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_沒有靈魂的鬧鬼

 

 

 

他上到二樓,發現泥巴狀的灰塵中間有奇怪的腳印。那個腳印很大,可能是穿著雨鞋踩出來的。璽克仔細觀察腳印。那個腳印乍看之下是單排單向的往走廊盡頭延伸,但璽克發現腳印的周圍有微妙的模糊,腳印範圍內一點泥巴都沒有,跟一般踩過去的情況也不一樣。如果只踩過去一次的話,旁邊的塵土那麼厚,腳印範圍內應該還會有很多泥巴才對。但這些腳印乾淨得像是天天走的地面一樣。這是同一個人,每次都踩在同一個地方,走了很多很多次留下來的腳印。


璽克看向腳印延伸的方向,那裡有個房間,門牌上寫著「主要控制室」。

璽克踩在塵土上,小心避開那些腳印,走向主要控制室。門沒鎖,他把門整個推開,被突然襲來的亮光弄得直眨眼。

這裡面每盞燈都有燈泡,而且都很亮,不像別處即使有也都是一副快滅了的樣子。這間房間的天花板是一般房間的三倍高。房間裡排滿了像衣櫃一樣大的魔腦主機。三面牆的上半部是鑲在牆上的巨型螢幕,下半部則是大量的按鈕和操縱竿,還有一大排像桌面一樣的鍵盤。這些鍵盤上面一點灰塵都沒有,字樣也沒有絲毫磨損。魔腦主機機殼烤漆光滑如鏡,螢幕上沒有半點汙跡。地上沒有灰塵,牆壁沒有裂痕,這間房間裡每一樣東西都光潔如新。

璽克進到房間裡,因為這裡的完好狀態太讓他吃驚,他轉了一圈以後才發現那些鍵盤好像有人在使用一樣,按鍵自行下沉又彈起,操縱竿也在軌道裡上上下下的移動。璽克抬頭看螢幕,螢幕上有一個文字檔,正不停打出一排又一排的亂碼。

第四焚化爐幾乎所有工作都能自動進行,因此才能在只有不到三個人肉齒輪的情況下運轉。但璽克不認為法師們會在製作自動功能時,還讓自動機制影響這個應該是給人人工控制第四焚化爐的地方。這個地方不應該在沒有人時出現有人在使用的現象。

璽克心裡發毛,他拖著腳往門的方向後退,背卻碰到了一個堅硬的平面。門關上了。

璽克轉身抓住門把用力轉,沒有用,門鎖上了!不是樹精老人作的,樹精老人出現時一向都會出聲。

魔腦主機紛紛發出急促的逼逼聲。螢幕上的文件檔消失了,出現一個女人的臉。畫面不斷跳動,雜訊像閃電一樣劃過螢幕。璽克認得那張臉,那是他在靈異照片上看到的那個女人。她露出瞇眼大笑的樣子,又變成蹙眉抿嘴哭泣的樣子,表情不停的改變。背景一片模糊,只有她的身影忽近忽遠,但從未遠到足以看到全身,每個畫面似乎都來自不同的時空。

璽克開始覺得呼吸困難,表示這個空間被看不到的東西給佔據了。他必須快點出去。他拔出祭刀對門鎖施展開鎖術,沒有用。他又施展破解幽靈卡住門的咒語,還是無效。他再使用破解妖精鎖門的咒語,無效。他緊張的抬頭看螢幕,發現一排鮮紅色的大字跑過:「吾輩,無魂的存在。」

沒有靈魂又會鬧鬼的是什麼東西?璽克努力搜尋腦內資料庫,終於讓他想到一個在補校學過,不過之前一直沒有見過的東西。

「如有騷靈鎖門立破!」璽克用所尼語喊出咒語,用刀尖碰觸門把。門把自動往下轉開,璽克一腳把門整個踢開,衝出房間吸了一大口新鮮空氣。

在門大開的瞬間,璽克看到在外面的走廊上有個矮胖的人影,那個人的頭上有大量突出的尖刺,反光的樣子應該是金屬材質,他有如在頭上插滿了長針。那個人倒退著踩在那些大腳印上,以比一般人往前跑更快的速度後退跑,一轉眼就拐過彎不見了。

璽克拔腿衝回自己的房間去。




今天不用等樹精老人過來,璽克一進房間就把門鎖上了。他盤腿坐在地上,拿出《魔法術語大典》。這本國家魔法院出版的實用參考書,裡頭有所有法師使用術語的解釋。它不但對使用法術有很大的幫助,它有硬殼而且重達兩公斤,拿來當成投擲武器使用也有不小的物理攻擊威力。

璽克把書放在膝蓋上打開,按照索引找到「騷靈」。

書上寫著:「騷靈:一種由曾經或正在被人類使用的物品所產生,類似於幽靈的能量體。」這種東西在第四焚化爐從來沒少過!「其原理為人類於所使用物品上殘留之意念揉合而成,故其不具靈魂。」無魂之輩,那些傢伙的確是這麼說的!「其常見表現為喧鬧、移動物品等等。如條件合適亦有轉化為實體之可能。常現身於舊物品集中之處,或有人類長期生活之場域。如博物館、舊城堡或老屋。」璽克很想再加上一個地點:超過使用年限的魔法物品焚化爐。

這裡是大量舊物品集中銷毀的刑場啊!難怪會鬧騷靈了。

照這樣看來,目前為止所有不尋常的事情,包括夜裡的吵鬧聲和分類箱裡的求救聲,都是騷靈造成的。璽克覺得他必須對這些傢伙有更多的了解,搞清楚他們除了唱歌和演奏敲擊樂以外會做些什麼。他還打算在這裡待四個月,他可不希望自己離開的時候背上插著一根鐵條。

假如璽克手上還有正圓形鋼面鏡,他會考慮施法監視走廊,但是那東西已經被他拿去換成一條鋪棉長褲了。

現在的話,他首先要解決睡眠問題。他決定明天再去蒐集施展大型法術需要的材料,今晚先用一個小型的隔音法術應付過去。反正過去兩天騷靈也沒有衝進房間,他應該不用擔心隔音會導致他對入侵者反應慢一步。

璽克把房間的範圍圈起來,畫好隔音範圍,安心的上床睡覺。期待今晚可以一覺到天亮。

隔音術剛開始的確是有效,璽克的意識慢慢往夢鄉沉下去,但是不知道是今晚騷靈特別活躍還是有別的原因,聲音越來越大,最後還是吵到璽克不能睡。他爬起來赤腳蹲在地上檢查法術,把手放在地面上感受法術波動。璽克驚訝的發現法力波動微弱到他幾乎感覺不到,就在璽克探測的同時又急遽變得更弱,法術隨即整個崩解掉,騷靈在門外敲擊金屬的聲音像爆炸一樣響了起來。

璽克瞪大了眼難以相信。法術崩解的樣子,就像是堡壘的地基被挖除那樣,失去最基本的支撐而倒塌。作為法術基礎的法術能量被吞噬掉了。璽克又施了另一道小法術測試,他一直把手放在地上感受。法術能量真的不斷流失,直到法術崩解。璽克找不到能量是流到哪裡去了。這讓他想到迷你兇惡蘑菇精的情況。他用來綁蘑菇精的那道法術之所以會失效,或許跟這個效應有關。

明天璽克一定要把這些謎團都查清楚。今晚他必須先睡個好覺。璽克走到門前用力踹了一腳,大吼:「吵死人了!大半夜的不睡覺吵什麼鬼啊!」

「我們不是鬼!」外面傳來一大群都不同人的聲音吼回來。

這些傢伙居然不只一隻!「我明天還要上班,一堆垃圾等我拆,我管你們是什麼鬼玩意兒都給我安靜!」璽克再次用力踹門,門外頓時沉默。

用最原始的方式,他讓騷靈就地解散。




隔天早上璽克前往分解室,進去之前先看旁邊的厚木板公佈欄有沒有留言。他看到上面有一張用螺絲起子釘住的新字條:「忘了告訴你,焚化爐周日休息,全體員工放假。好好休息吧。周一還有大工作等著。小碴上」

璽克相當在意放假日廚房還有沒有東西吃。

既然都站在前面了,璽克就順勢翻閱公佈欄上的舊公告。這裡的公告看似從來沒有整理過,不然就是只有隨便撕掉一些,能貼新的就好。公告貼出的時間從上周到三十年前都有。

從公告裡多少可以看到一些過去的景況。璽克看到一張公告是「新入員工歡迎茶會……地點:橘色虎斑有眼線白胸白襪短尾體格適中貓咪坐著洗臉圖前面房間。附註:請老員工不要告訴他們答案,讓他們自己找。」還有為特定工作夥伴開的慶生會,也有技術研討會等等。

璽克看到有一張公告寫著:「由於新爐預定地居民抗議,遷爐計畫中止。本爐將繼續沿用至與該地居民協商完成之時。」

之後協商顯然是一直沒有完成,第四焚化爐才會到現在還在這個地方,繼續遭受這個地方的居民抗議。

璽克到處翻,他找到一張發黃的公告是:「即日起禁止侵吞垃圾,違者重懲。」既然是用公告的方式增加這項規定,表示這不是這裡一開始就有的規矩。璽克繼續翻,找到一張公告是員工把修理好的垃圾集中起來,準備送去義賣的消息。果然在最早的時候,把垃圾修好再利用並不違反工作守則。

根據璽克的經驗,公家機關只有事情大條時才會改變工作慣例。不知道當年是出過什麼事才突然禁止垃圾再利用。跟禁止時間點相近的公告,璽克只找到一些像是「全體員工精神健康檢查時程」之類的內容,看不出端倪。璽克不覺得問題只是「關係到廠商收入」那麼簡單,璽克也不覺得一個法師群集的地方會害怕鬧鬼。

剩下的公告裡工作流程佔了絕大多數。璽克手撐在木板上嘆氣。他本來想要問小碴騷靈的事情,結果小碴現在人還在不在園區裡都不知道。璽克低頭想了一下,決定去登記室找線索。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