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_進入佇坑

 

 

 

 

 

隔天早上璽克第一個抵達員工餐廳,一頭鑽進廚房裡。他拿了個鍋子刷乾淨放到爐子上,加水、淨水,然後陸陸續續往裡面扔了超過三十種草藥開始熬。

 

小碴比璽克晚四十分鐘進來。那個時候整間餐廳都瀰漫著濃重的,帶點焦味的苦味。小碴本來在打呵欠,這個味道直接衝進他腦袋裡,讓他瞬間清醒。他徒勞無功的遮住鼻子走進廚房,剛好看到璽克對著鍋子施法。藍紫色的閃電劈進湯水裡,冒出同樣顏色的煙霧。過了兩秒,鍋子裡的水變成不透明的深綠色。

 

「早安,你在幹嘛?」小碴問。

 

「我在熬醒腦藥。」璽克關火,用網勺把藥草殘渣撈起來。他精心調配出來的這鍋魔藥,對於魔法廢棄物可能產生的汙染有良好的解毒效果,還可以完美的消除心靈毒素。璽克轉頭問小碴:「你在這裡工作很久了嗎?」

 

璽克直盯著小碴看的樣子,讓他覺得自己有生命危險:「滿久了吧。怎麼了嗎?」

 

璽克把一點藥湯倒進小碗裡自己嘗嘗味道,然後倒了一整杯給小碴:「很好,把這個喝下去。不要問這是什麼,喝就對了。」璽克又給自己倒了一大杯,把兩個人體內的毒素都清掃乾淨。

 

小碴皺著眉頭接過杯子。他盯著看了五秒才下定決心,才小嘗一口就差點噴出來,他掩住嘴表情痛苦,掙扎了好一陣子才成功嚥下肚。

 

「要加冰糖嗎?」璽克看了,趕緊把整包冰糖從櫃子裡拿出來交給小碴,小碴什麼也沒說,只是猛力往杯子裡加了一大堆。

 

璽克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藥湯。味道是很苦沒錯,但是璽克喜歡這種天然的苦味。不是只有苦而已,苦很快就會退去,在舌頭上留下清爽的香氣。以後他就用這個當水喝。

 

璽克喝完自己那杯,開始把那鍋湯轉移到水壺裡去。小碴那杯雖然加了冰糖,但也才剛好擠進他的忍耐極限而已,他手還是蓋著嘴巴。

 

「十一點的時候卡車會到門口,我們一起去現場指揮。」小碴說。

 

「預約工作嗎?」璽克問。按照第四焚化爐工作流程,如果有特別棘手的垃圾要進來,就要先預約送達時間。

 

「有一個馬戲團解散,裡面的擬獸魔器沒找到買家,全都扔了。」

 

聽起來像是大型狂暴魔力猛獸特賣會,應該比和迷你兇惡蘑菇精單挑更加危險。

 

「這是個大工作,我們要進到佇坑裡去,中餐八成沒時間吃,所以,」小碴決定長噁心不如短噁心,他把藥湯一口氣灌下肚,遮著嘴打開冰箱,拿出讓璽克開心到彷彿整張臉都發亮了的東西。「今天的早餐吃好一點!」小碴把大塊牛排扔在桌上,發出甜美、沉重的撞擊聲。

 

 

 

 

 

裝了一肚子牛肉,還加上全身都是煎牛肉的氣味,十一點的時候兩人準時到沒有草的草皮上等卡車。璽克不停舔著嘴巴,神智還停留在灑上岩鹽的五分熟牛排上頭。這實在是太美味了!要讓璽克恍神不必用心靈毒素,煎塊牛排效果更好。

 

他滿腦子牛肉,直到卡車開到他附近,停下來時他才注意到。

 

那並不是普通的卡車,而是拖著五個貨櫃的聯結車。璽克沒有聽到猛獸暴動的聲音,那五個貨櫃外觀看起來也很平整,他還可以抱持希望,希望這些魔器不會太難搞。

 

跟其他的魔法垃圾車一樣,那台聯結車在滿布微小尖刺的佇坑入口前停了下來,司機打開車門,連滾帶爬的衝上同事的馬車,迅速離開。看到司機害怕的樣子,璽克又開始覺得不太妙了。

 

「該我們上了。」小碴走到佇坑門附近,那裡有一個嵌在牆壁上的金屬箱,他輸入號碼打開金屬箱,從裡面的東西判斷,那是個工具儲藏箱。小碴忽略裡面的魔器專用滅火器、魔力流破壞剪之類的工具,只拿出一個金屬圓盤,然後把工具箱鎖好,扯著璽克的袖口,兩人坐上聯結車。小碴坐在正駕駛座,璽克坐在副駕駛座。

 

佇坑入口的鋼板門往上升起。之前璽克看到裡面都是一片黑,這次兩邊牆上卻出現整排圓球狀的燈光。聯結車自動駕駛,開過鋼板門底下,進到佇坑範圍,走了一段路後,空氣震盪了一下,後面傳來入口關閉的聲音。

 

璽克看著小碴。小碴把那個金屬圓盤放在腿上操作。那個金屬盤比臉大一些,分成兩層。下面一層是一圈圈的同心圓圈套在一起構成的平面。每一圈上面都有法術符號。上面一層也是同心圓圈,但是分成兩個同心圓,其中一個比另一個要小一些,架在下層的同心圓上頭。上下層圓心位置不同,上層的兩個同心圓也不接觸。上層的同心圓沒有超出下層同心圓的範圍。上層的兩個同心圓不只在上面有法術符號,側面也有。這些同心圓都可以轉動,上層的兩個圓甚至可以在下層圓的表面上移動。因為看不到有機械構造,璽克懷疑上層的圓是用類似磁力的力量吸在下層圓上頭。小碴用手抓住整個同心圓扭動,或是用手指按著其中一個環拖著轉動,操作這個金屬盤。不同的法術符號靠近時會發出不同顏色的光。

 

這個金屬盤應該是佇坑的控制器。上面的法術符號不是通用法術符號,而是為了魔法垃圾焚化爐特別設計的加密符號,璽克看不懂。

 

他把視線轉向四周,在昏暗冰冷的照明下,他看到四周牆面全都是用附魔白銀鋪成的。白銀這種強力的驅邪物質相當昂貴,璽克現在真真切切的感覺到,這個地方當年是如何的眾望所歸,才能這樣大方的使用這種等級的建材。

 

在光滑如鏡的牆面上,有霧面的巨大法術符號。就像是以牆為紙寫成的巨幅書法作品。雖然只有在反光時才能看到他們,但他們的力量散發出的存在感不受視線限制。他們強力的控制住這裡的每一吋空間。

 

璽克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作為一個法師,他感受到這裡華麗精緻,環環相扣的魔法力量,恐懼和與之相伴隨的感動直透入骨髓之中。這裡的法術交織成一張複雜度遠超過人類感知範圍的錦緞,璽克感知到大概,又感知每個「大概」底下都有無數細節,那些細節之中又有細節……每個細節還都和其他細節呼應共鳴,像是多重旋律不分主副的大合唱。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大規模的現代魔法尖端造物。他覺得應該沒有法師能在這樣的魔法面前保持平靜。他看了一眼小碴,小碴倒是沒什麼反應,彷彿沒有感覺到這裡和分解室的背景能量有什麼不同。也許小碴習慣了吧。

 

璽克不知道聯結車走了多遠,浸泡在這樣龐大的法術能量場中,他連距離感都喪失了。通道中止了,聯結車停在一面牆前面。小碴轉了幾下控制器,牆壁上浮現一個巨大的封閉法術法陣。法陣發出一陣金光,轉變為一隻微胖的瞇眼貓咪圖騰,脫離牆壁浮在空中,牆壁往兩邊打開來,露出後面的通道,聯結車繼續往前走。

 

璽克把頭伸出窗外往後看,貓咪圖騰在空氣中維持了大約二十秒才消散,牆壁隨後關上。

 

璽克縮回車內,把窗戶升上來,問小碴:「蓋這個地方的人是不是很喜歡貓啊?」外面也到處都是貓咪圖案的瓷磚。

 

「愛貓成癡。」小碴瞇著眼睛繼續操作控制器。璽克現在才注意到控制器的每個圓圈邊緣都會發光,法術符號平常也會發出微光,所以在黑暗中也能使用。小碴說:「他曾經說過,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東西依序是:貓咪、魔法、怪人。」

 

「這表示他活得挺自在的。」

 

「怎麼說?」

 

「像我這種連工作都沒得挑的人,絕對不會這樣大聲宣告自己是個異類。」璽克傾斜身體,把頭側靠在車窗上。燈光在他的眼睛上形成反光亮點,隨著聯結車的行進流動:「能夠這樣明目張膽的炫耀自己和別人有多不同,表示他擁有『不需要附和別人也能過得很好』的條件。」以璽克自己為例,他的祭刀是他實力的一部分,但是他在工作的時候卻不能拿出來。他為了讓別人接受他,必須假裝自己沒有這個特殊的地方。至於喚起死靈的能力就更不用說了,這個非得隱藏到底不可,否則恐怕搜遍全國也找不到一個敢雇用他的人。

 

「原來如此。」小碴垂下眼瞼,微笑說:「我明明就看這種行徑這麼多年了,但是到現在才發現,背後還有這樣的先決條件。」

 

「對條件不好的人來說,忍耐和隱藏是必要的。」璽克不知道小碴怎麼突然感嘆了起來,只好直接問:「你和蓋這個地方的人很熟嗎?」

 

「很熟喔。」小碴笑到眼睛瞇了起來,這個話題讓他很開心。

 

「他好像很受人尊敬是不是?」璽克問。

 

「嗯,那個人明明是大法師,以他的身分,他大可只活在立法委員以上的上層社會裡,卻喜歡跟不同階層的人來往。他也不是請那些人去他家,而是他出門去別人家,不管目的地多破多爛都無所謂。他認為不應該把那些人視作等待施捨的人,他會應邀去那些人家中作客,因為他認為他們是有能力分享的人。他曾經說過:『只有見識過谷底的人,才真正知道那些住在高處的人,他們倚靠的是什麼樣的根基。一開始就住在高處的人只能看見自己所踏的這一小塊山峰,看不清腳下那座大山是堆起了多少土石才形成的。』」

 

這句話跟一般的勵志言論完全相反。璽克聽到的關於山和高處的正向譬喻,總是說得好像只要人在比較高的地方,就會對所有比自己低的東西瞭若指掌,所有相關智慧會因為站的位置而憑空冒出。但小碴說的這段話才符合璽克在生命中看到的現實,那些總是坐著私人飛船在高空中移動,連高山都直接飛過去的人,不會知道地面上每一寸空間是什麼樣的世界。

 

「聽起來像是一個很懂民間疾苦的人。」璽克由衷的說。

 

「哈哈。」小碴笑得更開心了,他真的很喜歡這個話題:「他也曾經說過:『身為社會菁英,最可恥的傲慢就是自以為很懂民間疾苦。』」

 

聽到這句話連璽克都笑了起來。他決定停止追問。再問下去可能就會發掘到小碴的真實身分,他還需要小碴陪伴他面對這個工作。

 

在聯結車前進的轟隆引擎聲中,他隱約聽見小碴的聲音,喃喃念著:「……就只有經歷不同的人,才能真正提出不同的觀點,那可能是菁英們忽視了的關鍵點……」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