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_這不是幼稚園

 

 

 

 

在深綠色的針葉林深處,有一棟屬於森林管理處的小木屋。這個地方遠離塵囂,冰冷空氣帶著濕潤的落葉氣味。

小木屋內,璽克站在充作講台的併排板條箱上頭,努力擺出嚴肅的神情,卻頻頻忍不住笑出來。

本地的巡山員隊長拿著一個大紙箱出現,裡面擺滿了補給品。全隊沒事的弟兄都在台下看著。隊長走上講台,朗聲說:「感謝熱心民眾璽克.崔格對森林保育作出的貢獻。本處在此頒發泡麵一箱、鐵鍋一只、攜帶型烤肉組一套。感謝璽克.崔格這半個月以外,為國家社會抓到了十一隻山老鼠!」

璽克鄭重接過紙箱,底下那些渾身肌肉的巡山員們大力鼓掌。

在冬天過去後,璽克像之前計畫的那樣住進山裡,靠天然資源維生。他專精魔藥學,因此對動植物都很了解,森林對他來說就是一座糧食庫,還比城市容易生活得多。

璽克不怕動物,也不擔心遇到妖魔,惟一會攻擊他的是山老鼠。這些在山區盜伐盜採珍貴植物、盜獵瀕臨絕種動物的人類不是只會傷害非人類而已,他們也會攻擊可能妨礙到他們的同族生物。他們往往帶著鎗枝,開鎗時看不到絲毫猶豫。

當他們碰到璽克時,他們也開鎗了。

對習慣戰鬥的法師來說,一般人光有鎗也沒什麼用。璽克把他們全都打包送去森林管理處。管理處的人高興的請璽克吃飯,還送他保暖衣物。於是璽克意外發現,原來山老鼠可以跟林管處秤斤論兩,換取森林裡採集不到的物資,他就這樣投入了獵山老鼠的工作。

 

 

 

 

表揚儀式結束後,大夥喝酒驅寒,並且分享烤肉和水果。璽克也分到一大杯酒和一大盤食物。他把藥草泡到酒裡,悠哉的往嘴裡塞烤肉,十分放鬆。這裡的人都是好人,食物有著落,天氣太冷時還可以住他們的工作站。

他想著乾脆在這裡長期居住算了。他可以挑個地方蓋自己的小木屋,他覺得他可以在這裡住上幾十年不成問題。

在璽克打聽蓋房必經流程時,有人拿著魔話籠給他,說:「璽克,是找你的。」

璽克放下食物,接過外型像是鳥籠的魔話籠,對著掛在裡面的鈴鐺說:「我是璽克。」

「璽克——你最近還好嗎?」一個成年男性的聲音從鈴鐺裡傳出,他一面說話一面發出嘖嘖聲,似乎是在嚼魷魚乾。

璽克立刻往下拉鈴鐺的繩子,切斷通話。

三秒後魔話又叮叮叮的響,璽克摀住耳朵,對著一屋子投向他的疑問視線說:「我不在!」

打魔話過來的人不肯放棄。璽克把魔話籠放在地上,往上面蓋圍巾、外套、然後是睡袋、棉被,整個掩埋在層層厚厚的被褥之下。叮叮的聲音隱隱約約的持續傳出,整整響了十分鐘。

璽克終於把魔話籠挖出來,一拉鈴鐺,說:「你快點放棄行不行?」

「璽克嗎?有工作喔。」成年男子的聲音說。這個人是法師執業管理局的局長大人,那是一個專門幫失業窮法師——比方說璽克——找工作的單位。

「會爆炸嗎?」璽克問。之前他透過法師執業管理局找到的兩個工作,工作場所後來都炸掉了。

「會。」

聽到這毫不拖泥帶水的回答,璽克愣了一下,幾乎是自言自語的喃喃唸著:「你第一次這麼誠實。」

「我一向很誠實,是你以前從沒問過我這個問題。」

「有誰第一次找工作居然就問這個問題的嗎?」

「那你現在知道找工作要多提問了。這次工作的地點在……」

局長大人說出那個名字後,璽克像局長大人回答爆炸問題般迅速的說:「我不去!」

「欸?」

「那是艾太羅物價最高的城市!」璽克說:「在那種地方當基層勞工不划算,光吃住就不夠錢了!」

「你聽我說完,這個工作絕對划算。他們提出的薪資是……」

聽到局長大人說出的數字,璽克又愣住了。那是遠遠超乎他想像範圍的高薪,他一個月能領到國家規定的基本薪資兩年份!

「那是什麼內容?」璽克開始好奇了。

「你要保護闊霍蓋姆凱惹勒大人。」

「誰?」璽克皺眉問。

「我國的其中一個大法師。」

大法師是法師裡的一個特殊階級。如果不把那些視政治為骯髒事,全力以赴擺脫名利的隱士算在內,大法師可以說是法師世界的最頂層了。大法師是國家給予的榮譽稱號。因為成為大法師的條件非常嚴苛,能當上大法師的人通常都有改變國際勢力版圖的能耐,為了留住他們不被別國所用,這個階級的人擁有很多成文不成文的特權。

局長大人繼續介紹那個大法師。那個人是艾太羅魔信的董事長。艾太羅魔信是國營企業,經營國內所有的魔話相關業務。除此之外那個大法師還有一大串身分跟頭銜,像是知名國際慈善組織的顧問、國外大學的榮譽教授、經常在媒體上提及的電台負責人,他擁有一大堆獎狀獎牌跟獎章。他不只在專業領域有所成就,還經常因為維護人權、熱愛生命而獲得國外人權團體表揚。他出過的書疊起來比他的身高還高——至少作者欄掛他名字的書是有這麼多,他親自動筆寫的就不一定了。

「怪名字。」璽克簡單的下了結論。光名的部分就已經夠難唸難記又難寫了,璽克對他的全名永遠不會產生興趣。

「別這麼說嘛——」局長大人說這句話的語氣顯示他深有同感。局長大人繼續說:「這個名字是他又查書又占卜,特別幫自己取的名字。據說不管是筆劃還是涵義都完美無缺。」

「那到底有什麼涵義?」璽克問。至少就國語的範圍內,璽克聽不出來那有什麼涵義。

「使命、神聖堅定之類的吧。太多了我也記不起來。好像其實是個外國語版本的名字,方便外國人叫他吧,本國人就不方便囉。好啦,回到工作上。諾皮格.史桑前陣子寄信到光明之杖,說他接下來要殺死闊霍蓋姆凱惹勒大人。所以光明之杖現在要找人去艾太羅魔信總公司保護他。」

諾皮格.史桑這個名字璽克有點印象。之前光明之杖只是為了確認一起跟他有關的密報,就驚動法師第一情報部整支戰鬥法師部隊開到第四焚化爐去。這人是個夢魘級的邪惡法師。

「似乎有什麼狀況,導致他們特別指定要所尼語系的法師過去幫忙。」局長大人的語氣帶了點懇求:「所尼語系的正派法師沒幾個,拜託你了。」

璽克長長的嘆氣。

 

 

 

 

一周後。璽克攜帶聘僱契約書,抵達艾太羅魔信總公司大門前。這是一棟新式玻璃帷幕大樓。閃亮的玻璃映出藍天的樣子,對人類來說相當美觀,也相當容易讓飛鳥誤撞身亡。

門口有三十幾個焦躁不安的警衛,嚴格確認璽克的身分。目前看起來都算正常,不過,璽克記得這地方應該是光明之杖蓋的,不是黑夜教團的據點吧?

大門上方有鋼架和玻璃做成的大型雨遮,下方的牆面看起來是花崗岩,到了上面卻變成黑曜石,連雨遮和牆壁相接的地方都是黑曜石。璽克觀察不同材質的交界處,他看到花崗岩扭曲變色,往上逐漸出現深淺不一的紫黑色雜質,最後全部變成黑曜石。這是轉換系法術,將花崗岩和內部的鋼筋水泥都變成了黑曜石。

在雨遮上面有三座黑曜石做成的雕像,由上而下俯視路人。收著翅膀的獨眼烏鴉,那顆眼球特別的大,稍微偏頭像是在打量什麼可疑的東西;十隻腳的蜘蛛身上滿是倒鉤;一個脖子以上是馬的嬰兒用兩腳站立,姿態像是在學步。

這三座雕像都是黑夜王者的形象。

三個一起出現,大概不是別的東西恰好長一樣,但光明之杖不可能在自家公司門上裝飾黑夜王者像吧?

璽克過去在邪惡的黑夜教團裡學習所尼語系法術,那個教團所信仰的就是黑夜王者。當時光明之杖和聖潔之盾為了阻止黑夜教團把黑夜王者招喚到艾太羅,跟教團在地底神殿展開決戰。

璽克不知道這裡是有什麼毛病,總之先進去看看。

他往大門跨出一步,看到奈莫面對著他走來。奈莫戴著一頂插著大把艷麗羽毛的絲質波浪緣寬邊帽。他身上只有這頂帽子是他的風格,其他都是艾太羅魔信的制服。他穿著淺藍色無鑲邊的法師袍,脖子上繫一條紅色絲巾,打成一個讓人聯想到童子軍的結。絲巾角落繡著一個小小的魔話鈴鐺圖案。

莉絲娜走在奈莫後面。她穿著合身的米白襯衫,胸線下緣有一帶優雅的皺摺,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一顆。搭配長度剛好過膝的深橘色直筒裙,白與粉紫的細直條紋絲襪和糖果紅的細跟高跟鞋,鞋跟高達十三公分。她的頭髮整齊的綁成兩個包頭,左邊的包頭上夾著一個不織布內塞棉花的愛心髮夾。沒看到她的尾巴。

璽克舉手,皺眉對奈莫打招呼。

奈莫稍微把帽子抬離頭頂致意:「你總算到了。」

「你也是來對付諾皮格的?」

奈莫湊近璽克低聲說:「算是,不過還要看我怎麼玩。」他又拉開距離,用正常音量說:「光明之杖透過大尾的找到我。我聽說他們在找所尼語系的法師,還以為會看到一場同學會,看來身手還可以,又沒被法師抓子追殺的人,沒我以為的多啊。」奈莫聳聳肩,扯著袖子,大聲說:「這制服也太醜了,為什麼公務機關的品味總是落後時代三十年?」

璽克也這麼覺得。他不挑衣服,但連他也覺得這個衣服糟透了。他指了指上頭的雨遮:「那些雕像是你弄出來的嗎?」

「我還真希望我有那種本事,那我就可以把這件衣服的材質轉換好一點。」奈莫又壓低音量說:「我認為製作制服的特約廠商一定有給回扣。」他恢復正常音量說:「那是諾皮格做的,昨天晚上才跑出來的。」

璽克瞪大眼睛:「這裡是正門口。」

「我想他可以在這裡做任何事。」奈莫瞇眼看雕像:「你記得學院裡有誰叫作諾皮格嗎?」

「不知道。」璽克回答。

「我也不知道。學院那麼多,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活著。我要去買中餐,你自己進去吧。跟櫃台說找黛姊就行了。」奈莫揮揮帽子,帶著莉絲娜離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