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_談判逃亡





女王沒有回應。


璽克忿忿不平的說:「你們不要破壞這裡,我需要這裡的屋頂!」

女王回答:「那是不可能的。我們離開囚牢之時,這裡的每一片屋頂、每一面牆都將化為石礫,而這將會在近日內成真。」

璽克伸出四根手指:「延後四個月就好!」

「那是不可能的。吾輩的力量已然足夠,近日內便會突破鎮壓。」

璽克把手放在額頭上,心想:定期檢察果然都是騙人的!

女王的聲音轉為尖叫:「你是此地的維護者,拆解吾輩族裔,與焚化爐之核友好的仇敵!哀家與汝不可兩立!」

高塔彷彿遭受地震襲擊般劇烈搖晃,外層的垃圾騷靈被搖下來,露出藏在裡面的女王真身。那是一副巨大而完整的人類骨骸,呈跪姿,璽克判斷那屬於一名成年女性。

地面上的騷靈之海越來越激動。他們不能像人類那樣游泳,連風扇騷靈都浮不起來,有力量把他們禁錮在地上。於是他們就踩著彼此往上疊,組成梯子向上延伸,要來抓璽克!

「不要在這個空間交戰,我們閃吧!」奈莫拔出祭刀和血瓶,在刀身上滴了幾滴血,開始唸咒準備把他們送回現實世界。

「這裡不行!」璽克說:「這裡出去會進到高溫主爐裡,換個地方再出去!」

「我知道,快游吧!」奈莫完成前面的法術,把最後一個步驟捏在手裡沒放出去。

瑟連再次把針握在手裡,金黃色的光連閃,把靠近他們的騷靈梯砍斷。

三個人努力游泳逃離。瑟連為了保護游不快的璽克,游在最後面。

女性骸骨外層的騷靈已經全部脫落,骸骨動起來,抬起手抓向三人。

瑟連轉身面對骸骨之手,胸前的聖潔之盾騎士徽章發出微光,在他前方出現一個透明的半圓型力場盾擋下骸骨之手,發出響徹天際的金屬撞擊聲。

璽克四下張望,想找到安全的脫離點,終於他認出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那個房間的格局他很熟悉,大約在現實中房間中間地上的位置,碎石排出格子狀,他不久前才看過類似的東西:「奈莫,那邊可以脫離!」

「喔!」奈莫用所尼語喊出最後一句發動咒文:「回到標記的世界!」

四周的景色旋轉扭曲,橘光被溫和的白光取代。璽克的背重重撞上堅硬的金屬物體,痛得他蜷成一團暫時站不起來。他回到登記室,摔到了一大堆金屬抽屜上。他脖子上的銀匣跳動著,使魔回到主人身邊。

奈莫摔在璽克附近。

「主人——我們快溜吧!」莉絲娜用展示美腿的動作,抬頭挺胸,一腳踩在奈莫臉上。

瑟連的落地姿勢比較好,正面落下而且有用手腳防護,沒怎麼傷到,他掙扎著要從抽屜堆上站起來:「等一下,我剛聽到有人打算偷竊——」

璽克往瑟連方向一滾,伸長手抓住瑟連的腳踝。瑟連剛站起來,璽克這一抓讓他往前跌倒,這次額頭在抽屜邊緣嗑了一下。
 
莉絲娜和奈莫趁機逃跑了。

「這件事不歸你管。」璽克說。他等奈莫和莉絲娜跑到連瑟連的腳程都追不上以後,才放開手。

瑟連手肘撐在地上摸著頭。他回頭撇了璽克一眼表示他的不滿,但沒說什麼。

畢竟是前搭檔,事情就發生在眼前的時候,璽克還是會出手幫奈莫。

放手以後璽克看向窗外,天空已經帶有日出的顏色。

他整晚都沒睡到!

睡意全部轉化成怒火。璽克在地板上爬行,爬到桌邊,把魔話籠從桌面上拉下來。他坐起身,背靠著桌子,把魔話籠放在懷裡,撥打法師執業管理局的號碼。

女高音唱沒兩個音,魔話就接通了。璽克還沒說話,對面就傳來啜泣聲。

女人的聲音哽咽說:「人家、人家昨晚作了好可怕的夢。人家夢到今天一大早壞人就打魔話過來,說他知道我家在哪裡——嗚、嗚、他對人家作了好可怕的事情,你是那個人嗎?拜託不要、太可怕了——不要這樣對待人家……」

璽克咬牙切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能阻止這個女人用暈倒和尖叫浪費他的時間,乖乖去叫局長大人過來。

瑟連走過來,在璽克前面停步。他先整理好凌亂的頭髮,接著彎腰,一手撐在璽克頭旁邊的桌緣上,對著璽克懷裡的魔話籠說:「我是聖潔之盾的瑟連,麻煩請局長接魔話。」

璽克驚訝的睜大眼睛。瑟連只是聳聳肩,就走開了。

「啊,是騎士大人耶!」女子的聲音雀躍起來,她叫局長過來聽魔話,然後興奮的小聲唸著:「今天第一通是騎士耶,一定會有好事發生!」

「喂?這邊是法師執業管理局局長。」局長大人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嘴裡咬著饅頭。

聽背景的說話聲,之前接魔話那個女子已經走遠,聽不到魔話內容了,於是璽克說:「我是璽克。」

「喔,怎樣啦?第四焚化爐還好嗎?」

「你現在馬上連絡光明之杖的公共設施檢驗部門,叫他們派一隊真正的法師過來!」璽克盡量用冷靜的語氣說話。

「怎麼了?燈泡不會亮嗎?」

「大半都不會亮——不對,比那嚴重多了!」璽克說:「這個地方的殘餘意識累積成騷靈,騷靈又突變成不知什麼東西,已經準備要拆房子了!」

「如果只是燈泡不會亮,我還可以叫幾個工讀生過去處理,可是這麼大的事情我沒辦法幫忙。」

「這麼大的事情才是非幫忙不可,這樣下去第四焚化爐肯定完蛋!」

「沒辦法。」局長大人斬釘截鐵的回答:「不定期檢查只能由該處主管提出。如果隨便一個外聘員工都可以勞動檢查隊,那麼多設施光明之杖哪檢查得完?」

「這裡的主管半年沒出現了!」

「就算這樣他還是你們的主管。資料上顯示你們有主管,就必須由主管提出。」局長大人終於把饅頭從嘴裡拔出來,說話聲音清晰了一點:「璽克啊。你別管這麼多不行嗎?就算第四焚化爐不堪使用也不是你的責任啊。你只要閉上嘴,乖乖領薪水就好了啊,這麼辛苦作事幹嘛呢?不必這麼認真啦。」

「要是有人管,就不會輪到我管了!」

「他們都不管了,你還管幹嘛呢?」局長大人回答:「總之,官方程序就是這樣,一定要由主管提出。沒有主管的簽名,光有你和我的簽名只會進垃圾桶而已,送不到檢驗部。」

「那就隨信附上一隻兇暴蘑菇精給他們!」璽克大吼,切斷通話。

瑟連轉了一圈又回到璽克前面,身體前傾問:「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

「有!」璽克伸出雙手,重重的一拍瑟連雙肩:「幫我代班!」

在瑟連一愣的同時,璽克跳起來衝出登記室。

他先去廚房一趟搜刮祭品,再一路衝到大門口。璽克記得人事資料上肥貓主管的地址在哪裡。希望他確實住在那,沒有跑去哪個情婦家住。

璽克把一個小碟子放在沒有草的草皮上,裡面放骨頭和草藥點火,用火焰烤過祭刀的刀刃,唸咒:「幽冥異界的黑風,形成我的駿足。」

刀身上出現一片流動的黑霧,膨脹成團脫離刀鋒,又開始往內縮,最後化成一隻黑身白鬃毛的矮腳馬,背上掛著木頭馬鞍,用紅寶石般的眼睛盯著璽克。

「走!」璽克翻身上馬,朝肥貓主管的家飛馳而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