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_看樣子故事快結束了





接下來事情發展順利到讓璽克感覺像是置身夢境。小碴要當那群法師的嚮導,當然不可能繼續決鬥,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進到建築物裡以後,第一情報部的人對這個地方居然破爛到這種地步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當場表示回去以後會向上頭要求正式的大規模維修。


他們選定員工餐廳建立指揮站。隊長奴役小弟們大掃除一番,本來冷清而且滿是灰塵的員工餐廳變得煥然一新,處於朽爛邊緣的桌椅也都修好擺出來使用。璽克和小碴對此已經非常感動,但隊長似乎還不太滿意,希望能再多幾個坐墊。

整間員工餐廳裡滿滿的都是人,都穿著黑底金邊的法師第一情報部制服,肩膀處繡有合掌的魔法之手標誌。他們或坐或站,研究資料、分派任務順便吃東西,這樣熱鬧的景色在第四焚化爐不知道多少年沒見過了。

隊長希望可以看整個第四焚化爐的即時數據,小碴告訴他那個是怪頭在處理的。小碴不會使用這裡的魔腦系統,調不出那些資料。

「那個叫怪頭的人在哪裡?」隊長問。

小碴照實回答:「我也不知道。他是這裡惟一一個系統工程師,跌進佇坑以後腦袋就怪怪的。他從來不會主動跟我聯絡,園區很大,我也不知道他都睡在哪裡。」

「他長什麼樣?」

璽克照實回答:「他頭很怪。」登記室的人事資料已經亂了,就算沒弄亂,璽克也沒把握能找到怪頭的資料,就算找到了,檔案照大概也會跟肥貓主管一樣,跟現在長相差很多。

隊長沉吟一下,說:「你們可以畫看看嗎?」

小碴拿出紙筆,他畫出來的東西只可能是一顆海膽。璽克接手,在海膽底下加了一件工作褲。
「穿著工作褲的海膽?」隊長皺眉看著那張圖。

「就是這樣沒錯。」璽克說。因為碟型天線帽給人的印象太強烈,他和小碴只記得那顆怪頭,不記得那底下的臉長什麼樣子。

隊長把圖扔到一邊,不當作參考。璽克認為那是正確決定。

「他常在哪裡出現?」隊長再問。

「主要控制室吧。那裡是他工作的地方。」小碴說。

「我先警告你們。那裡鬧鬼,我上次差點被騷靈鎖在裡頭。」璽克說。

「我在五百公尺外就感覺到了。」隊長的眉頭一直都舒展不開:「這裡有非常強烈的騷靈反應。諾皮格擅長利用當地材料製造破壞,我擔心這是他動過手腳的跡象。如果你們發現任何奇怪之處,馬上通知我。」

奇怪之處多到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璽克說:「這裡的騷靈不是普通的騷靈,他們會思考、會變成實體、會操縱魔器。他們還說他們最近會突破這裡的鎮壓法術,摧毀第四焚化爐!」

「這還是諾皮格第一次利用殘餘意識作為原始材料,他的能力又變強了。恐怕他已經擁有將騷靈聚集起來製造質變的技術。我們必須馬上疏通這裡過多的騷靈能量!」隊長作出結論。這個結論正是璽克想要的。

於是法師部隊在第四焚化爐裡散開,測量位置釘下魔法樁,準備製造大型法陣。有魔法樁穩固能量的話,即使在法術能量吞噬的範圍內,這些法師也可以正常施法。

璽克、小碴、隊長和兩個部下一起去主要控制室。門外的走廊仍然只有那一排重複踩踏的腳印,跟璽克走進去又衝出來那兩排。他們踩亂泥巴,打開主要控制室的門,裡面所有東西都被搗毀了。每面螢幕都被砸破,主機拆成一堆廢鐵,鍵盤斷成兩截,控制桿躺在地上,連燈泡都無一倖免。雪白的牆壁上用鮮紅油漆寫著一行大字:無魂者之自由!

隊長走進房間,在房間中央地板上撿起兩樣東西:形似海膽的碟形天線,還有一件破舊的工作褲。他們被人隨便扔在地上。

「通令所有人提高警覺。奇怪的打扮正是諾皮格的風格。他恐怕早就偽裝成這裡的員工混進來,現在可能躲藏在任何地方!」隊長對璽克和小碴說:「你們先去外面避難,這裡很危險。」

於是璽克和小碴撤退到門外的禿草皮上,躲在法師部隊的帳篷裡。





璽克的撤退行李很簡單。就是他來時帶的大皮箱加上小雞棉被跟枕頭,一趟就搬完了。小碴跑了好幾趟,不斷搬東西過來。他們同住的帳篷漸漸被高價品所佔滿,讓璽克有種自己好像不該在這裡的感覺。

他坐在他工作十年也買不起的進口地毯上,非常擔心自己開口笑的鞋子底下泥巴有沒有清乾淨。

小碴倒是顯得無所謂,直接就踩了上來。他對這個昂貴的地毯表現得滿不在乎,卻珍而重之的把一個可以套在手上演戲的手偶放在書架上,還用檀木做成的架子撐好。那個手偶一看就換不了幾個錢。是外行人手工作品。針腳混亂,做得很粗糙,臉還歪向一邊,不織布拼成的眼睛一大一小。本來應該是要作成一隻橘毛貓咪的樣子,看起來卻比較像獅子狗。手偶嘴裡有放硬的板子,所以臉是挺的。

小碴用不必生火,只要啟動就會加熱煮開水的魔力水壺煮水泡茶,幾乎面無表情的給了璽克一杯。經過五天相處,璽克已經知道小碴用這種表情給茶就是有正經事要談的意思。

小碴在璽克前面盤腿坐下,低著頭吐出一口長氣,接著抬眼瞪璽克,用威脅性的低音說:「焚化爐之核在哪裡?」

「你以後一定不是打算當律師對不對?」璽克哀嚎起來:「你現在看起來比較像檢察官。」那是他最不想見的人種之一。

「少廢話,焚化爐之核在哪裡?」小碴把手掌貼在地毯上,上半身逼近璽克。現在他看起來已經跨過檢察官的界線,開始像黑道了。

「不知道啦!」璽克也把上半身前傾,額頭幾乎要和小碴頂在一起:「我哪可能看過那東西啊!我今天才知道他是焚化爐之核!」

小碴瞇眼問:「真的嗎?」

璽克齜牙裂嘴的回答:「千真萬確。」

帳篷的門簾被人用手往上打,奈莫和莉絲娜被第一情報部的法師用法杖頂著推進來。

「把鞋子弄乾淨再上來!」璽克扭轉上身指著奈莫說。

奈莫拖拖拉拉的在塑膠小墊子上蹭了幾下腳:「璽克,你身上有窮酸氣了。」

「我窮是事實。」璽克扭頭面對帳篷壁喝茶。

「還在學院裡的時候你砸大釜從不手軟的,只要有道刮痕就從十樓往外扔,現在只是弄髒幾搓毛就這麼介意。」奈莫誇張的往前彎腰嘆氣。他從眼角餘光看到押他過來的法師們已經離開了,就摟著莉絲娜的腰坐下。自動找杯子倒茶喝。

「聽說裡面有通緝犯是不是?怎麼來了一票法師抓子?」奈莫拉起袖子給璽克看他手上的抓痕:「一群暴力份子。」

「因為你跑給他們追才會這樣。」璽克賞他一個白眼。他沒有漏看那兩個押奈莫進來的法師,一個鼻樑剛剛才用法術接上,一個走路一跛一跛。

「不要轉移話題,它明明就說你知道核心在哪裡,我不認為它在說謊。」小碴插嘴說。

聽到「核心」兩個字,奈莫的眼睛亮了起來:「你知道焚化爐之核在哪裡?告訴我吧,利潤我們五五分——不、六四分,你六我四怎麼樣?你知道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璽克本來擔心,小碴會為了守護爺爺的東西跟奈莫打起來,但是小碴只是瞪了奈莫一眼,說:「黑市小偷,那個東西你拿了也沒辦法使用。那是為了大法師查量身訂作的,除了他以外無人能用。」

「這世上法術學派那麼多,總有人會找出辦法。」奈莫攤手,對璽克說:「所以了,快告訴我吧,這樣你就可以脫離貧窮了!」

「你告訴我,我包你吃住一年,天天有牛排!」小碴也針對璽克弱點提出非常優渥的條件。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璽克低吼,固執的面壁喝茶。他現在一點也不想聽人提起樹精老人的事情,不想去回憶樹精老人說的話,他覺得樹精老人對他的期望太高了。就算他以前有過什麼豐功偉業,現在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十七歲殺人砍惡魔無數,二十歲連個遮風避雨的地方都沒有。樹精老人說的話揪住他的心。他應該可以不必理會那些話,但卻無法不去想。

雖然落魄成這樣,他心裡的某個角落仍然有野心,想驚嚇這個世界的野心。這個野心讓他的靈魂不得安寧。





帳篷外面傳來喧嘩聲,越來越大,聲音大到蓋過他們交談的聲音。璽克認出外面有芳芙諾女士的聲音,他深深的嘆氣。他現在還是第四焚化爐的人,他覺得他應該出面處理。他走出帳篷,到了禿草皮上。另外兩人也跟了出來,小碴把貓咪手偶塞進口袋裡一併帶了出來,顯然不太放心讓這個東西在這種開放空間獨處。明明他其他家當處境都比這個手偶危險多了。

禿草皮上的抗議人數是璽克到這裡以來,看到最多的一次。他們帶來的照明設備把整個地方照得像白天一樣亮。熟面孔全員到齊,還加上家裡的狗狗、剛會走路的小孩跟不會走路,爸媽抱著的嬰孩。比較健壯的人站在前排,推擠法師部隊的障壁法術,想突破他們的封鎖線。

芳芙諾女士站在人群後方,站在大木箱上頭,在最高點嘶吼著:「他們打算修復焚化爐,不能讓他們得逞!」

法師部隊的人一面維持障壁,一面努力的向民眾解釋:裡面有危險的通緝犯、裡面的騷靈能量異常可能要爆炸了、裡面現在是戰區什麼時候死人都不奇怪……但抗議群眾的喊殺聲蓋過一切除此之外的聲音。障壁受損又補上,嚴重時出現整面裂痕,於是後退再重建,從禿草皮的邊緣一直後退,都快切到帳篷了。

不能這樣一直退下去,法師們不得不使用比較堅硬的護壁法術,抗議群眾因此撞到瘀青、挫傷,於是變得更加憤怒。開始有人對著從頭到尾沒有反擊過,只是消極架護壁的法師們大吼:「這些暴力狂!」然後對著他們扔碎磚頭。

「竟然派這麼多人鎮壓群眾,這就是政府的作風!」芳芙諾女士尖聲高喊:「說謊不打草稿!連通緝犯這麼誇張的藉口都說得出來,還有什麼話不敢說的?你們明明就是來保護焚化爐,是專程來壓制人民的聲音,打算讓焚化爐再運作三十年!為了我們的下一代,絕對不能放過你們!」

隊長是真的有打算維修焚化爐沒錯,通緝犯的事在源頭上也是謊言,不過絕對沒有人是針對他們來的。

奈莫抬起一手放在眉頭,遮住打過來的強光:「我好像看到有個蜜姷院長在那裡。」

「有兩個才對。」璽克說。笑紋妖怪可是有一對那麼多。他說完才注意到,沒看到芳古諾小姐。因為他打從心裡不想看到她,不會主動搜尋她,所以也沒注意到她不在。

「妖怪欠一個,肯定沒啥好事。」奈莫脖子縮了一下:「嚇!我看到瑟連了!」

一台卡車停在省道上,從車斗上面下來一群人。瑟連也在其中。那些人扛著一個大紙箱,搬到禿草皮中間拆開來,裡面是一台電視機。他們就地開始組裝,接上魔力發電機,牽來訊號傳輸線。

電視架好以後,瑟連走向障壁,用聖劍一劃就切出一道剛好可以讓他通過的開口,而且沒有導致其餘部分連鎖崩潰。他跨過開口後,開口又迅速密合。法師們對此沒什麼反應,璽克懷疑他們早就習慣騎士這樣切他們的魔法了,可能還在施法時就已經作好要被切的結構,畢竟法師第一情報部是光明之杖對付邪惡法師的主力單位,有很多跟騎士團合作的機會。

瑟連走到璽克等人旁邊,手叉胸口輕鬆的站著,旁觀群眾與法師對抗。

「妖怪記者去哪了?」璽克靠近瑟連,低聲問他。不過四周喊殺聲太大了,他這個「低聲」其實音量還是不小。

瑟連像是沒聽到的樣子,只有眉角微微的動了動。

璽克不覺得騎士的聽覺這麼容易受環境干擾。他很肯定妖怪記者的下落一定跟瑟連有關。

他正要追問時,小碴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工具箱開著。」

璽克往佇坑入口方向看過去,放控制器的工具箱開著!因為封鎖線後退的關係,佇坑的入口連同工具箱的範圍,現在都屬於抗議群眾的地盤。璽克希望自己看錯了,但他在那裡面沒看到控制器,恐怕是被人拿走了。那個東西的操作方式很特殊,光看上面的標示不可能會用,一般人就算拿了應該也沒用才對。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