷你兇惡蘑菇精咬住欄杆,一面發出「噁噁噁」的低頻吼聲一面上下跳動撞擊籠子。璽克總算明白為什麼要把桌子弄成處刑台了,他絕對不要跟沒有任何束縛的這東西同處一室!
 
璽克咬牙面對現實,就算沒有可靠方法,他也得拆了這玩意兒。他從置物櫃裡拿出鍊甲手套和強韌的皮革圍裙穿戴好,想了一下後,又拿出附有護目鏡的鐵頭盔戴上。他站在分解桌前面對菇頭怪物,深吸一口氣,拿起手銬,打開鐵籠上的小門,把手銬銬在迷你兇惡蘑菇精的手腳中間大概是腰的地方,也就是那張臉本來該有鼻子的位置。把手銬壓到不能更小之後,璽克打開籠門。
 
蘑菇精瞬間以鷹般的高速往上彈出,擦過璽克下巴撞到他的頭盔。璽克整個人往後倒,頭盔飛了出去,一直滾到分解室另一頭。雖然璽克有用手撐住,他的後腦勺還是撞上後面的桌緣,一時間站不起來。
 
迷你兇惡蘑菇精彈起超過三公尺的高度,強大的彈力把手銬鐵鍊拉到緊繃,「啵」的一聲脫落,順便把蘑菇精的兩隻腳給刮了下來。
 
迷你兇惡蘑菇精掉落地面,順便把臉上靠近眼睛的部分震了兩大塊碎片下來。躲在眼周皮膚底下的鮮紅管線(居然沒褪色!)暴露出來,一些紅色不明汁液也流了出來,隨著眼珠轉動的動作沾在上面。它像不倒翁一樣的轉了一圈,雙眼對著璽克方向停了下來。
 
它的傘帽抽動了一下,朝著璽克緩緩掀開。璽克在說明書裡有看到,廣告頁面寫著:「迷你可愛蘑菇精可以幫你攜帶各種小東西。」它的傘帽掀開來裡面是置物空間。
 
傘帽開口衝出像是連續使用五十年沒清洗的尿盆的味道。璽克看到那裡面塞滿五顏六色的發霉尿布。開口內側一圈尖牙形狀的卡榫,使它看起來像是張著血盆大口要咬人,璽克也認為它具有十分明顯的咬人意圖。
 
蘑菇精的斷腿在地上不斷彈跳,發出答答答的聲音。它拖著身體,以血紅雙眼盯住璽克,兩手爬行逼近他,傘帽越開越大。
 
璽克剛剛才撞到頭,現在頭昏腦脹根本站不起來,只能在地上蹬腿後退。
 
這樣不行!他才不要被陳年尿布產生的沼氣熏死!
 
璽克把祭刀從水壺袋裡拔出來,用刀尖在手臂上刺出一個血珠,以自己的血液作為材料施法。
 
「陰影銬鐐為我所用,將此獸困縛於地!」璽克用所尼語大喊,明明沒有東西遮住光源,他的祭刀上卻出現一片陰影,像水一樣的流動,滴到地上,往迷你兇惡蘑菇精流過去,然後沿著它抵在地上的下巴往上爬,包覆住它。璽克看陰影包覆的部分超過三分之一了,應該十拿九穩了。它會被法術固定住,全身僵硬不能動,然後璽克就可以悠哉的拆掉它。
 
但是迷你兇惡蘑菇精全身往下壓,將使用彈性材質製作的身體壓縮到極限,放開時猛然蹦起。黑影像橡皮般的拉長,接著繃斷。
 
璽克大吃一驚,這道法術足以困住大象,就算只是簡陋版本,就算還沒完成,蘑菇精也掙脫得太輕鬆了。它跳躍的力道到底有多強啊?
 
迷你兇惡蘑菇精咬緊傘帽,以猙獰的表情和花式溜冰般的姿態,伸開短短的雙手,在空中作出一個華麗的三圈自轉,對準璽克的胸口重重落下!
 
璽克來不及逃開,就這麼被撞上,他覺得肺裡的空氣好像全都被擠了出來,肋骨幾乎斷掉。
 
迷你兇惡蘑菇精壓在璽克身上,用短手抓住璽克的領口,雙眼溢出血紅淚滴逼近璽克,近距離再度打開傘帽。
 
璽克罵了一句髒話,一記右鉤拳把蘑菇精從身上打下來,翻身跨到蘑菇精身上,用體重壓制它。璽克舉起祭刀往蘑菇精身上刺。蘑菇精淒厲的尖叫,一直哀嚎掙扎,璽克彷彿聽不見一樣,兇性大發不停狂刺。直到迷你兇惡蘑菇精陷入沉默,紅色汁液形成血河,大小殘片四散其間,再也不會動了,璽克才住手。
 
璽克膝蓋彎曲,身體也稍微前傾的蹲著喘氣,用袖子抹了一下汗。這時門鎖碰碰碰的打開了,小碴開門進來,手上拿著一個托盤,上面有兩個杯子和一壺茶。
 
他看到璽克身上有多處血跡(蘑菇精的紅色汁液)、帶著惡戰後的狼狽神情緊握染血(主要是蘑菇精的)短刀,又看到地上那有如謀殺現場般的迷你兇惡蘑菇精殘軀,用很感興趣的笑臉說:「我才正要教你怎麼對付這東西的,你這也是個方法啦。」
 
璽克已經完全沒有回話的力氣了。他把手套脫下扔到分解桌上,往旁邊挪了兩步就往地上躺,把疼痛的後腦靠在冰涼的瓷磚上。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