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打個魔話這麼累
 
 
 
 
鈴鐺開始震動。本來應該會發出等待接通的單調音效,今天裡面卻傳來樂聲。那是一個聽起來相當快樂的女高音,有鋼琴和長笛的伴奏。璽克聽到開頭歌詞是:「你們的——好鄰居」六個字,然後魔話就接通了。
 
「喂?」鈴鐺裡傳來一個甜膩的女性聲音。
 
璽克對著魔話籠說:「請問是法師執業管理局嗎?」
 
「不好意思,你打錯了吧?」女性的聲音說。
 
「啊,抱歉。」璽克拉了一下鈴鐺,掛斷魔話。他又撥了一次號碼,這次他非常仔細的一個號碼一個號碼檢查,確定自己沒有撥錯。
 
女高音再次開始唱歌,這次璽克才聽到:「你們——」魔話就接通了。
 
「請問是法師執業管理局嗎?」
 
「你打錯了。」和上一通同一個女聲些微不耐煩的說。
 
「不好意思。」璽克再次掛斷魔話。他轉身把腰靠在桌緣,左手撐著桌面,右手食指和中指輪流輕點下巴,心裡默唸法師執業管理局的魔話號碼。不管重複幾次,他都覺得沒有錯,裡頭沒有任何一個數字是不確定的。法師執業管理局是負責管理法師工作情形的國家單位,也專管他這種窮法師的生涯規劃,是所有公家單位裡他最常連繫的一個。別的單位就算了,這個單位的號碼他熟悉程度就跟自己的名字寫法差不多,不可能記錯。
 
他想了大約兩分鐘,還是覺得自己沒有記錯。也許是號碼石盤裝錯了?他仔細檢查石盤,跟底部接合的地方並沒有重新拆裝受損的跡象。
 
璽克鼓起勇氣再次撥打魔話。熟悉的女高音又開始歌唱。璽克懷疑會不會是法師執業管理局換了個號碼。他沒有馬上掛斷,於是女高音繼續唱下去:「你們的——好鄰居——法師執業管理局!法師的好朋友!周轉、討錢、找工作,我們為您守護!法師執業管理局——誠摯的為您守護——」
 
魔話接通了,女性聲音非常憤怒的說:「你打錯——」
 
璽克破口大罵:「最好這裡不是法師執業管理局!妳鬧夠了嗎?」
 
鈴鐺對面不斷傳來用力吸氣的嘶嘶聲,女聲嗚咽模糊的說:「你能夠明白人家有多害怕嗎?每天一大早坐到這個位子上,心裡的想的就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打過來,每次接起魔話都膽戰心驚!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你說啊!你說啊!」
 
「我能說什麼啊?去找局長大人過來啦!」璽克對鈴鐺怒吼。房裡沒別人真是太好了。魔話鈴鐺方便是方便,缺點是所有人都聽得到在說什麼。
 
女聲尖聲質問:「你要叫他開除我,對不對?你們是什麼關係?」
 
「算我求妳行行好快點去叫局長大人過來!」璽克咬緊牙關,從齒縫裡擠出這幾個字。這女人怎麼還在當總機啊!
 
「你命令我?你對我施了命令術?不不不不不不——我不會屈服的——我不會這麼容易就被你奪走心智——我要抵抗——我——我不會成為邪教的祭品!」
 
鈴鐺對面傳來一連串乒乓咚沙的吵鬧聲。聽起來像是一桌子文具用品全被掃到地上去。
 
魔話安靜了五秒,傳來一個成年男子稍微含糊的聲音:「喂?是璽克沒錯吧?我們的總機暈倒了耶。每次看到她這樣就知道是你打來的。你對她作了什麼啊?」
 
「我什麼也沒作,是她有學歷歧視。」璽克手叉胸口,在旁邊的椅子上重重坐下,結果這張椅子後面有根椅腳特別短,導致他的重心瞬間後傾,差點整個人摔倒。
 
「好吧,你工作狀況怎麼樣?」
 
璽克身體前傾調回重心後,用一種輕快到詭異的語氣說:「工作狀況非常好,我沒辦法想像有比這裡更理想的工作環境了。光鮮亮麗錢多事少離家近,長官慈愛同事親切而且不需要面對民眾。」
 
鈴鐺整整沉默了三十秒,璽克只聽到呼吸聲。之後才又傳出局長大人的聲音:「你有走對報到地點嗎?」
 
「但願我沒有。」璽克摸著剛剛差點經歷第二次撞擊的後腦勺,那裡還有個腫包,大概不會很快消失。他咬牙說:「我差點被陳年尿布桶殺死,這裡非常嚴重的鬧不太像鬼的鬼,主管半年沒出現了,當地居民全都想剷平這個地方。」
 
「主管那件事我是第一次聽說。」局長大人說。言下之意是除了這件事以外的事他都聽說過了。璽克聽見鈴鐺裡傳來撕海苔的沙沙聲,局長大人問璽克:「總之你還活著對吧?你不是幽靈吧?這年頭幽靈打魔話已經不稀奇了。」
 
「對,我就是幽靈。我打給你是為了告訴你,我現在就要出發去你那裡作祟,請泡茶準備點心等我。」
 
「哈哈哈哈哈!」局長大人發出一連串非常沒有誠意的笑聲。
 
「你老是、老是仗著我缺乏情報,就分配沒人要的工作給我。我吃夠苦頭了,我不幹了!聽見了嗎?我不、幹、了!你最好去檢查你的待業名單,看還有誰會蠢到乖乖來報到!」
 
局長大人老實的回答:「只有你一個。」
 
璽克發出像是狗威脅人時的低沉嗚嗚聲。
 
「這樣吧,你知道密希努大樓嗎?他們現在準備打破全世界最高樓的紀錄,是世界級的地標建築喔。那裡現在有防護法師的職缺,你覺得怎麼樣?」
 
「那裡幾天前才發生工安意外,國家建設局都盯上那裡了,不去!」
 
「疑?你怎麼知道的?」局長大人懷疑璽克哪來的情報來源。璽克連收音機都沒有,更別說電視了。應該也沒有別人會告訴他這些事情才對。
 
「我每天都會去撿紙質被子來蓋,上面有寫。」璽克咬牙說。報紙還滿容易取得的。不但可以讓腦袋吸收最新資訊,還可以溫暖身體。璽克認為每天花時間巡迴垃圾桶尋找這東西相當值得。
 
「嘖,偏偏這時候就這麼精明。該說你這傢伙還有救嗎?還是說你很難搞呢?」
 
「我也希望我可以不必這麼精明,也不會被推薦去給起重機砸。」
 
「唉,你放心吧。起重機現在全都是科學家在作的,你在第四焚化爐絕對拆不到。」局長大人裝傻,把他剛剛才推薦璽克去砸過起重機的工地工作這件事給忘了。鈴鐺裡傳來局長大人吃海苔的咂咂聲,他邊吃邊說:「你現在的工作絕對安全無虞。你不必這麼緊張,只是小小的鬧鬼而已,尿布桶又不是什麼強力的對手,你這麼厲害,應付得來的啦。第四焚化爐運轉三十五年來從沒出過什麼事,半個月前才作過定期檢查,有什麼問題那時候就該發現啦。絕對不會像上次那裡那樣,你才去一週就整個炸掉啦。」
 
璽克站起來,身體靠在桌邊接近魔話籠,兩手用力抓住桌緣,大吼:「那個定期檢查連一般民眾都唬不了,我才不要在一個超過使用年限兩倍半的園區工作!」
 
「既然超過兩倍半都沒事了,當然也可以超過三倍嘛。這麼多年都沒出事,不會這麼倒楣就在這時候出問題啦。你要仔細想想啊,馬上就進入冬天了,你又沒錢租房子,要在這種時候流落街頭嗎?氣象局預言部門說今年寒流特別多喔。」局長大人很清楚,上次的事件已經把璽克對他的耐性額度消耗殆盡,所以他改採動之以情,「我正在為你著想」的策略,不過他的語氣絲毫聽不出來有這個意味在。
 
「只不過是流落街頭而已——不過就是要拿大塑膠袋裡面塞報紙當睡袋、在橋下用紙箱當窩——只是必須去廚房後門攔截廚餘,在水溝裡撿別人掉的銅板——只不過是在噴水池裡洗澡,在公園找水喝——」璽克聲音越來越小,他越說越覺得那樣的日子真是悲慘,越說越不想再過那樣的生活。
 
「至少在第四焚化爐,紙箱是用來當門板而不是天花板。你就懷著感恩的心做下去吧。」局長大人裝出充滿同情的聲音說,但是璽克實在是無法忽視那些忍笑不成而發出的噴氣聲。
 
「我只作到春天,等春天我就走人!」璽克努力裝出兇狠的語調,但怎麼也掩飾不住他別無選擇的心虛。在局長大人的狂笑聲中,璽克切斷通話,坐到椅子上生悶氣。
 
窮人沒有選擇工作的權力。因為不管是收集徵才情報,還是先不工作等待錄取較理想的工作,進行應徵工作前的準備,還有追著工作到處跑的交通,全部都需要錢。沒有錢的人就只能有什麼工作就作什麼,因為這樣,往往作的都是些環境跟待遇比較惡劣,比較容易生病受傷的工作。而一旦發生那種事,要找工作就會變得更加困難。璽克一旦受傷就完蛋了,他連飯錢都沒有,何況是看醫生跟休養。而不把身體養好的話,他連現在這個工作都作不了。這就是璽克現在面對的惡性循環,一步沒踏穩就萬劫不復。
 
璽克下定決心,不管發生什麼事,他一定要好手好腳的活到春天。等春天到來,他可以進山裡去靠天然資源維生。
 
璽克從椅子上站起來,看到環繞著他的滿房間文件。第四焚化爐三十五年來的紀錄應該都在這裡了。三十五年前這個地方是人人夢寐以求,光鮮亮麗而且充滿發展性的好工作,而現在,這地方本身就成了個該處理的大型垃圾,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璽克走回分解室去。
 
他只希望這個地方能再撐四個月。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