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無聊無用的小說續集

 

 

 

由於怎麼也等不到作戰情報,就被派去上工了,璽克只好穿上制服,躲在接線室裡看小說。

接線室是魔話系統的中樞。雖然名為「室」,其實是由眾多大大小小的通道組成,通道有些寬達十五公尺,有的寬度只有三公尺。通道分成水平和垂直的,少數是斜的,交錯縱橫,幾乎連通到這棟大樓的每個角落。可以說這個接線室就佔去了大樓裡的大多數空間。剩下一些被通道擠壓破碎的零散空間才開闢成辦公室。

通道的牆壁是淡金色,處理過的表面不會有強烈的反光。依照通道寬度,單側或雙側的牆壁上有架設金屬軌道,小平台掛在上面跑,載著人快速移動。沒有裝軌道的牆面上掛著一個個銅製的圓盤魔法陣。

銅盤的中間有個小小的插入口,周圍刻著一圈會變色的法術符號。這些銅盤每一個就是一個魔法訊息傳輸線路。周圍那些變色符號反映出這條線路的通話狀態。接線生的工作就是在外界的鈴鐺受到天候或法術能量干擾,訊息傳遞中斷的時候,透過把插頭插到不同的銅盤上,切換線路來保持通話順暢。

大部分的銅盤就跟普通餐盤差不多大,多條線路的匯集處銅盤會比較大。也有一些大到跟衣櫃一樣,上面字刻得密密麻麻。那些是專用線路,不和別的銅盤相連接。

璽克蹲在接線室底層的備用零件櫃和廢棄零件箱後面。小平台在他頭上來來去去,滾輪在軌道上發出嬰嬰嬰的摩擦聲。

那些平台是在鋼板底下裝上鋼輪和動力裝置製成的。使用者不需要出力,靠著撥動裝在邊緣的按鈕就可以控制平台沿著軌道移動。軌道也可以傳輸指令,可以預先移動路徑上的轉轍器。平台本身有保持台面水平的功能,不會因為軌道方向從水平改為垂直就把人倒出去。有幾台平台特別大,是運送機具用的。

雖然這些平台也都有防撞系統,不過事在人為,只要努力還是可以發生車禍。經常有人會相撞、跌落,或是先撞人再摔下來,墜落途中順便把下面其他平台上的同事也一把拽下來,然後就會髒話滿天飛。

璽克裝作不知道頭上的人們正在互射冰箭,把掉到身上的碎冰撥掉。

他正在讀的這本小說是他從紙類回收箱裡撿來的。這是一本法師小說的續作。故事主角是一個又窮又瘦的法師,他並不是某個滅亡古代王國的皇族末裔,身上沒背著任何必須挑戰暴君順便娶走對方女兒(一定很美麗)的責任,也並未繼承任何受人尊敬,會引來一票臣子自動自發拱他當王的血統。他努力的目標不過就是不愁吃穿,作者又不給他天上掉下來一把古代英雄拯救世界時拿的神器(順便把他指定為下一任救世主),這種一點也不肯給人正面希望的東西居然能出續作,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不但如此,這個主角每次工作的地點都會炸掉,除了讓作者費盡心思找出新的引爆方式之外,全書根本了無新意。街頭上都能看到的事情怎麼拿來寫小說呢?小說就是要現實中發生不了才會賣啊。因為主角一直在倒楣,看起來好像很弱,作者還緊急在這一集裡安排一個夠強的敵人跟他對打,讓他開一下主角威能。

他正看到精彩處,奈莫和莉絲娜穿過附有法器偵測效果的門,進到接線室,直直朝躲在箱子後面的璽克走來。

「聽說你跟諾皮格見上面了?」奈莫一腳踩在璽克的衣服下襬上。

璽克皺眉把衣服拉出來:「運氣不好。你說得沒錯,那個名字闊開頭的董事長死定了。我根本沒看到什麼像樣的防禦措施。」

「如果死的是他那還算好呢。」奈莫拿出一張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紙,遞給璽克:「拿去看吧,我買回來的『中餐』。」

那上面都是手寫的諾皮格資料,正是璽克本來希望能從黛姊那裡拿到的東西。

璽克一面閱讀一面問奈莫:「你有認真想殺死諾皮格嗎?」

「有啊。」奈莫拆開他真正午餐的包裝紙,那裡面是一個塞滿蔬菜和蕃茄的燻雞堡。他咬了幾口,吞下後說:「我想給大尾賣個人情。」

「闊什麼什麼每多活一天,我就多領一天薪水,我也會努力。」璽克說。

筆記紙上寫的諾皮格犯罪經歷十分輝煌。多起入侵民宅強盜殺人還只是最基本,他會攻擊光明之杖的設施,甚至是針對大法師相關的地方下手。璽克總算明白之前法師第一情報部為什麼會對諾皮格攻擊第四焚化爐的密報那麼緊張了,那裡也跟大法師有關,確實是高風險地點。

他是一個把殺人當成娛樂的犯罪者。他的犯行裡一大半都沒有必要,他卻還是動手了。他的暴力不是只用來排除障礙,他享受使用暴力的過程。

他興致一來也會黑吃黑,不管社會光明面還是黑暗面的勢力他都當那是肥羊,因此黑白兩道都想要他的人頭。他都是單獨作案,沒人想跟這種瘋子合作。法院已經發布他的「誅殺令」。不管是誰、在哪裡、什麼情況下都可以殺掉他而不必負法律責任。

照資料上所述,諾皮格沒讀過法師大學跟補校,也和黑夜教團沒有關係。

「闊霍蓋姆凱惹勒。」奈莫告訴璽克董事長的正確名字,不過他也不想提那個人的姓氏。

「你記得住啊?」璽克扁嘴。

「他對犯罪者來說是個名人。是殺人犯的最終保險。」奈莫冷笑說。

璽克看他那副表情,那似乎不是讚美。璽克小聲說:「最好的情況就是我們把諾皮格作掉,你拿他的死訊去交差,但是不要讓警察知道,那樣在因為他長期沒出現而解除警報之前,我還可以領久一點薪水……」

「這主意不錯,我可以處理掉屍體,你拿薪水的……」

對手明明就是公認的危險人物,這兩個人卻把諾皮格當成肥羊在討論,商討該如何從中得到最多好處。

「第一情報部打算怎麼做?」璽克問。照之前的經驗,既然諾皮格本人都出現了,法師第一情報部應該已經十萬火急的趕來,地毯式搜索這個地方了才對。

「什麼都不能做。他們進不來。」

璽克抬頭看奈莫,挑眉等他解釋。

「這裡不是第四焚化爐那種『權力版圖的邊陲地帶』,所有有來頭的法師要不是和這裡有關係,就是正在努力和這裡扯上關係。這種地方總是有很多可笑的理由去拒絕必要的援助,待久了你就知道。」

璽克想起他來這裡之前,他問法師執業管理局的局長大人:這裡內部現在是什麼情況?諾皮格肆虐到什麼程度了?局長大人也是說不清楚,似乎這裡面的事情外界都不知道。

他攤開一張大地圖。這是他從大廳拿來的,給洽公人士用的這棟大樓平面圖。他一看就知道有很多隱藏的空間上面沒有標示,不過沒關係,他會慢慢補上。

「來計畫一下,我們兩個該怎麼作掉他。」璽克邊說邊用筆把出入口圈起來。

 

 

 

完成初步計畫後,他們拿著計畫書去安全部門,希望安全部門能給他們一些資料上的協助,讓他們知道這個計畫有沒有實行的價值,並確認還有多少人能當幫手。

但是安全部門辦公室裡空蕩蕩的,沒有人在。璽克走到櫃台前,一眼就看到櫃台上擺著一個紙盒,裡面有一大疊封好的信封,上面用各種不同的筆跡寫著「辭呈」兩個字。

「該不會全體辭職了?」璽克把身體貼到櫃台上,前傾張望,並沒有人躲在櫃台後面或是桌子底下吃便當。

「看這個。」奈莫走到掛在牆上的白板前,指著行事曆上一個要安全部門人員「自主參加」的「充滿希望的未來」講座。他們合理推測安全部門是全體強迫「自主」參加了。

璽克轉頭看時鐘,這個時間應該已經散場了。差不多該有人回到這裡了才對。於是他們決定去講座會場看看。

「充滿希望的未來」講座在第二表演廳舉行。因為到處都是前往講座的指示牌,他們一下子就找到了。三個人在門口腦袋疊腦袋,探出來的頭組成圖騰柱,偷看場內。

璽克不知道演講場地是什麼時候變成企業必備設施的,總之場內台下有百來位穿著醜制服的法師,坐在便宜的鐵椅上。講台上貼著主講人簡曆,除了一大串疑似國際組織的職稱外,他還是個大學教授。他的演說內容則顯示他其實是個幼稚園老師,以讓成年人退化回去坐兒童安全椅為人生目標。

黛姊說過、又特地印刷成書要璽克看過的那些陳腔濫調,正在主講人嘴裡用不同的說法繼續重複。

主講人用高亢的聲音大喊:「只要有信心,事情一定會成功!來,跟著我大喊:『我是最好的!』」

台下的醜制服法師們全體大喊:「我是最好的!」

璽克不懂他們之中到底哪一個才是最好的。

主講人嫌他們不夠大聲,又逼迫他們站起重來幾次。

璽克把目光往會場後面移過去,發現在醜制服法師最後方有一張華麗的沙發椅。由於現在每個人都只能「自主」的把目光放在講台上,坐在那張沙發椅上的人可以自由的觀察醜制服法師們,卻沒人能看他。

那張沙發椅上坐著黛姊,和另一個沒穿醜制服,身材寬闊的男法師。

「那就是闊霍蓋姆凱惹勒。」莉絲娜抬頭告訴璽克。他們中間隔著奈莫的腦袋和他的帽子,距離不近。

闊啥董事長肩寬而腿短,方臉,但下顎寬到有點梯形的感覺。他的嘴唇很厚,卻感覺沒什麼彈性。他的膚色曬黑了,但是黑得太過均勻,不像是戶外活動曬出來的,比較像是日曬機假造出來,用泥巴上色般的偽健康風格。他頭髮剪得很短,角度一轉就可以看見頭皮,但還是很難看到他緊貼著頭的耳朵。他的脖子很粗,穿著可以完美修飾身材的灰藍色訂製禮服,還有加上墊肩,光是那高雅多層次的藍色,就不是醜制服那劣質塑膠似的藍能比擬的。大概只有璽克這種人能不受他的衣著影響,看出他的身材跟臉都不會讓人想把眼睛多擺在那裡幾秒,而且還駝背。

闊啥胸前一長排的獎章足以將他本人淹沒。上頭充滿像是展翅的鳥、花朵等等各種圖騰和各方頒獎單位的名字,多半用銀色的底,紅或藍色點綴。他把那些獎章釘在織入金絲的昂貴綬帶上。搶眼到讓人遇見他時第一眼是先看到綬帶和上頭的獎章,接下來看到他的訂製服,可能直到離開時都還沒真正看見他長什麼樣子。

此刻他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看他的員工浪費人生大喊同樣的口號。

演講總算結束了。闊啥上台和主講人握手。他們把恭維當成禮品般互相餽贈,認定對方是自己有生以來看過最具道德良知和教育熱忱的人,整個世界再也找不到更有道德良知和教育熱忱的人了,甚至還超過自己。由於他們兩個都是具有權威的知名人士,如此一來他們就互相以權威,把對方認證為世界上最具道德良知和教育熱忱的前兩名。

璽克都在打瞌睡了,聽到掌聲響起才醒來。主講人跟本地領導人已經在台上握手了。

「遇到闊霍蓋姆……」主講人用了將近四十個音才把闊啥的全名說完。「……是我這輩子碰到最好的事情。」主講人殷勤的握著闊啥的手:「這改變了我的生命、開啟了我的眼界。他教導我學會謙卑、消除了我的自私。我們私底下都稱他是『聖人闊……』」全名又說了一遍。既然是私底下的稱呼,為什麼要拿到公眾場合對著全體員工說?擺明了就是要大家用這個取代正式稱呼。

主講人的臉突然扭曲了一下,像是電視收訊不良那樣跳動。主講人說:「他讓我知道這個世界是人上有人。」按照互相餽贈禮物的慣例,接下來該換闊啥把收到的全部讚美複製一份還回去,主講人卻抓緊闊啥的手,大叫起來:「你的頭抬太高啦啊啊啊啊啊啊!」

坐在第一排第一個的醜制服法師跳了起來。

主講人的身體像吹氣球一樣漲了起來,衣服撐破,整個人變成一顆凹凹凸凸的球體又繼續漲大,最後連皮膚都撐到極限炸開。闊啥從頭到尾一直傻愣在那裡,連手都還握著沒有放開。是那個醜制服法師衝上去拉開他再架起護壁,在爆炸中救了他。

強大的爆破力道把表演廳天花板上的燈全都炸了下來。講台完全消失,可以直接看到下面一層樓房間的椅子。

奈莫吹了聲口哨。

表演廳裡一面混亂,主講人的皮膚碎片掛在各處。灰塵慢慢飄落。醜制服法師們趕往各個出口看守,並且檢查每張椅子下方。

璽克等人識相的舉手,讓那些人檢查他們的通行證。

闊啥驚呆了,過了好一陣子才回神,開口第一句話就是痛罵那位救了他的法師:「你在搞什麼?怎麼會讓他溜進來?你到底有沒有在做事啊?」

像這樣連珠串的責備足足持續了十二分鐘,直到他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氣勢中斷,才在黛姊扶持下不情願的離開,去換掉他那件滿是灰塵的禮服。

醜制服法師的現場搜查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線索,他們把表演廳封起來,回到安全部門辦公室。璽克等人跟著他們回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