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_救命啊

 

 

今天璽克無視光明之杖的每日最長工時規定,自行加班,或者說是快樂的玩魔器玩到八點半才回房。他趕在九點以前回到房間,關上房門,他才剛坐到床上,就聽到門外傳來一聲「戚——喀啪。」

他的房門鎖上了。

樹精老人的聲音穿過鋼板門,不知為何聽起來仍然很清楚。璽克猜測是鋼板門四面有縫的關係。樹精老人說:「你今天工作怎麼樣?還愉快嗎?」

沒有迷你兇惡蘑菇精的話就很愉快。「還可以。雖然這裡破爛了點,不過好像還滿堅固的,而且可以吃得很飽。」璽克回答。

「那真是好——很好——我這個老人就要退休了,年輕人,你要替我照顧這裡啊。」

璽克默默的扁嘴,沒有回答。樹精老人又說了句:「好睡。」就不再傳來他的說話聲了。

九點整,門外又傳來吵鬧聲。璽克努力把小雞棉被蓋住頭,再摺疊兩端壓在耳朵上,還是沒辦法隔絕聲音。他在噪音中撐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把棉被一扔,慢吞吞的起床,穿上鞋子站到鋼板門前,非常用力的拍了門一下,發出極大的響聲,這個聲音大概整棟樓都聽得到,不過跟外面的噪音比起來還不算什麼。

外面的聲音變小了一點,璽克聽見一個輕柔的女孩子聲音。通常人這樣說話聲音不會很大,她的聲音聽起來也不算很大,卻能蓋過噪音。然而她的咬字也不是特別清晰,聽起來半虛半實,很不真切。那個女聲說:「是誰?誰住在這一間?」

「璽克.崔格。」璽克回答。他心裡猜想這個聲音會不會跟他在分解室拍到的那個女人有關:「你們不要在我房間外面吵鬧,不管你們是幽靈還是什麼東西都保持安靜,人類晚上要睡覺。」

「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女聲說。

「只要是法師都聽得到吧?」璽克抓抓耳朵說。

「其他人都聽不到我們——他們不在意、不想聽——」

「喂,我沒興趣聽幽靈抱怨,我不管妳有多想找人聊天,我要睡了!」璽克用力跺腳。全世界的幽靈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一找到能聽到他們聲音的人,就會纏著對方說個不停。

「我們不是那種具有靈魂的存在。」女聲帶著嗚咽,越來越小聲,門外的噪音也慢慢變小。

過了兩分鐘,外面終於完全安靜下來,璽克嘆了口氣,轉身走向床鋪。就在這時候,他看到窗簾朝房間裡面飄動,幅度還不小。

璽克知道,如果在鏡子前面點一根蠟燭,燭火往橫向移動,像是有風吹過一樣,就表示鏡子裡開了通道。

現在窗簾在飄動,像是有風吹過一般。

問題是這個窗戶用封條糊得密不透風,不可能有風從窗戶吹進來,就像鏡子裡也不會有風吹出來一樣。

璽克不想知道他現在拉開窗簾會看到什麼樣的景色。他鞋子一扔鑽進棉被裡,雖然已經沒有噪音了,還是用小雞棉被矇住頭,努力忘記這些插曲。

這棟建築的問題不是只有破爛而已!






隔天早上璽克比小碴早到分解室,先作開工前的準備工作。他一一測試門鎖正不正常,還有檢查天花板有沒有裂痕。如果有裂痕,在輸送待分解垃圾時,垃圾可能會破壞天花板逃走。然後他檢查護具櫃裡的東西,看上面有沒有殘留的魔法藥劑,有沒有出現細縫。他檢查自己的分解工具架,確定那些分屍工具都完好。搖一搖桌上的鐵籠看會不會晃動,扯一下手銬腳鐐確定不會掉。

然後是檢查分類箱。他們分解後的零件就是扔進分類箱,踩了踏板以後會啟動裡面的輸送帶,把東西送去該去的地方。他試踩踏板,發現踩不下去。於是他蹲下來檢查踏板底下,發現底下卡了個空的魔池盒,拿起來就好了。他準備把魔池盒扔進專用分類箱,人還蹲在地上,耳朵的高度差不多就在分類箱的開口附近。他聽見箱子裡傳來人的聲音:「救命啊……救命……」

璽克嚇得脖子縮了一下,他掀開箱蓋趴在箱口往內看,只能看到分類箱的活板箱底。分類箱和輸送帶中間平常是由活板箱底隔開的,踩踏板時才會打開。分類箱設有安全裝置,箱蓋開著的時候箱底絕對不會打開。所以不管璽克怎麼踩踏板,都看不到活板箱底下面的空間。

人命關天,璽克只好拿出螺絲起子,打算把分類箱整個拆下來。這時小碴踏進分解室,看到璽克在拆一個不該拆的東西,就走了過來。

小碴問:「早安,你在作什麼?」

璽克指著分類箱:「有人掉下去了!」

「不可能。」小碴皺眉說:「這地方總共就三個人,另一個我剛剛才在餐廳碰到。昨晚門是我鎖的,你來的時候門開了嗎?」

「是鎖著的。」璽克說。他用員工密碼打開的。

「所以囉。」

「可是我聽到裡面有聲音!」璽克用螺絲起子敲了一下分類箱。

小碴沒有蹲下來聽,只是用手指把脫落的髮絲撥到耳後:「你聽到的是殘餘意識。」

璽克膝蓋開開的蹲在那裡等他解釋。

「人類的意識是很強烈的,魔法物品又比一般物體更容易殘留人的意念。有時候殘留的東西多了,或是碰到一些情況觸發,就會形成現象讓人感覺到。法師又比一般人更容易接收到這些東西。」

「這些我知道。」璽克抓抓頭皮。這些東西他在法術補校學過。就像在古城之類歷史悠久的地方容易聽到不存在的說話聲,或是沒有其他人卻看到有人影走過。可是就因為璽克知道小碴說的是什麼,他才覺得這跟他聽到的不是同樣的東西。人類的殘餘意識是不會有反應,也不會改變的。那些意識都非常單純,無法具備完整人心的複雜度。他覺得這和他對那個聲音的第一印象不符合。

璽克咬著下唇思索。也許第四焚化爐的殘留意識就是比較不一樣。小碴是前輩,應該比他了解這個地方才對。

轉念一想,璽克問:「你有沒有聽到這兩天晚上,九點一過就有人在大吵大鬧?」

「昨晚有一聲很大的撞擊聲,沒聽到別的。」小碴說。

很大的撞擊聲是璽克拍門的聲音,那些根本就是金屬嘉年華的噪音小碴沒有聽到。

璽克緊抿著嘴,想不透這是怎麼回事。幽靈鬧事應該連普通人都會受影響。而且昨晚那個女人可以跟璽克對話,不會是殘餘意識。

分類箱裡又傳來人說話的聲音:「嘖,有人壞事了。這個傻楞楞的新人差點就上鉤了。」那個聲音開始捏著喉嚨唱歌:「放我出去、出去、出去——」

璽克又在地上蹲了一陣子,決定再問小碴一個問題:「這裡有魔話可用嗎?」

「登記室裡有一架。」小碴說。

璽克起身說:「我離開一下,馬上回來。」

「政府單位設置通訊系統不可挪作私人用途。」小碴用難懂的句子告訴璽克,不可以用政府的錢打魔話跟女朋友情話綿綿。

「放心,我就是要打去政府單位。」璽克擺擺手,快步離開分解室。






登記室是存放工作紀錄,還有作文書工作的地方。這裡有三張辦公桌和四排鐵製檔案櫃。屋子裡極少數不老舊的東西是頭上的照明燈,畢竟是要看字的地方,至少燈是好的。檔案櫃免不了生繡掉漆,而辦公桌看起來跟分解室的工作台很像,只是沒有鐵籠和手銬腳鐐。每張桌子都有修理的痕跡,像是斷掉的桌腳(鋼製品到底是怎麼弄斷的?)用角鋼接起來。璽克覺得這些原本應該都是被垃圾砸爛的分解桌。

除了燈之外,另一個不老舊的東西是放在門附近辦公桌上的鳥籠。裡面沒有鳥,而是掛著一個鈴鐺。鳥籠表面的鐵絲圖案編織成法師最喜歡的月亮和星辰(這是法師養成過程中經常伴讀的景色),鳥籠底部有一個小石盤,石盤上有一圈內嵌數字的凹洞。這是一個室內用的小型魔話籠,雖然說是小型,不過那是跟室外魔話亭比較的結果。它還是有一個十人份鍋子那麼大。

這個鈴鐺能夠搜集周遭的聲音,傳給另一個地方的鈴鐺播放,也播放另一個地方鈴鐺收到的聲音,使兩個身處不同地方的人透過鈴鐺對話。

璽克用食指戳那些凹洞,撥打法師執業管理局的魔話號碼。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