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_無條件的條件

 

 

 

因為員工大量辭職,接線室裡的小平台相撞意外也少了很多。沒有髒話和亂飛的冰箭,這裡安靜到有點寂寞。小平台的時速本來有系統限制只能到三十公里,不過現在人太少、場地太大,同事就教璽克拔掉某一條線,就能解除時速限制,飆破八十公里。雖然這種速度下防撞系統幫不上忙,反正現在也沒什麼機會撞上了。

璽克坐著小平台,按照地區號碼表找到他昨晚用的那座魔話亭線路位置。他從垂直通道靠近那裡,把小平台停在水平通道口前,徒步走進較小的水平通道裡。他找到那條線路,發現那個銅盤掉在地上,上面顯示斷訊的紅色,跟傳輸系統分離開來。他把銅盤掛回去,把線都接好,心裡懷疑著這會不會是一起針對他而來的惡意斷話和謀殺。

打免費魔話會有執照號碼紀錄,闊啥可能藉此得知有人在和光明之杖單位聯繫,判斷艾太羅魔信的真相會被說出去,就出手斷話,還不知道用什麼手法把魔話亭也炸了,搞不好這個人早就在全市的公用魔話亭上都動了手腳,不管員工去哪座魔話亭說他壞話都會爆炸。

璽克想去找奈莫,轉身卻看到他坐過來的小平台上多了一個人,伊蓮翠坐在那裡。

伊蓮翠的外表,骨子裡應該是惡魔伊卡瑪。她穿著醜制服,坐在小平台邊緣,腳垂在外面晃啊晃的。嘴唇微微嘟起同時半啟,露出一些潔白的牙齒,偏頭看著璽克。

「你真是,把這裡當成自家出入啦?」璽克用指甲把掛在脖子上的銀匣撬開一條縫。

惡魔伊卡瑪用伊蓮翠的聲音說話:「有那對夫妻在,現在誰都不可能傷害闊霍蓋姆凱惹勒。所以伊卡瑪可以過來。」

「是啊。挑現在去殺他只是找死。」璽克瞇眼後退,貼牆站立。

霧妖小灰很淡很淡的在空氣中散開來,讓人沒辦法察覺,為璽克搜集周遭狀況。小灰告訴璽克,奈莫來了。

奈莫走進接線室,首先到他們平常窩藏的零件箱後面看,那裡沒人。

「『愛』這種感情實在很美。」惡魔伊卡瑪掐住自己的頸子,慢慢收緊:「不需要回應就能熾烈燃燒。只要自己開心就好、只要自己快樂就好,對方怎麼想都沒有關係。」

璽克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莉絲娜抓住奈莫袖子說了幾句話,奈莫按鈕呼叫小平台,並且查詢通往璽克位置的路徑。測試用的魔話鈴鐺響了起來,奈莫走去接魔話,他叫來的小平台被別的同事坐走了。

惡魔伊卡瑪雙眼變得血紅,皮膚開始燃燒、脫落:「『愛』是不求回報,不需要對象的回饋,也不需要『同意』這種回應;『愛』是付出,不管對方有沒有提出要求,也不必在意對象是否拒絕;『愛』是接納一切並由衷的為其快樂,包括對象對自己的恐懼與恨,都可以化為喜悅。我想把你的頭拆下來,掛在脖子上。我想把你泡在防腐劑裡每天觀賞。你什麼都不用做沒關係,因為我愛你啊。我要你的一切,我愛的一切。就算你不想給,我也會完成我的愛。」

「去死吧,噁心的傢伙。」璽克拔出祭刀。

惡魔伊卡瑪正要開口說話,他所坐的小平台突然消失。伊蓮翠的身體傾向一側,接著下墜,長長的金髮在空中旋轉,最後撞上四十公尺下的垂直通道最底端。他的偽裝化為點點火星消失,偵測惡魔的警報器大響。蜂鳴器和「惡魔入侵!惡魔入侵!」的廣播傳遍大樓的每個角落。

兩隻有著花邊袖口的手,從璽克後面的牆壁伸出來,按著璽克的肩膀往前推。璽克往前走了一步,奈莫和抱著他腰部的莉絲娜一起穿牆出來。

奈莫站到通道邊,甩甩袖子,探頭往通道下面看:「這傢伙也太像伊蓮翠了吧,好危險!」

「無照惡魔,聞味道就知道了。」莉絲娜說。

惡魔伊卡瑪在垂直通道底端,用六隻手臂撐地站起來,白骨翅膀一震,變成一隻鴿子,衝進其中一條隧道裡,以最快速度逃離現場。要是萊爾諾特女士聽警報趕到,他就死定了。

璽克按著額頭問:「奈莫,你還記得剛進學院時上的第一堂課嗎?」

奈莫的回答聽不出來是記得還是不記得:「忘了它吧。你還記得喔?」

 

 

 

璽克十歲進入教團,在每個人取得祭刀後,第一堂課是在地下室裡上。

在黑暗的地下室裡,同學的臉都看不清楚。璽克可以聽見啜泣聲,剛才祭刀儀式上受的傷陣陣抽痛。

低矮的講台有打光,上面站著蜜姷院長,她旁邊還有一個成年男子的雕像,穿著厚重垂到地面的長袍,露出十隻腳指。長髮披肩,蓄短鬚,雕刻師似乎是想表達一種超越人類的情感,卻只給人死板的感覺。他的眼睛不是對著眼前的人,而是看著遙遠遙遠的地方。

蜜姷院長是一名大約五十出頭的女性,站得像塔一樣直,身材也和塔差不多。她臉上有很深的法令紋,眉毛是紋上去的,像兩把刀。

她總是板著臉,只有在提及黑夜王者的時候才露出陶醉的笑容。新生第一堂課都是由她上,彷彿這是種院長才有的殊榮。

「這是我們靈魂的領導,世界的創造者,黑夜王者。」蜜姷院長的聲音像是能穿透泥土和棺蓋,把死人都給吵起來:「你們是幸運的,能夠被祂選上。這讓你們成為特別的人,除了你們以外的人都不過是遲早會腐爛的肉塊,他們的靈魂都將落入地獄,只有你們能夠得救。

「不管你們做了什麼,不管你們犯了什麼錯,黑夜王者都會愛你們、原諒你們。祂是你們的父親、母親、導師、兄長、朋友,是你們的一切。萬物都不能脫離祂存在,你們也一樣!無論你們是如何卑微罪惡的存在,有祂在你們的靈魂裡灌溉祂的恩惠,你們就能成為美好善良的人!也只有由祂那裡得到的新生命,才是真正的活著!

「接納祂對你們無條件的愛!成為祂的使者,是祂賞賜給你們的崇高使命!你們會得到永恆的喜悅!祂會滿足你們的所有要求!」

蜜姷的臉上顯露出狂熱的愛,彷彿要把人煎來吃掉:「而祂對你們沒有任何要求。」

當時奈莫坐在璽克左手邊,璽克感覺他一直踢腿,不知道是太痛還是不耐煩。走出教室時,璽克問他:「你還好嗎?」

奈莫瞥了一眼璽克還在滴血的手,他自己的手則痛到直發抖,說:「我們都很好,不好的是某人的腦子。」

璽克偷偷笑了。奈莫對璽克的反應也很滿意。到了分配房間時,他們又分到同一間,於是很自然的把雙方的床鋪拉到一塊。他們都嗅到了不尋常的氣味,但還不知道那是什麼,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討論,璽克小聲的告訴奈莫:「媽媽告訴過我,別人幫你忙如果不收回報,你就欠人家人情債。人情債更難還的,所以不要想著叫別人無條件幫自己的忙,不要隨便欠下人情債。」

「我家是說『免費的東西才是最貴的』。不可能有那麼好的事。」奈莫小聲說:「你知道的,最厲害的剝皮店上床都是不用錢的。全世界最有錢的宗教,就是嘴上說神幫人不求任何回報,實際上他們的信徒卻把所有財產都拿來榮耀神。」

璽克有點聽不懂:「我媽說神幫忙我們,他們有做到的話,我們也要做到還願酬神。這個神好像怪怪的。」

「黑夜王者肯定有問題。」奈莫說:「我聽說過有些壞東西會偽裝成神,裝得好像很大方,然後就把你的健康和財富都拿光。」

兩人在對黑夜王者的看法上達成共識,後來事實證明他們是對的。

這個「不要求任何回報」的神不是只要信眾用黃金打個牌子送給祂就夠了,祂貪婪到連他們的靈魂和性命都要。他們只能愛這個神、順從這個神。只要祂想,他們就必須照祂的指示做事、照祂的指導看待事物。只要祂要,他們擁有的東西從一隻雞到深愛的人,都必須立刻獻給祂。他們的自由、他們的思想、他們的感情,都被放在祂的祭壇上。

這些事物都遠比黃金要貴重太多太多了。

更可怕的是,他還是璽克人生中碰到第一個不准任何人拒絕和祂來往的神。照蜜姷院長的說法,對於不肯在生前服從祂的人,祂會在死後抓走他們,然後把他們的靈魂丟到地獄裡永遠折磨。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