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_老人家開罵時就乖乖聽吧
 
 
 
 
 
到了約好的決鬥時間,禿草皮上增加了大批聞訊而來的觀眾。
 
璽克和小碴一人扛一副分解工具組走出來。璽克還多帶了好幾大包肉跟烤肉用具,以邊吃邊看為藉口在一邊待命。
 
瑟連和小碴都算是名士,所以他們決鬥的時候按照標準流程進行。雙方先在桌邊寫一份免責聲明,內容聲明他們是自願決鬥,不管受到什麼傷害甚至是死亡都放棄法律追訴權,也請親友不要怨恨對方云云。這份聲明在法律上是無效的,象徵意義比較大。這也是最後一個不丟臉而能放棄決鬥的機會。決鬥者可以趁著寫給親友的話時,藉口自己還有社會責任為了親人不能冒險而退讓。另一方則可以用對方是為了別人而不能和自己決鬥,並非缺乏勇氣這個理由,給對方台階下。
 
趁著小碴和瑟連寫字簽名的時候,璽克架好烤肉架,用祭刀噴火點燃木炭。這種點火方式引來年輕人鼓掌,要求再來一次。
 
接著決鬥雙方把武器交給對方檢查,確定裡面沒有藏一些不該出現的東西。這花了不少時間。這段時間裡璽克已經烤好第一批肉,吃將起來。肉香四溢,民眾聞到都餓了,忍不住拿錢要璽克賣烤肉給他們吃。
 
瑟連和小碴第二次交換武器,檢查自己要用的那一組。等他們檢查完之後,圍觀民眾已經人手一串烤肉,璽克口袋裡也多了一堆現金。
 
臨時被抓出來當主持人的男子唸著紙上的講稿:「為了榮譽與正義,決鬥將在此硬幣落地時開始!」他把一枚銀幣往空中扔。
 
銀幣落地的瞬間,小碴以閃電般的速度抽出鍊鋸和釘槍。他雙手握著鍊鋸,用兩根手指扣著釘槍不使用。他的拇指壓住鍊鋸安全鈕,食指壓下起動鈕,鍊鋸發出「嘰嘰嘰嘰」的聲音,鋸條高速轉動。
 
瑟連學他拿出鍊鋸,但他對這個東西不熟,不會啟動。他又拿出油壓剪,那個要先接上動力主機才有用。
 
小碴咧嘴一笑,揮出鍊鋸。瑟連用沒有啟動的鍊鋸格檔。火星飛濺,瑟連的鍊鋸鋸片斷裂飛了出去,插在土裡。
 
小碴趁勝追擊,舉起鍊鋸垂直揮下。瑟連右手抄起大榔頭,從側面敲擊鍊鋸讓它偏離原本方向,使它直接砍到地上,沒碰到瑟連。同時瑟連扔掉油壓剪,抽出剁骨刀,這個他總會用了!
 
小碴一擊沒中,順勢往前衝,拉開距離後轉身再次面對瑟連。
 
鍊鋸對抗大榔頭和剁骨刀,類似戰斧對抗雙手兩把短刀,距離的掌控會決定勝負。
 
這次是瑟連主動攻擊。大榔頭抬高到眼前,衝向小碴。小碴多等了四分之一秒,讓瑟連加速,不好改變方向後,他才劈出鍊鋸。
 
瑟連用大榔頭敲鍊鋸側面,這次鍊鋸險險擦過瑟連肩膀,衣服破了,邊緣些微染紅!
 
璽克緊張得掐自己的臉。
 
瑟連衝到小碴附近,剁骨刀朝小碴腰間劈過去,小碴直接衝進瑟連懷裡閃過刀鋒。小碴放開抓著鍊鋸前握把的手,抓著釘槍往瑟連脖子刺過去!
 
瑟連反應極快,在小碴前進時就已經反應過來,他抬起一腳把小碴踢出去。小碴鍊鋸脫手,旋轉飛出,把地上的空瓶分成兩半。
 
現在兩人交換了位置,小碴從璽克的工具箱裡拿出一把圓形電鋸。雙方都使用短兵器,也都負傷。瑟連左肩流血,小碴胸腹內傷。
 
電鋸發出嗡嗡聲。經過一輪交手沒人打算認輸。雙方都舉起武器,準備把對方好好分解、大卸八塊。
 
小碴和瑟連同時起步往前衝。
 
璽克不敢看所以用手遮著眼睛,但是又覺得不看的話,有人受傷他會慢一步施放法術,所以從手指縫偷看。結果他看到兩個人都狠狠撞上一堵看不到的牆壁。兩聲幾乎同時出現的巨響之後,瑟連抱著手肘後退。小碴的電鋸拿不住掉到地上,他摸著扭傷的手腕,狐疑的盯著看似毫無阻攔的前方。
 
樹精老人從大門走了出來。他反拿他工作時用的稀疏的竹掃帚,拖著腳,走到禿草皮上站定,說:「看在老人家的面子上,兩個人都住手!」
 
「這是榮譽之戰,請您不要阻止!」瑟連雙手垂了下來,站姿也稍微放鬆,但還是拿著大榔頭跟剁骨刀。
 
樹精老人用掃帚指著瑟連,大罵:「什麼榮譽?榮譽可以餵飽孩子嗎?還是可以治療疾病?如果都不行,那它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騎士要為了保護生命而戰,不是用在無聊的地方!」
 
「這是我們的決定!」小碴說。他把圓形電鋸撿了起來,但把開關關了。
 
樹精老人轉向小碴開罵:「不是年紀到了就算大人!顯然你還是個小鬼頭!國家栽培你付出了多少代價?你用一句『自己的決定』就打算讓這一切白費?你可以決定自己的行為——是啊,但這個決定卻是出於幼稚!」
 
樹精老人一連串罵下去:「會以為這種虛擲生命的行為很偉大,就表示你們看得還不夠多!你們以為活著很簡單嗎?多少人想活還活不成——」
 
小碴低著頭,不敢直視樹精老人。因此他注意到樹精老人穿著的背心,上面寫著「第四焚化爐」字樣。他驚訝的抬起頭,問:「你是什麼人?我在這裡沒有看過你。」
 
「我是守護者。」樹精老人轉向璽克。璽克正在和民眾一手交錢一手交肉,他花了一秒時間才發現樹精老人在看自己,趕緊轉過頭來。
 
「我已經作到了你請托的事情。你知道我在哪裡,我有對你展示過。」樹精老人說。他身上的皺紋好像越來越多,多到像是能夠壓垮他一樣:「我已經沒有能力阻擋無魂的存在了。這個地方最終的存廢,就交給你們決定吧。最後我看到了,很快的,那些人就要到了。」
 
樹精老人眼裡的光點飄了出來,他的身體連同掃帚都慢慢崩散成光點,從腳開始消失。
 
「璽克.崔格,從黑暗深淵裡爬出來的法師。你已經有一段常人終身都望塵莫及的精彩經歷,但是你,人生還走不到一半。我看得出來,你還會帶給這個自以為正常的世界更多驚嚇。」樹精老人說:「每人都在尋找自己理想中的天才,但是你卻是超乎任何人想像的天才。所以,沒有人發現你多麼優秀,也沒有人明白你正是他們需要的人才。
 
「我希望你不會被現實的壓力擊敗。我希望在我看不到的那個未來,你會找到明白你價值的人,我希望你會展現你的活力,讓這個世界見識真正的強大。
 
「現在正是我等待已久的時刻,我,正式退休了。」樹精老人連笑臉也化為光點,消失在空氣裡。最後幾許光點也落入土中,熄滅。
 
沒有人說得出話來。全場靜默。
 
「決鬥,還打嗎?」瑟連偏著頭問。無形的牆壁和樹精老人一起消失了。
 
小碴咬著下唇沒說話。
 
璽克衷心希望剛剛樹精老人的插手有效。你們就這麼放棄吧!
 
這時候群眾一陣騷動,一整隊超過四十個穿著黑底金邊制服法師袍的法師排開人群,走到三人中間。
 
「我們是魔法院法師第一情報部。」帶頭的法師拿出一張紙。那是用報章雜誌上的文字剪貼,再加以影印作成的文書。他皺眉看著站在人群中心的這三個人:一個烤肉、兩個在決鬥。帶頭的法師說:「我們收到密報,說一級通緝犯諾皮格.史桑企圖爆破第四焚化爐。要求我們立即對第四焚化爐進行全面搜查。」他清清喉嚨說:「密報的人自稱是『兇暴蘑菇精』,你們對這個名字有印象嗎?」
 
「啊——」璽克不小心大叫出來。是法師執業管理局的局長大人,用這種方式騙光明之杖動起來!
 
「你知道是誰密報的嗎?」帶頭的法師看向璽克。
 
璽克改口大喊:「肉烤焦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