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_另一種意義上的決戰

 

 

 

璽克按照傳話內容到員工關懷室裡等著。他等了大約半小時,闊啥才跟黛姊一起過來。他身上穿著上電視時那套禮服,身上的獎章撞擊聲大老遠就能聽見。

闊啥和黛姊這次選擇坐璽克對面。

璽克本來準備好來一番唇槍舌劍,怪的是,闊啥臉上居然帶著友善的笑容。這讓璽克警覺起來,他偷偷打開他藏在袖子裡,小碴給的收音機。

「喝茶吧。」闊啥帶來了兩杯茶。身為前邪惡法師,本身就是個下毒高手,璽克當然不會喝。他假裝調整領口,把銀匣挑開一個縫,小灰鑽出來藏在他的手掌心。然後他假裝掩嘴咳嗽,把霧妖吸進嘴裡,讓牠充斥在口腔裡。

像含著不會化的冰塊一樣,璽克的喉嚨和鼻腔都感到針刺般的痛。但他沒有表現出來,他拿起闊啥給的茶一飲而盡,其實一入口就被小灰吞掉了,沒有任何一滴抵達喉嚨位置。

璽克放下空茶杯,闊啥的表情立刻改變,嘴角的勾起從友善變得邪惡:「我們來談談薪水的事情吧。」

「嗯。」璽克故意讓自己的雙眼失焦。

「我看過你的薪資單了,你的工作是接線生,卻拿那麼高的薪水,這說不過去吧?」闊啥說。

璽克兩眼無神的回答:「不會啊。」

闊啥明顯嚇了一跳:「接線生拿那麼高的薪水,怎麼會說得過去?」

「我又不是來當接線生的。我有聘用契約書,上面載明了我的薪水,該多少就是多少。」璽克說。闊啥給他的茶煮的時候加了勿喃花的嫩芽,聞起來像是普通香包,但它會讓人腦袋失控,別人說什麼就同意什麼。

「魔話接線生沒有那麼多錢!」闊啥的聲音越來越尖銳。

「契約怎麼寫,你就要怎麼履行。何況我的確是作了接線生工作,又作了保鑣工作,我的付出絕對超過那個價!」璽克說。他和同事聊天時就知道接線生的薪水多少了。闊啥上任後所有人大幅減薪,大家都過得苦哈哈,還不如去端盤子。

「我要怎麼跟股東交待?」

「那是你的事。」

「再喝點吧。你大概是口乾舌燥才火氣這麼大,潤潤喉。」闊啥從他隨身攜帶的水壺裡倒了第二杯同樣的茶,璽克用相同的手法餵給小灰。

璽克的空茶杯一在桌面上敲出聲音,闊啥眼睛一轉,用嚴厲的聲音問:「你根本沒有在工作,對不對?你都翹班出去玩!」

「錯。我每天都非常努力工作,從未翹班過。」璽克快玩膩這個假裝自己有中毒的遊戲了。

闊啥本來還自顧自的一直說下去:「所以你被開除是當然的,你也覺得自己活該,你認為自己沒有資格拿遣散費——啥?你說、啥?」

「我說那份薪水是我應得的。」

闊啥盯著璽克,猛吞口水,不知道事情是哪裡出了問題。他不知道跟璽克來陰的,他還沒動手就已經輸了。

「我保護了你的命,我保護你的員工,你給我的回報卻是告訴我,你薪水一毛都不打算給我?」璽克手叉胸前,雙眼聚焦在闊啥身上說:「好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老闆。」

「你是作了那些事,但是你作為本公司的一員,應當共體時艱——」

闊啥還沒說完,璽克就打斷他的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闊啥咬牙瞪了璽克一眼,大力站起,領著戴姊走出去。璽克看到他轉身的時候,按了一下藏在手掌裡的錄音機,停止錄音。

假如璽克把茶喝下去,然後口頭同意闊啥說的話,闊啥就會用錄音紀錄證明璽克沒有資格領薪水,順理成章不給錢。

璽克默默的把自己的錄音機也按停,張嘴吐出一團灰霧。

 

 

 

璽克回到接線室繼續幫忙魔話接線生的工作。他邊弄邊想要找誰來幫忙,迫使闊啥支付薪水。奈莫這次行動主要收入是黑市給的賞金,他比較不像璽克那麼需要闊啥的錢,雖然他也表明他一定會設法拿到手。誰都別想欠黑市法師錢。

他和奈莫坐同一個小平台到處跑,奈莫邊擦銅盤邊問莉絲娜:「那個『對應惡魔』的假說,在魔界真的是常識嗎?」

「算是吧,這裡不是也有類似的說法?『每個人在世界上會有兩個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莉絲娜兩腿併攏,腳踝交疊坐著,用一根手指輕按臉頰。

「那不算常識吧。」奈莫說。

莉絲娜轉而戳奈莫的臉:「長得一樣多上幾個,不是別有情趣嗎?細部總會有不同的感覺吧。」

惡魔對常識的認定果然和人類差很多,奈莫決定換個切入點:「妳相信那種說法嗎?」

「相信啊。」莉絲娜笑得十分燦爛。

「妳該不會——妳就有對應人類?是誰?」奈莫嘴唇往上掀,露出牙齒說。

莉絲娜只是抿嘴笑,不回答。

璽克聳肩插嘴:「她不會告訴你的。她是你的媚魔耶,告訴你,結果你跑去找那個人類結婚怎麼辦?」

「左擁右抱!嗚喔!」

璽克徹底無視奈莫被莉絲娜毆打。奈莫喊著:「這不對啊,媚魔不是喜歡多一點嗎!」

測試用魔話鈴鐺響了很久都沒人去接。璽克蹲下來操縱面板,讓小平台移動過去。

「不用管啦,那都無聲魔話。」

「啊?那些鈴鐺都是內部打的吧,還要開鎖才能打。」璽克說。因為闊啥的關係,外面根本不可能和這裡相連。

「我哪知道是哪個員工開的玩笑,已經打了四天了。」小平台移動時奈莫也蹲下,流過的空氣把他的頭髮吹起。

璽克還是把小平台降到最底層,跑過去一拉鈴鐺接通魔話。

「喂喂喂!有人在嗎?拜託一定要有人在啊!不管誰都好,聽我說!」鈴鐺裡傳出來的聲音不大,但確實是有。那是成年女性的聲音,帶有哭腔,好像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迫使她急著找人幫忙。

「看吧。無聲魔話。」奈莫皺眉鄙夷的說。

「有聲音啊。」璽克把鈴鐺拉起來靠近奈莫。

奈莫皺眉,把耳朵湊過去:「哪有聲音啊?」

「聽我說,誰來聽我說?」那個女聲一直苦苦哀求,璽克聽得一清二楚。

「怎麼了?」璽克問鈴鐺。

女人哭叫著:「終於有人聽到了!聽我說,我是黛瑞絲.墨益!闊霍蓋姆凱惹勒是殺人犯!他殺了我!他也殺了會計部那些人!」

「黛瑞絲.墨益是誰?」璽克把鈴鐺放下,讓它自然垂著,轉頭問奈莫。

「黛姊的本名,怎麼了?」奈莫說。

「我剛剛才看過妳的,怎麼會死了?」璽克對著鈴鐺大叫。

聽到璽克說的話,奈莫也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了。打魔話的不是人,是幽靈。一般人平時很難聽到幽靈說話,因此以為是惡作劇無聲魔話。璽克不需要施法也可以聽見幽靈的聲音,所以他聽見了魔話鈴鐺傳出的女人聲音。那個女人是黛姊。

「我死了四天了!」黛姊說:「你看到的人不是我,那是披著我的皮的惡魔。我在會計室焚毀之前就被殺了!我不准他殺人,我想阻止他,我威脅他說我要去報警,他就殺了我!

「他已經不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人了!阻止他!」

「她說什麼?」奈莫邊說邊把手伸向腰間的祭刀。

「是闊霍蓋姆凱惹勒殺了她。闊霍蓋姆凱惹勒才是會計室火災的犯人,是他殺了我們想救的兩個會計。我們看到的黛姊是披著人皮的伊卡瑪!」經過黛姊哭訴自己被殺的事情,璽克終於記住闊啥全名是啥了。不過「不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人」又是怎麼回事?闊略被什麼東西操縱了嗎?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