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下雨的日子園內散步

 

 

 

今天璽克以最高規格的防護措施面對垃圾。他穿上了每一件防護裝備,整個人看起來有如鐵甲武士一般。小碴不時偷瞄璽克的工作狀況。穿成那樣連走路都很困難,他很好奇璽克要怎麼工作。結果璽克用了更多暴力去對待垃圾。某次因為對不到拆螺絲的角度,而把整台魔果汁機拿起來摔時,碎片還噴到小碴桌上。

等到垃圾車來的時間,他們又到門口去護衛垃圾車。

大雨傾盆而下,稍微遠一點的景物就隱藏在雨勢中了。小碴和璽克撐著傘,跟穿著雨衣的芳芙諾女士對峙,保持能夠看清對方,卻又不會碰到對方的距離。民眾都在家中躲雨,沒有過來。四周既沒有別人,也看不清別的東西。

璽克打了個呵欠。他撐著垃圾堆裡撿來的舊傘,傘骨本來斷了一半,璽克修好拿來用。傘面是不斷重複的大紅玫瑰圖案,還有藝術字體寫著:「愛,是人生惟一的意義。」小碴的傘比璽克像樣得多。是一把深藍色素面有防紫外線功能的雨晴兩用傘。他跟璽克站在一起,如此大的外表差距,兩人根本不像是一夥的。

芳芙諾女士穿著一件白底有彩色花朵圖案的雨衣。她硬是要在這樣的大雨中保持昂然挺立的姿態,但是誰都沒辦法抵抗這樣的自然力量,於是她整個人顯得僵硬無比。她企圖表現出剷除第四焚化爐是她的宿命,如此毛毛細雨對她毫無妨礙的樣子,但是她勢單力薄,不管她怎麼自命為第四焚化爐的剋星,沒有群眾可以煽動,她這個頭頭一點用也沒有。

三人在雨中彼此瞪視,直到垃圾車平安進入佇坑。

對芳芙諾女士來說,跟垃圾車得逞比起來,她沒有機會以領袖身分發言這件事似乎更加可恨。她轉頭離開的時候,回頭瞪了小碴和璽克最後一眼,眼中那醜惡的怨恨穿透大雨形成的簾幕刺向他們。強烈得連璽克的皮膚都感覺到了。璽克記得昨天她抗議完離開的時候只有表面上不爽,感覺上卻是心滿意足的。

璽克有點不安,這場大雨對她造成的阻礙,她八成會全部報復在第四焚化爐上頭。





接完垃圾車,再來又到了晚餐時間。這樣的時間安排正好可以讓璽克忘卻笑紋妖怪帶來的驚嚇。今天的晚餐是用肉片、蔬菜、麵糊作成的煎餅,要一層層疊起來放在鐵板上煎熟。跟火鍋一樣需要等待。璽克躁動不安,兩手各拿一把鏟子,緊盯著小碴提供的魔力煎盤看。

「八分鐘了沒?」璽克幾乎每隔十五秒就要問一次。

「還沒,你冷靜一點。」小碴覺得璽克看起來像是想把材料直接生吞下肚。早知道不該買可以生吃的牛肉,應該買必須煮全熟的豬肉才對。這樣至少還可以用細菌牽制他一下。

「可以用拌炒的嗎?」璽克問。這樣會比較快熟。

「不可以。麵糊誰跟你拌炒。」身為肉品提供者的小碴,以供餐帶給他的權威下令禁止。

給飯吃的就是老大。璽克只好咬嘴唇忍耐。

「你既然都吃得起這種好東西了,為什麼還來這種地方工作啊?」璽克問。這個問題在璽克心中,比這個地方什麼時候才會爆炸還要難解。附近居民不喜歡他們,當然也不會和他們作生意,連一個便當都不會賣給他們。小碴這些食物材料是直接用魔話跟廠商叫的,廠商開附有冷凍庫的車直接送到第四焚化爐來。璽克對此極為震驚。這裡的吃飯員工數量沒有多到能算是批發的程度,只有單價高的商品才可能讓商人特地跑一趟作這個生意。小碴不用給璽克看標價,他也知道小碴的有錢程度非比尋常。

在璽克的想法裡,有錢人可能會跑去作一些沒賺頭的工作打發時間,比方說他們可能會作慈善義演,協助打包要送去貧窮地區的圖書,但是絕對不可能跑來作一個人人唾罵、有損其正面形象的工作。

「法規沒有把這個工作保留給窮人吧?」小碴手肘抵在桌面上,單手握拳撐著臉頰,因為剛才淋雨對峙有點疲勞,眼皮鬆了,帶點慵懶的笑說:「我在找東西。那是很久以前扔在這裡的東西。要是這裡廢棄拆除的話,那個東西大概就沒機會找回來了。所以我才努力維持這個地方運作。」小碴從璽克手上奪回一把鏟子,熟練的把煎餅翻面。

璽克用剩下的一把鏟子在煎餅上面戳洞:「什麼樣的東西?是把珠寶藏在廢紙堆裡,結果不小心拿去回收了?還是大掃除的時候沒發現寵物鑽進垃圾袋,就這樣拿去丟了?」

小碴故意用鏟子擋住璽克看煎餅的視線,結果璽克把脖子往旁邊伸長,繼續盯著煎餅看。「比起我的事,我看你比較關心煎餅吧。」小碴笑說。

「才沒這回事呢。」璽克目光依舊定在煎餅上,毫無說服力的說:「我只有眼睛和胃屬於煎餅,心和耳朵都是你的。」

小碴說:「不,我還是別說了。說了你一定會笑我。」

璽克挪出非常短暫的時間,瞄了一眼小碴的表情,隨即轉回煎餅上頭。小碴露出一個自嘲般的苦笑,微笑的同時眉間稍微皺起。這讓璽克懷疑小碴要找的該不會是「紀錄了女朋友全裸身影的取像鏡」之類不能曝光的東西。

璽克放棄煎餅,誠摯的對小碴說:「我不會笑你的。看在我們共同守護垃圾的份上,說吧。」璽克覺得在一起被笑紋妖怪驚嚇之後,他們應該稍微有點戰友情誼了才對。

小碴把鏟子放下,雙手掩面說:「不,真的很好笑。我找的東西聽過的人沒有不笑的。」

璽克看到小碴的脖子都紅了,似乎真的是非常困窘,於是放棄追問。很快的,他的嘴就被煎餅給堵住,再也沒有空閒管這件事。





今天吃完晚餐就下班了。外面大雨下個沒完,不走上一大段路又找不到會理會他的店家,於是璽克決定留在園區裡,到處走走熟悉環境。第四焚化爐園區佔地廣大,整個園區就是一台巨大的機器,員工就住在裡面,盡他們身為齒輪的責任。

根據小碴和樹精老人說的話,現在整個園區只有三個人肉齒輪,園區裡大多數區域都沒有人煙。光明之杖當初蓋第四焚化爐的時候非常講究,建築物本身很堅固耐用。下這樣的大雨也沒有漏水的情況。璽克特別注意梁柱有沒有裂痕,結果他發現的都只是表面油漆裂開,結構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那些沒人使用的走廊、房間,裡面灰塵長期累積,已經變成泥土狀了,窗戶附近的牆縫和磚縫還長出了草。地上不時可以發現紙漿化又乾掉,黏在地上的舊文件。碎裂的天花板板材和脫落管線掛在頭頂上,風一吹就搖晃。璽克在路邊撿到沒有蓋子的空水壺、斷掉的鉛筆、鈕扣之類的小玩意兒。還有本來應該在架子上的成排工具,隨著木造架子腐朽倒塌而掉滿地。這些東西看起來都躺在那裡很久,跟蜘蛛網纏在一起了。

璽克稍微清掉一些髒汙,發現部分瓷磚有特別的裝飾。

他想像著這裡三十五年剛蓋好時的樣子。他彷彿可以看到眼前這條汙穢陰暗的走廊得到充足照明的樣子。牆壁和地面都閃閃發亮。沿著牆邊大概在腰部那麼高的地方,有一長條貓咪走路、舔毛、玩耍圖案的瓷磚。地上的瓷磚則用花體字寫著各個工作區的路線標誌。

外頭打雷了。透過閃電的光,璽克從蒙塵的窗戶看出去,看到叢林似的黑影,當年應該是很漂亮的花圃吧。

璽克拿了一條抹布一路清理牆上的貓圖案瓷磚,三花、黑白、橘子、長毛或短毛……璽克相當驚奇的發現這些瓷磚圖案都沒有重複,每隻貓的長相和姿態都不一樣。

園區裡最大的建築物是「主爐棟」。照璽克對這地方的了解,好幾層樓高的巨大卵型主爐就隱藏在那裡頭,垃圾就在那個終年高溫的爐心裡燃燒。分解員不需要到這裡來,璽克就趁沒事時好好逛逛。

爐心是封閉的。雖然還是設有通往爐心的走道,但門是封死的。璽克在一樓找到那扇門。

看到那扇門的時候,璽克怔住了。

那扇門作為主爐建設時最後封閉的地方,用的材質是附魔白銀。與其說是門,不如說是整塊附魔銀板用焊接的方式填滿那個地方,那塊白銀現在依然光潔無垢,中間在成年男子胸部高度的地方刻著一小行字。

璽克更走近一些,讓他腦袋空白了一下的並不是那扇門,而是這個地方整體傳達的氣氛。在門周圍有明顯是整個地方蓋好之後才加上去的裝飾:用水泥製作的圓柱和從門上端牆面上突出來的屋簷。屋簷上作了幾隻鳥的雕塑,有的收著翅膀,有的撲騰準備起飛。腳下也沿著門的底端作出了小小的水泥台階。這些裝飾物全都沒有上色,保持著水泥的灰色。在室內、走廊的底端,白銀之門的周圍蓋起了一間小小的屋子,白銀之門成了它的門。

璽克在看到的瞬間就感覺到了,這裡是墓地。他走近了些,看到白銀之門上寫著:「願伊薇娜.莎頌,這位可人兒的靈魂安息。」
璽克沒在這個地方待很久,他只停了半分鐘就離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