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_爆炸

 

 

 

公用魔話亭要到地價高的地段才有。璽克搭公車去市區,價格大約是三分之一個罐頭,很實惠。

現在時間大約晚上九點,街上已經看不太到未成年人和家庭了,多半都是單身成人,忙著享受進入愛情墳墓以前的精華時光。偶爾會看到剛脫離名為老闆開會的戰場,拿著公事包的老爹趕公車,家裡的人還在等他一起吃晚餐。

璽克從一排禮品店前面走過,走進一座公用魔話亭。他用手指在藍色的圓盤裡戳出法師執業管理局的魔話號碼,邊等接通邊欣賞魔話亭的裝飾。有執照的法師打去光明之杖分支單位是免費的。

魔話很快接通,一個璽克相當熟悉的女性聲音說:「這裡是法師執業管理局。」

「我是璽克崔格。」璽克耐心等待這位總機小姐重演尖叫昏倒和被害妄想的戲碼。

「你這傢伙——」她奇蹟般的沒有失去意識,用低沉、冷漠的聲音說:「你打來做什麼?本單位只能幫助窮愁潦倒的法師,你因為捲入第四焚化爐爆炸案,拿到一筆國賠金不是嗎?本單位幫不上你的忙了。你幹嘛不去過你醉生夢死的有錢人生活?還是你想展示你有多節儉?想重溫餐風露宿的感受?」

「我沒斷手斷腳,也沒被擬獸魔器拆成八大塊,根本沒多少錢好嗎!」璽克對魔話鈴鐺大吼,總機小姐這個態度比直接昏倒更讓他火大:「那筆錢只夠讓我感冒時可以買藥不斷炊,不工作馬上就沒了啦!」

「你什麼都不用做就有錢拿,我每天在這裡辛辛苦苦的工作卻只有這麼點錢,連沉思者春天限定香水都買不起。哼,真讓人羨慕啊,你這傢伙——」

璽克腦中浮現出數層樓高的騷靈模樣,他曾經為了拯救第四焚化爐跟那種東西面對面過,心中頓時無名火起:「妳才是每天只要抱著魔話找民眾麻煩就有錢拿——」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對面的魔話被局長大人接了過去,璽克聽到汽水瓶打開來的「啪啪,噗嘶——」聲。局長大人說:「怎樣?工作碰到什麼問題了?」

璽克急著說:「那個闊然後不知道啥的魔信董事長,他自己躲起來,讓諾皮格每天闖進來殺員工,根本沒人擋得住他。」

「諾皮格已經到你那裡了?」局長大人驚訝的說:「我聽說他還沒出現啊?」

「那是闊闊闊闊闊闊闊營造的假象,目的是不讓法師第一情報部介入。闊很長是『神聖赦免組織』的虔誠信徒,他討厭所有站在被害者那一邊的人。」

「我會通知第一情報部這件事。」局長大人的聲音前所未聞的嚴肅:「你願意出面作證諾皮格有出現嗎?」

「我任何時候都願意配合第一情報部的調查。」璽克說。只要這麼做可以少死幾個人,他連檢察官都願意見。他等局長大人忙了一陣子,璽克之後接著問:「我聽說艾太羅魔信經營狀況有問題,這是怎麼回事?」

「我有聽到相關的風聲。」局長大人說:「似乎在闊霍蓋姆凱惹勒上任後,已經虧掉了一半的資本額。光明之杖裡想撤換他的聲浪很大。他們說現在的經營方針不對。現在是根據使用率調高費率,企圖在短時間回收魔話亭的設置費用。對消費者殺雞取卵,結果只有錢太多的人才會打魔話,使用率和價格陷入惡性循環。這種以方便為賣點的壟斷性設施應該壓低價格,提高使用意願。當廣大的消費者都閒閒沒事打魔話找親友聊天的時候,當然就不用擔心成本回收的問題了。國家政策是把魔話和鐵路列為縮短城鄉差距的基礎建設,負有提高國民交通方便性的任務,不應該有區域差別費率——」局長大人的聲音突然變小、消失。

「喂?怎麼沒聲音了?你還在嗎?」璽克用手戳了戳鈴鐺,還是沒聲音。突然他感覺鈴鐺裡冒出一點刺刺的法術波動,他立刻推開魔話亭的門衝出去。

魔話亭在璽克身後爆炸,亭子上蓋被炸飛到五公尺外,路人全都停下腳步,目瞪口獃的看著這一幕。

璽克被衝擊力推倒,滾了兩圈趴在地上抱著頭,看魔話亭燒到只剩骨架,嘴一直合不起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