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_自作孽,異世界
 
 
 
 
 
明明就是走騷靈群聚的一樓,回房間的路上卻沒碰到任何騷靈。璽克覺得樹精老人一定有一套獨門的對付騷靈祕法。樹精老人抓緊璽克前進,不給他任何開溜的機會。
 
他帶著璽克到了瑟連的房門前。
 
璽克根本來不及說他搬到樓上了,樹精老人直接以流暢的動作開鎖、推人、關門、上鎖,一氣呵成的把璽克和瑟連關在一起。接著他扔下一句:「好睡。」就離開了。
 
璽克雙手抱頭,手肘開開膝蓋也開開的蹲在門前,背對著窗戶。他努力想把自己縮成一顆不起眼的球,最好是把腦袋藏到領子底下去。房裡的燈亮著,他聽到背後有「巴」的一聲,某人下床穿上靴子。
 
「怎麼了?有什麼事嗎?」瑟連站到璽克旁邊關切。
 
「我正在自我檢討,評估我自作孽害到自己的機率是否高得不像話。」
 
看瑟連的表情是沒聽懂璽克在說啥,不過也無所謂:「肯定沒有奈莫高。我剛剛還看到他。」
 
「什麼時候?」璽克放下手,抬起頭。
 
瑟連進到第四焚化爐以後,到進這間房間為止,中間一直和璽克共同行動。這中間璽克沒有看到奈莫,瑟連當然也不會看到。
 
「大約兩個小時前吧。他從窗戶外面走過去。」瑟連手叉胸前回憶。
 
窗戶?璽克有不祥的預感。這裡惟一一扇窗戶不是用封條封死了嗎?
 
璽克單手撐地,扭轉上身看向那扇正對著門的窗戶。
 
窗簾是拉開的,封條全都不見了。鐵窗上只剩下殘破的、混著乾硬膠水的紙屑。窗外整片沒有草的草皮一覽無遺。他把視線往下轉,看到地上的垃圾桶裡滿是紅黃兩色的紙團。
 
璽克一臉震驚,而破壞封條的始作俑者不懂這是為什麼,瑟連無辜的低頭問璽克:「你們為什麼要把窗戶封起來,是民眾的惡作劇嗎?」
 
「快把窗簾拉上!」璽克大吼。窗外的景色開始扭曲。
 
瑟連衝向窗簾,但已經來不及了。彷彿有顆流星砸在窗外一樣,強烈的橘光吞噬了所有景物,衝進房間裡,把璽克和瑟連也埋在熾烈的光芒之中。
 
 
 
 
 
 
璽克緊閉眼睛,把手也遮在眼睛上阻擋強光。他感覺腳下的地面突然消失,什麼都碰不到,卻沒有下墜的感覺。
 
「你有把武器帶著嗎?」瑟連的聲音傳來。
 
「有。」璽克回答。
 
「那就好。」
 
璽克睜開眼睛,看到瑟連跟自己浮在空中。雖然距離地面非常遠,但璽克還是能判斷,他們正緩緩的接近地面,跟在水裡丟顆石頭往下沉的速度差不多,沒有物體在空氣中墜落會逐漸加速的情況。
 
地面全都是大塊的尖銳碎石,看不到任何禿草皮。就算下墜速度不快,璽克也不想落在那些東西上頭。視野範圍內全是橘色的,天空是明亮的橘色,地面是黯淡的橘色。瑟連在空中用自由式往上游,人就往上飛了一些。
 
「這裡可以游泳!往上游!」瑟連低頭對璽克說。
 
「我不會游泳!」璽克大喊。他出生在深山裡,之後就讀的黑夜教團東方學院也在深山裡,等他脫離教團以後,還是沒有錢去海邊或游泳池。至於第四焚化爐的游泳池根本就是巨型花盆!
 
「那就游狗爬式,狗爬式哺乳動物都會吧!想像自己是條狗,試試踢腿、踢腿!」瑟連飛快的和地面拉開距離。
 
璽克瞪了他一眼,模仿瑟連的姿勢,用不標準的自由式慢慢往上游。
 
他們游到高處俯瞰這個地方,不管往哪個方向看都只有碎岩平原,沒看到熟悉的第四焚化爐建築。
 
「這是什麼地方?」瑟連的臉上還帶著尚未消失的笑意,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不知道。」璽克的臉色相當難看,眉間皺起。
 
「你不是法師嗎?」
 
「我的專長是魔藥。這根本是異世界了。」這看起來像是符合罕見條件才會出現的特殊世界,這種世界在《魔法術語大典》裡是找不到介紹的。
 
「那——奈莫會知道嗎?」瑟連伸長手指著地面。
 
一開始璽克沒看到瑟連指的地方有什麼東西,盯著看好一陣子,才發現有個人正用蝶式幾乎貼著地面游動。那裡距離這裡至少有幾百公尺,瑟連居然還知道那人是奈莫,視力有老鷹的水準。
 
「這種刁鑽的知識,黑市法師最清楚了。」璽克說。他這句話決定了奈莫必須被他們捲進來。
 
瑟連左手在袖子上摸了一下,取下一根別在上頭的針握在手裡。他手朝奈莫的方向一甩,一道金黃色的閃光從他手中延伸出去,劈向奈莫,把他附近的一大片岩石打成粉末!
 
那是騎士聖劍的力量。
 
這不是璽克第一次看到騎士使用聖劍,不過他還是覺得很壯觀。騎士們不需要準備祭品、不需要唸咒也不需要唸書,使用聖劍力量對騎士來說就像運動手腳一般自然,讓經常腦過勞的法師相當羨慕。
 
瑟連那一下攻擊相當有效,奈莫馬上高速游過來,只花了十五秒的時間就出現在瑟連前面,抓著瑟連的領口怒罵:「搞什麼?騎士可以這樣偷襲人嗎?」奈莫大概有比自由式和蝶式更快的移動技巧。
 
「只是一個小小的通知。」瑟連露出燦爛的笑臉,把針別回袖子上。
 
奈莫放開瑟連的領口,擺手往後游,稍微拉開距離:「你們怎麼會跑進來?迷路了嗎?」
 
「是迷路了。」瑟連點頭。
 
「莉絲娜在哪?」璽克問。奈莫跟他的使魔向來形影不離,不管是吃飯、洗澡、睡覺都在一塊,前往異世界的時候當然也該在一起。
 
「你的小灰應該也不在。這裡他們進不來。」奈莫用手撥空氣,轉身指著璽克的領口說。
 
璽克把手放在胸前的布料上,感覺他的銀匣,裡頭是空的。他的使魔小灰確實不在裡面。
 
瑟連一蹬腿,伸長手抓住奈莫的領口,拉近自己笑問:「這是什麼地方?」
 
大家都知道奈莫的格鬥能力差勁至極,被抓到領口就只能乖乖就範。
 
「你不用這樣我也會說。」奈莫拍掉瑟連的手,先整理好領結,之後才開口說:「這裡是騷靈的王國,就分類上來說比較接近夢境。因為構築條件的關係,只有人類能進來。」奈莫看了瑟連一眼:「至於這個非人類是怎麼進來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是人類啊。」瑟連無比燦爛的笑說。
 
「在生物學以外的領域,用社會與文化的角度來說,可以一秒砍五隻惡魔的生物才不是人類。」奈莫壓低嘴角,瞪著瑟連說。
 
「人類應該也不能在沒有預作準備的情況下折疊空間。」璽克瞇著眼睛對奈莫說。
 
「這裡就數你最不像人類了,還說我啊?」奈莫收下巴說。
 
璽克舉起一手,手掌朝前對著兩人說:「好了,現在談這個也沒用,反正我們再怎麼非人類也已經進來了,重點是怎麼出去?」
 
「時間到就會被踢出去了,你想留下來都不行。」奈莫說。
 
「你可以解釋這裡的原理嗎?」璽克在心裡計算時間,距離天亮大約還有五個小時。
 
「這個地方的主要支柱是意志纏捲,以心靈流的米哈現象作為分枝柱——」
 
瑟連舉手說:「停。用我也能聽懂的方式解說,不要用術語。」
 
奈莫非常明顯的「嘖」了一聲,扁扁嘴充分的表現鄙夷之意後,才開口說:「騎士大人知道什麼是騷靈嗎?」
 
瑟連滿臉堆笑:「不知道。」
 
奈莫只好從基礎說起:「人類用過的東西上面都會殘留使用者的意念,那些東西堆積多了就成為騷靈。在這座焚化爐裡燒過那麼多舊東西,加上佇坑也要爆滿了,外加一點光明之杖意料外的因子,騷靈出現質變,變得近似於真正的靈魂。他們會思考、有慾望。他們和我們跨過的維度不一樣,眼裡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總合起來就出現了這個『世界』。這裡是用騷靈視角呈現的第四焚化爐,在出入口成串的地方就容易打開往這裡的裂隙。」比方說璽克扔給瑟連住的房間,窗戶正對著門,就是出入口成串的地方。
 
「看起來不像。」瑟連看著這個巨大尖石林立的世界,和他印象中的第四焚化爐根本對不起來。
 
「你看起來倒是裝得滿像人類的。」奈莫說完,馬上裝作他剛才沒開口,繼續說:「這裡的鑰匙是『人類的思想』,所以只有人類可以進入。如果你們不想惹事,就躲到天亮。我還要去找騷靈的女王。」
 
「有沒有地方安全到可以讓我睡覺?」璽克急了。下面那些尖石看起來不像是合適的床鋪。他不像另外兩個人可以自行分配時間,趁白天補眠。他是固定時間上班的人,還已經連續四天晚睡了!
 
「沒有。對了,璽克,良心建議你快點辭職。」奈莫以難得一見的誠懇對璽克說。
 
「怎麼回事?」璽克問。奈莫會提到良心,肯定有什麼天大的不幸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我跟蹤騷靈的時候聽到,他們打算在近期內破壞第四焚化爐,解放所有同胞追求自由。」
 
「啊啊啊啊啊——」璽克抱頭慘叫:「都要進雪季了耶!我跟你一起去找女王,叫他們把計畫延期!」難怪騷靈認定他會礙事,派怪頭偷他的刀,他和騷靈雙方目的有很大的衝突!
 
「我無所謂,你不要扯我後腿就好。」奈莫眨眨眼說。
 
「我也去吧。」瑟連對璽克微笑說:「騎士有保護『平民』的義務。」
 
璽克的反應是露出牙齒威嚇他。
 
奈莫伸出左手,一個環狀的光帶在他掌心旋轉,很多光點圍著中心打轉。他看了一陣子,指著橘色太陽的方向說:「往那裡走。」
 
璽克邊移動邊觀察地上的碎石,看了很久,才發現這些石頭的高低分布是有規則的。把類似高度的石頭連成線,就會出現一幅第四焚化爐的平面圖。奈莫跟他們相會的地方是璽克和瑟連本來身處的那層樓。
 
他看到碎石底下一直爬出騷靈。騷靈們像是有明確的目標,大多都往同一個方向前進,少部分亂晃的,最後也都往那個地方晃過去。他們的目的地跟奈莫帶璽克和瑟連去的方向是相同的。隨著他們越來越靠近那裡,地上的騷靈越來越多,最後形成一整片像祭典般擁擠的騷靈潮。在騷靈潮的正中心,大約是現實世界第四焚化爐主爐棟的位置,有一座由堆疊的騷靈形成,不停扭動的高塔。高度大約七層樓高。沒聽過的歌詞跟破碎不成調的旋律再次響起。騷靈們唱著:「以至高的火焰,造就無魂者的夢。」
 
「那個就是『女王』。」奈莫指著塔說:「我不知道他們怎麼選出領導者的,反正就是有這東西。」
 
三人繼續游近高塔。騷靈明明就沒有眼睛,璽克卻感覺千萬個目光一下子投了過來。
 
「陛下!」奈莫直立身體,靠著蹬腿維持滯空。他脫帽對高塔行禮:「法師奈莫.席亞各懇求您賜與恩惠,以您的智慧為我解惑!」
 
女王的聲音直接在三人腦中響起,就是晚上隔著房門和璽克交談的那個女聲:「魂魄之屬有何要求?」
 
「請您為我解惑!『焚化爐之核』在哪個地方?睿智如您應該知道答案!」奈莫大聲說。
 
「『焚化爐之核』是此地最初的守護者,吾輩的獄卒,汝何故追問此事?」
 
奈莫瞄了一眼璽克,璽克瞪了他一眼。奈莫說:「因為那東西值錢!焚化爐之核裡有大法師查的力量精華,還有第四焚化爐運轉以來吸收的所有法術能量,我要拿去賣!」
 
「那麼你就是吾輩的盟友。」女王的聲音說:「焚化爐之核和吾輩一樣,都已成為無魂的存在。哀家也不知道它在何處遊蕩。」
 
奈莫再問:「它已經轉成騷靈了?可以告訴我那是個什麼樣的騷靈嗎?」
 
「它比吾輩的任何存在更接近人類。它的外表,是你們所稱的『男人』。」
 
璽克心頭一震。難不成是小碴?
 
騷靈的女王繼續說:「關於它的事情,哀家再也無可奉告。吾輩此時尚且身處它的囚牢中,受到它的看管,無法反抗它。」
 
璽克往前游,把奈莫撥到一邊,對女王說:「我也有事情要找妳。」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