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_彎月

 

 

 

「喔喔——初體驗啊——」每個知道他是因為招喚媚魔才進治療室的人都用詭異的笑容對著奈莫,讓他很想跳起來把這些傢伙都宰了,遺憾的是沒有辦法。

他躺在病床上忍受眾人自以為很懂的訕笑,還有接骨蟲在他身上爬來爬去,吸他的淤血。這些黑色,十公分長的軟黏蟲類據說是傷患的好朋友,不過除了像奈莫這種傷到連蟲子都殺不了的傷患之外,沒有人能忍受和這種東西聯絡感情。奈莫也不是因為和他們之間有著友情才沒把他們都打爛。

打從簽約之後,那隻媚魔就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服從性了。

那隻媚魔現在坐在奈莫旁邊,臉上帶笑說:「莉絲娜不是故意的,主人不要逃就不會這樣了。」

奈莫不想理會她。他把臉轉到一邊去不看她,不管莉絲娜怎麼掀他被子角,拉他頭髮,輕拍他的枕頭吸引他的注意,奈莫都繼續裝睡。他忍受那些黑蟲子用黏黏的嘴親他臉頰,想著要是有璽克調的接骨藥,他就可以少忍受這些蟲子的精神摧殘很多。他做的接骨藥據說是後院一根腳骨的主人教他的,威力驚人,遠勝老師們做的藥,而且聽說裡面還不需要用到人體材料。多虧了這東西,每當他們跟同學打到兩敗俱傷,總是能比對方早一步恢復行動能力,去暗算還不能動的對手。

莉絲娜長時間得不到回應,好像發出了一點哭聲,過沒多久奈莫就聽到椅子拖動的聲音,莉絲娜起身走出房間。

奈莫覺得她的腳步聲聽起來十分悲涼,但他努力否認自己在同情她。

大約半小時後,莉絲娜回來了。她坐回床邊,「喀拉」一聲,打開了什麼東西。奈莫聞到熟悉的草木香氣飄了過來。

莉絲娜掀起奈莫的被子,開始往他身上抹涼涼的東西。

奈莫轉頭,看到莉絲娜手上拿著一個木盒,盒裡裝著乳白色的藥膏。那個盒子正面雕著一個女人把毒草加進負心情郎餐點裡的圖案。奈莫沒記錯的話,左邊雕的是那個負心漢外遇時,那個女人躲在暗處偷看的場面。右邊是負心漢在女人面前把毒餐吃下肚的樣子。背面是結果,那個女人抱著死掉的情郎痛哭。

奈莫驚訝得像是嘴唇被黏住了一樣。那個盒子是璽克裝接骨藥的盒子!

奈莫看向莉絲娜,說不出話來。莉絲娜沒看奈莫的眼睛,她繼續用兩根指頭塗藥,一面快樂的輕輕搖晃身體一面說:「莉絲娜是媚魔,媚魔永遠都知道主人想要什麼。比主人自己還清楚。」

奈莫不知道他應該要否認、承認,還是破口大罵。莉絲娜抹完上半身,跑到床尾去掀起奈莫下半身的被子,抹沒兩下就發出一聲:「哎呀!」

「給我蓋起來!」奈莫怒吼。

「主人不用害羞,男孩子都是這樣的。」莉絲娜說著,手還在被子底下動個不停:「主人只管放輕鬆,莉絲娜幫您。」

「住手!不是說要聽我命令嗎?妳這個不聽話的使魔!」

折騰許久,莉絲娜終於把接骨藥盒子蓋上。奈莫已經精疲力盡了。莉絲娜把原先綁住盒子的紅繩繫回去。但她沒法照原樣繫,那個綁法只有璽克知道。總之她打了個複雜的結。

莉絲娜把奈莫被子的每個角落都塞好,把床頭桌上放著的,裡面關著發光蟲的燈籠蓋上紗罩,降低亮度。她對奈莫微笑說:「那麼莉絲娜去外面守門,主人安心睡覺。」

「等一下。」奈莫開口說。他皺眉看著莉絲娜:「妳不是說妳知道主人想要什麼嗎?」

「主人請說,莉絲娜照辦。」莉絲娜笑得十分開心。那個笑臉像是發現不懂事的小孩長大了,也像是看到期待實現,又像是惡作劇得逞。奈莫實在不懂她到底瞭解他到什麼程度。

奈莫咧嘴露出牙齒:「晚安吻啦!」

莉絲娜輕輕的撥開奈莫的頭髮,彎身在奈莫額頭上親了一下:「晚安。」她踩著彷彿漫步於雲端上的步伐,走出房間。

奈莫留在昏暗的房間裡休息。不知道怎麼搞的,他真的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沉沉睡去。

 

 

 

在那之後過了很久很久,奈莫才在一本浪漫派法師的書上看到記載:「媚魔是一種完美的使魔。他們以高度的服從性和美麗的外貌為人所稱道。每個人都贊成他們是完美的男/女人。然而,這僅限於他們作為情人的情況。一個完美的男/女人只有在作為情人的時候還是男/女人。一旦和他們結婚,他們就會成為丈夫/妻子。與媚魔簽約將其作為第一使魔的時候,身為法師使魔群中的正室,他們就不再只是玩物,而是終身伴侶。就像很多男/女人在婚後露出真面目一樣,他們將會在『婚後』展現出完全不同的面貌。」

在那之後過了八年,如今奈莫才聽說人類有對應惡魔、惡魔是有對應人類的。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應該存在著一個人類版本的莉絲娜。

這一天,奈莫帶著璽克和莉絲娜去矇默的店用餐,慶祝璽克拿到薪水。過程經歷許多波折,驚動了包含瑟連在內的騎士團成員,幾乎演變到跑去闊略葬禮上搶奠儀的地步。

正當他們忙著灌酒吃老鼠鹹糕的時候,走進來一個法師,領著個媚魔。那個女媚魔的胸前波濤洶湧,身上穿的根本不能算是衣服。上衣是在胸部綁上黑色皮繩,中間一道橫的寬度剛好遮住兩個乳頭,上下再各綑一道,中間再用一道垂直的釘在一起,綑住乳房的樣子讓雙乳的飽滿更加凸顯出來,下身則穿著專門給有尾巴的生物穿的有洞丁字褲。十分暴露的打扮。

奈莫低頭看旁邊莉絲娜的穿著:她上身穿著一層薄如蠶翼的長袖高領襯衣,外面套一件貼身皮背心。腰上穿著一條短片裙。頭髮放下來,戴上一個綴有亮片的髮箍。腿上是蓋到大腿一半的皮長靴。

「為什麼妳穿得這麼保守啊?」奈莫第一百零一次為此嘆氣。

「因為主人是笨蛋啊。」莉絲娜笑得十分開心。她若無其事的用手指把一個從她食物裡探頭出來的東西壓回去。

「因為你覺得吃不到的肯定最美味。」璽克按照以前在學院裡的慣例,第一百零一次吐槽他。

奈莫的嘴角往下壓。他總覺得別人都一副比他瞭解自己的樣子,怎麼搞的啊?跟莉絲娜在一起這麼多年,莉絲娜真的幫了他很多忙,他也不得不承認:跟莉絲娜在一起一點都不無聊。

他思索莉絲娜的對應人類會是怎樣的人,想著不知道是怎樣冰雪聰明的女性。

莉絲娜大口咬下媚魔口味的夾心麵包,抬眼和奈莫四目相對。她那濃密的眼睫毛微微顫動,轉動眼珠看了一眼璽克。後者正弓著背,低頭貼近餐盤,努力辨識老鼠鹹糕裡放了什麼香草。

她向著奈莫,笑到眼睛成為一雙彎月。

 

本集完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