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_不可侵吞垃圾





肥貓主管家是獨棟的,外表看起來還不錯,但是璽克解除馬匹法術,靠近房子時,卻聞到裡面飄出臭味。他警戒起來。雖然不是人類的屍臭味,但還是讓他想到,肥貓主管有可能已經死了。如果那樣的話,他把死亡證明呈上去要求換主管,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璽克憤怒的想:不然他把主管的屍體搞起來簽名也可以。

他直接把門炸開,惡臭迎面撲來。璽克皺眉,大步走進房內。

映入眼中的是堆滿房子的垃圾。從天花板的裝飾看來,這間房子本來應該是很漂亮的,但是現在地上滿是垃圾,堆成了山,璽克根本看不到地板和家具。那些不只是生活垃圾,大多數都是應該交給第四焚化爐處理的魔法垃圾。

璽克想到「不可侵吞垃圾」的規定,他大概很快就能知道這條規矩訂立的原因了。

他爬上垃圾山,在垃圾和天花板中間的空間爬行,老舊魔器滲漏出來的法術能量刺激他的皮膚,讓他很不舒服。

爬過走廊,進到客廳。璽克觀察裝在外送容器裡的生活垃圾。有些發黴過頭,只剩下一片黴菌侵蝕過的痕跡,有些還挺新鮮的,沒有長出任何東西。

肥貓主管還活著的可能性提升了。

璽克從積滿灰塵的吊燈旁邊爬過,往房間爬行。

垃圾之山出現一道斷崖,璽克跳下斷崖,踩在只剩下些許纖維的腐爛地毯上,眼前是臥房的門。

璽克把耳朵貼在門板上。裡面傳出一男一女的聲音。

「我愛妳,妳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女人。」男聲說。

「啊啊啊!對,就是這樣!再來!」女聲說。

「甜心,妳好美!」

「再來、不行了!我還要!」

「在這世上我只愛妳一個!」

「要死了,要壞掉了!」

肥貓主管沒上班,原來是忙著跟女人亂搞!

璽克希望等他們穿好衣服再進去,免得惹毛肥貓主管,壞了事。他繼續聽了一陣子,感覺不太對勁。女人在呻吟,可是男人的呼吸並不急促,這根本不合理。他繼續聽,發現女人的叫聲就那幾句而已,一直重複出現,連語氣、換氣的地方都一樣。

那女的不是人類。

璽克把房門炸了,門板朝內轟然倒地。他踩著門板進入房內,看到一個比他還瘦的中年男子,跟一個肉色的東西躺在床上。

那個中年男子就是肥貓主管。他和照片上的身材差太多了,璽克花了一些時間才認出他。他穿著過大的衣服,鬆弛的褲子靠腰帶繫住。那些服裝是他變瘦前的尺寸。璽克炸門的聲音那麼大,他卻對璽克的入侵毫無感覺,繼續磨蹭那個肉色物體。

那個肉色的東西是一具模仿女性身體,並加以誇張化以滿足男性妄想的成人玩具。它不停發出重複的呻吟聲。它被人仔細的清洗過,上面沒有半點髒汙。即使如此看起來還是很可怕,皮膚陳舊硬化而出現裂痕,頭髮斷裂稀疏,一邊眼睛的眼皮不見了。這東西明顯該扔了。璽克懷疑這東西,還有外面那些魔法垃圾,都是肥貓主管從工作地點侵吞來的。

雖然早就知道商業魔器肯定會出現這種東西,但璽克之前沒有拆到過,還真是讓人驚奇的初次遭遇。他先不管成人玩具,把注意力放在肥貓主管上面。

「主管大人,我需要你在文件上簽名!」璽克大喊。

肥貓主管還是沒有反應。他只是不斷的讚美成人玩具多麼美麗迷人。

「聽我說話啊!」璽克上前抓住成人玩具所剩無幾的頭髮,想把它拖下床。

「不要碰她!」肥貓主管無神的眼睛猛然瞪大,他像豹子一樣彈了起來,十指怒張抓向璽克頸部。

璽克一手揮開肥貓主管的手,另一手拔出祭刀。碰到肥貓主管手的地方一陣酸麻,像是觸電一樣。璽克這才想到,照規矩第四焚化爐的員工全都是法師,肥貓主管當然也是。

肥貓主管嘰哩咕嚕不清不楚的唸咒,閃電從他身上發出,在房裡流竄。燈泡炸裂,牆壁上出現長長的裂痕,水泥塊亂噴。璽克揮動祭刀切開法術能量,手一扯,把閃電引過窗戶,弄到戶外去。閃電朝天空噴發,後續的法術能量把雲層開了一個洞,中間可以看到藍天。要是璽克剛才沒把法術弄出去,這間房間的屋頂八成已經升空了。

璽克跨出兩大步,一下子逼近肥貓主管,祭刀抵到他脖子上,再稍一使力就可以奪走肥貓主管的命。璽克咬咬牙,收回祭刀,一腳踢向肥貓主管。肥貓主管整個人往後倒,撞上窗戶,薄木板作的百葉窗剛剛才被電流穿過,撐不住肥貓主管的體重,劈哩啪啦的全數斷裂。肥貓主管往窗外栽了出去。

璽克追到窗邊,身體前傾抓著窗沿往下看,他還在找人時,突然一雙觸感粗糙的手從後面抓住他的脖子。他反拿祭刀刺進站在他背後的襲擊者腹部,對方卻沒有反應。璽克覺得呼吸困難,他祭刀一轉,直接切斷對方手指,精準的沒有傷到自己。他迅速轉身面對襲擊者,八根僵硬的斷指在地上扭動。

那具成人玩具站在璽克面前,張開只剩拇指的雙手。它站著的時候沒有用到身上的任何肌肉,也沒有把重量放在腳上,站姿看起來不像人,比較像是在頭上掛了一條連到天花板的線,把它吊在那裡。

它受到騷靈的操縱。

門外的垃圾山開始打顫,垃圾慢慢的爬到彼此身上,組裝成更大的形體。

璽克拿出一包水。那包水在陽光底下照出來是紅色的。那是他從廚房冰箱的肉塊解凍碗裡拿走的血水,裡頭可能還有米酒跟蒜末。雖然直接拿走肉當祭品施起法來更理想,不過那樣他的下一餐會很不理想,所以璽克沒有碰那些肉。

他用祭刀刺破袋子,祭刀吸收了血水,沒有半滴落到地上。

「地底下呢喃的怨靈,我聽見你的聲音。你壓抑吞噬的慾望,我在此解放!」璽克用所尼語唸咒,聽起來像石頭敲擊聲的語言牽引著法術能量,往他的祭刀上集中。璽克發出一聲長嘯,唸出最後一段咒語:「將此地吞入你的腹中!」

從璽克站的位置開始,木質地板往上掀開,像整張地毯一樣捲起,往前包住成人玩具,又繼續往前進,把屋子所有的垃圾都捲入,變成一顆大圓球,看起來宛如木頭色的花苞。

花苞在客廳停留了數十秒,突然從中心噴出蒸氣,花瓣塌陷崩落,碎木板掉了一地。所有垃圾都消失無蹤。

璽克呼出一口氣,轉身翻出窗外找肥貓主管。肥貓主管現在面朝地縮成一團,抱著頭不停發抖。

璽克拍拍他的背,問:「你還好嗎?」

肥貓主管只是重複問著:「甜心呢?我的甜心妳在哪裡?」

璽克無可奈何,只好再把馬叫出來,把肥貓主管綁在上面帶去醫院。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