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棄貓的窩

 

 

 

在回去的路上,璽克就看到他們紛紛往口袋和包包裡掏東西,走進安全部門辦公室以後,他們紛紛把拿出來的辭呈放在櫃台上的紙盒裡。紙盒一下子就滿出來了。

沒有遞出辭呈的人用一種「雖然我很希望你留下來,但我也很懂你為什麼想走」的可憐眼神目送那些人轉身離去。現在安全部門的氣氛就像一窩被拋棄的小貓。

剛才救了闊啥的人是這窩兄弟姊妹的老大。他坐在堆了最多文件的桌子後面,手肘靠著桌面,兩手抱著低垂的頭。

璽克走上前,盡可能用最不刺激人的句型跟他交談:「你好。我有點事情想要請教,請問有空嗎?」

「有空!我總是有空,反正我沒有在做事!」棄貓大哥猛的抬起頭來哭號,璽克還是刺激到他了。棄貓大哥用很大的力氣把桌上的紙揉成一團,投向垃圾桶。因為太用力而飛過垃圾桶上空,沒有掉進去。璽克眼尖的看到那份文件標題是「安全措施改善建議」。

「有什麼事嗎?」棄貓大哥兩手握拳放在桌上。他好像把什麼重要的東西也一起扔了,現在整個人看起來彷彿是紙做的,風一吹就會跑掉似的。他大約四十歲,戴著一副厚重的圓形眼鏡,一頭黑髮算是豐厚。皮膚上有不少因為過度勞累、壓力過大和睡眠不足長出的青春痘。他的皮膚鬆垮,應該是近期內急遽變瘦造成的。他穿著皮面經過多次補漆的黑皮鞋,鞋底也補過好幾次。醜制服外面套著一件深灰色外套,屬於休閒工作都能穿的通用款。他看起來就是個這座城市裡隨處可見的白領階級法師。

「我們擬定了一份捕捉諾皮格的計畫書,你可以幫我們看看可行性嗎?」璽克遞出他和奈莫寫的東西。

棄貓大哥打起精神,認真的看完他們的計畫書,嘆了口氣問:「你們是新來的接線生吧?我有看過你們的資料,有保證,但資歷不太完整。你們是上過戰場的傭兵嗎?看這個戰術很專業啊。」他看看這兩位法師的氣質,說:「你們不可能是正規軍的軍人。」

「算是吧。」璽克說。

「我現役,他退役了。」奈莫說。

「雖然你們的計畫很不錯,我都想跟你們聯手了,但是闊霍蓋姆凱惹勒大人不會准許。我之前就提出過一個類似的,他不准我們在通道上安放法術,說這樣客人會覺得他不信任他們。」

提到客人,璽克立刻想到爆炸的那一位:「剛才炸掉那個人,他進來之前你們有搜過他身體嗎?」璽克進來時被搜得很徹底,連小灰都出來跟警衛打招呼了,這種人肉炸彈不可能不會發現。

「沒有。」棄貓大哥洩了氣,又變回一張薄紙。璽克戳中了他的痛點。如果之前是硬紙板,棄貓大哥現在厚度已經變成宣紙了。他彷彿老了十歲,說:「闊霍蓋姆凱惹勒大人不准我們搜客人的身。他說這樣客人會覺得他沒禮貌。」

璽克和奈莫很有默契的對看一眼,他們都認為剛才那場爆炸,闊啥自己要負全責。

棄貓大哥用凝重的語氣說:「雖然你們其實是來做保鑣工作的,如果老闆在場的話,你還是假裝自己有在做接線生的工作吧,不然他會發飆。」他低頭看了一眼計畫書:「你們的想法很正確。內容比我那份更周詳,我會幫你們爭取看看,但不要抱太大希望。」

璽克趕緊把計畫書搶回來,雙手抓緊往身側挪,遠離棄貓大哥:「不用麻煩你了!」這份計畫書在大門和通道上放了一大堆不信任任何人的法術,還外加把禮貌拿去餵狗的搜身步驟。璽克簡直不敢想像要是棄貓大哥真的拿這東西去給闊啥看,他會受到怎樣的欺凌。

「我們再考慮考慮。」璽克說完,帶著計畫書,三人逃出棄貓的小窩。

 

 

 

走遠之後,奈莫搔搔耳朵,一甩手把計畫書從璽克手上搶過來,另一隻手彈了一下手指,施法在計畫書上點火燒掉:「安全部門根本就癱瘓了嘛。」在闊啥的大力干預下,這些專業人員根本無從施力。保全工作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做得好,完全不是他們的錯。

「現在我們還沒被盯上,要是那個闊盯上我們,我們也會和安全部門一樣動彈不得。」璽克說。不要被盯上的方法,大概就是做接線生的工作當掩護。要不是闊啥一死他的薪水就停止計算,璽克還真不想救闊啥。

「越外行的傢伙越愛插手專業領域。」奈莫說:「這樣讓他們覺得自己很懂。」

「我覺得還有別的原因吧。」璽克覺得沒這麼單純,也許跟之前奈莫說的「可笑的理由」有關。

他們在大樓內部到處逛,校正地圖。每個員工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忙碌,只有他們到處閒晃。璽克聽到許多抱怨,說上面老是突然扔下來一堆沒意義的工作讓所有人都投進去作,害他們連出辦公室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在走廊上移動的人就只有他們三個,沒看到別人。

走著走著,莉絲娜突然停下腳步,說:「有火的味道。」

璽克和奈莫拔出祭刀,背對背戒備。注意諾皮格從哪冒出來。

「前面。」莉絲娜抓著奈莫的手說。璽克也聞到燃燒的味道了。有熱氣往這裡擴散。

莉絲娜走前面,奈莫和璽克跟上,三人維持隊形前進。走沒多遠就看到黑煙在走廊上翻滾。

璽克仔細檢查周圍的法力分布。他並沒有感覺到諾皮格那種狂妄招搖的力量,他脖子上的銀匣也沒有跳動提出警告。諾皮格可能已經玩夠離開了。

璽克先找到火災警報鈕按下去,警鈴聲大作。他和奈莫一個人用骨頭、一個人用血瓶施法,在自己頭上罩一顆新鮮空氣團,進入火場。

莉絲娜是惡魔,不怕火和濃煙,她走最前面探路。

濃煙密布的地方光照不進來,他們眼前一片黑,什麼都看不到,連火光也被煙擋住了。璽克只好放出他的使魔小灰,透過使魔聯結讓小灰告訴他哪裡能走。小灰是霧妖,霧妖通常生活在寒冷潮濕的地方,高溫對他們不好,牠盡量保持自己大部分都留在璽克的低溫法術範圍內,只伸出一部分探測移動路線。

莉絲娜和小灰讓主人知道他們看到了什麼。他們進入起火點的房間。這個房間裡有很多檔案櫃,現在都倒在地上,裡面文件堆在地上燃燒。桌子碎了,抽屜裡的東西散落一地。

他們發現裡面有人,倒在地上似乎是沒有意識了。靠著使魔的感官,璽克和奈莫摸到那些人旁邊,一人拖一個往門外拉。莉絲娜力氣大,她一手拖一個,三人拖著全部四個人往外走。

莉絲娜一下子就走出去,第一個離開濃煙範圍。璽克和奈莫快走出去時,小灰突然纏到璽克身上,璽克只來得及聽到低沉的隆隆聲,一大團火焰就破開黑煙出現在他身邊。灰霧纏上火球,兩者一下子抵銷,小灰把火球吃掉了。

那是針對璽克而來的攻擊法術!

璽克放開他拖著的人,拿起咬在嘴裡的祭刀,跟奈莫一起朝火球來向放出酸液箭和震盪波。他們感覺法術直接撞上牆面,沒有打到任何人。

莉絲娜已經把她拖的人放在安全的地方了,又跑回來接手璽克和奈莫的人。奈莫和璽克一人一邊保護她,快速衝出火場。

他們擺脫濃煙,魔燈的光再次照入眼裡。一時間有點刺眼,璽克眨眼眨個不停。

他們往前衝過走廊,拐過轉角,到莉絲娜放下先前兩個人的地方。

血肉的焦臭味迎面撲過來。先救出的兩個人躺在地上,變成一團混著熔岩的焦炭。他們躺在地板高溫熔化而成的一灘黏稠液態物裡頭,只剩腳踝以下的地方還看得到形狀,正慢慢被火舌吞噬。自動灑水系統徒勞無功的噴水,一碰到他們就變成蒸氣。

莉絲娜拖著兩個人愣在那裡,璽克也愣住了。

奈莫罵了句髒話,說:「難得救人居然給我搞這種飛機!」

消防人員趕來了。法師驅趕一大群水構成的水牛衝過走廊,還有滅火粉構成的白鷺鷥飛往火場。醫護人員趕來接手莉絲娜拖著的兩名傷患,沒有人去碰地上躺著的兩個人。

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們沒救了。

等火熄了,後續處理跟璽克他們再也沒有任何關係後,他們躲回接線室策劃解決諾皮格的方法。

他們蹲在備用零件箱旁邊,更往後面是一大排測試用的魔話鈴鐺。都沒有放在魔話籠裡,而是一顆顆的掛在線上,線則保持等距離固定在一個大的金屬網上,金屬網垂掛在天花板下方。每顆鈴鐺的高度有微妙的差距,這樣掛一片看起來還滿漂亮的。

突然一顆鈴鐺響了,緊接著其他鈴鐺也響了起來。一個醜制服法師匆匆忙忙的跑過來接魔話。他拉了一顆鈴鐺,其他鈴鐺就一起安靜下來了。他站在那裡過了幾秒,切斷魔話破口大罵:「到底是誰這麼無聊打無聲魔話過來,讓我逮到那傢伙的話……」

「——可惡的諾皮格,我要剝他的皮用來繃大鼓!再拿他的骨頭當鼓槌!」奈莫蹲在地上,用牛筋編織威力足以反映他怒氣的惡毒符咒。

「不能在主要幹道上設陷阱的話,光靠我們兩個要逮到他不容易。」璽克研究著地圖。剛才那次交手他這麼神出鬼沒,就移動手段上來說,他比璽克他們強多了。不能到處埋陷阱的話,很難阻止他逃跑。璽克嘆了口氣:「需要更多資料。」也許可以在不容易被闊啥發現的位置設陷阱。

奈莫完成一個護身符,站起身說:「我去買『晚餐』。」他領著莉絲娜離開了。

璽克抓抓亂髮,決定去勘察環境。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