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買午餐

 

 

 

離開艾太羅魔信以後,奈莫在街上找到一個長椅,璽克坐下,彎腰把上半身靠著大腿,頭也垂到膝蓋下。

「你有做好的貧血藥嗎?」奈莫拿璽克的藥材包起來翻,很快就發現一瓶藥上面貼著「補血藥」。璽克整理包包的習慣派上用場了。奈莫把補血藥遞給璽克,然後把燙傷藥拿出來,邊擦邊說:「燙傷藥借一點喔。」用藥完畢,奈莫問璽克:「這樣還要去買『午餐』嗎?還是我找地方讓你躺一下。」

「要。」璽克掩著嘴,發出壓抑過的音。補血藥味道很糟糕,下肚以後還會從喉嚨湧上來:「還有問題沒解決。伊卡瑪為什麼沒出來救諾皮格?他真的是諾皮格的使魔嗎?諾皮格戰鬥時他跑哪去了?就算諾皮格死了,沒解決伊卡瑪,我還是不能安心。」

「說得也是,我也不想看到伊蓮翠到處跑。」奈莫抓抓頭。沒有帽子他很不自在。

奈莫扶起璽克,走去找地方換掉那身染血的制服,還要買新帽子。

移動途中他們經過一處十字路口,綠燈亮了,但有救護車鳴笛要通過,所有車輛都停在原地,等救護車通過才開。

「這才是熱愛生命。」璽克心想。

之後璽克穿上新買的灰色基本款法師袍,奈莫戴著釘上四個帽徽的咖啡色貝雷帽,他也把醜制服換成淡黃色襯衫、西裝褲和毛料長外套。跟璽克的衣服不是同一間店買的。他們去法師商店買法師袍的時候,璽克那副樣子看起來像是該馬上報警,把店員都嚇得花容失色,好說歹說老半天才冷靜下來介紹商品。

換好後他們到住宅區去。這一帶抬起頭還可以看到百貨大樓群,是大樓陰影下的公寓群。公寓一樓多半改裝成店面,形成自己的小市場。賣吃的佔大多。

奈莫帶路一直走,走到一家叫作「蘋果之夢」的茶館前面。璽克發現想吃東西的行人走過這條街時,目光是直接從上一家店跳到它的下一家。沒有人想走進店裡,也沒有人停下來找菜單之類的東西,彷彿他們看不到這間店似的。

奈莫看璽克站在門口狐疑的觀察行人,說:「這種型的魔法對你不容易生效呢。」他吐出一口氣,說:「進去吧,肚子都餓了。」奈莫逕自推門進去,風鈴被門撞得叮噹響。

明明是午餐時段,店裡卻沒有看到客人。這家店很小,放了一個吧檯和兩張雙人座,就沒剩什麼空間了。桌椅都是不銹鋼和塑膠製品,沒有窗戶。裝潢設計成地洞的樣子,深黑色凹凸不停的牆壁上一直有水流下來,流到牆角的溝渠裡,再流往深處的排水孔。雖然外觀上這個地方應該高於地面,但璽克懷疑這可能不是裝潢,而是他們真的進到某個地洞裡了。兩張桌子跟吧檯上一共放著五盞油燈造型的魔燈,是店裡僅有的光源。璽克看到燈裡的火焰有眼睛跟嘴巴,還衝著他笑。

「矇默,最近好嗎?」奈莫揮手往吧檯走去。吧檯上放著一排玻璃杯,後面站著一隻妖精。三人在吧檯邊坐下。

妖精矇默的身高大約一百四十公分,看起來像個人類男孩。為了配合他的身高,這裡的吧檯並沒有加高,只跟普通桌子差不多。矇默比一般人類孩子瘦一些,但又比璽克胖一些。一頭銀藍色的及肩頭髮旁分剪齊,遮著右眼和兩邊耳朵,有明顯的尖下巴。他穿著高領襯衫和丹寧布材質的短褲,外面套著一件小圍裙,腳上穿著短皮靴。他的膚色很淺,缺乏血色,嘴唇是紫色的,橄欖型的眼眶裡,銀白色眼球沒有瞳孔。他的脖子上戴著一個金屬環,上面刻著一串數字:一一七二六。

「我們恭喜您。」矇默開口說。他的聲音像是鸚鵡學人說話,語調透露出的感情不會和內容配合起伏。

「果然你們已經知道了呢。諾皮格死了。」奈莫趴在吧檯上,下巴靠著桌面:「先給我的朋友來點吃的。他剛剛流了很多血,給他補一補。」

矇默問:「他是什麼種族?」

「人類。」

「人類中餐一份,特別加料補血。我們為您準備。」矇默打開身後的冰箱拿材料,弄好放進烤箱。

「莉絲娜也要。我是媚魔。」莉絲娜說。她兩手手肘靠在桌面上,手掌撐著臉頰。

「你還是人類嗎?」矇默問奈莫。

「嗯,短時間內還沒有改變的打算。」

「兩個人類一個媚魔,其中一個人類加料補血。」矇默去忙了。

等他把所有東西都放進烤箱裡,回到吧檯後站著的時候,奈莫問:「我們想知道惡魔伊卡瑪的事情,你有相關的消息嗎?」

「你想知道哪方面的事情?我們想想看。」矇默邊說邊從抽屜裡拿出一本因為撕掉很多頁,而變得很薄的筆記本。又拿出一隻原子筆靠在本子上。矇默的手指比人類多一個關節,每一根都比人類長很多,每隻手也比人類多一根手指。指甲剪得很乾淨。雖然手部構造不同,卻不妨礙他擺出和人類一樣的持筆手勢。

莉絲娜拿了一個玻璃杯,跳下椅子跑到店內深處的鐘乳石下方。那裡一直流下來閃著多彩光點的水,莉絲娜用杯子接來喝。

「伊卡瑪的主人是誰,能說嗎?」奈莫提問。

矇默一面回答,一面把答案寫在紙上:「我們不能說。」

璽克坐在旁邊想:惡魔伊卡瑪來到艾太羅的時間可能還不久。惡魔語裡沒有「我」這個詞。因此第一次接觸異界的惡魔不會使用「我」這個字眼,而是用自己的名字代替。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伊卡瑪說的惡魔語就是這樣。

「那你們知道伊蓮翠嗎?她還活著嗎?」奈莫問。

「我們記得她已經死了。沒有任何關於她還沒死的情報。」

「伊卡瑪知道一些只有伊蓮翠知道的事情。」

「我們知道一些能夠解釋這種情況的情報。不過——」矇默放下筆。

奈莫說:「我買一瓶血糧酒加上老鼠烤餅。」

矇默再次拿起筆寫字:「我們知道有個非正式的法術學派。他們專精奇形惡魔學。他們有個很重要的假說,是說每當一個人類誕生的時候,在魔界就會有一個惡魔誕生。這兩個生命會互相呼應,不過不會互相影響,是對方的對應存在。」

「伊卡瑪是惡魔版本的伊蓮翠?」

「我們認為有可能。這個假說在艾太羅沒有驗證過,不過在魔界有很多人把它視為常識。我們把學派名稱給你,你可以自己去查。」

「我可不太敢信賴惡魔的常識,他們對常識的看法和人類不太一樣。」奈莫挑眉看了一眼莉絲娜。後者還盯著杯子和鐘乳石看,期待杯子裝滿的時候。

烤箱發出時間到的「叮」一聲,矇默轉身把食物拿出來。先包一層防油紙,再把剛剛寫的筆記撕下來包在外頭,最後交給奈莫。

奈莫付了錢。璽克接過自己那一份。打開來邊吃邊讀那張筆記。食物很正常可口,是牛肉捲和肝臟作的醬料,附一杯奶茶。

莉絲娜也回來吃她那一份。打開包裝的時候,裡面的東西好像動了一下,璽克本能的別開目光。

奈莫咬著他那份肉捲,矇默把一瓶巧克力色的酒和老鼠烤餅包好給他。這時候有一個通體紅色發光,頭上不時冒出火舌的精靈走進店裡,他們就把吧檯讓出來,去坐桌子。莉絲娜也拖了一把椅子過來,三人擠一桌。

「想不到真的是賣吃的店。」璽克說。他把最後一口捲餅塞進嘴裡。他一直以為奈莫買「午餐」的地方是情報專賣店。

「這裡賣各種族的食物,附贈小道消息。矇默的經營手法很成功喔。黑市裡人人都來過矇默的店,好吃又有收穫。」奈莫說。他把血糧酒拿給莉絲娜,莉絲娜開心的抱著用臉頰磨蹭瓶身。奈莫看了一下莉絲娜,轉回來說:「還有一個好處,這是連鎖店,全國均一價!」

考慮到本國國土大到治理起來很麻煩的程度,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璽克邊喝奶茶邊思考。難怪奈莫花了兩頓飯的時間才蒐集齊諾皮格的資料,他吃不了那麼多東西,贈品當然也少。

「你這個餓鬼,老鼠烤餅你也吃一點吧。」奈莫把老鼠烤餅外面的筆記紙抽走。

「我不想再吃那種生物了。」璽克的嘴角都壓下來了。

「想到哪去了你。這是紅豆和奶油餡。老鼠只是個造型。」奈莫拿出來的烤餅是放在老鼠形狀的模子裡烤出來的。跟鯛魚燒一樣,名稱和內容物沒有關係。

吧檯最尾端放著一台十吋電視。矇默先打開天花板的大魔燈照亮室內,再把電視打開,對他們這桌眨眨眼。

電視播放午間新聞。緊急插播特報,兩年來造成民眾恐慌的一級通緝要犯諾皮格.史桑,已於稍早被艾太羅魔信的安全人員擊斃。

璽克眼睛看小說,耳朵聽新聞。

闊啥上電視忙著哭訴,說他絕對沒有叫員工擊斃諾皮格。他說廢除死刑是普世價值,是安全部門沒有作好和諾皮格溝通的工作。都是因為這個社會剝奪了諾皮格所有向善的機會,才導致這種結果……

還冒出一個不知是議員還是名嘴,總之有教授頭銜而且很習慣上電視的傢伙,在旁邊幫腔,說如果他的孩子被殺了,他會原諒那個人,說他的孩子不可能希望犯人死。他那真誠、愉悅,在腦中毫無恐懼的迎接想像實現那一刻的模樣,以及帶有些許期盼的語氣,居然讓璽克聯想到一個根本不能相提並論的狀況:很像別人去買彩卷的時候,說如果他中頭獎,一定會捐錢作公益的樣子。

璽克不想懂為什麼在那個人心裡,孩子被殺怎麼會跟彩卷中獎是一樣的感覺。

魔法院的發言人表示,將會送給盡忠職守的安全人員一人一面獎牌,也會盡快將賞金發放出去。

吃飽後,三人一起回艾太羅魔信大樓。奈莫邊走邊斟酌辭呈該怎麼寫。

 

 

 

他們到了艾太羅魔信大樓大門前,發現門口變成一片花海。到處都是提倡廢除死刑團體送來的花圈,祝福諾皮格一路好走、祈禱他下輩子能誕生在一個把人當人看的世界。還有巨大的紅字海報寫著:「你是因為政府想轉移人民注意力的戲劇性演出而死。未來總有一天當人們想起你的犧牲,他們將會為自己感到慚愧。」

璽克想起之前死在路邊的夜班警衛,他過世的地點只有同事放了一束最便宜的花,花瓶還是裁成一半的保特瓶。

他想快點拿到薪水,然後馬上閃人,這種地方他一刻都待不下去。

雖然外面的景像這麼可厭,他進到大門內後,氣氛卻是一片和樂。沒了諾皮格威脅,大家終於可以安心了,做起事來也特別帶勁。

看到璽克進來,整群員工湊上來包圍他,急切的七嘴八舌:「闊霍蓋姆凱惹勒大人叫你一回來就去員工關懷室等他。」「他今天一直瘋狂罵人,超可怕!」「要不要我們跟你一起去?」

璽克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該來的躲不掉:「不用,我一個人去就好。」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