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_粗暴的回憶





璽克腳下不停的一直跑。他上下樓、衝過轉角,經常有騷靈迎面而來,他就轉向避開戰鬥。小碴、奈莫、瑟連都在他狂奔的期間失散。腳下的地板在震動,碎石反覆跳離地面再落下,天花板落下許多灰塵。喀喀喀喀喀的晃動聲從每個方向傳來。這不是人類奔跑造成的,是騷靈造成的。女王開始行動了。


璽克咬牙想,法師部隊差點就趕上了!

他不知道躲在哪裡才安全,內有騷靈外有暴民,第四焚化爐存續的兩大威脅同時發威,根本無處可逃。無奈之下,璽克打開掃除用具室的門,躲了進去。

他沒有細看內部就進去,關上門。裡面一片黑。璽克抱著腳坐著。他聞到很重的灰塵味、還有水跟灰塵混在一起濕了又乾留下的黴味,另外還有一股味道混在裡頭。那是男性的體味,應該是上了年紀的男子。雖然有常常洗澡保持乾淨,但是身體不好,所以帶點酸味。璽克不知不覺的作起診斷來。過了大約二十秒,璽克才發現發出那個味道的人距離很近,用跟他一樣的雙手抱膝姿勢坐在他旁邊。

「你也是來避難的嗎?」璽克低聲問。

「他們說我不可以被找到。」那個男人說。

「現在被找到的確是不會有什麼好事。」璽克說。

「我要是被找到了,女王說我會壞它的事,因為我懂系統。」那個男人說。

璽克想了一下,這個平板不帶情緒的語氣他好像聽過。

當他想起來的時候,璽克跳起來大喊:「怪頭小偷!」

怪頭小偷同時也彈了起來:「我不能被找到!」璽克伸長的手只抓到怪頭小偷頭上的魚骨天線。怪頭小偷捨棄新帽子,以最高速踢開門,沿著走廊狂奔逃逸。

璽克正要用法術炸他,法師部隊的隊長出現在走廊另一頭,恰好擋在怪頭小偷前面。他以軍人的俐落身手扣住怪頭小偷。怪頭小偷想打他,就被壓到牆壁上去。

「怪頭!」璽克衝上前去:「隊長大人,他就是怪頭!」璽克舉起手中的魚骨天線:「這怪東西剛剛還在他頭上!」

「這不是諾皮格!」隊長看起來怪怪的。他扯自己的頭髮,用力甩頭。他看到璽克,眼睛瞪大說:「你是——幫幫我,你會醒神術嗎?」他按著自己的頭,勉強把話從齒縫裡擠出來。

「這個效果一樣,喝下去!」璽克遞上自己的水壺。

隊長接過水壺,灌了一大口,然後學璽克用藥湯浸濕手帕掩住口鼻。他看起來清醒多了,急促的說:「騷靈已經控制了整個園區。現在爐心溫度一直上升,恐怕再沒多久就會裂開。你們的系統工程師又是這副樣子,根本派不上用場!」隊長指著怪頭小偷說。

因為喝藥的關係,隊長沒有繼續抓住怪頭小偷。他也沒逃跑,只是咧嘴「呵呵呵」的怪笑不停,說:「女王馬上就自由了!奴隸會打開佇坑的大門,釋放我們所有同胞,你們沒辦法阻止啦!」他一把奪回璽克手上的天線,又戴回自己頭上。

璽克撲向怪頭小偷,大喊:「灌他藥!」他和隊長一人壓頭一人壓腳,扳開怪頭小偷的嘴把藥湯灌進去,溢出來的部分把怪頭上衣全都染成灰綠色。

「出了什麼事?我怎麼穿得這麼奇怪?」灌完藥,怪頭眨眨眼,大叫著把頭上的魚骨天線拔掉,扔到一邊。那些毒害他心智的廢氣已經被璽克的藥淨化,怪頭恢復清醒。

璽克抓住怪頭的領口,用流氓式的語氣,嘴角偏一邊勾起,說:「我花了不少錢煮這個藥,你可要給我拼死工作還回來——怎樣才能阻止騷靈爆破主爐?」

怪頭兩手抱頭,猛力搖頭:「主控室——那裡已經毀了——魔法校正室!主爐棟頂樓的魔法校正室現在應該還好好的!可是那需要耗費大量的能量,現在主爐不可能輸出那麼大的能量!」

璽克大力搖晃怪頭:「你是惟一的系統工程師,不准說不可能!」

「只有大法師查能夠不靠主爐使用魔法校正室,他把法力精煉放在焚化爐之核裡,靠那個就可以使用,但那只有他可以使用!」

「焚化爐之核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璽克更加大力搖晃怪頭。
 
「假假假假假——假牙啦!」怪頭好不容易才把這個詞說完。

璽克愣住,鬆手直接讓怪頭跌坐在地。

假牙?通常來說,用來放置法力精華、當成著名法術系統核心的容器,會是昂貴的寶石或飾品才對吧。

璽克來這裡的第一天,在大廳櫃台後面,樹精老人就當著他的面,打開暗櫃拿出假牙!居然是那東西。假牙才是樹精老人的本體,他是假牙的化身!

「你知道假牙在哪嗎?」隊長拉著怪頭問。

「我真的知道在哪——」璽克喃喃自語。

又一陣天搖地動,地板裂開來,隊長和怪頭隨著地板往下掉。
 
「你去拿假牙,我護送他去魔法校正室!」隊長大喊。他施展一個緩降術,保護他和怪頭平安落地。

大廳現在是暴民肆虐的最中心,他一點也不想回去那裡。但是他沒能來得及跟隊長說他還想要命,請隊長派別人去,只好自己硬著頭皮往大門走。





園區裡到處都閃著橘光。騷靈的王國和現實世界的界線逐漸模糊,開始互通。璽克選擇走經過溫水游泳池的泳客路線回大廳。他踩在泳池邊的樹根上時,強力的橘光一閃,像是橘色的閃電在室內出現一樣。光芒消失後,天花板變成了橘紅色的天空,建築的上半部被騷靈王國所取代。

璽克看到女王的骸骨在遠方朝天空伸出手。他看到在女王跪著的膝蓋附近,影像因為高熱而模糊。由於兩個世界混合的關係,雖然他現在直接看到主爐內的女王,其實現實世界的主爐還沒有破裂。要是女王站起來往外走,那時候這個園區恐怕就會被爆炸夷平了。
 
「璽克!」

璽克聽到瑟連在叫他,轉頭看到瑟連把兩個拿水管撲向他的暴民敲暈,又用聖劍砍碎五隻騷靈,從外面直直朝他走來。

恍然間,璽克彷彿看到了三年前的景像。三年前在一處地底神殿,失落的古神——黑夜王者即將受到黑夜教團召喚,降臨艾太羅毀滅一切生靈。聖潔之盾、光明之杖和黑夜教團在地底神殿展開一場殊死戰。

瑟連手中閃著聖劍的光芒,那是與靈魂相連的奇蹟力量,他那略為急促的呼吸,因為戰鬥而凌亂的衣著,四周那騷亂的氛圍,都像是三年前的重現。

瑟連指著女王笑說:「你可以鎮壓那個嗎?」

「不可能!」璽克稍微別開頭,但視線沒有移開。

「你不是連黑夜王者都鎮壓下來了?這個沒有古神厲害吧?」瑟連左手握拳,用手背輕敲璽克的胸口。

「那時候地上躺著的全是祭品,現在你要我殺誰施法啊?」

「不知道呢——我拖幾個重傷沒救的過來給你怎樣?」瑟連笑說。

璽克高舉祭刀,用刀柄狠狠的往瑟連那顆硬腦袋上用力一敲:「清醒點!你廢氣吸太多了!你那些正義都上哪去了?」

瑟連被璽克敲到往旁邊走了一步,他眼睛瞪大,按著頭,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好痛!我在說什麼啊?」

「走,陪我救人去!」璽克說。他彎腰撿起一個魔界植物的豆莢帶走。

有瑟連陪同,璽克不必動手,通通交給瑟連處理。他們直衝到大廳前的走廊上,一路上留下暈倒的暴民和騷靈碎片。

朝大門的方向看過去,大廳裡塞滿了暴民。孩子的哭聲,大人的咒罵聲不絕於耳。

芳芙諾女士不斷大喊:「殺了他們!」

法師部隊被圍困在櫃台後面作最後抵抗,和璽克中間隔了厚厚一層暴民潮。法師們大喊:「這裡很危險!快點離開!」他們的法力必須分一些抵抗廢氣,又遭遇法術能量吞噬導致障壁快速崩潰,這樣下去撐不了多久。但那些本來就受到煽動的暴民又吸了廢氣,根本聽不進去。

芳芙諾女士發現沒躲在障壁後的璽克和瑟連,就把矛頭轉向他們,指著他們大喊:「那是我們的敵人,殺了他們!」

璽克舉起祭刀,弓起背,收下巴護住要害。他和無數雙暴民瘋狂的視線相對,殺意如浪潮般湧向他。他有股衝動,打算剖開每個碰到他、哪怕只是碰到衣角的人的肚子,拉出他們的腸子,挖出心臟獻給黑夜王者。把這些全部化為碎肉、通通獻祭,他就有足夠的力量鎮壓女王!

在璽克眼中,他所看到的已經不是第四焚化爐了。他可以聽到惡魔的吼聲、所尼語的施咒聲此起彼落,法力微小的劈啪聲隱藏在更大的爆炸聲裡。光明之杖的人們集體唱頌法術,每個閃爍的光點看起來都像是騎士聖劍的光輝,在人叢中穿梭,獵取邪惡法師的生命。

搖晃的大地、震動的大氣,感覺自身從皮膚到內臟都被滲透,和那個時候極為相似。

這裡就是三年前的地底神殿,只差那彌漫在空氣中,濃重到讓人作嘔,沾在每一樣物體乃至於舌頭上的血味。

還有哀嚎,很多很多的哀嚎。

那時候的璽克是那麼的狂妄。在這樣一個生存幾乎難以接續的時刻,血腥暴力反而讓人忘卻恐懼。只要跟隨本能殺戮就好、只要看著將死的對手就好。死亡在背後三步的地方跟隨,不要回頭看。

璽克看著他的祭品們,手中舉著棍棒朝他奔來,彷彿急著趕上一場錯過會終身遺憾的盛宴。無數自動上門的羔羊。

然後他聽見一個聲音,那是在地底神殿不會聽到的聲音。

嬰兒的哭聲。

璽克轉頭,看到有位母親抱著孩子,躲在橫躺的櫃子後面。她一臉驚恐。她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她根本想不到一場乍看之下很普通的遊行會變得如此危險,她本來只是來參加一場有怒吼聲的散步。

璽克清醒過來。眼前的人不是騎士、不是法師,甚至沒受過任何戰鬥訓練。他們都是平民,這裡不是地底神殿!

璽克用祭刀在手臂上劃出長長的血痕,他的血湧出,滴落地面。祭刀的刀刃發紅。他把魔界植物的豆莢在刀刃上一擦,像使用打火石一樣擦出一串火星,鬆手讓豆莢順勢飛出去。民眾以為那是什麼危險的東西,本能的閃開。豆莢落在他們中間地上,一觸地立刻迸開來,豆子跳出來,迅速突破地面水泥生根發芽,長大抽出枝條頂住天花板,綠葉大片大片的展開。空氣中出現巨大的炸裂聲,但沒有任何東西損壞。民眾嚇得摀住耳朵蹲下。

魔界植物過度生長,又快速枯萎,滿地落葉。它的生長需要心靈毒素,在發芽到枯萎的過程中耗盡了空氣中所有心靈毒素,現在,大廳裡充滿新鮮空氣。

「你們這些人,到底是來作什麼的?」璽克大聲說:「法師說這裡很危險,你們沒聽到嗎?是不要命了嗎?

「你們是為了保護家園,才會到這裡來的!
 
「你們是為了活下去才來的!

「你們每個人都有可以回去的家!」

璽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他能發出最大的音量大吼:「有家可歸的人,不准死在我面前!」

他喘著氣,站在那裡看著民眾從沉默中醒來。他們交頭接耳,眼裡已經沒有了瘋狂。抱著嬰兒的母親看到場面平靜下來,毫不猶豫的站起來,從紙箱大門跑出去,再也不回頭。一有人帶頭離開,其他人也三三兩兩的起身走了出去。出去的人越來越多,到後來所有人都往大門走。

芳芙諾女士站在大門中間,一直試著拉住民眾袖子,或是用手擋住他們,對他們說:「不能就這麼回去!只差一點就可以換來安全的生活了!」但是沒有人理她。她用力抓住一個人的手,被推了一把,推離大門到旁邊去。

璽克看到莉絲娜從陰影裡現身,在芳芙諾女士的背後,伸手遮住她的眼睛,把她拖進陰影裡。

又一陣地震。佇坑入口方向傳來轟鳴聲。噴火龍跟一大群亂跑亂跳的垃圾從禿草皮上爬過。民眾發出尖叫。幸好他們外表很明顯是人類,不是布偶,所以噴火龍沒有傷害他們,只顧著破壞垃圾。

等大廳清空得差不多了,璽克衝向櫃台,打開暗門,輸入十七個密碼打開保險箱。他的習慣是只要有人在他面前表演如何打開保險箱,他一定會記住。保險箱裡放著一瓶發出微光的淡紫色液體,那是經過精心調配的假牙保養液,如玻璃般清澈。裡面有一副淡紅色樹脂上面鑲著白色牙齒的全口假牙,乘著氣泡上下緩緩漂動,好像有生命一樣。瓶身外側有瞇眼貓咪的浮雕,就跟璽克先前在佇坑七道內門上看到的一樣。這就是樹精老人的假牙。

璽克把假牙連瓶子一起塞進口袋裡,轉身奔向魔法校正室。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