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_國家需要的

 

 

 

「騎士臨檢!待在原地不要移動,把工作證拿出來!」萊爾諾特女士非常熟練的站定喊出這句話。

他們進到完全由法術控制的空間。用看的無法判斷它有多大。房內上下左右看過去都是藍色的光帶,像是透光的絲層層疊疊,越遠的地方藍色越深,直到視線的極限,整片藍色看不到後頭。腳下也是只能看到光帶,看不到地板,但是確實能踩到某種硬硬的平面。

光帶很慢很慢的,像波浪一樣的上下擺動,又緩緩朝頭上最高點的地方盤旋聚集,讓璽克想到他在書上看過的星雲圖片。

奇茅大哥背對他們,跪在他們前面,璽克衝上去在他旁邊蹲下。

奇茅大哥還有意識,他轉動眼珠看了璽克一眼。地上有一片他的血,雙手通紅,有處傷口深可見骨。璽克馬上施展止血術。憑他身上現有的施法材料,要讓這樣的傷口重生,對璽克來說是不可能的。

「你來幹嘛——危險——」奇茅大哥打起精神罵璽克。

「放心,我把萊爾諾特女士帶來了。她很強。」璽克稍稍扭曲了事情經過。

「是他傷害你的?」萊爾諾特女士從奇茅大哥旁邊走過,站到他可以看見她的位置,瞪著更前方飄在高處的闊略。

闊略面對他們,飄浮的位置比他們站的高度更高三公尺。他背後長出一雙純白色的光之羽翼,以對滯空幫不上忙的速度緩緩拍動,翼展達到六公尺寬。看起來像是鶴之類大型鳥類的翅膀。那對翅膀只是裝飾用,真的讓他停在半空中的是別的法術。他雙手張開,像是要擁抱天空一樣,居高臨下睥睨眾人。黛姊站在闊略左手邊,高度比闊略矮一個頭,面無表情看著萊爾諾特女士。

「哇,想不到肥雞也能飛。」奈莫說。憑闊略那個身材,翅膀再加大兩倍還是飛不起來。

「就是他。」奇茅大哥明確的回答萊爾諾特女士。

「請你跟我去警察局一趟。」萊爾諾特女士對著闊略微笑。

「不。」闊略說。

「你打算拒捕?」

「我不是故意的。」闊略的說話聲被這個空間放大數倍:「他企圖殺我,我只好反擊。所有人都知道他討厭我,我哪有理由攻擊他呢?當然是正當防衛啊,你應該把他上銬才對。」

「你——」璽克氣得要破口大罵,也打算站上前,奇茅大哥卻用受傷的手按住璽克。

奇茅大哥用顫抖的手,從袖子裡拿出一個很小很小,看起來像牛奶糖的盒子。赫然是一台國家情治單位使用的精密錄音機。這東西不但可以錄音,還會同步把錄到的東西傳送給外面的接收器。做出這種東西的是本國最頂尖的法師團隊,闊略不可能擋住傳送。

奇茅大哥按了幾下,錄音機開始播放之前錄到的東西,聲音同樣被這個空間放大。錄音紀錄顯示當時闊略和奇茅大哥在員工關懷室碰面,沒多久就起了爭執。闊略說奇茅那份關於諾皮格行動紀錄的報告「有一點點不符合事實」,要他寫得「更正確一些」。

「我不可能照你說的方向寫!」奇茅大哥的聲音說:「明明這些人全是諾皮格害死的,我不能把它都推到別人頭上!只是來洽公,就背上一輩子都還不起的損害名譽賠償的上班族;明明作好了完善規劃,卻背上兩條人命,職業生涯就此斷送的建築師;被誣賴殺人的晨跑族;心愛的人死了還遭求償的遺孀……為了一個殺人犯毀掉這麼多人的人生,你不會良心不安嗎?」

闊略怒罵:「就算真是這樣,那又怎麼樣?諾皮格在這棟樓裡沒有殺死半個人,一切都是其他人做出來的!我已經對外面這麼說過了,不可能改口!反正他們沒前科,才一兩條人命不會判死刑。要不是這個社會這麼殘忍,不肯放棄以暴制暴,逼迫我用這種手段拯救死刑犯,我也不必做出這種事!」

「對你來說,只有殺人犯值得原諒嗎?」

「支持死刑的人才是『最惡劣』的殺人犯!」

闊略發現他無法說服奇茅大哥,聲音變得低沉,語帶威脅:「你女兒才正要上國中不是嗎?她想學音樂對吧?那要花很多錢吧?還有你丈母娘,身體不太好是吧?你不會想失去這份薪水的,對吧?」

「我是需要錢。」奇茅大哥的聲音說:「但是我不要髒錢。你不要小看蟲子的自尊!會計不肯幫你作假帳,你就殺了他們,對不對?」

「那是他們逼迫我做的!」闊略的聲音低吼。

轉換術的嘶嘶聲從錄音機裡傳出來,闊略的攻擊性法術唸咒聲先響起,然後才換奇茅大哥唸咒。一連串戰鬥的聲音。

惡魔伊卡瑪的聲音也被錄在裡面,他不斷鼓勵著闊略:「做得好啊!尊崇高貴親愛的闊霍蓋姆凱惹勒.聖……」他成功唸完闊略的全名,至少花了十秒的時間:「……您實在是太厲害了!隨便出手就把他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您是百年難得一見,不,說得更實在些,百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啊!誰不折服於您那公正無私的領導之下、誰不敬愛您呢?能成為您偉大事業的墊腳石是他的榮耀!」

「這些內容全都傳送給法師第一情報部了!」奇茅大哥開口說:「昨天半夜他們到我家來,說他們收到線報,知道諾皮格早就在艾太羅魔信肆虐很久了。」在璽克和法師執業管理局局長大人通話後不久,等待已久的法師第一情報部獲得局長大人的情報,馬上採取行動。奇茅大哥說:「我什麼都跟他們說了,你幫諾皮格掩飾的事情、我懷疑是你殺害會計的事情。然後我自願進行這個計畫,我會把我早就寫好的『真實』計畫書交上去審核,刺激你行動。他們給了我這個和很多護身符,要不是這樣我已經被你殺了!這些護身符有記憶功能,你對我施過的法術全都紀錄下來了,你逃不過審判!」

「你竟然出賣我!你女兒和丈母娘怎麼辦?醫藥費呢?你想讓家人流落街頭嗎?」闊略的翅膀顫抖,部分羽毛開始脫落,變成漂亮的羽型光球往下掉:「我會叫地方政府拆掉你的房子。我會告訴所有基金會你散播仇恨思想。我會對每所學校說,不准你女兒入學。你家人去哪間醫院,我都會叫他們把你趕出去。就算你自殺謝罪我也不會放過你任何一個家人!聽到沒有,你要怎麼辦?」

「我不知道,但是,他們告訴我不管怎麼樣,都會以我為榮!」奇茅大哥咬牙回答。

「我也以你為榮,你是國家需要的人,在飛的那個不是。」萊爾諾特女士往前站了一步,手中聖劍指向闊略:「戴著偽善面具的惡人,你們誰要當我的對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