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_隔著一道門

 

 

 

璽克在他租來的住所過了一晚,隔天早上準時上班。

艾太羅魔信大門的雨遮上方,諾皮格的花招又升級了,這次那裏立著一個等人高的男性生殖器,形狀十分不妙,應該會導致某些障礙,這應該算是個前後兩天互相呼應,事先規畫過的羞辱程序。

大樓周邊地上經常可以看到大鐵板,用來蓋住底下的洞,應該是殭屍爬出來時造成的。

今天諾皮格的作品妨礙到艾太羅魔信營運,許多女性顧客走到門前看到那個就轉身離開,連男人也有好幾位轉身就走。璽克懷疑闊啥還能堅持不讓光明之杖插手多久。

打卡上班後,璽克先去他和奈莫設陷阱的地點檢查,明明諾皮格就來過了,那麼多陷阱卻都還保持原樣,沒有拆除,也沒有觸發。

璽克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

他進到接線室裡,抬頭看到奈莫和莉絲娜共乘一個小平台在頭上穿梭,手上拿著專用扳手,看樣子是在做接線生的工作。璽克在底層發愣,接線部門的主管揮手要他過去,那個人看起來非常憔悴。

主管說:「我有聽說你是來當保鑣的,但是最近辭職的人實在太多了,忙不過來了,請你幫忙接線生的工作吧。」

於是璽克取得了工作手冊,蹲在底層開始背:藍色是什麼意思、紅色是什麼意思、綠色是什麼意思,一次兩種色又是什麼意思……正式名稱是「多功能自動方位判讀穿梭機」的小平台要怎麼操作……手持銅盤的正確方式是什麼,碰錯地方會生鏽,不同接頭的功能……他一路背到最後一頁,那裡有本國各地區號碼的簡表,還有接線室通道的排列規則。

璽克看著通道表,表上用一大排平面圖像把接線室的立體空間表現出來。他費了不少時間完成腦袋裡的地圖,發現接線室的形狀和他之前發現的隱藏空間分布圖很像。他發現的眾多隱藏空間都是沿著接線室牆面分布,看來那些是接線室的附屬設備房。

璽克繼續對照兩邊差異,終於找到一個很大的密室不在接線室旁邊,璽克認為那一定就是闊啥的辦公室。

對作戰場地的了解大幅提升,璽克覺得逮到諾皮格的時候近了,充滿信心的站起來。主管眼睛一亮,小跑步過來問:「可以上工了嗎?」

在璽克回答之前,黛姊出現在接線室門口,厲聲說:「璽克、奈莫,安全部門需要支援,過來幫忙!」

接線室主管的表情好像誰在他胃上揍了一拳。

 

 

 

奈莫和莉絲娜搭乘小平台下來,加上璽克三人跟著黛姊走。

璽克看著黛姊的背影,看她走路時肥臀擺動,又湧出先前的畏懼感。他覺得眼前這個人會把他當成蛆蟲般踩死。他回憶是不是每個女法師背影都有這種氣勢,他想到之前有個喜歡綁尖塔頭的女上司,就不會讓他有這種感覺。

黛姊邊走邊說:「今天闊霍蓋姆凱惹勒大人要在飯店會見貴賓,你們要負責維護場地安全。」

璽克在腦中清點他包包裡的施法材料是否充足,這聽起來會是一場硬仗。飯店不知道闊啥現在是諾皮格的獵物,不然他們絕對不敢接這筆生意。飯店的維安會比本來就是法師單位的艾太羅魔話大樓更脆弱,諾皮格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他們跟公司的車隊一起去現場。璽克和奈莫被分配到不同小隊,看守不同地方。

璽克大致上掌握了這地方的地圖,安全部門的人會守住每個出入口。璽克覺得最大的問題還是那個貴賓,說不好又是顆人型炸彈。棄貓大哥因為上次看到璽克的實力,派他和其他七個人一起看守闊啥請客的廳房。

趁著等待的時候,璽克又把小說拿出來看。主角剛碰到一個老朋友,那個朋友是小說中常見的「看到他就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那種角色。每次他一登場,接著主角就要摔來摔去、流血流汗,那是個跟烏鴉差不多意義的傢伙。

下午兩點,貴賓到了。

璽克跟著安全部門的人,緊張的站在門邊。他想著要不要用一些隱藏手法暗地裡檢查一下客人,但又擔心闊啥這個大法師會不會發現。他不知道一個連逃跑都做不好的大法師,對隱藏的施法跡象敏不敏感。

他看向走廊,闊啥跟一個人有說有笑的接近。

那位貴賓有一頭金髮和寬闊的肩膀,穿著白底裝飾紅繩的騎士服,踩著軍人般的步伐,腰間掛著一把劍環是花朵造型的禮儀劍。那人是瑟連!

璽克好不容易忍住沒露出驚訝的樣子,瑟連卻在經過他旁邊的時候用力拍了他的肩膀,笑說:「辛苦了!」接著若無其事的和闊啥一起進入廳內。

璽克忍住想露出牙齒威嚇他的衝動。聖潔之盾的確是艾太羅魔信的大客戶。騎士們經年累月在大艾太羅各地到處跑,有極大的聯絡需求。

但是瑟連每次出現璽克就倒楣!

雖然門關上了,但裡面的人說話中氣十足,璽克還是可以聽到裡面的對話。

「騎士大人親自光臨,我倍感光榮啊!」闊啥的說話聲充滿了不會對棄貓大哥展現半分的友善親切。

「我也很驚訝您願意親自見我,這只是點小事而已。」瑟連用打發社交活動用的善意語氣說。

兩人開始舉杯對飲,裡面傳出杯子敲擊的聲音。

璽克站在門口警戒。

過了一陣子,他聽到走廊對面傳來喧鬧聲,聽起來像是同事的喊叫聲。他感覺到法術施展的震動,聞到野獸皮毛的味道。

他轉身想找瑟連幫忙對付諾皮格,卻發現闊啥在門上架了一層堅硬的護壁,還可以阻止外面的聲音傳到房間裡。闊啥是下定決心就算安全人員全都慘死,他也不能在客人面前丟臉。

這個大法師只有這種時候法術施得特別快。老闆的護壁是不能動的,他只好放棄。他和安全人員一起看著走廊另一頭。

一隻馬腿從轉角處出現,接著出現的是巨大的鸚鵡頭,用羊的眼睛盯著璽克他們看。這隻生物下半身也通過轉角處,後面全是章魚鬚,數量超過八條。牠敲打馬蹄,慢慢用觸手推著身體前進。另一隻生物超過了牠。第二隻生物體積小一點,像羊一樣大,也長著羊角,卻有豹子的身體,牛的蹄。這種並未作過規劃的組合根本無法正常走路,因此牠肚子貼著地面半爬半走,不時因為撐不動身體,而在地板上撞出沉重的敲擊聲。

璽克聞到魚的味道。一隻有著石狗公臉部、渾身尖刺的豬出現在轉角處。老鷹翅膀的貓亂飛亂撞。整群象頭蛇尾的老鼠。四肢是老虎的羚羊……無數看起來像是被打散重組過的生物沿著走廊逼近。他們身上都有命令術,會執行施法者的命令,而在這裡,那個命令顯然就是擊潰這裡的安全人員。

璽克心想:那傢伙打劫了一座動物園嗎?

假如諾皮格不出現,這些合成獸應該還算容易對付,他才在這麼想的時候,章魚身的鸚鵡張開嘴發出尖嘯,震動波朝著璽克他們而來,他們立刻架起護壁抵擋,但兩邊牆壁還是震出大片裂紋,這些怪物體內構造是魔獸!

合成獸朝他們噴火甚至是吐酸液,場面一下子變得混亂。老鼠尖叫著衝上來,撞上護壁,竟然把護壁撞出幾個裂痕,再一撞就破了。璽克旁邊的同事被老鼠咬到,他趕緊幫忙拔下來。

虎爪羊也趕到,對著璽克的護壁揮爪,璽克的護壁震到變薄,他趕緊又轉回去維持護壁,結果一個同事被一頭長著狗頭的牛拖了出去,幾個同事趕上去把牛切碎,才把人救回來。在被拖進獸群的期間,他腳上夾滿了有蝦子尾巴的螃蟹。有人被河豚刺扎到,有人被章魚纏住手腳,同事用火刀救人,現場頓時充滿火烤海產的味道。

指揮者下令維持陣型,一半人架護壁,一半人放攻擊法術。璽克站到前排去架護壁,近距離看著那些怪物帶著尖銳爪蹄的四肢把地板挖得坑坑洞洞。他們分兩組架兩層護壁,第一層破了就把第二層往前推,然後本來在架第一層的人在後面架起第三層備用。破碎的護壁亂噴,把燈泡都戳爛了,他們只好又額外叫出光球照明。

攻擊組盡量避免用火,每個人算好目標,成排風刃平行發出,還有人叫精靈出來幫忙。走廊上鮮血和碎肉亂噴。

一隻身體是豪豬,頭是烏龜的生物被打飛出去,釘在掛毯上。大批長著老鼠腿的鯉魚飛奔而來,他們太矮了,風刃砍不到,同事用狂風把他們往回吹,滾動的同時在地上留下鮮明的水痕。

怪物一波接著一波不停歇的湧來。從大門到這裡中間要經過好幾處他們的檢查站,璽克相信衝到這裡的數量已經是前線同事削減過的量了,但還是非常、非常多!同一時間走廊上的怪物大的就超過七十隻,加上小的絕對破百隻。不管怎麼砍數量都不會減少,一隻倒下,就有兩隻補上來。層層疊疊的肉塊和甲殼成為他們的護壁,小隻的經常一口氣就衝上來撞護壁,大的也逐漸逼近。

突然一口氣十隻有食蟻獸爪子的雞釘在璽克眼前的護壁上,跟他只隔著薄薄一層的法術結構,幾乎是眼對著眼互瞪。另一個同事趕緊把他們削下去。

動物的叫聲和指揮者的大吼混在一起,哞哞、構構、吱吱、嘎嘎沒有一秒是安靜的。而在房門內,闊啥還是氣定神閒的宴客,完全不在乎外面的員工要被怪物淹沒了。

璽克能分辨門內傳出來的說話聲。

闊啥說:「對於聖潔之盾的請求,我們也想幫忙,但是規定就是這樣,我也沒有辦法。」他又強調了一次:「我們也很想幫忙。」

瑟連說:「我們認為魔話可以採取和艾太羅郵政類似的收費方式。大宗客戶和國家機構都有優惠方案,這才是長久合作的有利基礎。」他話說得很直白,就是要闊啥給騎士團的通話費打折。

「通話費的價格是反映出成本,魔話的設置費用是非常昂貴的。」闊啥也說得很白,就是不給打折。

「我老實對你說。」瑟連說。這幾個字的意思就是: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很重要,你最好老實點把話聽進去。「總部認為魔話費用太貴了,我們沒有那麼多預算。尤其是偏遠地區還有三倍加成費率。艾太羅郵政已經多次向我們提案,要給我們不限件數的包年郵資專案,讓我們使用他們的最速件系統。」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艾太羅魔信不肯給騎士團「合理」的價格,騎士們寧可回去動筆寫信,讓艾太羅郵政作他們的生意。

「偏遠地區的人很少打魔話,可是設置魔話亭的費用還是一樣高,這樣魔話費當然會比較貴。」闊啥相當堅持,但璽克覺得他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小鬼頭在說:「我昨晚熬夜看漫畫,所以今天上課時當然要睡覺!」

「他們不是不想打魔話,是太貴了打不起。如果你肯把通話費降低,取消加成費率,使用率絕對會大幅上升,這樣才能真正賺到錢。」瑟連提出薄利多銷的經營策略。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我的作法能為公司帶來最大利益。」闊啥的聲音帶著刻意裝出的平靜,刻意讓語調一點也不激昂。瑟連一定戳到了他的某個痛處,因為實在太痛了,他只好徹底拒絕瑟連的話,好保住他脆弱的自尊。

一隻有鵝身的鱷魚衝到了護壁前方,璽克列入近身戰組,用祭刀狠狠斬掉那東西的頭。在這種場合沒人管他是哪個學派的,能幫上忙最重要。

怪物浪潮總算開始緩和,此時走廊上已經堆滿了動物屍體碎塊,足以遮住地毯,厚厚一層的血肉上面凸出一座座小山,血腥味強烈。

最後一隻怪物也被擊倒後,黛姊走了過來。她的衣服上全是血跡,氣喘吁吁的下令:「快把這裡整理好,大人要出來了!」

於是安全人員又成了清潔工,他們忙著用法術修理東西。魔燈重新組合、地毯編織回來、把大的碎塊搬回原位,再把小碎塊填進去……那麼多動物屍體碎塊一下子搬不走,於是他們把屍體填進牆上的洞裡,再用法術把洞補起來。裝飾用的隔牆本來就是空心的,有空間可以讓他們這麼做。

璽克非常同情這間飯店的經營者,幾天後這裡就會傳出牆壁流血和惡臭飄散的怪談了。想也知道闊啥是不會賠償他們的——根本不會承認這件事和他有關。

重新裝潢快完工的時候,房間門開了,闊啥和瑟連兩人都對著對方露出合作無間的笑容,看不出來談判其實破裂了。他們互相握手,彷彿剛剛的論戰不曾發生過。安全人員也裝作沒事在牆邊立正站好,順便用身體掩飾牆壁裡穿出來的章魚腳和馬蹄。

「我送您回去吧。您住哪一間飯店?」闊啥問。他吸了吸鼻子,空氣裡還有淡淡的腥味。

「不用了,我想在回去以前到處逛逛。」真相應該是他為了省預算,住在本地警察宿舍裡。瑟連對闊啥充分微笑過後,轉身直直走向一根裝飾柱子,踮起腳,把手伸向柱子上半部雕像後面。那裡躲著一隻黑白雙色的貓,嘴是白色,眼睛周圍和耳朵都是黑的,一道白條紋從背部中間延伸到臉上,嘴也是白的。牠背上長著一雙紅褐色的翅膀。安全人員看到那隻漏網的合成獸,全都冒出冷汗。

翼貓本來弓起背,豎起毛對瑟連發出威嚇的嘶嘶聲,但是在瑟連手碰到牠的瞬間,牠身上的命令術就解除了。牠全身的毛平緩下來,任由瑟連把牠拉下來抱在懷裡安撫,很快就發出平靜的呼嚕聲。

瑟連單手抱著貓走近璽克,把他一直帶著的一個帆布提袋交給璽克:「這是小碴要我順便帶給你的。」

在來這座城市工作之前,璽克有寫信告訴小碴他要接這件工作。寄信真的比打魔話便宜太多了。

璽克兩手抓著提把,往兩邊拉開,低頭看袋子裡面。裡面放著很多不需要冷藏,打開就能食用的易開罐頭。土豆麵筋、紅燒鰻魚、五香肉醬、鮪魚之類的,還有一封信跟一個小盒子。

他停在那裡,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今晚的麵包可以夾料了。

瑟連也不介意璽克看著罐頭忘了他。瑟連說:「那麼我告辭了。闊霍蓋姆凱惹勒大人,今天的會談很愉快,下次有機會再一起用餐吧。」說完場面話,瑟連對闊啥點點頭,對還沒恢復說話功能的璽克揮揮手,就抱著貓咪離開了。璽克聽見他跟貓咪說話的聲音逐漸遠去,問小貓咪:「你想取什麼名字?」

看不到瑟連之後,闊啥突然大踏步走向璽克,用力捏住璽克肩膀,他目光灼灼的上下打量璽克,眼睛瞪大到彷彿會掉出來:「你和他是熟人?」

「他只是我朋友的媽媽的部下。」璽克害怕之下選擇了一個聽起來最不熟的說法。

就算是這種很可能今天才第一次交談的關係,對闊啥來說仍然像是「他是我結義兄弟」般的親近。他緊緊抓著璽克的肩膀,像是把璽克當成怒海中的救生圈,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手,就這樣把璽克抓走。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