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_超級可疑人士

 

 

 

 

璽克獨自走進大廳。他跟櫃台說完話就去旁邊坐下看報紙。新聞報導光明之杖總部外面出現抗議遊行,抗議第四焚化爐停工期間,魔法垃圾無處可丟。

過了五分鐘,他聽到空氣中有輕微的霹啪聲。他放下報紙往四周看。櫃台人員和洽公的法師也都抬頭四顧,一個個架起護壁。不知道是誰說了句:「又來了。」

大門玻璃突然出現大片冰裂紋,隨即爆開來。滿地碎玻璃慢慢融化。大門的玻璃變成了冰塊。

門口的警衛們拿著法杖,驚慌的交談。沒有出現任何可疑人物,大門卻被施法轉換了。

大廳深處員工專用出入口的霧面玻璃門往旁邊打開,一個非常奇怪的人走了出來。

璽克搞不懂這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他的體型正好介於兩者之間。他走路的時候夾著手臂和腿,踩的是模特兒走伸展台的步伐,卻因為沒有邁大步而更顯扭捏。他穿著艾太羅魔信的制服,但把絲巾捏在手裡亂甩。他的藍色法師袍底下應該是什麼都沒穿,單薄的布料就這樣掛在他極瘦的身體上,突出的骨頭形狀一覽無遺,還有兩個葡萄乾般的乳頭凸起。他理了平頭,後腦勺大得古怪,顴骨和眉骨突出,眉毛和眼睫毛一根也沒有。他的眼睛是藍色的,像彈珠一樣。

璽克盯著這個人看。他的胸部是平的,臀部是乾癟的,肩膀窄但是骨盆寬。這個人看起來根本就是個異界人,異界人無法判斷性別也是當然的,不能怪璽克。

疑似異界人朝著璽克走來。璽克把報紙插回書報架上,站起來。

疑似異界人衝著璽克笑,嘴角高高翹起,彷彿可以一直翹到耳際。他對璽克伸出手:「你就是璽克.崔格?」他的聲音和他的外表一樣雌雄莫辨,沙啞油滑兼有,十分詭異。

璽克忍耐著不舒服的感覺,伸手和他互握,問:「是黛姊嗎?」

「喔!是啊!是啊!」疑似異界人大力搖動璽克的手,另一手抬起來,手背輕觸自己的下巴:「久仰大名了啊。」他嘴角的笑意開始擴散,以一種近乎瘋狂的方式扭曲整張臉的肌肉,眼睛變成彎月型:「聞名不如見面啊,好重的屍臭味,果真是天生的死靈師。」

璽克猛的把手抽回來,心臟狂跳。這個異界人讓他感到危險。

「這裡這樣一片混亂,真不是個自我介紹的好地方。這裡的人真是太沒品味了,這樣哪能成為人民典範呢。還是收拾一下吧。」疑似異界人踩著台步,用彎彎曲曲的路線走向大門,踩到半融化的碎冰中間,手一揮,所有碎冰化為蒸氣消失,地面迅速恢復乾爽。

璽克注意到他是直接把冰變成氣體,中間沒有先變成水。

此時員工入口的門再次打開,一個身上穿著藍色玻璃紙製法師袍的女人衝出來,她指著疑似異界人大吼:「抓住他,那是入侵者!」

疑似異界人一腳前一腳後的站著,踮起前腳,再換踮起另一腳,順勢轉身,面對穿藍色玻璃紙的女人。他昂起下巴,用食指指著對方說:「居然穿著那種東西就出來了,果然下等人都是不知羞恥的。」女人身上的玻璃紙變成了更薄的糯米紙。天花板突然變成透明的冰塊,在一陣爆裂聲後碎裂墜落,砸在大廳眾人頭上。

「人家是諾皮格.史桑,獲選的人類。很高興見到你啊,璽克大人。」疑似異界人兩手捧著自己的臉頰,整個人身體扭曲得像麻花一樣,連腳踝都勾在一起:「朕是天生的物質轉換師,奴家超期待遇到同類的,不要太快死掉喔!」

璽克拔出祭刀,大步後退。

諾皮格一面把紅絲巾在脖子上打了個死結,一面把地板變成糖磚,用力踩碎,然後踢了一腳,就像火藥點燃一樣爆炸。

璽克架起護壁阻擋,黑色濃煙遮蔽住視線。他聽到後面有聲音,轉身在煙霧中看到諾皮格踮著腳奔出大門,手往上指。雨遮和三座雕像碎裂崩落,阻擋警衛。

不過幾秒的時間而已,沙土落地之後,諾皮格已經不見了,只剩下那件藍色制服壓在石塊下面。

那個穿著糯米紙制服的女人邊破口大罵邊施法清除地上和身上的碎冰,冰塊變成的水卻只是讓她身上的糯米紙快速溶解。其他員工趕緊拿著外套衝向她。璽克聽到那些人稱她是「黛姊」。

大廳天花板沒了,管線垂下來。地上破了一個洞,大門外面變成亂石堆。璽克看著這一片混亂,深感奈莫說的有理。諾皮格可以在這裡做任何事,沒人擋得住他。

 

 

 

 

半小時之後,大廳裡裝上新的天花板,地上鋪了鐵板,大門則要花上更多時間修理。黛姊換上材質正常的衣服,在一間門牌寫著「員工關懷室」的房間裡會見璽克。員工關懷室裡連水都沒得喝,牆上倒是貼著不少勵志標語,像是「只要努力工作,世界一定會看見你」、「不要抱怨是成功最快的方法」。

黛姊看起來非常疲憊,臉很臭,口氣也很差,跟她說的話完全不搭配:「本公司是一所以員工的福旨為優先,力求顧客滿意的幸福企業。你在這裡會感受到家庭一般的溫暖……」以下還有數千字差不多的內容。

她拿了一疊東西給璽克閱讀。璽克以為那會是諾皮格的資料或防禦計畫,認真看了三秒才發現和諾皮格毫無關係。那本厚達兩公分、裝訂精美的書是「艾太羅魔信生活規約」,內容有、「微笑能帶來美好的一天,微笑可以帶來正面能量」、「不要讓別人成為自己的情緒垃圾桶,抱怨會讓你陷入憂鬱」、「生氣之前要三思,你會發現沒有任何事情值得生氣」等等。淨是一些只該放在小學課本裡的東西。

裡面還有模範員工的故事,關於某員工每天提早到,幫大家整理環境,然後又推遲下班時間幫其他人完成工作的故事。裡面沒有提到公司是否為了他的默默努力給他加薪。璽克覺得光是他讓公司不用請人打掃,就該給他雙份薪水了。

「請問這個是?」璽克覺得黛姊一定是拿錯資料了。

「本公司的生活守則。」黛姊看起來是認真的,這讓璽克覺得比作戰還可怕:「我們是以『魔話接線生』的名義雇用你。本公司非常重視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員工是本公司最重要的資產。互相尊重、和諧互助的工作環境是我們的驕傲。你應該盡你所能做到這上面寫的事項,這樣你可以擁有美好的工作體驗,還可以讓你成為受歡迎的人。」

她說的話內容算不上錯,璽克也希望能和同事好好相處。不過剛剛諾皮格才侵門踏戶的搞破壞,這種情況下還把「說話要輕聲細語,語調和緩」當成第一優先事項,太不合理了。

「我知道了,還有呢?」璽克接著問。他希望接下來就可以聽見應付諾皮格攻擊的策略。

「喔,這些給你『自主學習』。下班回去寫心得,明天交上來。」黛姊又拿了一本內容根本一樣,只是用字不同的冊子給璽克。

璽克第一次聽說世界上有不可以自主不做的「自主」學習。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