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_成熟

 

三人繼續在屋內搜尋,他們找到一個房間,衣櫥裡有仿法師袍樣式的寬袖衣服,看來這裡就是諾皮格的房間。

房間裡有一整面昂貴的原木書架,和同樣材質的書桌,諾皮格擁有充分到過度的物質生活。桌上的筆筒裡插滿了各種顏色的筆,很多都沒有筆蓋而乾掉。書架上有一整層的感謝狀,像是「感謝諾皮格大人解決糧食問題」、「感謝製造清水,我們永遠的恩人」、「感謝治癒燙傷患者,您改變了他們的人生」等等。這讓璽克聯想到闊啥身上那一大排獎章,顯眼到讓人看不見本人的模樣。

房間裡沒有任何玩具,連公認屬於健康休閒的球類都找不到。書架上找不到任何適合年輕人閱讀的書,娛樂出版品也沒有,這麼有錢的孩子書架上卻找不到半本小說或漫畫。

璽克看到《高等元素學》、《世界法術的歷史》、《卷軸保存學》,都是艱澀難懂的書籍。璽克繼續看,找到一大排全是法師專業書籍,這些書對一個正在攻讀法術博士學位的人來說也非常困難。

他發現《平行空間與時間逆干擾的交互作用》,這本書因為真的太難了,還獲得「法術界相對論」的封號。這本書連在大法師的書架上都經常只是裝飾用途,整個光明之杖裡真正讀通了這本書的人恐怕用一隻手就數得出來。

《阿帕古諾斯奇拉爾》又名《幻象計算法》,同時兼具「法師必讀經典」和「正常法師不會浪費時間讀的廢文集」兩種極端評價,而兩種評價的支持者都認同「這東西是全世界最不適合給外行人入門用的法術書」,完全不可能適合一個沒上過法師大學的年輕人程度。

璽克轉頭,看到床上有一根和人差不多大的漂流木。漂流木壓住被單,陷進床墊裡,上面積了一層薄薄的灰塵,不知道為何沒有人動手移走它。漂流木的形狀扭曲,外皮光滑。璽克上前檢查,發現這根木頭的外皮、樹枝形狀、斷面年輪各是不同品種的特徵。這根木頭是轉換術作出來的。在轉換術過程中合併施展塑型術,就可以把目標轉變成施法者想要的樣子,諾皮格在裝潢艾太羅魔信大門時就證明了他精於此道。

這根漂流木會不會其實是那個失蹤的小妾?璽克看著木頭的樣子,多加許多想像力的話,他可以看到一個女人側躺著,身體因為痛苦而弓起,膝蓋和頭撐著床板,腰部離地,和床板之間出現一個空洞,手越過頭,手臂彎曲,手指怒張,形成這整根木頭包含主幹和樹枝的大概形狀。

「怎麼了?」奈莫翻過諾皮格的抽屜,發現璽克盯著木頭看,就走過來問。

「這是轉換術作出來的。」璽克指著木頭說。

「本來大概是抱枕之類的吧。」奈莫聳聳肩:「諾皮格常常會隨手拿東西練習轉換術,沒什麼好奇怪的。」

經奈莫這樣一說,那根木頭看起來又像是一堆抱枕層層疊疊的形狀了。璽克伸手碰觸木頭表面,他有一個辦法可以確定。璽克開口問:「妳叫什麼名字?」

漂流木沉默不語。沒有任何死靈出聲回應璽克的呼喚。

「別管那個了,看這個。」奈莫拿出一個信封:「我在抽屜底的夾層裡發現的,藏得這麼用心,肯定值得一看。」

奈莫打開信封,把信紙拿出來,飄出玫瑰的香氣。這是魔法香水紙,比一般的香水紙貴上五倍,過了這麼久還有香氣。

莉絲娜捧著臉笑:「女人寄來的。」

璽克伸長脖子看上面的字,突然聽到一聲怒吼,讓他停下來摀住耳朵。

那是女人的聲音:「不准看!」聲音淒厲到都破音了。

璽克轉頭確認聲音來向,是那根木頭。璽克對奈莫說:「說話了,那根木頭!是女人的聲音。」

「她說啥?」奈莫看看木頭又看看璽克。

「不准看。」

「哇喔,那非看不可了。」奈莫馬上把信紙展開。

漂流木尖叫起來,璽克摀耳朵完全沒用,那個聲音不是透過空氣傳輸的。

奈莫大聲朗誦信件的內容:「我摯愛的諾皮格,比我自己更重要的你,請你把我和那一天發生的事情都忘了吧,那只是我一時把持不住所犯的錯,求惟一的神原諒我。」

女人的聲音尖叫著:「不!那東西根本沒有資格得到我的愛,神該讓他下地獄!他是魔鬼的孩子!」

奈莫繼續朗誦:「如你這般前途光明、溫柔善良的人,不該和我這種滿身罪惡的人在一起,恐怕我會弄髒了你的心靈。作出和你分離的決定我也很痛苦,但我真的不能忍受自己這樣傷害你。」

「他殺了我!那個殺人犯!天生的屠夫!」女人尖叫:「他只是會變一些法術花樣而已,是個空殼子!沒用的渣滓!」

「回憶起你我初見面的時刻,雖然我是——」奈莫唸出諾皮格父親的名字「——的人,我的心卻自出生以來第一次的顫動了,為了你。我知道你這樣一出生就有偉大使命,命運由神所指定的人,將來一定會有偉大的成就,一定會給世界帶來巨大的恩惠,像我這麼渺小的女人配不上你……」

「以退為進,這位姊姊高招!」莉絲娜說。

奈莫繼續朗誦,這次還捏著喉嚨加強表演效果:「我只能將這份愛意藏在心底,忍耐著想要靠近你的慾望,哪怕只能得到你一個笑臉,我於願已足。誰知道神對我還有垂憐,安排我和你僅只一晚的奇蹟。雖然我知道這段關係不可能長久,我還是心懷感激。」

「我才不可能愛上他!」就像所有幽靈一樣,女子的聲音不需要換氣,她尾音轉為嘶吼,整整持續了二十五秒,又繼續吼說:「那個自卑又自大的垃圾,他就是要人捧他、要人呵護他、要人沒日沒夜的保證他很偉大!他比雞蛋還脆弱!這個世界如果不繞著他轉,他就會心靈受創!我只是跟他玩玩而已,誰知道他一點錢都沒有,什麼都是他爸的,他只是個偶像大少爺!」

「我真的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即使我的心吶喊著希望和你長相廝守。如果你對我還有那麼一絲絲的憐憫,午夜時分,我在老地方等著你。請把重要的東西都帶上,我們的旅途無可避免的有許多花費。我等著你。」奈莫把紙摺好塞回信封裡,隨手塞進抽屜中:「典型風塵女子拐騙富家大少逃家的信,還叫他把錢帶夠呢。」

璽克斜眼瞄了一下漂流木,後者持續含混不清的尖叫。璽克說:「她也是這麼說。」

漂流木發出像是吐出一大群老鼠般的反胃聲,感覺那不是人發得出來的。女人的聲音大喊:「那個渾蛋,我只是說出事實他就把我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沒有人發現他是個空心自大狂!他從出生就一直被人讚美、只用讚美和感謝維持自尊心,別的他都受不了!他只活在吹捧裡,誰敢批評他他就殺人!」

璽克明白史桑家血案的真相了。諾皮格和小妾約定私奔,但諾皮格沒能帶來小妾期待的大筆金錢,因而被小妾辱罵。諾皮格不堪羞辱,憤而用法術謀殺小妾。他大概也有意脫罪,因此對這塊木頭施展了塑型術。但是因為他是在盛怒下動手殺人,力量失控把整棟屋子的人都一起轉換了。除了這個小妾外,其他都是意外。

奈莫用指關節敲敲漂流木,問:「這根木頭怎麼辦?」都喚醒死者了,放著不管的話,這裡沒多久就會鬧鬼。

漂流木持續大罵不堪入耳的言語,還開始提及諾皮格在床上的表現。

「老樣子。」璽克嚅動嘴唇說:燒掉。

於是三人把木頭扛去河堤燒掉。他們並肩坐在堤防上的走道邊。璽克抱膝看著漂流木被火焰吞噬。女人的聲音逐漸遠去,像是燃燒時產生的煙,被風所吹散。璽克把女聲說的話轉述給奈莫聽,奈莫的判斷和璽克一樣。

「連女人的羞辱都無法承擔的男人,是最爛的。」奈莫腳往前伸直,身體往後傾,用手撐住上半身的重量。

「這點我完全同意!主人雖然是笨蛋,有時候也會說出點道理來。」莉絲娜雙手握拳靠著下巴,滿臉笑容說。奈莫一臉正經的把她摟進懷裡搔她癢,讓她笑個不停。

璽克兩手捧著臉頰,手肘靠在腿上,等漂流木完全化為灰燼。

漂流木直到最後一刻都不停的咒罵諾皮格,她最後一句幾不可聞的話是:「才沒有人喜歡他!」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