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塔之夜

 

 

 

璽克是在十一歲那一年第一次看到伊蓮翠。那時候他才進黑夜教團不久,只是眾多傻頭傻腦,沒殺過人的新生之一。才剛養成隨身帶祭刀的習慣不久,連顆光球都變不好。

那一天,璽克和一批跟他差不多時間入學的人,被老師帶去高年級的課堂上見習。他們這批新生最小的才九歲,大的接近二十,但在這裡地位都一樣。只是愚蠢、無用的低年級生。

距離門還有好一段距離,在走廊上璽克就聞到了血腥味。當老師打開那扇遍布黑色汙跡的門時,從房間裡衝出來的濃重血味讓璽克退縮了一下。

他們首先要跳過一條滿是暗紅色液體的溝渠,才能進到房間裡。老師叫他們在牆邊排排站著,璽克感覺自己的舌頭上好像放了一塊鐵。

或窄或寬的溝渠分布在石板地上,延伸到每一個角落,形成一個用十四個尖銳三角型構成的圖案。這個圖案沒有實際用途,只是裝飾用。高年級的學生站在對面的牆邊,看他們之中最優秀的一位在房間中間示範。那些不是最優秀的高年級學生對低年級學生來說已經非常有威嚴了,但他們卻都緊張的看著房間中央,帶著敬佩和恐懼,不敢移開視線。

那個最優秀的學生就是伊蓮翠。那時候她十五歲,已經很清楚自己擁有能夠支配他人的力量。她雪白的肌膚在鮮血潤澤下更顯光滑柔嫩,及地的黑長袍隨著她轉身的動作,在地上拖出一道血痕。

她咯咯的笑,將她純粹的快樂和將要上演的恐怖景象交融在一起,植入觀眾心中。犧牲者躺在她的腳下。那是一個年約三十,穿著粗布衣服的男子。手腳上全是辛苦工作產生的厚繭。他眼底的絕望,璽克一輩子都忘不了。

在現場眾多的學員裡,那個男人就只盯著璽克看。在那個男人生命最後一段時光,他們之間有一種無法以言語形容的交集。那個男人的眼神彷彿在對他說:我肯定會死在這裡,而你能夠活著走出這個房間,但是,站在那裡的你和我並沒有什麼差別。他們帶你來觀賞我的死,藉此栽培你,但你對他們來說跟我也沒有什麼差別。我們都是死的,都是他們所擁有的犧牲者。

伊蓮翠不會明白璽克和那個男人間無聲的交集。她用一把鈍刀,慢慢慢慢的切割那個人。她從不在這種場合使用她的祭刀,因為她不想讓犧牲者太快死去。

十分鐘像十年一樣漫長,她終於切掉了那個人的頭。高年級生目不轉睛,帶著冷漠或是狂喜的神情。低年級的學生們都轉過頭去,有人吐了,有人死命的閉眼、塞住耳朵。

只有璽克像高年級的學生般,直勾勾的看著那個男人,從頭到尾。他覺得他不應該別開眼,因為這就是現實,對現實別開眼是沒有用的。

伊蓮翠注意到這一點,她捧起男人已經沒有生命的頭顱,在嘴唇上輕輕的親了一下,用男人的血當作她的口紅。然後她用手指剜出男人的眼睛,拋給璽克。她濺上鮮血的臉龐笑得好似可以照亮黑夜:「給你。」

璽克伸出雙手,把眼珠接住,用手掌包住。眼珠在他的手裡滑溜溜的,那裡頭再也沒有任何要給璽克的訊息。

他緊閉著嘴,沒有吐出任何一個字,也沒有表情。

伊蓮翠開懷大笑起來。

這就是她記住他,而他也記住她的時刻。

那之後,璽克不斷聽到她的事蹟,不斷看到她的行徑。她就像是漫遊於血肉花園裡的主人,自由的掠奪他人性命。黑暗學院裡允許自相殘殺,這就是她所需的天堂。

她在老師走進教室準備上課時,把整班學生的心臟裝在銀製盤子裡獻上。就連老師也為她的殘酷所震懾,不得不修改學院規則來限制她。然而,即使殘害同學的制裁變嚴重了,暴行遭追究的比例也提高了,她仍然是一個沐浴在血中的邪惡精靈,只是下手更加小心,選對象更加嚴謹而已。

璽克仍然會在夜晚,看到她披著鮮紅的色彩,揮舞著一路滴血的戰利品走過石板地。

是黑暗學院造就了這樣的她,還是她造就了學院真正的黑暗,已經分不出來了。多年後璽克想想,應該兩者皆是。

 

 

 

二十歲的璽克聽見奈莫的聲音。

「等一下啦,莉絲娜,怎麼走那麼快?」

莉絲娜先走到璽克旁邊,然後奈莫也到了,他們看到璽克臉色蒼白的縮成一團,指甲都咬出血來了。

「出什麼事了?諾皮格大清早的找你麻煩?」奈莫身體前傾靠近璽克,皺眉問。

璽克沒有看奈莫,開口就問:「伊蓮翠死了吧?」

「用常識去判斷的話是死了沒錯。」奈莫把帽子拿下來,用雙手揉捏。提到這個女人也讓他覺得不自在:「騎士大人砍了她。」

不會錯的,伊蓮翠已經死了。璽克回想起那一刻,透過血染的視野,他看見瑟連的聖劍刺入二十一歲的伊蓮翠肚臍下方,往上一路剖開她,劍尖沾著她的腦漿灑向空中。

伊蓮翠沒有活到特赦發布的時候,就算有,她也不符資格。像她這種樂在殺人的人不可能得到特赦。

璽克告訴奈莫昨晚的事情,奈莫也蹲下來,把他的巧克力牛奶分一半給璽克,用溫熱的食物讓璽克冷靜下來。

奈莫有個想法,不過他也不喜歡這種想法,他先看天花板,又轉去欣賞醜制服法師相撞,目光到處亂飄,他想了好幾次還是覺得沒辦法排除這個可能性,於是轉向璽克說:「也許她沒死吧。我知道有法術可以把活生生的人類轉變成惡魔,也搞不好騎士大人砍的只是個分身。伊蓮翠法力高強,她跟現在的我們年紀差不多,但是作為法師比我們強太多了。」

惡魔伊卡瑪告訴璽克的是只有伊蓮翠和璽克知道的對話。璽克此前從未向別人說過,因此可以確定伊蓮翠和伊卡瑪之間有所交集。在黑夜教團與光明之杖、聖潔之盾間那些激烈的戰鬥裡,璽克並沒有看到過伊卡瑪的印象,所以他應該不是伊蓮翠的使魔之一。在瑟連把伊蓮翠一劍兩半之前,他們不可能有交集,那剩下惟一的可能就是伊蓮翠在那場戰鬥之後還活著了。

璽克雙手重疊遮住嘴,人慢慢的縮了起來,把臉埋進膝蓋裡。

奈莫盯著他看,眉頭緊皺:「喂,你沒事吧?」

「不太舒服——」

「你沒把藥帶著?放在哪個夾層裡?」奈莫把璽克放在腳邊的藥材包拖走,開始東翻西找。

「沒——幾年沒發作了,我以為——」璽克抬起頭,用手按著額頭,臉色發白。

「是喔,那我搓一顆。我居然還記得配方,本大爺真是太強了。」奈莫打開放藥材的地方,逕自選材料搓丸子。

然後他拿水壺給璽克,看他把藥吞下去,就像以前在學院裡那樣。

他們兩人是十年的老交情。璽克十歲進入黑夜教團,奈莫是十二歲,兩人同期。

璽克第一次碰到奈莫應該是在製作祭刀的時候,但是以前奈莫並不像現在這樣醒目,璽克不記得他那時有看到奈莫。璽克印象中的奈莫,本來是一個瘦小文靜的男孩。大家都穿著一樣的黑長袍,他看起來一點也不突出。

璽克對奈莫的第一個印象,是在入學後的第一堂課上。當時奈莫坐在璽克左手邊。後來分房間時也在同一間,搬出宿舍時他們一起搶下東邊塔頂作為他們的根據地,就這麼一直同住到教師資格選拔後,騎士團把東方學院摧毀為止。

黑暗學院是一個競爭激烈的地方,不能相信別人,他和奈莫在察覺這件事以前就和對方熟起來了。因此在他們體認到不能信任他人之後,彼此就成為對方惟一的戰友。他們聯手把排名在他們前面的同學扯下來,奪取老師的讚賞和目光,掩飾他們做的不討人喜歡的行為,共享佔來的資源和機會互相提攜。殘酷的現實壓力使他們緊密結合,對對方的了解遠勝過在和平中結交的任何友人。

等璽克呼吸比較順暢了,奈莫問:「她什麼時候潛入我們的塔的?」伊蓮翠對璽克那番告白就發生在他們兩人一起住的塔裡,奈莫在那裡的時間不比璽克少,他卻不知道這件事。

「你被使魔打進治療室那陣子。」璽克撐著額頭,閉著眼睛。

莉絲娜掩嘴輕笑。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