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埋下毀滅的種子

 

 

 

 

 

醫生初步診斷判斷這是魔法傷害,於是肥貓主管又轉送到光明之杖特約醫院去,璽克也跟著過去。特約醫院的魔法傷害專科醫生判斷肥貓主管中了「魅惑法術」,因為法術根紮得很深,需要住院長期治療,院方通知了第四焚化爐,於是小碴也趕了過來。

 

兩人和醫生站在肥貓主管的病床旁邊,討論病情。肥貓主管一直掙扎,想逃跑去找他的甜心,所以被五花大綁吊點滴,總之先處理長期營養不良的問題。

 

醫生聽過璽克的報告,用低沉的聲音說:「又一個黑心商品受害者。這麼多年來我不知道處理多少起了。」醫生臉上沒什麼表情,但語氣透露出他對那些惡質商人的厭惡:「幾十年前有過一波高峰。那時候光明之杖祭出重罰,把參與的人法師執照通通吊銷,之後才有比較減少,不過還是會出現。這種沒良心的商人大概要到人類滅亡的時候才會消失吧。

 

「有的商品魔力槽沒有作好防漏結構,導致很多能量灼傷的案例。有的為了噱頭,把大量不同系統的法術未經交互作用測試就疊在一起,結果商品功能多樣化,卻很容易出現效果變質的問題,甚至還有爆炸的案例。更惡劣的還會在裡面隱藏沒標示在法術成份列表上的法術,那些都是危險的法術。有的法術會讓人想大量蒐集同樣的商品,有些會破壞人控制自己購買慾的能力,有的會讓人覺得只有那個品牌的東西才值得信賴,一看到其他品牌就恐慌。

 

「這個患者遇到的,是會讓人對該商品產生強烈佔有慾的法術,讓人滿腦子都想要那個商品,不得不買。那些人下法術都很重,至少要七次療程才能移除效果。」

 

「在第四焚化爐,我們還是會碰到過去的遺毒。」小碴恍然大悟。即使光明之杖抓到無良商人,商品大規模回收,還是可能會有沒回收到的商品留在民宅倉庫裡,多年後大掃除才被扔掉。這就是第四焚化爐禁止侵吞垃圾的真正原因:為了保護員工不受隱藏的法術傷害。

 

「對。二手魔法商品也有類似的危險。光明之杖規定魔法商品禁止一般人轉賣就是這個原因。」醫生說:「我還記得那時有廠商連人體材料都用了,鬧得滿大的。」

 

小碴也提過這件事。璽克想了想,問:「我覺得這樣挺不合理的。」

 

「嗯?」小碴看向璽克。

 

「人體材料根本就沒有比較好用,犯罪者喜歡用人體材料只是因為迷信,還有覺得這樣很特別。務實到沒良心的商人怎麼會選擇這種高風險又難取得的材料?」璽克說。如果是偷工減料,用比較容易取得的爛材料替換難取得的材料,璽克就會立刻相信。

 

醫生說:「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似乎是有什麼原因必須要用人體材料不可。」

 

璽克回想他在騷靈的王國裡看到的,騷靈女王的本體是巨大人類骸骨。不管廠商是為了作出怎樣的魔法效果,用過人體材料這件事有可能是真的,才創造出這樣的形象。第四焚化爐當初並沒有預定要處理人體,內含人體材料的老舊魔器卻照樣送進來。因為法術成分表上沒有寫,也可能時間太久,工作人員早就不認識那樣商品了,於是人體材料和所構成的法術一起送進主爐裡,造就了現在的局面——突變騷靈。

 

護士指引肥貓主管的家人進來。他的妻子撲到床上哭著說:「你一直叫我不用過來,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她抬頭問璽克:「是什麼東西把他害成這樣?」

 

璽克不敢照實回答,只好搖頭聳肩,跟小碴一起撤出病房。

 

「這算職業傷害,光明之杖會照顧他的。」小碴邊走邊說。不然精神療程是很貴的。

 

「接任的主管什麼時候到?」璽克只在乎這件事。

 

「至少一周。」小碴回答。

 

那樣根本來不及阻止騷靈!璽克抓亂了頭髮,又問:「瑟連還好嗎?他有代我的班嗎?」

 

「有啊。今天我帶他下佇坑拆擬獸魔器。他很好學,也學很快,把整個流程都學起來了。」

 

璽克不覺得瑟連在魔法方面是個好學的人,否則在騷靈王國裡他不會拒聽術語。他這麼反常一定有什麼原因:「你們拆哪隻擬獸?」

 

「獨角獸。我花了好多時間才說服他,說那個只是擬獸,不是異大陸那種知名聖獸。而且它會認定每個靠近它的人都是處子之身,免得有人因此鬧家庭革命。」

 

璽克在心裡數著剩下的擬獸魔器。還有噴火龍、鳥身女妖跟蜘蛛精。

 

他們走過門診等待室。這裡有許多等著看「魔法傷害科」的病患。可以很輕易的分辨出哪些人是璽克的同行。內行人就算整隻手包在繃帶裡(滲出來的不是血,而是某種紫色黏液)、背上長出整片大蘑菇(看外型應該是雞肉絲菇,可食用),還是怡然自得的跟同業聊天,交換受傷經歷。一般老百姓只是手上出現一個小小的冒煙腫包,就緊張到全家出動來看病。那個只要去魔藥局買條基本藥膏擦擦就會好了。

 

雖然很慢,但現在魔器的使用有普及化的趨勢,出現在這種地方的一般人也越來越多。幸好光明之杖有遠見,預先下令禁止出售魔法捲軸給沒有法師執照,也沒修習法術課程的人,不然應該會有更多人受傷。雖然還是會有法師親友流出的情況,總比全面開賣好多了。

 

 

 

 

 

璽克和小碴回到第四焚化爐以後就分開了。璽克非常非常睏。他昨晚沒睡,又跟騷靈交手,因為陪主管跑醫院,早餐和午餐都沒吃,現在一點力氣都不剩了。他幾乎是用爬的前往員工餐廳。他放過沒拿走的那碗肉似乎被其他人吃掉了,有留一點炒好的肉片給他就是了。他沒熱就直接把那些肉吃掉了,換來一點足以避免被水燙傷的精神。他靠這點精神燒水煮水餃。

 

他邊燒水邊回憶,上一個冬天他是怎麼過的?上次他工作的那戶人家爆炸了,他同時失業,還有室友的死後請託要完成。他把書通通賣掉,湊旅費前往小叭家。小叭的家人把他留下來參加小叭的葬禮,所以他在別人家白吃白喝了好一段時間,順利熬過剩下的雪季,直到他再也不好意思白吃白住了才離開。

 

冬天。

 

第四焚化爐不見之後,他還能怎麼過這個冬天?

 

把一堆水餃送進胃裡之後,他爬回自己樓上的房間,踢掉鞋子爬上床,鑽進小雞棉被底下。完全沒有魔法波動、不含任何魔力材質的純正棉花被,被他的體溫慢慢溫暖。他很高興這條被子不是魔法產品,他真的受夠了。

 

迷迷糊糊的,他又聽見女王的聲音。那個忽大忽小,彷彿隨時會遠離的聲音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對你這麼兇的。這件事實在太重要了。自從我存在於這個地方以後,我在爐子底躺了好久好久,都沒有人來找我、沒有人知道我在這裡。

 

「我好寂寞,我想出去。

 

「現在時候終於到了,我不能再等。

 

「對不起,要拆了你的家。」

 

璽克發現自己站在床旁邊,看著自己在小雞棉被裡睡覺。

 

這是意識出體現象。法師有時候累過頭就是會發生這種事。身體累到覺得意識很煩,就把意識趕出去,讓身體好好休息。在這種有靈體亂晃的地方,意識又比平常更容易不小心跌出身體。

 

意識出體並沒有危險性,而且還挺好玩的,所以璽克決定順其自然。

 

意識出體期間看到的世界和真實的物質世界並不相同,也不遵守靈體空間的法則。意識出體的世界是現實和幻想的綜合體,而且會受到殘餘意識的強烈影響,甚至完全受到主導。

 

璽克打開房門,外面應該是走廊,但他看到的卻是一條商店街。陽光看起來像是下午,房屋不高,大約都三、四層樓而已,但裝飾精美。路上有很多行人,璽克看到他們穿得相當美麗,但是是這個時代會被稱為「復古風」的穿著。璽克直覺知道,這是過去的景色。

 

璽克看到一個美麗的女人走了過來。那是他在靈異照片上看到的那個完美女人。長相一模一樣,但氣質有差異。現在出現這個女人化著太濃的妝,穿著誇張的艷麗衣服,露出炫耀自己美色般的神情。她雖然裝成自己只是在走路,但一直觀察路人看她的眼神。璽克本來覺得她是個喜歡別人用目光對她致敬的女人,但看久了又發現不對勁。她似乎是在反覆確認,別人眼裡的她跟她認為的一樣。

 

她走進一間服飾店挑衣服。璽克跟著進去,站在旁邊。這個世界的人都看不到璽克,對他們來說璽克不存在。老闆看到那個女人,笑開來迎了上來:「美女——怎麼又回來了?妳換了裝扮啊?這樣也很好看喔。」

 

那個女人露出驚詫的笑容。好像不明白老闆在說什麼。

 

這時店門口又有另一個人走進來,開口說:「老闆,剛剛那件長褲我想我還是買——」

 

璽克看到那個人的長相,頓時倒吸一口氣。

 

那個人也有完美女人的外貌。只是她的打扮走優雅風,妝容以看不出來有化妝為目標。

 

兩個完美的美麗女人看到對方,瘋狂的尖叫起來。

 

璽克跑出店門,就在他穿過門框中間的時候,四周景色變了。他踏進一個灰色的房間裡。可能是氣氛使然,這個房間看起來髒髒的,仔細看卻又乾淨到給人冷清的感覺。這個房間只比璽克的房間大一些。房裡有一張鐵製辦公桌,旁邊有兩張椅子,牆邊還有一排椅子。鐵製辦公桌後面坐著一個穿防風法師袍,一頭厚重黑髮,戴黑框眼鏡的男子,他身材矮小、目光銳利。旁邊還有另外兩個比較年輕的法師,一個穿著藍色法師袍、另一個穿深綠色,大概是他的部下。璽克覺得這兩件袍子似乎是公家制服,但他認不太出來。也許這種款式的制服現在已經看不到了。

 

這三人圍成一圈說話。穿防風法師袍的男人說:「這場面真是太誇張了。」

 

「我回去大概會作噩夢。」穿藍色法師袍的男人搓著手說:「這真是——我的天——那些女人到底在想什麼?威力這麼強大的美容魔器一定有問題,他們用到一半都沒注意到嗎?」

 

「就是因為效果太好了,一直自我催眠說沒關係、再用一點點就好了、再一點、再一點,不知不覺就用過頭了。」穿防風法師袍的男子說。

 

「我看他們全身每個角落都用到透了,想修復回來,還不知道採不採得到原始藍圖呢。」穿深綠色法師袍的男子說。

 

「效果這麼持久,應該是全變成伊薇娜.莎頌的藍圖了吧。」穿防風法師袍的男人說:「我想那些商人也不會好心到準備逆轉機制。算了,這些讓醫生去煩惱吧,可能不只是整型醫生,心理醫生也要好好煩惱一番了。吶,你們兩個作好心理準備了嗎?」

 

「是的!大人!」兩個年輕法師齊聲喊。

 

「那去吧,請他們輪流進來。」穿防風法師袍的男人說。

 

兩個年輕法師一個拉了張椅子坐下,拿出紙筆準備紀錄。另一個跑出房門,回來的時候帶著一個全身包得緊緊的女人。

 

「可以請您把臉露出來嗎?」穿防風法師袍的男人說。

 

女人猶豫了很久,才把包著臉的圍巾解開來。又是同一張完美的美麗臉龐。她的氣質又和之前兩個女人不同。他們不是同一個人。

 

穿防風法師袍的男子確認過對方的名字,宣讀了一些規定,璽克發現這些人應該是警察,也可能是跟警方一起工作的光明之杖人員。

 

穿防風法師袍的男子開始詢問女子是怎麼接觸「美容魔器」的。

 

女子說:「我朋友她買了一個,也推薦我用。我本來覺得那麼貴,不想買,可是看她用了以後那個效果好不可思議,腿也變細了、整個人都變修長了,臉也變小了……所以我也買了一個。那個效果真的好好——一推過去就漂亮了,連手腳的形狀都變美了。我的眼睛本來很小,用了以後變得好大好美……想不到我上次和朋友見面,我們兩個居然長得一模一樣!」她說完最後一句,就趴倒在桌上哭了起來。

 

意識世界的時間以不規則的速度流逝,璽克看到下一個走進來的女人拿掉墨鏡和鴨舌帽之後,又是一張同樣的美麗臉龐。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他都不知道數了幾個人了,都長得一樣。就璽克的觀察,他們的身材也差不多,根本就是彼此複製外貌。

 

有個女人憤怒的對法師們抱怨:「如果我們都會長得一樣,他們就應該在廣告上說清楚,那我就會把每一台魔器都買下來!他們也可以只作一台就賣給我!」

 

穿防風法師袍的男人問她:「我們調查顯示這東西使用的材料包含人體。」

 

女人說:「管他那麼多!想到這麼多人長得跟我一樣我就想吐,這是我的臉!是我的!」

 

另一個女人一進來就哭了:「這才不是什麼美容魔器,它只是把我們變成別人!我現在都不敢見人了!這樣還有誰認得出我?」她隨身帶著自己以前的照片,已經找不到任何相似的地方了。

 

璽克看不下去了。這太可怕了。那個號稱是「美容魔器」的東西逐步把他們變成一個美女,但這一切的終點並不是他們變美麗的模樣,而是變成另一個人。因為短期使用時確實有變美,皮膚變好、臉變瘦、腿變長,就以為這是魔器的美容效果,其實是被改造了而不自知。

 

璽克衝出房門,希望不會栽進一整群長相相同的受害者中間。他隨即發現自己又到了另一個地方。

 

這個房間很黑,但還是能隱約看清楚環境。璽克看到木頭釘成的架子,還有玻璃桌面的矮桌。房間角落堆著許多有黑色斑點的廚具。他的目光一直延伸,看到房間深處地上有一張大塑膠布,上面躺著一個女人的身軀。璽克走近那裡低頭看,認出那是那個完美的女人。大概,是真正的,這世界上最先擁有這般的美貌的那一位。

 

它裸身仰躺著,毫無生氣,脖子上有一道不再出血的割口。它的眼睛瞪大無法閉合。它身上隨處可見切口整齊的小洞,每個都是邊緣平整的一立方公分大小,分布在它的上臂、大腿和左乳上。有些靠在一起形成大洞,也有在大洞底下又切出小洞。它的眼睛上結著一層霜,頭髮因為寒冷凝結水氣而溽濕,糾結著塌在地上。這具屍體曾經拿去冷凍,也因此洞才能挖得那麼整齊。

 

在這具屍體旁邊,有幾個看不清楚臉的人忙著在大鍋裡煮魔法墨水,那鍋墨水表面閃著屬於人類油脂的特殊光澤。

 

空間和時間都開始亂跳。璽克看到那些魔法墨水沾在羽毛筆上,在紙漿製的核心零件上書寫法術符號,那些符號都像血一般鮮紅。

 

他看到那些零件裝在一個白色半球型的魔器裡,那些魔器被送到商店裡,排在櫥窗裡展示。看起來潔淨甜美,如同毫無雜質的糖塊。

 

他看到使用者把魔器買回家,將魔器在身上磨擦,和魔器接觸的部位越來越美麗,也就越來越像那個完美的女人。

 

他看到滿布灰塵的美容魔器隨著大包垃圾送進第四焚化爐,被拆解,核心零件隨著輸送帶進到主爐中,在熊熊烈火中化為灰燼。

 

爐心內部被火光照成血紅色,內壁表面有像液體一樣流動的不規則反光。正中間有好幾張跟火舌一同拉長的臉看著這一切,他們的眼睛是火上晃動的暗點。

 

在美容魔器的核心零件開始燃燒後,那些臉閉上了眼睛,火焰中出現一個穿著粉紅色長版洋裝的女性身影。它背對著璽克,站在火中卻絲毫沒有燒傷,抬頭似乎是看著沒有出口的主爐內壁。

 

璽克看到在通往爐心的通道前,那時候還沒有蓋起水泥的屋頂和台階,光明之杖的法師穿著黑色法師袍分成兩列站著,穿風衣式法師袍的男人站在他們中間。

 

他走向封閉通道的附魔白銀之壁,用法器將「願伊薇娜.莎頌,這位可人兒的靈魂安息」這些字烙在上面,然後將花束放下,所有的法師一起朝著白銀之門鞠躬。

 

眼前一片模糊,爐心運轉時氣體發出的低沉轟鳴聲圍繞著璽克,又快速平靜下來。

 

璽克眨眨眼,發現自己躺在小雞棉被裡,窗外的太陽已經準備要下山了。他回到身體裡了。他趕緊起來著裝。他要去大門迎接垃圾車,這個工作瑟連不可能幫他代班。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