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_出乎意料的出口
 
 
 
 
 
等大家都解除了膀胱的緊急狀況,三個人在員工餐廳裡坐下來共商大局。小碴居然還倒茶給瑟連喝,璽克只想澆瑟連一桶拖地水。
 
「你怎麼會和那兩個笑紋妖怪一道?」璽克趁小碴倒茶的時候,用拳頭打了一下桌面,質問瑟連。
 
瑟連對於一個公家單位居然可以破爛到這種程度感到不可思議,好奇的轉頭到處看,直到璽克敲桌子他才看向璽克,說:「上頭的命令。」
 
「你是政府單位,我們也是政府單位,騎士團沒事找自己人麻煩幹嘛?」璽克再次用力敲桌面,把小碴倒好的茶都濺了一些出來。
 
「璽克,你認識他?」小碴在瑟連的對面,璽克的旁邊坐下。
 
「是個殺千刀的恩人。」璽克咬牙說出這個前後矛盾的形容。
 
雖然聽不懂,不過小碴理解了,這表示他們之間的恩怨不是能簡單解釋清楚的。
 
「我也很好奇,騎士團怎麼會插手管這件事?」小碴問瑟連。
 
個別騎士在民眾抗議現場維持秩序,或利用協助抗議來拉抬民眾支持度,那還說得過去,但是由「上頭」命令介入就很奇怪了。通常「上頭」之間如果有糾紛,會在「上頭」就解決,不會弄到把民眾扯進來的地步。
 
瑟連一隻手摸著下巴和嘴唇,和小碴兩個人彼此打量。瑟連低頭看著桌面想了一下,抬起頭說:「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跟這件事一點關係都沒有,純粹是跟你們聊聊前陣子團裡發生的一些瑣事,你們就當成是我在抱怨,聽聽就好,好嗎?」
 
璽克皺眉,用眼神表示同意。小碴點頭。
 
瑟連說:「前陣子,有個三流八卦報說騎士團內部有互相餽贈官職的陋習,當然了,那完全是捏造的,實際上並沒有這回事。
 
「報導刊出兩天後,有個記者硬闖進我們總部吵鬧。她一直說我們護短什麼的,還用報紙版面毀謗我們,不停散播子虛烏有的指控。
 
「她這樣鬧了好久,有一天突然就沒再來了,也沒再作出和團裡有關的評論。
 
「接著我收到命令,『上頭』要我來搞定這件事。就這樣。」
 
璽克眼睛瞪得大大的。所以說,瑟連的「上頭」是用幫忙搞定第四焚化爐,交換讓那個記者閉嘴!
 
「那個記者很喜歡笑,她每次在團裡鬧事的時候都笑得很開心。她保養不夠的話,臉上笑紋應該不少吧。」瑟連兩手拿起茶杯,低頭啜了口茶。
 
「你們這樣搞,光明之杖不可能保持沉默吧?」小碴說。
 
「的確。這裡雖然是燙手山芋,但是光明之杖向來討厭別人插手管他們的家務事。我出發的時候正好跟一個穿正裝的法師擦身而過,可能就是使者,來講這件事的。」
 
「那你這次聽從上頭的命令,不就會害到聖潔之盾?」璽克手叉胸前,用比較輕鬆的姿勢靠在椅背上說:「你的上頭這麼亂來,遲早會被上上頭鏟了吧?替他辦這件事不划算喔。」
 
「我不辦的話,現在就會被剷掉。」瑟連微笑說。
 
璽克不覺得瑟連是那麼好處理的角色,他肯定在打別的主意。果然,瑟連接著笑說:「如果能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就好了——」
 
璽克說:「不是你被鏟,就是這裡被鏟然後我丟工作,不會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所以,為了找到那個方法,我今晚要住在這裡。」瑟連拍了一下手,對璽克說:「宿舍在哪裡?肯定有空房吧?」
 
璽克嘴角邪惡的勾起,兩手撐住桌面站起來,身體對著瑟連方向前傾,用不懷好意的低音說:「正好,我打算換個房間住換換心情,你就睡我本來那間吧。」
 
這麼明顯的陷阱,瑟連本來也不想乖乖踏進去,但是看過璽克的房間和無人使用的房間差距多大之後,他就選擇了接收璽克的房間。璽克的房間是所有房間裡狀態最好的一間,其他間破爛不說,重要的是都幾十年沒打掃了,要入住勢必要先來個大掃除,而璽克和小碴都擺明了不會告訴他打掃用具上哪找,瑟連根本沒有選擇。
 
璽克則是搬到樓上的房間,他覺得這樣應該就可以避開騷靈的遊行路線。
 
他搶在九點以前完成打掃工作,搬進還飄著肥皂味的新居。小雞棉被和枕頭他都搬過來了,反正瑟連可以睡睡袋。璽克充滿偏見的認定,騎士可不像法師那麼纖細。
 
璽克滿足的用棉被裹住自己,今晚總算能睡個好覺了。
 
他把頭慢慢縮進被窩深處,尚未完全關閉的腦袋想著現在時間已過九點,樹精老人鎖門的時候,瑟連應該嚇了一大跳吧。他故意沒先對瑟連說門禁的事,看瑟連被鎖上一晚之後,明天會不會乖乖逃走。不過考慮到瑟連是個騎士,比起逃跑,他拔出聖劍直接把門劈成兩半的可能性還比較高。不知道這裡的管理規定裡有沒有「可驅逐破壞公物的客人」這一條。
 
璽克腦中靈光一閃。
 
他的房間沒有鎖。
 
樹精老人鎖上的是瑟連的房間,他不知道璽克搬到樓上這間來了,沒有過來鎖門。
 
璽克站起身,把棉被推開,走到門前。他現在住的這間房間房門是再普通不過的三夾板,鎖也只是平凡的喇叭鎖。他握住門把,輕輕一轉,小小的「卡搭」一聲響過之後,他自己從內側上的鎖打開了。他稍微拉了一下門把,門緩緩向內開啟。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