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_行動

 

 

 

璽克告訴奈莫黛姊說的話。

奈莫搖頭晃腦的挑毛病:「防止誤殺所以要廢死?誤殺案件還是個案,犯罪出獄再殺人的被害者數量是司法誤殺的幾十幾百倍,都成常態了,怎麼沒看他們推動廢除假釋、廢除出獄?啊,我知道了,所謂『死一個人是悲劇,死百萬人就只是個數字。』所以司法誤殺的情況越少,就越有必要廢除死刑,因為那越悲劇;重大刑案越頻繁就越不該保留死刑,因為那除了是個數字之外越沒意義。當司法罕有誤殺,而天天都有大批大批的人拿殺人當生意作,那死刑就絕對的要從地球上消失!」

璽克沒在聽奈莫說話,他在想另一件事:「她要我阻止闊霍蓋姆凱惹勒,可是我能做什麼?只有我一個人聽到她的話啊!這說出去誰會信?說聲明卓著的大廢死主義者殺人?說熱愛生命連殺人犯的命都愛的他為個人利益殺了三個人?他拿獎狀就可以砸死我們!

「就算警察查出來是他幹的好了。要是沒判成死刑,假釋對他這種人來說手到擒來,在獄中操弄媒體也是,不必等到出獄他就能找我報復,世界各先進國都很樂意幫忙他抹黑我!」

奈莫拿下帽子,臉上不再帶著慣有的嘲諷笑容,偏頭呼出一口氣:「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待廢除死刑運動的。我認為他們之所以支持這個運動,是因為他們潛意識裡知道自己和那些死刑犯是同一種人,他們在保護自己的同類。

「他們最喜歡的一段話你還記得嗎?『我們誰沒犯過罪,誰有資格審判他人?』言下之意是他們通過自己內心的黑暗,判斷這個世界上沒有純潔之人,所以誰都不可以說別人有罪,否則一旦審判所有人都得一起下地獄。但你的道理不一樣。你的道理是即使有罪也可以審判他人,只要法官和罪犯都能得到恰當的懲罰,就沒有關係。

「為什麼你和他們會有這種差別?因為你的罪惡是可以清償的。就算要花上很長時間,就算可能要用性命作代價,總有一天會還清。所以對你來說,審判是算清所犯錯誤的必要過程,跟交通規則一樣必要,你不怕審判。

「他們不一樣,他們會不停不停累積新的邪惡,永不停歇,於是他們的罪惡就算用靈魂去還也不夠。所以他們才反對審判,審判對他們來說就是消滅。他們的罪孽深重到不能站上被告席,一上去就完了。如果審判跟警察開紅單一樣頻繁,他們會滅絕。

「既然自己鐵定有罪到不行,他們就為了在審判臨頭前降低犯罪會得到的懲罰而努力,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代表他一定會再殺人。」璽克說。這就是黛姊不惜鬧鬼也要傳達的,必須有人去阻止闊略再殺人。雖然奈莫的邏輯還是很異乎尋常,不過璽克能聽懂這部分。

有兩種行為不能原諒。一種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殺人,一種是為了讓自己快樂而殺人。

為了自身利益而殺人的人,由於人對物質慾望的追求永不滿足,一定還會再殺人。

為了感到快樂而殺人的人,由於人永遠會追求更高一層的刺激,一定還會再殺人。

這兩種人之所以不能原諒,不是因為這種目的讓他們罪孽更深重,是因為他們一定會再殺人。原諒他們、不予斷絕一切機會,就等同支援他們繼續殺人。這是非常現實的問題,無關乎價值觀、理想、以及任何形式的罪惡意識。

不可原諒的是會再殺人的人。

闊霍蓋姆凱惹勒為利益殺人,諾皮格為快樂殺人。

諾皮格是如此,闊略必定也是如此,會一直殺人下去。

「去找奇茅大哥,看能怎麼處理。」璽克抬頭看向接線室出口,他不能放著不管:「有必要的話我去捏伊卡瑪的屁股,當眾把他那身皮扯下來!」雇用無照惡魔是違法的,還會引來騎士調查。

「我喜歡積極的想法!」奈莫大笑說。

「人家也喜歡積極的喔。」莉絲娜臉頰微紅說。

 

他們前往安全部門,其他員工告訴璽克,奇茅大哥被闊略叫去單獨談話了。趁奈莫和員工說話的時候,璽克走向奇茅大哥的桌子,他看到上面有一疊三百多頁的報告,封面蓋著「退回重寫」的紅字印章。

璽克拿起報告翻閱。那是所有諾皮格對艾太羅魔信攻擊事件的總整理,看來是之後要交給光明之杖,交待事情始末用的報告。裡面連諾皮格每天在門上作什麼裝飾都寫得清清楚楚,原來奇茅大哥每天都有拍照紀錄。璽克挺想知道諾皮格在這裡的事情曝光後,闊略要如何為之前的說詞圓謊。他翻到會計室火災的部分,看到那部分寫著:「諾皮格.史桑的行動中具有強烈的展示慾。他熱愛誇張的手法,而且總會故意引起騷動。會計室火災不但沒有在第一時間引起警報、沒有快速聚集觀眾,現場也沒有找到炫耀性的布置。殺害兩名會計時還特別選在無人的時候。這一切都不符合諾皮格慣常的表現。會計室火災的犯人很可能另有其人。」

奇茅大哥發現會計室火災不是諾皮格做的,這會讓他惹來殺身之禍!

璽克緊張了。他問其他人闊略和奇茅大哥到底在哪見面,當三人衝到那間員工關懷室時,裡面一個人也沒有。璽克發現椅子上放著一件灰色外套,是奇茅大哥穿來上班那件。

「去密室了嗎?」奈莫問。他沿著牆壁檢查,沒有打鬥過的跡象,這裡也沒有假牆壁。考慮到闊略是大法師,他可能用傳送門把人傳到沒人的地方去了。

「我猜得到密室在哪裡,快走!」璽克說。他之前有用消去法找到最後一塊不明閒置空間。

他們衝向密室,氣勢洶洶讓看到他們的員工都急忙閃避。

奇茅大哥是安全部門總管,光看前面對諾皮格的幾場戰鬥就知道,他的戰鬥資歷比闊略多很多。但是闊略是大法師,他懂很多特殊法術,隨便一擊如果有成功打出來,威力又比一般戰鬥法師強大太多,加上偷襲,勝負難料。就算奇茅大哥打贏了,要是他傷到闊略,在沒有多人圍觀的情況下,很難證明是正當防衛。奇茅大哥肯定沒有錢找二十個律師幫他打官司!闊略擁有支持廢除死刑賺到的司法界人脈網,法院裡那麼多他們精心指點出來的恐龍法官,這些人為了自由的廢除死刑,為了使用他們不受人民監督的獨立權力,早已養成脫軌判案的習慣,就算要判奇茅大哥吃牢飯,也是很有可能的!

璽克憑本能察覺的這份擔憂,絕對不是他想太多。雖然他不知道這件事,但之前那個因為發宗教癲而下台的廢死法務部長,當年一上任就全無解釋的阻撓前任部長取得退休金,打算讓對方在政府裡工作三十餘年的年資全部歸零。被阻撓的那個人怎麼也想不出來是哪裡惹到他了。雖然當時也有很多其他猜測,多年後回頭看,根據宗教癲部長後來的表現,真正的原因應該是因為前任部長「不夠廢死」——雖然他也和後任一樣支持廢除死刑並採取各種阻止死刑的行動,卻在出現一對都送上法庭了,還很想殺掉倖存者的兄弟檔死刑犯時,鬆手讓他們執行了——這些人完全不介意迫害不同立場的人,哪怕一直都是同伴,只離開過一次也一樣。連全國都在看的卸任法務部長都可以這樣對付了,整個司法體系裡,因逮到殺人犯、找到關鍵罪證而受到迫害的基層員警不知有多少。

一直都是敵人,還算在殺死諾皮格的「犯人」裡頭的奇茅大哥,他們絕不會放過。

璽克他們抵達一條走廊,左邊牆壁後面就是密室,右邊牆上貼著精神標語「退一步海闊天空」。

兩人檢查左側牆壁,沒有設置防禦法術,於是決定用老方法。奈莫一手抱使魔一手牽人類,直接用穿牆術通過。可是在他們穿入牆面,身邊景物快速後退遠離之後,他們穿出牆面,「退一步海闊天空」的書法卻在他們眼前。

「再一次!」奈莫轉身再試一次。就在璽克眼前,奈莫面朝牆壁穿進去,再面朝璽克穿出來。

璽克摸著牆壁,他連一點法術波動都感覺不到:「這也太過——完美的防禦法術!」

「快點找瑕疵,要找到著力點才能破壞!」奈莫張開手全身貼在牆壁上,用全身去感受,還是什麼都感覺不到。

「小鬼,讓開!」璽克背後傳來一聲沉穩而充滿威脅意味的女性聲音。璽克轉頭,看到穿著全套騎士服的萊爾諾特女士,胸前的聖潔之盾徽章閃閃發光,右手持聖劍指著他。璽克嚇得往旁邊閃,小灰居然沒有警告他!

如果說祭刀是所尼語法師力量的一部分,聖劍就是騎士靈魂的延伸。每個騎士的聖劍外型和材質都不同。萊爾諾特女士的聖劍是形狀接近長劍的紅珊瑚,上面貼著各種貝類。紡錘形、塔形、扇形……紫色、黑褐色、淡黃色……各種不同的外殼。劍環上趴著一顆大法螺。每個殼表面都光滑明亮。璽克確定他看到有貝類偷偷打開一條縫,伸出錨型或釜型的足部。

「這裡之前出現無照惡魔警報,所以我過來正式搜查,是你們幹的嗎?」萊爾諾特女士問。她的聖劍沒有隨著璽克移動而轉向,仍舊直指牆面。

璽克和奈莫不停搖頭,莉絲娜雙手拿出工作證準備奉上。

「那就不要妨礙我工作!」萊爾諾特女士手肘一甩,帶動劍尖在牆上畫圓。聖劍力量同時切開牆壁物質和附在上面的法術,一塊完整的圓形壁面朝內轟然倒下,露出隱藏的空間。

萊爾諾特女士邁開大步走進去,璽克看見牆壁斷面扭動著要長回來,趕緊和奈莫、莉絲娜一起通過。

牆壁在他們身後密合起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