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_媚魔吾愛

 

 

 

少年奈莫,正值血氣方剛的十四歲。那一年,他的室友璽克出遠門去找他的第一使魔,留在東方學院的奈莫決定也要找到自己的第一使魔。他和璽克的友情是建立在共同戰鬥上,如果實力相差太多,這樣的組合就無法維持下去,所以奈莫不能落後他。

有本書上是這麼說的:「媚魔,或許是所有使魔中最理想的,甚至可以說是夢想的實現。他們會用全部時間致力於滿足主人私密的要求。不管是脫衣舞、扮裝秀還是雜交派對,都樂於配合。

「媚魔絕對是服從性最高的使魔。」那本書的作者斬釘截鐵的說。

表面上奈莫是因為媚魔服從性高,就算學藝不精如他也能控制得了,才選擇媚魔當使魔,不過實際上到底是為什麼,他也不知道。

總之他作好所有準備,借到一間空教室,開始呼喚媚魔。

照書上說的,招喚使魔的時候不只要做好儀式,還要在心裡想著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使魔,和符合條件的對象產生聯結,進而呼喚對方過來。

奈莫咒語唸完就開始用力的想,想他要什麼樣的使魔,願望要夠強烈才能傳達出去。

要很強嗎?不對,要很強他一開始就不該選媚魔。他打算自己變強,不依賴使魔。

要有很好的頭腦?不對,他聽過很多慘烈案例,主人被自己的使魔耍得團團轉。使魔頭腦好不一定會用來服務主人。奈莫要自己把自己的頭腦變好。

要會說多種語言?這跟前項一樣啊!萬一騙自己怎麼辦?

要有當成藥材的價值?他對魔藥學沒興趣,這種還是送璽克啦!

說到璽克,奈莫冒出許多回憶。璽克是個非常有趣的室友,沒事就跟人起衝突,擅長潑冷水勝過炒熱氣氛,在奇怪的場合發呆,別人腦袋停擺時他卻還能轉。擅長一些詭異的學科(例如根本沒人想學的魔藥學),上次還把一顆骷顱頂在頭上奔跑,一臉高興的說那顆頭要教他古代魔藥配方,跟這個人住在一起一點都不無聊。

既然第一使魔會陪自己很久,那當然是要不無聊的吧。

不過「不無聊」這種目的也太好笑了,奈莫決定把這個念頭拋諸腦後,專心想新的條件。過沒多久,他還沒有想到下一個條件,法陣中間冒出一陣煙霧,他和某個媚魔聯結上了,對方同意了,即將現身!

煙霧散去之後,法陣中心出現一名外表看起來像是十六歲少女的惡魔。她身上只裹著一件破舊而滿是塵土的亞麻床單,跪在地上抱著胸口。奈莫對她的第一印象,是她有一雙非常明亮的紫色眼睛,濃密且又長又翹的眼睫毛將雙眼裝飾得華麗無比。她白皙的皮膚和黑檀木色的長髮形成強烈對比,出塵脫俗的氣質讓奈莫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一根長長的,長著發亮短毛的尾巴從床單底下伸出來。

「就是你需要莉絲娜嗎?」媚魔用惡魔語說。她的聲音非常好聽,很甜很柔軟,又十分清爽。奈莫思考了一下,才搞清楚「莉絲娜」是這個媚魔的名字。大部分媚魔都懂多種語言,以便應付「各種情況」。

奈莫用艾太羅標準語說:「是我招喚了妳。」

莉絲娜看著奈莫,偏了一下頭,沒有回應。

奈莫改用索尼語說:「是奈莫招喚妳。」

「奈莫大人!」莉絲娜兩手指尖互觸,露出笑容。

奈莫雙手別在背後,左右踱步,皺眉上下打量莉絲娜,說:「看起來是還不錯,可是跟我想的不太一樣——」

莉絲娜的眼睛裡一下子就充滿淚水,雙手握拳靠在臉頰旁邊說:「莉絲娜會努力服侍主人,請主人不要嫌棄莉絲娜!」

奈莫心想,媚魔的服從性果真很高。他聽過不少前輩招喚使魔的故事,簽約前往往要先來一場腥風血雨,打一場決定誰有資格當主人。

奈莫在莉絲娜前面停步,裝出勉強的表情,爽快答應:「好吧。我就跟妳簽約吧。」

「那麼——」莉絲娜用單手按住胸前被單,站了起來。

奈莫稍微抬頭才能和莉絲娜四目相對,他驚訝的發現莉絲娜比他高大約五公分。

「等一下等一下——這樣不行啊!哪有比主人高的媚魔啊?」少年奈莫退了一步。在這個年紀,奈莫的身高是非常怨天尤人的一百五十公分。在未來五年還會再長二十五公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莉絲娜馬上抱著頭蹲下。

奈莫對媚魔的服從性滿意的不得了。他清清喉嚨,說:「妳看起來也還不錯啦。不過妳有什麼特別的呢?我可不要一隻普通的使魔喔。」

莉絲娜偏頭笑了一下,兩手圈住嘴,附耳小聲的對奈莫說了很多很多、一說再說。

奈莫的嘴合不起來。

他滿臉通紅的後退,和莉絲娜拉開三步的距離,聲音有些結巴:「那、那種事—︱」

「嗯?」莉絲娜兩手手指併攏,手掌貼合,放在臉頰旁邊,偏頭笑看奈莫。

「節制一點!」奈莫好不容易才把這幾個字吐出來。雖然看不出來,不過他出身書香門第,就是所謂的衛道人士,對邪淫之事有天生的抗拒感。

莉絲娜回以燦爛的笑容:「是,主人!」

奈莫開始有點不妙的預感,不過這個媚魔目前看起來還是非常服從的。總之先給個下馬威。

奈莫說:「妳要聽從我說的每句話!」

「是,主人!」

「我說什麼妳就做什麼,不准苟且拖延!」

「是,主人!」

「也不准討價還價!」

「是,主人!」

「不准擅自作決定!」

「是,主人!」

奈莫滿意了:「那我就跟妳簽約吧。」

莉絲娜貼近奈莫,奈莫嗅到她身上的硫磺味,裡頭又透出一種特殊的氣味,一種鮮甜的味道。莉絲娜潭似的眼睛裡映出奈莫緊張的臉孔。奈莫感覺到莉絲娜身體散發出的熱力,比人類女孩更高一些的體溫,在觸碰之前就能感覺到。柔軟的雙唇貼了上來。這種特異的柔軟度只有它要魅惑的對象才能辨識出來,更硬一分或是更軟一分,就不會產生此刻讓人渾身酥麻的愉悅。

莉絲娜先輕觸奈莫的唇,再來個深吻,讓兩人的生命、法力,通通轉變成愛情的魔力。

在兩人唇瓣終於分開的瞬間,突然莉絲娜單腳踩到奈莫腳後面,往前一絆,讓奈莫仰面朝天摔倒。

「把你的衣服脫下來給莉絲娜!」莉絲娜用標準到可以開班授課的艾太羅標準語說。

她的臉上已經沒有絲毫順從和畏怯了,用那雙華麗的眼睛自上而下瞪視奈莫。

「慢著,妳怎麼可以對主人施暴?」奈莫手往地上抓,打算爬起來。莉絲娜單腳伸直高高抬起,幾乎和地面垂直,重重落下用腳跟擊中奈莫的胸口。

「咳!」

「叫你脫你就脫,哪有男人讓女人沒衣服穿的啊?」莉絲娜露出一點微笑,雖然仍然是溫馴的笑容,奈莫卻已經不再覺得那看起來服從性很高了。莉絲娜用尾巴尖端搔奈莫的臉,說:「還不快脫,主人?」

奈莫只好躺在地上,慢慢把袍子從底下往頭上拉扯。莉絲娜彎腰抓住他袍子的帽子,「刷」一下就整件抽走,往自己身上套。套好衣服之後,她把亞麻床單扭啊扭的,扭成繩子的形狀。床單居然也維持著那樣子,她手放開也沒散開。

她雙手抓住亞麻繩子各一頭,往兩邊扯緊,臉泛紅暈說:「主、人、啊。什麼事不可以做啊?」

奈莫立刻感覺到嚴重的性命威脅,他跳起來往門口衝刺。莉絲娜把亞麻繩子當鞭子甩出去。繩子靈活的纏住奈莫雙腿,讓他往前撲倒。接著莉絲娜上前一腳踩在奈莫背上。

「主人不可以把使魔拋下,主人應該和使魔待在一塊。」莉絲娜用唱歌似的語調,輕巧而有節奏的說:「主人和使魔是休戚與共的夥伴。」她單膝跪下,膝蓋頂在奈莫背上,順勢伏在奈莫背上,貼著奈莫的耳邊說:「一起躺下吧?」

奈莫大叫:「救命啊!」

在門外守候的老師聽到奈莫呼救,打開門,看到奈莫光著身體趴在地上,莉絲娜穿著他的衣服趴在他背上。老師搖搖頭說:「不打擾你們了。」

「不是那樣的!你誤會了!」奈莫絕望的伸長手,眼睜睜的看著老師把門關上。

「誤會什麼啊?」莉絲娜開始熟練的把奈莫綁起來:「你是莉絲娜的主人,莉絲娜是你的使魔,沒有誤會啊。」她用指甲戳奈莫的臉,嘴在笑,眼睛卻沒在笑,只是瞇起,說:「一家和樂。」

把奈莫紮紮實實的綁好後,莉絲娜一腳踢得奈莫連滾五圈。

「快說莉絲娜是好孩子,說你會好好照顧莉絲娜,說莉絲娜是你惟一的使魔!」莉絲娜的眼睛變成血紅色了,養過惡魔的人都知道這是個非常危險的徵兆。

奈莫哀號:「是,使魔大人!」

莉絲娜又踢了一腳,奈莫面朝下趴著聽到自己的骨頭發出不太妙的聲音。

「太小聲了!」莉絲娜跨坐到奈莫背上,抓住他的肩膀往上扳。

三小時後,奈莫從招喚場直送進了治療室。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