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_貓咪吉爾汀

 

 

 

 

 

璽克的視線定在牆上一幅超大尺寸的半身人像油畫上。那幅畫大概十公尺高、七公尺多寬。畫中的主角是一個有銀白色長鬍鬚的老人,鬍鬚上半段是直的,下半段是疑似燙過的波浪捲。他那雙有著尖尖眼角的眼睛頑皮的瞇著,好像正對著畫家擠眉弄眼,企圖讓畫家在下筆時笑出來而畫壞。他穿著華貴的鑲邊黑白雙色法師袍,肩上有光明之杖的標誌。手裡抱著一隻圓滾滾,瞇著眼睛的橘色長毛貓。貓咪把頭放在他的臂彎裡,彷彿可以聽見牠安穩的呼嚕聲。

 

這幅畫掛在房內正對著門的牆上。畫框下緣鑲著一個金屬牌,上面刻著作品名稱:「大法師查與他的愛貓吉爾汀。」

 

這個房間地上有一層薄而細的灰塵,顯見這裡的門很久不曾開啟了。房間中央有一個鑲在地上,用整塊原石磨成的圓柱體石桌,桌上有用淡藍色光線構成的,第四焚化爐的小型立體影像。現在很多地方都變成紅色的,表示那裡受損了。主爐棟正慢慢轉變成紅色。

 

隊長跟怪頭站在桌子旁邊,看到兩人從牆壁裡鑽出來時驚訝的張大了嘴。

 

奈莫一站好,馬上就把手伸進璽克的口袋裡。璽克用刀刺他,但慢了一步。他口袋裡的重量感一下子消失,假牙被拿走了。

 

奈莫退後兩大步,和璽克拉開距離。他兩手捏著瓶口,把假牙拿到眼前欣賞:「我感覺法術能量吞噬停止了,就知道你一定是拿到核心了。」

 

「還來!我需要用它阻止騷靈!」璽克張開手掌對著奈莫喊。太糟糕了。現在奈莫隨時可以用穿牆術逃走,那樣璽克是抓不到他的。

 

奈莫把瓶子貼在臉上,感受它強大的法術能量:「你們沒辦法用的啦。假牙這種東西都是量身訂作的,這東西又設定成要戴在嘴裡才能使用,除了查以外誰都戴不了。就算你們想試試看,這是全口假牙耶,你們誰要把牙齒全打下來嗎?」

 

璽克看向怪頭,怪頭對他點頭,證明奈莫說的是真的。怪頭用手指著控制面板上一個伸出來的長竿,竿頭是一個人咬過所留下的牙模。必須要有人戴上那副假牙,然後咬著那個竿頭,才能注入能量。

 

璽克的肩膀垮了。他駝背抬頭看那幅大法師查的畫像,這才發現那個人身上的法師袍居然是乳牛斑圖案。這到底是怎麼樣一個怪人才會作出這種系統?

 

「所以啦。你還是放棄老實工作,照我說的快去買股票吧。錢滾錢比領死薪水賺的多太多了。」奈莫把瓶子頂在頭上轉圈,慢慢晃到了大門前。這時門板轟然朝內飛出,奈莫低身閃過,接著一台遊艇就衝了進來,船首高高翹起再下壓,把奈莫壓在底下!

 

那艘遊艇顯然是從垃圾堆裡拿出來修好的,船身漆幾乎掉光了,上面滿是鐵槌敲過的坑洞。小碴站在操舵輪前面,威風八面的一甩頭,問:「我沒有遲到吧?」

 

璽克衝上前,抓住從奈莫頭上撞飛出去的假牙瓶子。

 

奈莫直接潛入地裡消失,遊艇也隨之撞上地面。

 

璽克把瓶子打開,邊甩掉保養液邊跑到石桌旁邊。他把假牙壓在牙模上,毫無反應,沒人戴著就不行。

 

他從沒有門板的門口看到外面,第四焚化爐的建築群正在帶血色的橘光中逐漸崩毀,現在分秒必爭。

 

他微張著嘴,手持假牙怎麼也無法下定決心。這是怪老頭戴過的假牙!他沒辦法把這東西放進嘴裡!

 

「讓我來。」小碴走下遊艇,站到璽克旁邊。

 

璽克難以置信,小碴居然願意付出這樣的犧牲。他驚愕的看著小碴說:「這樣好嗎?就算你是他孫子——這也是——戴過的假牙耶!」

 

「不然你要戴嗎?」小碴挑起一邊眉毛。

 

「我正在考慮性命和尊嚴哪個比較重要。」

 

「雖然我也對這個答案很有興趣,但是沒時間讓你考慮了,拿來。」小碴接過假牙後,從口袋裡拿出貓咪手偶戴在手上,再把假牙塞進貓偶嘴裡。璽克聽見小小聲的「啪」密合的聲音。

 

小碴戴著手偶,用貓偶嘴咬住竿頭牙模,圓柱桌上的立體影像一下子大亮起來。

 

「這是爺爺送我的生日禮物。」小碴挑眉說:「他親手縫的。」

 

第四焚化爐立體影像縮小成一顆光球,再擴大成一隻原寸大的貓咪吉爾汀,蜷在桌上,閉著眼睛,兩隻貓掌彎到身體底下當成墊子,發出持續不斷穩定的呼嚕聲。

 

除此之外什麼事都沒發生。

 

璽克抿了抿嘴,問:「不會就這樣吧?」

 

沒人答話。大家都希望不是如此,但是連小碴也不敢保證。誰都不知道怪老頭當年在想什麼。

 

呼嚕聲停了。貓咪吉爾汀的影像張開眼睛。一對金色的圓圓眼睛中間是縮成一條縫的瞳孔。它伸長前腳,抬起尾巴,邊打呵欠邊伸了個懶腰。

 

此時女王的巨爪穿破地板。指骨一張將房間撐裂成兩半。地板傾斜把人給甩了出去。隊長抓住怪頭,璽克跌入橘色的空間,小碴抓緊附帶假牙的貓咪手偶,在大塊碎石上撐了一下,後來也跌了出去。

 

空氣依然像水一樣可以游動,璽克慢慢的往下沉,沒有摔傷的危險。他看到貓咪吉爾汀的影像跳下那張石桌,卻沒有消失。貓咪睜大眼睛,用帶著好奇,彷彿只是隨手試試看會有什麼反應的動作,伸出貓掌半撥半打的碰了一下女王指骨。

 

在魔法校正室之外,一隻巨大的橘色貓掌穿破建築物屋頂伸出來,直直朝天往上抬起,再朝著女王向下揮擊!

 

這一掌直接把女王肩膀以下的手和大半肋骨打得粉碎。那個貓掌是由附魔骨架外覆法術結構變成的,因為能量不太穩定,外層的顏色不定時變得透明,璽克可以看到裡面的樣子:金屬製的骨頭上面包覆著類似血管的管線。那是吊在佇坑天花板上的巨爪,原來那是貓爪。

 

女王重心不穩倒向另一側,貓咪吉爾汀的影像輕鬆一跳飛過空中,落到女王頭上。尾巴毛和背毛通通豎起來,弓起背,露出牙齒發出「哈!」的威嚇聲,把爪子深深插進女王的頭骨裡。

 

巨大貓掌隨之行動,一掌拍碎女王的頭!

 

璽克沉落在一棟上半部都不見了的建築物上。本來應該是室內的地方,現在已經變成四面開闊的室外空間。他坐在那裡看貓咪和女王纏鬥。戰況一面倒,女王骸骨雖然會重組,但完全跟不上貓掌破壞的速度,貓咪吉爾汀贏定了。

 

女王的身周閃著些許光點,更多更大量的法術能量卻是匯聚成金色的河流,聚集在大貓掌上頭,成為貓咪吉爾汀的能量。那些能量不只是來自於大法師查的精華,還有來自於所有魔法垃圾的法術能量,包括騷靈在內。地上那些跟法師戰鬥的騷靈能量被貓咪抽走,慢慢解體,動作越來越慢,身體也變得透明。最後倒地崩潰,變成光點被捲入河流之中。

 

橘紅色的天空開始閃爍,不時露出本來的黑色夜空。飄在空中的建築物碎塊緩緩沉落,回到本來的位置,或是在地上塌成一片石礫。

 

奈莫從地板裡穿出,跟莉絲娜一起坐到璽克旁邊。奈莫用一種搞不清楚是不是真的覺得可惜,可能觀戰也讓他很滿意的語氣抱怨說:「真是——假牙用過以後就空了,除了讓少爺拿回去作紀念之外,真的沒啥價值了。」他問璽克:「事情解決了,你怎麼還繃著臉?」

 

「你看。」璽克指著底下。掉落的女王碎骨、垃圾零件、帶有鋼筋的大塊水泥到處亂飛。撤退到一半的民眾只能抱頭閃躲。第一情報部的法師們把民眾聚集在身邊,全力施展防護壁。但是他們戰鬥到現在已經沒剩多少法力了,尤其是之前在法術能量吞噬的情況下連續施法,那麼大的負擔足以讓人虛脫,要不是他們是戰鬥法師,現在應該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了。

 

璽克盯著自己的手看,上面的傷口好不容易才止血,但他也不願意坐視別人受傷。

 

「我的剩飯給你吧?」莉絲娜一手握拳輕靠在下巴旁邊,嬌羞的別過頭遞出她吃剩的東西。

 

璽克接過來一看,這長條形的東西觸手冰涼柔軟,上面還有滑滑的紅色液體。

 

這是人手啊!

 

「妳把誰吃了啊?」璽克大叫。

 

「那不重要啦。」奈莫伸手指著底下。一片相當大的女王頭蓋骨正往下沉落。奈莫說:「反正死都死了,物盡其用才是我輩中心思想,你就拿來救人吧。」

 

璽克壓下眉毛,一言不發的把祭刀插進斷手中施法。

 

隨著斷手化為白煙消失,銀白色像是絲織成的緻密保護網,在殘破的第四焚化爐園區上展開。它擋住所有墜落物,保護每一個人。

 

貓咪吉爾汀在將女王完全粉碎之後,坐在屋頂上發出一聲長長「貓——」隨即消失。巨大貓掌也恢復成本來只有骨架和管線的樣子,攤在地上不動了。

 

在黑暗的夜空底下,只剩下殘破的建築群,再也看不到騷靈。

 

奈莫和莉絲娜在空間完全恢復正常後,穿進牆壁裡不見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