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_決戰諾皮格

 

「『什麼都不要,意思就是要你的一切,包括你給不起和不屬於你的東西。』我剛開始在黑市闖蕩的時候,前輩就給我這個忠告。」奈莫的聲音將璽克拉回到他二十歲的現在。奈莫說:「這個伊卡瑪不能放著不管,晚點我會去買午餐。」

「我也去。」璽克說。

午餐時間到之前,他們先幫忙接線室的工作。

璽克負責換線,奈莫則趁那時候拿油和抹布保養銅盤,他們坐同一個小平台一起移動。璽克告訴奈莫接線室附屬設備房的事情。

奈莫說:「你讓我想起一件事,當初要蓋魔話系統的時候,法術黑市裡有引起一番騷動。」

「怎麼了?」

「魔話就是一種傳輸系統,理論上來說也可以傳輸法術。當時一堆人摩拳擦掌的,等著利用這個漏洞大幹一票。」奈莫攤手,差點把銅盤掉出去,只好收手抓緊銅盤:「不過光明之杖早就知道會有這種問題,他們設了很強大的法陣過濾法力傳輸。很多人都很失望,那陣子黑市酒館裡躺地板的酒鬼特別多。除了可以過濾法術,那個法陣還有加密效果。要想監聽對話內容只能在兩端錄音,中間沒辦法。」

「所以闊到不行不知道別人都用魔話說些什麼?」璽克一手抓著一條纜線問。

「對。因為法陣綁死了,就算他是董事長也沒有權限能開。不過他是大法師,董事長權限應該能摸得到那個法陣。他要是真想竊聽,直接弄壞法陣就好了。要是那個法陣失效了,諾皮格就可以自由炸飛所有有魔話系統的地方。」

「實際上他就是自由炸飛這裡每個地方沒錯。」璽克覺得,那個同時擔負起阻擋法術傳輸和通話保密任務的法陣,可能已經壞了。

奈莫沉思了一下,說:「等一下你打魔話去炸飛瑟連大人,驗證一下怎麼樣?」

「我不知道要打去哪裡。」

「打報案魔話就對了,他八成住在哪個警察局裡。」

「你想讓我吃上襲警的官司嗎?」璽克嘆了口氣,又問:「對了,你上次跟諾皮格打得怎麼樣?」

「哪個上次?」

「在飯店那時候,你們應該有碰到他吧?」

「沒啊,就一大堆合成獸踩過我們往你們那衝而已。諾皮格沒有出現,你也沒碰到他嗎?我以為他利用轉換術抄捷徑去你們那邊了。」奈莫滿臉疑惑。

「沒有。」所以上次在飯店裡,諾皮格從頭到尾都沒有現身。這麼好的機會他居然只放怪物大軍過來,太奇怪了。

莉絲娜本來坐著製作手搖茶。她把水瓶放下,抬頭往上看:「諾皮格來了。」

從他們頭上傳來爆炸聲,許多水泥碎塊掉了下來。

璽克把纜線往銅盤上插好,拔出祭刀和一把串在細繩上的骨頭。

「看看今天能不能把他作掉。」奈莫抽出祭刀,指縫中夾著五個血瓶,把血全澆在劍刃上。

爆炸聲連綿不斷,位置慢慢移動。

璽克用所尼語唸咒:「綁縛逃離的狡詐之魂!」一道肉眼可見的白光從璽克手中延伸出去,一直延伸到爆炸聲傳來的方向。爆炸聲很快停了下來。

璽克覺得鼻腔有點痛,立刻用浸過藥的手帕包住口鼻:「毒氣!」

奈莫戴著繡上法術符號的口罩,莉絲娜找到警鈴按下,叮叮叮的警報音在整棟大樓各處響起,伴隨著出事地點的廣播。

奈莫問璽克:「跑哪去了?」

「不會太遠。我還牽著他。」璽克手中的白光很微弱,但還在。

奈莫說:「我剛才想說,轉換術理論上也可以用來穿牆。先把前方的材質變成接近糊狀可以穿透的材質,通過以後再變回來,再利用變形術整理。不過這樣會沒有空氣,所以只能用來穿過牆,不能在牆壁裡待太久。」

「藉著附屬設備房換氣?」璽克提出合理的假設。如果移動得夠快,就可以閉氣從一間房間移動到另一個房間,到了再換氣。接線室貫通這整座大樓,附屬設備房自然也是到處都有,這樣他就哪裡都能去,而不會撞上這裡的員工。

「大概吧。」奈莫摸摸下巴。爆炸聲還無法解釋。

在傳出最後一段爆炸聲的地方,牆壁出現裂痕,然後炸開,露出後面那個十公尺立方的密室空間。原先掛在那面牆上的銅盤掉到通道底,在遠方發出匡噹的聲響。

密室牆壁上掛著一個直徑三公尺的銅盤,上頭的法術符號全是用寶石鑲成的,像花瓣一樣的在盤面上綻放。它的插槽不在盤面中心位置,而是在側面。二十條以上的纜線從側面伸出,穿進牆裡。璽克看到牆面上畫滿了一碰到就會爆炸的法術符號,每面牆都有。有人比璽克更早想到諾皮格會穿過附屬設備房移動,設好了陷阱。

諾皮格站在密室中間,小心的踩在最中間一小塊不會爆炸的空地上。他穿著橘色和粉紅色直條紋的襯衫,袖口有大片裝飾皺摺,幾乎有袖子一半長。下半身穿著豔紅色燈籠褲和綠底的女巫鞋。他兩手遮臉只露出圓睜的雙眼,膝蓋夾緊半蹲,看著對面的兩個法師一個使魔。

奈莫不給對方時間行動,立刻投出火球。諾皮格朝前伸直手,將火球轉換成水蒸氣。火球如他所料的消失了,卻不是變成水蒸氣,而是變成腐蝕性毒氣撲向他。他的袖口一下子焦黑捲曲。他急忙縮手施展護壁,周遭牆壁冒出很多小洞。

「本大爺可是作過功課的!」奈莫旋轉手腕耍弄祭刀,又投出一發冰箭。

諾皮格想把冰箭變成水,卻變成了冒煙的熔岩,他驚險的往旁邊跳閃開,踩到爆炸符號,雖然有護壁,他的一隻鞋子還是被燒掉了。

璽克誇張的嘆了口氣,他故意別過頭,勾起單邊嘴角斜眼看諾皮格:「你應該乖乖去讀肯收你的法師大學才對。」

轉換術裡有所謂的「陷阱材質」。對施法者而言,他在施展轉換術的時候,能夠控制的並不是「將目標轉換成何種物質」,而是「要對目標施展怎麼樣的轉換動作」。比方說把水變成水蒸氣就是要加熱,將蒸氣變成水就是要冷卻。施法者並不能指定目標要變成水或蒸氣,他只是可以將目標加熱或冷卻而已。

所以在施展轉換術的時候,要是搞錯目標的材質,就會出現非預期的結果。所謂的「陷阱材質」指的是看起來很像常見材質,探測法術也難以分辨,但是對他們施展常用的轉換動作,卻會變成危險物質的材質。

奈莫就是用那些陷阱材質攻擊諾皮格。如果諾皮格有上過法師大學,修過相關課程,他就不會上當了。

「那種地方只有你們這種無能的蠢材才需要進去!」諾皮格對璽克大吼。璽克成功使他動搖了。諾皮格吼著:「是他們該下跪磕頭求我去讀,我才不屑讀什麼法師大學!朕比他們任何一個教授都更了解法術,還去讀大學是給他們的褒獎,獎勵他們那可憐的模仿行為,讓他們沾我的光免於倒閉,讓他們可以炫耀我是他們的學生!」

諾皮格蹲低,手接觸地面。璽克脖子的銀匣蹦跳起來,小灰衝出去擋到璽克背後,吞下一團熔岩後消失。諾皮格的攻擊居然可以從敵人背後出現!

「空間扭曲法術?」璽克滿腹疑問的看了一眼奈莫,奈莫搖頭。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弄出來的,但不會是空間扭曲法術。

諾皮格在奈莫背後放出閃電,在璽克後方放出冰箭,逼迫他們轉身防禦。就在璽克轉身的時候,諾皮格越過通道撲到璽克背上,一身骨頭撞得璽克很痛。兩人一起跌倒摔下小平台,滾進水平通道裡。

「全都給朕變成木頭吧,這些沒有腦袋的東西!」

法術波動以諾皮格為中心擴散,一碰到就會被轉換。璽克身上有一個橡實護身符,融合了現代法術和所尼語的技術,含有他的血,是他精心製作來對抗轉換術的。護身符和轉換術的波動碰撞,上面頓時出現一道裂痕,轉換術波動同時失效。璽克用祭刀往諾皮格脖子上劃,諾皮格把兩人身下的地面變成沙子,下陷的同時一腳把璽克頂開,讓璽克摔到沒有變成沙的區域。祭刀只劃破諾皮格表皮,吸到一點點血而已。

「你很喜歡木頭嘛!把家人變成木頭很爽嗎?」地面化為沙子的範圍一直擴大,沒多久連璽克底下也都變成沙子,開始往下滑。

這個地方變得像蟻獅地獄一樣。諾皮格身在蟻獅地獄最中心,只露出上半身,把手放在沙子上:「沒錯!爽斃了!反正都是一樣的!」沙裡竄出無數尖錐,往璽克刺過去。奈莫投了一個護壁過來幫璽克擋下。

「你不是故意的,不覺得後悔嗎?」璽克一臉凝重的看著諾皮格。他往沙坑中間滑,和諾皮格距離拉近。

「為什麼要後悔?」諾皮格嘴角上揚,眼神卻像是被神拿閃電劈過一樣,空洞無光:「當我看到他們都變成木頭的時候,我好像從一場長長的夢境中醒來。所有壓迫著我的感覺都不見了,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我終於明白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不需要任何人同意!朕才是有權決定命運的人,跟他們不一樣!我真不懂我怎麼會這麼晚才明白這件事!

「過去的我被這個自私自利的社會給騙了,還以為幫助人類是什麼偉大的事業,我呸!那只是社會為了利用我才找來的藉口!社會就是多數蠢人聯合起來,用以壓榨極少數有才華的人的集合體。像我這麼強大、完美的人,打一開始就不需要為任何人服務,他們應該下跪求我的恩賜!」

先前闊啥對社會與犯罪者的看法在璽克腦中一閃即過,璽克明白了些什麼,他頓時理解到:這傢伙和闊啥都沒救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