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_佇坑深處

 

 

 

這條通道可能不是直的,璽克不太確定。牆壁浮現貓咪圖騰然後開闔的動作重複了幾次。在第四扇門和第五扇門中間,他和小碴下車穿上防護服。這裡的防護服和分解室的完全不同,顯然也會貴上很多。分解室的防護裝備主要是防備敲擊和穿刺傷害,這裡的防護服是連空氣都隔絕開來。小碴指導璽克穿上防護服。佇坑的防護服是白色的,用一種特殊的人造布製成。非常厚而堅韌,卻又很柔軟。像塑膠布一樣是沒有透氣孔的,翻開來夾層裡可以看到類似織品的強化網狀結構。防護服是包括鞋帽手套在內的連身服,很大件又很重,璽克費了一番功夫才穿上。
 
戴上形狀像長鳥嘴,尖端向下彎的透明面罩,這東西只有最尾端帶點紅色,可能是為了讓人知道尖端在哪裡,免得撞到。接著背上氧氣瓶並接好。全部穿戴好,部件接縫全部密合之後,他們從外表不但看不出性別,甚至連人都不像了。然後兩人擠上聯結車繼續前進。
 
最後他們總共通過七道貓咪門,才進入一個大房間。璽克估計這個房間上下打通了整棟佇坑建築,也就是大約八層樓高,同時又有往下挖。把璽克他們所在的位置當成是一樓,往下看黑暗深不見底。
 
房間呈圓柱型,中間是空的。牆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隔間,像千層派一樣層層疊疊,裡面放著等待分解的垃圾。垃圾量太大了,垃圾經常堆疊在一起,看不清輪廓。璽克努力在微光中辨識垃圾。他認出一些他拆解過,不會咬人也不會逃跑的垃圾,像是魔力自動烘培機之類的。其他的垃圾看起來也不像是會攻擊分解員的樣子。
 
圓柱狀房間的中間,從天花板垂下來一隻巨大的金屬爪,在骨架自然微彎的情況下,長度就已經有三層樓高,伸直應該會超過四層。璽克看不清楚爪子和天花板相接的地方,那裡可能有折疊的上臂和前臂吧。
 
大爪子是金屬手掌骨頭的樣子,外面有很多外露的紅色管線。這讓璽克想到,他在書上看過只留下循環系統的酸蝕木乃伊。沒有皮肉,而是在骨架外面有一層血管形成的網絡。這隻金屬爪外那些管線的分布方式的確就像血管。這隻爪子現在垂在他們頭上不動,璽克總覺得那隻手的比例不是人類的,指尖的鉤狀尖爪也不是人類會有的。
 
聯接車繼續往前開,眼看著就要掉進中間的空洞裡,璽克嚇得貼在椅背上,但小碴還是穩穩的操作控制器,沒什麼想逃的意思。
 
車子順利的開到空洞上頭,沒有往下掉。璽克把頭伸出窗外往下看,看到車子底下出現一個很大的藍色螢光浮空板,大小剛好可以填滿空洞,撐住這台車。聯結車在浮空板上行駛一圈,把貨櫃都拖到板子上,然後浮空板載著他們緩緩下降。
 
下方的燈從上到下,隨著他們接近依序打開。底下的牆壁也都是隔間,但是璽克開始聽到跳動、嘶吼、碰撞的聲音。他看到那些垃圾在鐵網和鐵欄後面暴動,越往下看到的垃圾越激動。璽克看到有一隻魔器鸚鵡一面用頭撞鐵欄,一面不停播放各種不同語言的髒話;一個似乎是魔器北極熊寶寶,把同一個隔間裡的魔器海豹寶寶踩在腳下撕咬;一個自動打掃魔器偶所在的隔間裡塵土飛揚,被鐵欄的能量場擋住沒有吹到外面來……幸好這個地方設計成會吸收聲音,沒有回音,垃圾雖然吵但還可以忍受。
 
他們繼續往下。越往下,每個隔間越來越大,關押的垃圾體積也更大。璽克希望當「爪子」把這些大型暴動魔器抓去分解室的時候,會把這些東西分配給小碴。
 
過了大約十分鐘,他們終於抵達最底層。浮空板沒入刻有霧面法術符號的白銀地板底下。這裡的地板中間有一個大型霧面法陣,聯結車就停在那中間。
 
最底下的隔間一格就有一層樓半那麼高。沒有鐵欄,但是在內部牆邊和入口附近設有法陣,啟動後可以組成封鎖網。現在這些大隔間都是空的。
 
璽克和小碴下車。小碴拉著璽克的手,把他拖出法陣範圍,然後轉動控制器。法陣外圍升起一圈光束柵欄,把聯結車關在裡面,上方出現另一個浮空板,下降直到接觸光束柵欄的頂端,擋住上面的開口。
 
小碴再次轉動控制器,兩隻和上方巨手外型相仿但小得多的金屬爪,從牆壁裡伸出來,穿過光束柵欄,在第一個貨櫃外面左右摸了幾下。
 
第一個貨櫃的鋼板,除了底部以外的部分碎成數塊掉到地上,切口平整。
 
擬獸魔器出現在璽克眼前,才一隻就佔滿了一個貨櫃。這隻擬獸是模仿獅鷲獸作成的,為了加強演出效果,造得比真的獅鷲獸更誇張。彎到幾乎要戳到脖子的彎鉤鷹嘴,配上裡面有燈,發出紅光的眼睛。每片羽毛都是閃亮的金屬製成,不像真正的獅鷲獸羽毛那樣貼合身體,而是故意一片片的往外刺,製造兇惡的感覺。獅身的肌肉被誇大,現實中這樣的肌肉其實不太實用。不管是鷹的前腳還是獅子的後腳,都作出巨大的爪子,還在關節處加上沒有魔法效果的虛構法術刺青。微妙的是,翅膀和身體的比例卻比真的獅鷲獸要小,大概是考慮到展示空間而作的修改。
 
它用專用的附魔鐵鍊纏住,綁死在基座上。全身都被固定住,連嘴也被綁牢了,只有蛇頭尾巴甩來甩去。那個蛇頭嘴裡沒有牙,大概是沒有傷害力,所以才沒固定。
 
「先處理這一隻,其他明天在說。」小碴說。
 
擬獅鷲獸雖然動不了,但眼睛還是盯著璽克看。璽克發現自己身上出現小小的紅點,那雙眼睛還會放出雷射光。看樣子不要和它對視比較好。
 
「這麼大的東西怎麼拆?」璽克問。
 
「慢慢拆。」小碴的回答跟沒回答差不多。他在地上用力跺了兩腳,在他前面大約胸骨下緣的高度,出現一個浮空面板。面板本身是完全平的,上面用線條畫出按鍵的位置,中間有一個和控制器很像的同心圓圖案,他把控制器放在上面,就自動卡在那裡了。他把五指自然撐開放在面板上,說:「我來控制爪子,你去處理細部。」
 
「意思是我要爬到那個東西上面去?」璽克指著擬獅鷲獸說。從紅點的位置看來,擬獅鷲獸正在打量他的心臟好不好吃。
 
小碴默默的點了點頭。
 
「你不覺得這種工作應該由經驗豐富的前輩執行嗎?」璽克說。
 
「你覺得你會操作這個嗎?」小碴指著浮空板問:「等一下你把我大卸八塊怎麼辦?」
 
璽克考慮到剛才貨櫃的下場,那對付鋼板有如熱刀切奶油般的金屬爪們,他覺得小碴說得有道理。那些爪子殺人的可能性遠比一隻動彈不得,只能用雷射光射射人類胸口的擬獸魔器要高得多了。還是讓經驗豐富的前輩控制爪子,才能讓兩人都平安生還。
 
「下次我再教你怎麼操作控制面板,現在先趕工。這種風險程度最高的魔器不能儲放太久,不知道會引發什麼效應。」小碴說:「而且它不會真的攻擊你,只是作作樣子表演一下而已。這畢竟是展示品,都設定成會肢解表演用的活雞,但不會傷害人類。」
 
於是璽克一手提著工具箱,一手拔出祭刀,躡手躡腳的走近擬獅鷲獸。他試著左右移動,但紅色光點還是定在他的心臟上。據說擬獸魔器的動作會比生物更精準,看來是真的。
 
小碴說擬獸魔器不會傷害他這件事,璽克是一點也不相信。從迷你兇惡蘑菇精的例子看來,不管多安全周到的原廠設定,時間久了都有變質的可能。剛出廠的擬獅鷲獸可能不會傷害人類,經過多年損耗就難說了。像迷你兇惡蘑菇精在遭受玩伴的蹂躪之後,就變成了一台徹頭徹尾的殺人兇器。
 
這個地方的法陣都設定成只會擋住魔器,不會擋到人,以方便作業。璽克按照小碴的指示,直接穿過光束柵欄到貨櫃旁邊。心臟一直被盯著讓他覺得緊張,所以他往尾巴的方向站了一步,想離眼睛遠一點。擬獅鷲獸的蛇頭長尾立刻朝璽克衝了過來。璽克舉刀準備應戰,小碴快他一步,操作爪子抓住蛇頭,精準的捏住下顎逼它張嘴。璽克從容的把祭刀插進去,把下顎卸掉,然後一路往下拆。
 
 
有小碴在真是太好了。璽克心想,不管小碴是幽靈還是不老仙人都無所謂,沒有小碴他簡直不知道這份工作還能怎麼作下去。所以他絕對不會揭穿小碴的真實身分,他會裝作他沒有發現任何奇怪之處,直到他離職。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